第233章 没资格委屈

    梁斯文是和倪俊一起来的。

    “三哥。”梁斯文已经换好了衣服,同样是一身运动装扮,对着韩承毅是客客气气的样子,嘴角还带着笑,“晶晶麻烦你照顾了,这段时间她太忙了,我们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听说你们在这里,我就过来了,你不介意吧?”

    “哼!”韩承毅几不可查的冷哼一声,暗道梁斯文这臭小子,真能装。这段时间都没见面?那就对了!

    “三哥,怎么样?要不我们先来一场?”梁斯文浑然未觉,抬起下颌指了指壁球室。

    韩承毅深邃的眸光迎向他,坚毅的勾唇一笑:“好啊,没什么不可以。”

    两人拿着球拍走进壁球室,双双弯下腰,准备开始。梁斯文突然说:“三哥,这个我比不上你,要不,你让让我,怎么样?”

    韩承毅蹙眉,“怎么让法?”

    “你用左手,我用右手,三哥你也不亏,你的左右手不是一样灵活吗?”梁斯文偏头看向韩承毅。

    韩承毅的左手蓦地收紧了,没错,他的左右手的确是一样灵活,以前在军校,他就是以双手双枪闻名。

    可是现在……韩承毅下意识的摸了摸左手小指。以前十根指头都好好的时候,没觉得断了一根会怎么样,事实上,自从左手小指断了再接上之后,这只左手就大不如前了。

    韩承毅往身后看了一眼,小雪正站在那里看着他,身为男人的尊严不容许他在这个时候示弱。

    “好啊!你叫我一声三哥,我既让让你又能怎么样?不过,梁斯文,有些事情三哥可以让你,有些事,三哥不能让!”

    话音刚落,韩承毅左手握住球拍、弹起了身子,一记漂亮的球发了出去,一场属于男人之间的较量开始了。

    乐雪薇在门外看着,不自觉的握紧了手。只是一场球赛而已,为什么她会觉得这么不安呢?

    里面的两人动作越来越猛,手上也越来越用力,乐雪薇一颗心提了起来,怎么觉得他们之间火药味这么浓?

    “倪俊哥,依你看,他们谁会赢?”乐雪薇偏过头去问倪俊。

    倪俊不答反问:“三少奶奶,您希望谁赢?”

    “你……别乱叫啊!”乐雪薇听到倪俊这称呼,脸上顿时一阵发烫,没什么底气的否认着。

    “可是,三少奶奶,您刚才叫属下什么?袁总一直称呼倪俊为‘倪特助’,只有三少奶奶,习惯称属下‘倪俊哥’。”

    乐雪薇瞪大了眼,讶异的看着倪俊。谁说倪俊是块木头的?这不是挺伶牙俐齿的吗?就这么个小错,都被他揪出来了。

    “我不是啊!你到底听懂了没有?”乐雪薇只有嘴硬的继续否认。

    “是,三少奶奶说什么就是什么。”倪俊非常谦逊的低下头,这是属下对主子才会有的姿态。

    乐雪薇气的噘嘴、跺脚,果然韩承毅的人,都和他一样讨厌!

    突然间,壁球室里,韩承毅猛的弹起身子,迅猛的一击,壁球弹向了梁斯文,梁斯文躲闪不及,被壁球砸中了手臂。

    壁球本来材质较硬,加上反弹力,这一下梁斯文被砸的不轻。两人同时收住了手,梁斯文更是皱眉抱住了手臂一下子跌坐在地。

    韩承毅顾不上擦汗,走上前来准备拉起他,“没事吧?你是多久没打了?连这个球都躲不过?”

    梁斯文抬起头,还来不及张嘴,壁球室的门便被推开了,乐雪薇冲了进来,跑向梁斯文,一下子跪倒在他身边,很担心的查看着他的胳膊。

    “斯文,你没事吧?怎么这运动这么危险?我看看……胳膊都红了,不行,我们起来,去医务室!”

    乐雪薇紧张的扶着梁斯文起来,那关心的样子看的韩承毅心头一阵冒火!

    “你……”乐雪薇突然回过头瞪向他,粉唇努着责骂到,“只是一场球赛,你要不要这么拼命啊?刚才他都让你让着他了!你还把人给伤了!”

    “小雪,我……”韩承毅薄唇微张,解释的话还没出口,乐雪薇已经扶着梁斯文一同出去了。

    梁斯文在出门的那一刹那,回过头来看了看韩承毅,用口型说到:“三哥,sorry!”

    “哈?”韩承毅气闷难挡,扬起左手,狠狠将球拍扔在了地上!来度假的好心情因为梁斯文的出现而完全被搅坏了。

    倪俊站在他身后,忍不住说了句:“三少,有些话,您不说,三少奶奶是永远不会知道的。”

    这个道理,韩承毅怎么会不明白?可是,一个大男人,当年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如今又有什么资格拿着那一点所谓的牺牲去向妻子诉说委屈?

    “说?我有什么脸说?”

    韩承毅自嘲的冷笑,捏着球拍的左手在止不住的颤抖,尤其那根没有知觉的小指,曾经十指连心的痛也比不上这么多年和妻子分离的殇!

    ‘安廊坊’医务室里,梁斯文的手已经上过药了,外面看着红肿,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碍。

    “晶晶……”梁斯文斟酌着,开口问乐雪薇,“你和韩承毅,究竟是什么关系?”

    这四年来,他们虽然是关系不错的朋友,不过,乐雪薇一向很少对他说起自己的私事,她不说,梁斯文也不好问,这还是梁斯文第一次主动问她。

    现在不问不行了,两个男人的战争已然不可避免。

    乐雪薇神情怔了怔,心头冒出小刺来,关于过去,她是真不想再提了。那些对于她而言,就好像伤疤,表面看已经愈合了,但其实内里还没有康复。

    “没……没什么关系,就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

    她这明显敷衍的态度,惹的梁斯文也是一阵窝火。

    梁斯文停下脚步,扶住乐雪薇的肩膀,低头看着她,“晶晶,我知道你和他以前就有过结……其实我早就想说了,既然你和他有过结,为什么还要到D?s工作?你要是做的不开心,帝都还有很多好的设计公司,我可以帮你换一家……”

    “斯文!”乐雪薇突然抬头看向梁斯文,乌黑的瞳仁里,有着不容置疑的坚韧。

    她微微摇着头说,“我知道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可是……我自己的人生还是要自己面对,我想,我自己可以解决的,你已经帮了我很多,我总不能一直麻烦你。”

    “我愿意啊!我不觉得麻烦啊!”梁斯文有些激动,“晶晶,你不要总是据我于千里之外,真的,你怎么麻烦我都没关系!”

    乐雪薇被他这激动的样子给震住了,仰着脸些微有些疑惑,他这是怎么了?“斯文,你怎么了啊?我没事啊!我虽然在D?s,可是,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的……”

    “……”梁斯文一窒,这个丫头,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明白他的心意?他不只是想帮她,更是想一辈子都保护她?!

    为了缓解气氛,乐雪薇打着哈哈,挽起梁斯文的胳膊往前走,“好啦,我们好不容易见一面,好好说说话,你手伤了不能运动,我陪你在外面转一转?”

    两人正一路往外走,医务室的门却从后面推开了,刚才给梁斯文看手伤的那位医生,背着医药箱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接着电话。

    “是,是……知道了,贵宾1708号房,我已经出发了,马上就到,是,倪先生您放心。”

    听着这话,乐雪薇脚下步子一顿,贵宾1708号房……那不是韩承毅的房间吗?还有,倪先生,不就是倪俊吗?

    倪俊让医生去韩承毅的房间,他怎么了?也受伤了?可是,刚才明明没有看他有事啊!

    这么想着,就有些心不在焉了。

    幸而梁斯文也没有时间在这里多逗留,他今天还有生意上的事,是听说乐雪薇在这里,而他刚好在这附近,所以才过来看看的。

    “散步就不用了,我还有事,既然是来度假的,就好好玩,回去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我来接你。”

    梁斯文没有在意到那个医生的话,拉住乐雪薇的手,眼里净是不舍。

    乐雪薇一听,忙点了点头,“既然你还有事,那你就去忙吧!”语气里暗含着某种迫不及待的情愫。

    “好,那我走了。”

    “嗯。”

    送走了梁斯文,乐雪薇想都没想,一转身就走向了客房部贵宾楼。乘着电梯到达17层,停下脚步站在了1708号房门前。

    刚才一路走来,明明是很着急的,可是,现在真的到了这里,乐雪薇却又磨蹭起来了。她要进去吗?进去合适吗?进去的话,见到他要怎么说?

    哎呀……真是伤脑筋。

    乐雪薇徘徊不定之际,房门被拉开了,回过头一看,是倪俊送刚才那个医生出来。还真是韩承毅受伤了?

    “你慢走。”倪俊客气的朝着医生点点头,将人送走了。

    这才朝着乐雪薇微微弯下腰,恭敬的说到:“三少奶奶,您是来看三少的吗?三少正在里面,您来的正好,他的手需要敷药,属下是粗人,笨手笨脚的,您进去帮帮三少吧!”

    “……”

    乐雪薇蓦地一怔,他的手受伤了?是刚才打球时弄的?真是……她怎么就看到了梁斯文被球击中,没注意到韩承毅呢?

    6qte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