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寻找与冷战

    总统府,前院酒宴。

    c国现任总统——杭泽镐,年届四十过半,于十四年前继任总统之位,在当年可谓是临危受命、年少有为。

    要说韩承毅也是个城府极深、精于算计的人,不过,他自认,在这位年纪轻轻就继任总统之位的前辈面前,恐怕还是稍逊一筹。

    杭泽镐此刻正举着酒杯朝着韩承毅走过来,眼角、唇边都藏着一抹深沉的笑意,但却只浮于表面,那是长久的职业生涯赋予他的特殊本能。

    “韩总,今天总算是盼到您大驾光临了。”

    杭泽镐笑意盈盈,但话语里其实已经包含不满了,他堂堂一国之总统,邀请个商人,韩承毅还三番几次不给面子,心中难免不满。

    韩承毅淡淡勾唇一笑,微微颔首:“总统客气,韩某并非有意推脱,只是这里的气氛,实在不适合韩某,您也清楚,您这里的人,可个个都是人精。”

    “……”杭泽镐微愕,随即大笑,“哈哈……韩总,这话由你来说,可真不怎么合适,人精?我这里的人要都是人精,那么韩总你,就是人精中的翘楚!”

    韩承毅淡笑不语,心想着不知道杭泽镐这次又有什么事?是哪里需要他掏钱,总不会是为了和他说闲话。

    “韩总……听说你有位未婚妻?”杭泽镐渐渐收住了笑,抿了口酒,瞟了韩承毅一眼,状似不在意的问到。

    韩承毅心念一动,杭泽镐怎么突然问这种问题?难道真是找他来话家常的?随即摇了摇头,“这只是外界误传,我想总统您说的这个人,应该是韩某正在照顾的一位朋友,她身体不好,韩某只是在照顾她罢了。”

    “噢?”杭泽镐语调一扬,摇晃着手里的杯子,液面在晃动之下摇曳生姿。“不过,外界传的,韩总对她可是一往情深啊!”

    杭泽镐把话说到这个份上,由不得韩承毅不讶异了――杭泽镐究竟想说什么,为什么对他的私生活这么感兴趣?

    像是猜到了韩承毅怎么想,杭泽镐轻笑到,“放心,我什么也不想做,也不能做,只是,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劝告你一句,男人……还是专情点好。”

    说着,朝韩承毅举了举酒杯。

    韩承毅扯扯嘴角,配合着抿了口威士忌。这……究竟什么意思?一国总统闲到来对他的私生活指指点点?

    “义父。”

    杭泽镐的义子杭安之走近了,朝韩承毅点了点头,走到杭泽镐身后低语了两句,神色有些严肃。

    杭泽镐挑了挑眉,放下酒杯,“韩总,杭某失陪,你请尽兴。”

    “总统请……”

    杭泽镐带着杭安之准备离开,转身之际,想了想又看向韩承毅,意味不明的说到:“韩总,那个女孩的肝源找到了吗?”

    “……”韩承毅一怔,摇了摇头,“还没有。”

    杭泽镐突然蹙了眉,叹息到:“那你可要加快啊,这种病拖了四年,再拖下去,情况可不太好。”

    说完,转身走了。

    韩承毅眼底闪过一丝错愕,这……情况让他很摸不着头脑啊!

    杭泽镐带着杭安之直接往总统府内宅去了,道道门禁都需要刷指纹,一直进到内宅书房里,杭泽镐的的神色也没有放松过。

    “怎么样?从T市回来的人都怎么说?”

    “查来的消息,这位乔雨薇,的确是T大校长乔万东的女儿,四年前发现这种肝脏代谢疾病……然后也是四年前,听说乔家发生了很大的事情,但这些都是一些传闻,详情都不是很清楚,只是略只一二。

    底下人只知道,当年乔万东和女儿乔雨薇病倒了,然后和妻子也离婚了。最后不知道为什么,乔万东也没有理会乔雨薇这个女儿。

    乔雨薇当时无依无靠,是被韩承毅接来帝都的,如果不是韩承毅这么多年花着巨额医疗费替她做保守治疗,恐怕她早就……”

    话说到这里,杭安之停住了,不吉利的话,他不好往下说,目前看来,这位乔雨薇的身份可能不一般。

    “肝脏代谢病……”杭泽镐扬眉重复,“这是种什么病,你仔细咨询过了吗?”

    杭安之点点头:“自然有。这种病,多是家族遗传,自发的可能性不是没有,而是微乎其微,义父,从这一点上看,这位乔雨薇并不太可能……”

    “嗯。”杭泽镐点了点头,眸光微敛,“确实,杭家祖祖辈辈从来没有人得过这种病。啧……可是,她是乔万东的女儿,这一点又怎么解释?以乔万东的性格,不会扔下自己的女儿,除非,他已经知道了这个女儿不是他的!而且,这个乔雨薇的母亲,连自己的女儿都能扔下……世上有哪个母亲这么狠?除了不是亲生,还能有更好的理由吗?”

    “是……”杭安之低头蹙眉,“安之也这么想,想不通的是,乔万东在T市名声很好。在四年前出事之前,都传闻他对妻子、女儿是极其疼爱的,突然这样……”

    那么,也就是说,四年前发生了变故,让乔万东的妻子出走了,而女儿他也不要了……杭泽镐扶额,他能想到的唯一的解释就是——乔万东时隔那么多年之后,终于发现疼爱了多年的女儿并不是他的了。

    “再去查查,乔万东……是不是只有这一个女儿?”杭泽镐沉声吩咐义子,事关他的沧海遗珠,当然不能马虎大意。只是,对于乔万东会不会有两个女儿这一点,他自己也很怀疑——乔万东并不是个会拈花惹草的人。

    “是,安之知道……”

    这边好容易抽身的韩承毅,一头雾水的从总统府出来,直接去了乐雪薇的公寓,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她了,虽然今天也被拒绝了,那么去她家楼下看一看也是好的,或许小雪会出来呢?

    劳斯莱斯停在公寓楼下,未免乐雪薇察觉,韩承毅吩咐将车子停的远远的,正对着公寓大门,抬头又可以看到小雪家的窗户。

    不过,这个时间算不上很晚,小雪家的窗户怎么漆黑的一片?是已经睡了吗?刚才她在电话里,的确是说累了,想早点休息。

    看着那一片漆黑的窗户,韩承毅的心绪也跟着变得阴沉沉的。呆坐了有一会,吩咐倪俊:“走吧,回去吧!”

    然而,倪俊还没答应,韩承毅突然身子一直,猛的一拍座椅,喝道:“慢着,等等!”

    “三少?”倪俊不解,顺着韩承毅的视线望过去。

    不远处的公寓楼门口,一辆红色法拉利停了下来,梁斯文和乐雪薇双双下了车。

    梁斯文从车后座拎出两只袋子,递给乐雪薇,“有点重,真不用我送上去啊?”

    乐雪薇接过袋子摇摇头,笑说:“不用了,坐电梯上去又不累,家里有点乱,没收拾,我也累了,洗洗就睡了,你上去我还要招待你,你快回去吧!”

    “那好,我走了。”梁斯文抬手在乐雪薇脑袋上轻轻揉了揉,转身上车离去,乐雪薇看着车开远了,才重重松了口气。

    手里面,是梁夫人亲手煲的汤,还有做的各式点心,怕乐雪薇忙起来没有时间好好吃饭。梁夫人这么体贴,乐雪薇真的觉得帮着梁斯文欺骗始终罪过,看来是得找个机会和梁斯文好好谈谈了。

    转身进了公寓楼,在电梯间掏出手机。手机一晚上也没有响,他没有来电话,也没有短信……这样也好,她需要安静安静。

    “三少……要过去吗?”

    车内,倪俊看着韩承毅的脸色已然黑透了,忍不住劝道,“三少,您别光自己想,也听听三少奶奶是怎么说的……”

    韩承毅蓦然收紧了手,什么话也没说,两眼一闭,往座椅上一靠,胸闷难挡。他还去问什么?亲眼看到还不够刺激吗?

    原来这就是小雪对他不冷不热的原因!他早该想到的,梁斯文才是她的男朋友,两个人都在一起四年了,都准备订婚了!

    那么他是个什么东西?在山谷下那些……又算什么?小雪只不过是把当做艳遇一桩?!小雪自己亲口说过,反正就是男女之间那点事,双方都有好处,她不在意!他真是个傻瓜!

    “开车!走!”

    “三少……”

    “走!”

    “是……”

    隔天早上设计部的例会,照例总裁是要来的,因为最近东郊maLL计划是公司的重点,从韩承毅开始的董事们都很重视。

    做汇报工作的是执行董事韩天磊和协理梁佳文,他们负责工程的掌控和监督,而乐雪薇主要负责在一旁给予意见。

    韩天磊说到一半的时候,韩承毅突然咂了咂嘴。

    “啧!”韩承毅斜靠在首位上,单手扶额,蹙眉翻看着手里的资料,纸张被他翻得哗啦作响。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屏住了呼吸看向他。

    韩天磊更是不明所以的看向乐雪薇求助--他说错什么了?他可是严格按照工程进度汇报的,工程进度也是按照乐雪薇的意见来的啊!

    乐雪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轻轻摇了摇头。

    “这是怎么回事?地基还没有打好,就已经开始往里运材料了?”韩承毅眉眼一沉,扫向乐雪薇,“袁总设计师,你是不是以为,你是设计师,只要交了图纸就没你的事了?”

    “我……”乐雪薇不明白,怎么矛头对向她了?而且,作为设计师,什么时候往里运材料的确不关她的事啊!

    “哼!”韩承毅冷哼一声,没再看她,“你以前是在家独立的设计公司,可是,你现在是在D·s集团,你要弄清楚,在工程完成之前,你这个总设计师都是有责任的!”

    乐雪薇讶异的微张着粉唇,被指责的莫名其妙,无奈只有认了。“是,我知道了。”

    会议继续进行,梁佳文却陷入了迷惑,怎么觉得韩承毅和乐雪薇之间的关系有点奇怪呢?

    40sx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