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大宝小宝

关灯
护眼
    从总裁室回到设计部,乐雪薇匆匆整理了东西,拎着包就离开了。

    “袁总,您这是要去哪儿?现在还早呢!”助手很不解,虽然说自由支配时间,是她的特权,不过,乐雪薇一向很少使用这项特权。

    乐雪薇心情不好,没有交代一句就走了。

    被人诬陷抄袭、偷盗已经很委屈了,更让她觉委屈的,是韩承毅竟然也不相信她!她知道他是身在总裁的位置上没有办法,可是,作为爱人来说,多么希望他在这种时候挺身而出,坚定的站在她这一边?

    回到家里,乐雪薇气闷的躺在沙发上,越想越觉得心酸。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不用翻开,光听着铃声也知道是韩承毅打来的,才不要接他的电话!

    乐雪薇果断将通话掐断,关了机。

    在这种时候,乐雪薇特别的想念两个儿子。反正也被停职了,不如趁着这两天,去看看大宝和小宝?乐雪薇脑子里一个激灵,立即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拿上护照和钱包,简单收拾了,出了门直奔机场。

    非常巧,居然被她买到了即将飞往a国的航班,因为有人刚好退票,她便接手了。这么一来,居然一刻都没有耽搁。乐雪薇一声不吭,就飞往了a国。

    暗中保护她的保镖立即将这一消息报告给了倪俊。

    “三少,三少奶奶身边的人说,三少奶奶刚刚飞去了a国。”

    韩承毅拧眉,不解:“她去a国干什么?”

    “三少,要给您安排飞机吗?”

    韩承毅想了片刻,摇摇头:“算了,再等等,她现在正在气头上……让她一个人冷静冷静也好,她是在a国念的european Design Institute,想必那边有她要好的同学。”

    “是,那要派人过去吗?”

    韩承毅摇了摇头,“我一会儿会给a国边家挂个电话,让边家帮着看顾着。”

    “是。”

    下了飞机,a国的时间,刚好是下午三四点钟。乐雪薇想了想,这个时间,大宝、小宝应该在早教园里。

    从机场出来,乐雪薇拦了车,直接去了两个儿子所在的早教园——‘星星’早教机构。

    ‘星星’早教园,园长办公室。

    三个看上去才三岁多的男孩子站成一排,其中两个脸上都带着伤,而且衣服都弄脏了、弄皱了,另外一个却是毫发无损,干干净净、规规矩矩的站着。

    再一看,这个干干净净的小男孩,和另两个脏兮兮的男孩当中的一个长的是一模一样!

    只是,两个孩子脸上的神情却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一个文文静静,而那个脸上带着伤的,则是一身的戾气,虽然受了伤,形象也大打折扣,可是,浑身上下却散发着嚣张的气焰。

    园长正在苦口婆心的教育三个孩子:“哎,你说说你们,才多大点?怎么动不动就打架?”

    文静的那个男孩子委屈的嘟着嘴,茶褐色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像是要掉下眼泪来。他可没有打架,他是最乖的了,园长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的把他也算进去呢?

    园长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看着小男孩笑眯眯的说:“噢,对,园长说错了,袁希茗是很乖的……倒是你这个哥哥!”园长脸色突然一变,皱眉看向另一张一模一样的脸,“袁希朗,你是怎么回事?每次打架都有你!你就不能学学你弟弟吗?明明是一样的孩子,怎么差这么多?”

    “哼!”袁希朗顶着西瓜皮发型的小脑袋倔强的一抬,不屑的冷哼一声,指着一旁的小男孩说,“都是这个死胖子,他该打!欠揍!”

    “袁希朗!”

    看他如此不知悔改,园长被他气的脸色涨的都发紫了,真是个让人头疼的孩子。

    门外突然冲出个体型肥胖的中年女人来,一进来就搂着袁希朗嘴里的‘死胖子’一阵嚎叫:“哎呀,我的宝宝,妈妈看看,怎么被人打成这样了?哎呀,心疼死妈妈了!”

    嚎了一阵,女人突然转过身来,看向园长,“园长,您看看,我孩子都被打成什么样了?我要求严肃处理这件事,对于那些打人的、没有家教的孩子,就应该让家长教好了再送来!”

    袁希朗一听,跳了起来,这又老又胖的女人,是拐着弯的骂他没有家教吗?他和袁希茗遗传了母亲乐雪薇超高的智商,从小就比的孩子聪明!虽然袁希茗不会说话,可是,做哥哥的很清楚,他的小宝弟弟很聪明,能把一千片的拼图半个小时不到就拼好!丹丹阿姨和爷爷奶奶都说了 ,小宝弟弟是天才!

    袁希朗自知冒失,所以特意扭过头找弟弟求证:“小宝,他是在说我们没家教,对不对?”

    袁希茗没有哥哥那么激动,但眼神却黑亮的骇人,郑重的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死胖子,今天我们就新仇旧账一起算……你过来,别躲在那胖女人怀里吃奶,给我出来!是男人的,就单挑,来!打一架吧!”袁希朗得到弟弟的支持,立即一吸鼻子,举起双手,做出要打架的架势。

    “哎呀!这还了得,园长你看看,这孩子是反了啊!”

    ……

    园长办公室里乱成一团,袁希朗发起狠来,大人们也拉不过。一旁乖巧的站着的袁希茗暗自勾唇笑着,心想,这些大人,真是幼稚,这么不自量力的想要拦住大宝哥哥?再来几个都不是大宝哥哥的对手,大宝哥哥的功夫可是跟着丹丹阿姨的男朋友练出来的!

    匆匆赶来的阮丹宁一进院长办公室,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大宝和人打作一团,大人、小孩都有,而小宝永远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在一旁旁观,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袁希朗!”

    阮丹宁大吼一声,袁希朗一听丹丹的声音,顿时停止了所有动作,而袁希茗也赶紧收起幸灾乐祸观战的心态,乖乖的束手站着。

    园长拉架拉的精疲力尽,看到阮丹宁总算是松了口气,摇头摆手的说到,“哎呦我说,袁希朗阿姨,你总算是来了!你们家这孩子,你也看见了,太无法无天了,当着老师的面,就这样打人……他们的妈妈呢?怎么不过来?孩子往这里一送就算完事了?这教育得一起做,你们回去可得好好管管!”

    “是,对不起园长,是我没管教好,给您添麻烦了。”

    阮丹宁点着头、陪着笑脸,向园长道歉。

    “丹丹……”袁希朗和袁希茗看丹丹这样,心里可不痛快了,异口同声的叫到。

    “不许说话!”阮丹宁瞪了两孩子一眼,转而走向中年胖女人和她的儿子,“对不起,您看,我外甥实在是太调皮了,您有没有伤着?”

    中年女人脸色很不好看,她一个大人,居然弄不过一个才三岁的孩子……不过,她嘴上是不会这么说的,“不是我说,你的孩子也太没有教养了,你平时是怎么教的?”

    阮丹宁脾气不好,刚才这一番道歉已经是她极限了,她正待发作,突然,门外走进了一个人,敲了敲门,问到:“请问,这是里园长办公室吗?”

    众人的目光齐齐聚向门外,这站在门外的,正是乐雪薇。

    阮丹宁一笑,推着两个孩子说:“还不过去?妈妈来了!”

    袁希朗和袁希茗赶紧拔腿跑向乐雪薇,冲到她怀里,乐雪薇蹲下来,将两个儿子牢牢抱住,一阵亲吻。“大宝、小宝,好乖,想妈妈吗?”

    “想!妈妈,你终于回来了!”

    “……妈、妈!”袁希茗不会说别的,只会说这两个字。乐雪薇却激动的很,眼睛红了,止不住就要哭。

    中年女人打量着乐雪薇,心想这就是双胞胎的母亲?看她太年轻了,怎么看也不像两个三岁孩子的母亲!这女人跟女人,同样都是生过孩子的,怎么差别就这么大?于是,语气便变得酸啾啾的,“哟,你看着可太年轻了,难怪孩子这么没家教!”

    “嗯?”乐雪薇脸色变了,她一下飞机对情况不熟悉,只听说孩子打架了——可是,这女人说话可太难听了!儿子从小没有爸爸,她自然是更加疼惜。

    顿时,乐雪薇眼中精光一闪,转身喊着两个儿子:“袁希朗、袁希茗,你们过来站好。”

    “是,妈妈。”

    “是,妈妈。”

    双胞胎的默契,乖巧的在母亲跟前站成一排。乐雪薇蹲下去,查看着大儿子的脸,原本粉嘟嘟的小脸,现在是青一块、紫一块,显然也是挨了拳头……心疼了。

    “大宝,告诉妈妈,发生什么事了?”

    这个问题,刚才园长也问过,不过,袁希朗并没有乖乖的说出来。

    “妈妈,那个小胖子他该打,他把口香糖沾在小宝的头发上,我怎么取都不下来,后来……小宝的头发都被拽了一大片下来,才拿下来的!”

    袁希朗边说,边捧过弟弟的脑袋,转过去,指着后脑勺一块,眼泪掉下来:“妈妈,你看,小宝的头发被拽了这么多!他疼的都哭了……哇哇……”

    袁希茗看到哥哥哭,聪明的小脑袋一转,也立即张嘴嚎啕大哭。“哇哇……妈妈!”

    乐雪薇一看,小宝的后脑勺那里,果然乱糟糟的一团,上面还沾着口香糖的残痕,顿时,剑拔弩张的朝中年女人瞪过去。

    “这……”中年女人语塞,假模假样的在小胖子脑袋上拍了两下,骂道,“你这死孩子,怎么这么调皮?告诉你多少回了,不要欺负小朋友,不要恶作剧!”

    园长一看,这情况,双方孩子都有错。忙来打圆场,“袁希朗,这事你刚才怎么不说呢?”

    袁希朗一扭头,不说话,心想,我才不相信你!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