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老婆真可爱

    黑烟越来浓重,弥漫了整个货车厢。

    “咳咳……”乐雪薇被呛得透不过气来,“放我、放我出去……你绑架撕票,难道都不用怕法律的制裁吗?”

    “哼!”

    车厢外,传来封肃极为嘲讽的笑声,“法律?真是可笑!老实告诉你,我今天既然敢把你弄来这里,自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我得罪了韩老三,还管什么法律?今天要是不弄死你们,我也是要死!要是死了,还能拉着你们一起,就算是我赚了!”

    不好,他果然是想要韩承毅的命!乐雪薇此时焦急、后悔已全然没有用。浓烟呛入她的肺里,阻碍着她的呼吸,很快,她便再次陷入了昏迷……

    韩承毅赶到的时候,封肃已经将车厢旁的火给灭了,他现在还不想弄死乐雪薇,要留着让他们慢慢痛苦的一起上西天!

    韩承毅只身赶来,浅栗色的短发已经全部被汗水打湿,一是因为赶时间,二是因为担心着急。

    “封肃,小雪呢?”韩承毅气息未定,潮湿的刘海挂在眉眼上,目光冷冽而凝重,绷紧的脊背扬起一道完美的野性弧度。

    封肃没有回答,满意的看了看韩承毅,笑道:“韩三少果然有魄力,说话算话,有担当!说一个人来,就一个人来!封某佩服!”

    “封肃,你少废话!我要见小雪!”韩承毅不耐烦的打断他,要不是因为小雪在他手上,他现在立马就想上去要了对方的命!

    “呵呵……”封肃勾唇佞笑,神态不紧不慢,“别着急啊!三少辛辛苦苦的赶过来,从市区到这里,一般要2个小时,可是,你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看来,你还真是宝贝这个小丫头……”

    “封肃!”

    韩承毅忍无可忍,心里记挂着乐雪薇的安危,疾步逼近封肃,一扬手扼住他的喉咙,怒道:“你有完没完?放了小雪!你要什么?要恢复所有赌场生意?好!我现在就答应你,只要小雪安然无恙,我保证你比以前还要风光!”

    封肃一惊,没想到韩承毅为了个女人,居然主动提出这么好的条件?只可惜,韩承毅太可怕了!曾经被他打击沦为丧家之犬的往昔还历历在目!封肃摇头冷笑,“三少,你现在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把手松开,松开!”

    “你!”韩承毅下意识的抡起右手,却在要落下时生生停住了,他不能对这个人动手!

    封肃推开韩承毅,施施然往车厢走,掏出钥匙将车厢打开了,转过身朝着韩承毅一偏头:“三少,进去吧!你心爱的女人,正在里面等着你呢!我想,她一定非常想要见到你!”

    韩承毅疾步冲到车厢边,一股浓烟味立即窜进他的鼻息里,这让本就焦躁不安的他一阵头皮发麻、心下一凉,人已经不假思索的蹦进了车厢,将昏倒在地的乐雪薇抱进怀里。

    “小雪!小雪!小雪醒醒!”

    韩承毅平素冷静淡然的模样荡然无存,心疼的莫可名状。

    他的反应非常符合封肃的想象,封肃暗自一勾唇,在韩承毅身后将车厢门锁上了。等到韩承毅反应过来他的意图,伸出长腿一记横扫踢过去的时候,还是晚了!

    车厢门被重重关上,铁锁落下。外面传来封肃嘲讽的声音,“三少!你为了这个女人,让我倾家荡产成为丧家犬!今天,我就让你和你的女人一起上西天!”

    “封肃!你疯了!你以为我们死了,你能逃得了吗?不止韩家不会放过你,整个c国四大家都不会放过你!封肃,你这是自寻死路!”韩承毅抱着乐雪薇气急败坏的骂道,这个封肃,简直是条疯狗!

    “是吗?那是当然,不过,韩老三,我既然敢这么做,当然就有胆量承担!想我封肃也是风光无限了前半辈子,却想不到因为一个女人被你如此打压,走投无路!我今天不要活命,就是想出口恶气!韩老三,好好抱着你的女人,享受一下在人世最后的时光吧!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不会有人经过的。没有食物、没有水,你的女人浑身是伤,而这个车厢,是密闭的,就算你韩三少有再大的本事,也没有办法逃出来!所以,你们就乖乖的等死吧!我就不奉陪了!”

    这之后,外面逐渐安静了,再听不到一丝声响。

    韩承毅竖起了耳朵,屏住了呼吸,探问着:“封肃,封肃?”

    “靠之!”没有人应答,韩承毅低骂一声,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他和小雪被关在这个密闭的货车厢里,扔在了荒无人烟的山里!

    这些是以后要考虑的,当务之急,是要先看看小雪的情况。韩承毅小心翼翼将乐雪薇抱着,拉开登山服的拉链,从里面取出应急的微型手电筒,车厢里亮了起来。

    “小雪?”

    韩承毅轻柔的拍打着乐雪薇的脸颊,乐雪薇的口唇略显青紫,是轻度一氧化碳中毒的迹象。韩承毅从口袋里掏出一只药瓶,倒出了一粒药丸来,塞进乐雪薇舌下。

    随后,将她平方在地上,给她做人工呼吸。

    由于吸进的浓烟并不是很多,韩承毅赶来的又比较及时,抢救措施有效,乐雪薇很快苏醒了过来。

    “呃……”乐雪薇扶住心口,因为吸进浓烟,肺部还是很不舒服,皱着五官很痛苦的样子。

    “小雪!”韩承毅看她醒过来了,大喜过望,至于被困的现实都已经不在乎了。“小雪,你醒了,吓死我了!我再这么被你吓几次,真的是要折寿了,我本来就比你老,再一折寿,还能活多久?”

    韩承毅叹息着将乐雪薇重新抱进怀里,乐雪薇迟钝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她现在是和韩承毅在一起!他来了,他真的来了!

    所有的恐惧都在这一刻后知后觉的倾巢而出,乐雪薇蓦地将韩承毅拦腰抱住,隐忍着流下泪来,纤瘦的身子在韩承毅怀里瑟瑟发抖,她差点以为,就这样会永远醒不过来了!

    “变态!变态……”乐雪薇惊魂未定,口里兀自低声呢喃着。

    韩承毅一听,变态?什么意思?太阳穴的血管因此而突突直跳。

    “小雪,他……他欺负你了!”

    乐雪薇不知道他想歪了,哭哭啼啼的点着头:“他拿皮鞭打我!蘸了盐水的皮鞭,打的好疼!还用烟熏我!”

    原来不是他想的那样!韩承毅暗自松了一口气,但当他看到乐雪薇身上斑驳的鞭伤,恨不能将封肃碎尸万段!这个老不死的变态,竟敢将小雪打成这个样子?

    “呜呜……”此时有了哭诉的对象,乐雪薇的眼泪就像是停不下来了。

    韩承毅自然是心疼的不成样子,不过幸好,他早有准备。他将手伸向乐雪薇的领口,乐雪薇一僵,本能的挡住,警惕的看向他,“你要干什么?”

    “小雪……”韩承毅脸上有些发热,解释到,“我不是要欺负你,只是你身上这些伤,要消毒上点药,天气这么热,这里环境这么差,不及时处理的话,会感染,以后留下疤痕怎么办?”

    女孩子总是爱美的,听他这么说,乐雪薇犹犹豫豫的松开了手。

    韩承毅吞了吞口水,指尖略微颤抖,一颗心无可遏制的狂跳起来。真是奇怪,和乐雪薇之间曾有过最亲密的举动,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过不知道多少次了,可是,面对着她,他还是会有口干舌燥、怦然心动的生理反应!

    非常不合时宜的,韩承毅脑子里居然出现了那些不该有的、不合时宜的画面……

    呸!禽兽!

    韩承毅暗骂自己,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有心思想这些?韩承毅将乐雪薇的衣服脱下,她本来光滑无暇的肌肤上现在遍布了鞭痕,看着是怵目惊心……韩承毅握紧了拳头,隐忍着,从登山服口袋里取出消毒水和云南白药,替她处理了伤口。

    “好点了吗?”

    乐雪薇点点头,这样子,伤口的确不那么痛了,只是现在怎么办?原来的衣服是不能穿了。

    根本不用她考虑,韩承毅已然脱下登山服外套,不过,他不是要让小雪穿这个,登山服里有太多装备。他继续解着里面衬衣的扣子,面对着赤身的乐雪薇,这场景怎么看怎么惹人遐想。

    “你……你要干什么呀!”

    乐雪薇羞赧的低下了头,不好意思看他。

    韩承毅已经将衬衣脱了下来,披在她身上,还颇有耐心的哄着她,“来,把胳膊伸进来……委屈你了,事先没有想到会有这种情况,所以……你先穿我的衬衣。”

    噢,原来是这样。乐雪薇松了口气,刚才是她想歪了。

    韩承毅动作轻柔,体贴的连扣子都是一颗一颗亲手替她扣好。他的衬衣穿在她身上,自然是大了不少,乐雪薇抬起两只胳膊来,袖子长长拖下来,那样子竟然分外的稚气可爱。

    “呵呵。”

    韩承毅被她这副样子给逗笑了。

    “你笑什么?”乐雪薇不解的歪着脑袋。

    韩承毅拉过她的手,替她把袖子挽起来,乘势在她掌心亲吻了一下,仰起头来看着她轻笑:“我笑,我老婆真可爱!”

    40sx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