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不要脸的女人

    乐雪薇被两个男人拉住。

    “小雪,你还不明白吗?他从头至尾都在骗你!订婚只是个开始,他会让你骑虎难下,最终目的就是要你!”韩承毅拦住乐雪薇,不想再在这里多逗留一刻。

    而梁斯文仍旧不肯放手,“晶晶,你要让我一个人面对订婚礼吗?就算你不愿意,今天也请帮我,不要让我一个人!大家都在等着我们。”

    “梁斯文!”

    韩承毅终于是忍无可忍,松开乐雪薇袭向梁斯文。两个男人几乎是同时揪住了对方的衣领,相当的身高,谁也并不比谁占了优势,争锋相对,都抱着必胜的信念。

    “我说过,她是我的!”

    “可是,你丢了她,丢了她四年,这四年,陪在她身边的人是我!”

    乐雪薇在一旁干着急,想要拉开两人,却根本使不上力,“你们不要这样!不要动手啊……啊……”

    不知道是谁,无意中打到了乐雪薇,乐雪薇惊呼一声,两个男人同时停住了手,疼惜的目光齐齐看向乐雪薇。

    就在此时,休息室的门被‘嘭’的一声粗鲁的撞开了。三人顿时一惊,看向门外——大事不妙!

    走在最前面的,是梁斯文的父母。一向对乐雪薇赞不绝口的梁太太,此刻脸色犹如锅底灰,嘴角含着一抹冷笑,踩着高跟鞋走向乐雪薇,上上下下审视着她,那目光让人很不舒服。

    “阿姨……啊……”乐雪薇战战兢兢的开口,立即迎来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梁太太扬起手毫不留情的扇在她脸颊上,看着她讥笑道:“本来以为,你出身不怎么样,但自身条件算是不错,好歹是个上进的孩子,所以才同意你和斯文的婚事!没想到你这么不自重!一边和我们斯文好着,一边又勾搭别的男人?”

    “妈!”梁斯文赶紧上前拉住母亲,急道:“你怎么打晶晶?你都没弄清楚状况,怎么就打人?”

    韩承毅更是怒不可遏,他真是懊悔死了,怎么就慢了那么一步,竟然让小雪被人打了?这里虽然是梁家,但韩承毅不想给一个人面子的时候,才不管他是谁!

    人群里,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什么知名设计师,不过是抄袭图纸,现在都被停职了!”

    梁太太一听,更是火冒三丈,这件事,她还没有听说,本来看中的也就是这一点,怎么她现在连这个优势都没有了?“哼……这么看来,你还真是没有一点可取之处!”

    “梁太太!你必须向我太太道歉!”

    韩承毅狭长的桃花眼眯起,迸射出危险的信号,口气却是冷到极点,让听者不寒而栗。更让在场所有人吃惊的是,他这句话里包含的意思!帝都人人都以为韩家三少至今单身,可是,他却称今天的准新娘是他的太太?

    梁太太一怔,错愕的看向韩承毅,指着乐雪薇手指直颤:“韩三少,我没听错吧?这个女人,今天明明是要跟我家斯文订婚的!你说她是你太太,这是怎么回事?”

    “哼!”韩承毅勾唇冷笑,星眸垂下看着怀里的人,“我说的不够明白吗?她是我太太,韩家三少……”

    “承毅!”

    韩承毅没说完,突然从人群里爆发一声厉喝,整个休息室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向了这个声音的主人——韩承毅的母亲,韩夫人。

    乐雪薇只是四年前短暂的见过韩夫人,没想到再见面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办?这么糟糕的情况,婆婆她老人家一定会不高兴的!乐雪薇紧张的握紧了双手。

    “没事,别怕。”

    韩承毅安抚着乐雪薇,看向母亲:“妈,您别生气,听我回去跟您解释成吗?”

    韩老夫人看了看紧紧依偎在一起的儿子儿媳,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痛惜的摇摇头:“解释?承毅,今天这种情况,你以为能解释的清楚吗?这个女人,不是叫袁晶晶吗?是梁斯文的未婚妻,怎么又成了你妻子?”

    “妈……”韩承毅敛眉,知道母亲已经大怒。

    韩老夫人抬手阻止了儿子继续往下说,“我什么都不想听。”

    “梁先生、梁太太,对于承毅的莽撞,我在这里替他向你们赔不是,至于这个叫做袁晶晶的女人……跟我们韩家,没有半点关系,什么韩家三少奶奶这一说,根本是子虚乌有!”

    韩老夫人朝着梁氏夫妇恭敬的道歉,她在帝都贵妇中地位是首屈一指的。梁氏夫妇自然要卖她这个面子,“大嫂,您说哪里话!我想这件事当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想来不是斯文和三少的错,要怪都怪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妈!”

    “妈!”

    梁斯文和韩承毅难得的默契,同时不满的看向了各自的母亲。

    “妈,不要在这里闹了,时间都耽误了,我和晶晶还要举行仪式,宾客们都等着……”梁斯文不想解释,只想用行动表示自己的决心,绕开母亲,上来就要拉乐雪薇的手。

    却被韩承毅挡住了,“梁斯文,你可真够不要脸的,都这个时候了,你以为,小雪还会跟你订婚吗?小雪,别理他,我们走!”

    眼看着,局面又开始回到刚才那一刻。

    “够了!”韩夫人两眼剜向儿子,“韩承毅,你要是还认我这个母亲,现在就给我放开那个女人,过来!”

    “妈……”韩承毅看着母亲,又回头看看乐雪薇,面露为难之色。

    韩夫人悬着一口气,往门口走着,厉声喝道:“韩承毅,你走不走?你要是现在不走,以后跪下来,我也不认会你这个儿子!我就当从来没生过你!”

    “你快走啊!”

    乐雪薇知道他是放不下自己,可是,她怎么能让他为了她和母亲为难?乐雪薇推着韩承毅,皱着眉催促他,“我没事的,你快走啊!”

    “小雪!这种时候,我怎么能把你一个人丢下?”韩承毅虽然很为难,但他很清楚,他和乐雪薇之间的感情如履薄冰,再经不起一丁点的波折了,他不能把她丢下,这种场面,她一个人怎么应付得了?

    “你走啊!不用管我!你没看出来,妈很生气吗?”乐雪薇压低了声音劝着韩承毅。

    没想到这句话却被韩夫人听见了,韩老夫人讥笑道:“袁小姐,别叫我妈,我可不是你妈,我担不起这一声称呼!我年纪大了,经不起吓!韩承毅,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跟我走!”

    乐雪薇脸上血色褪尽,即使是精心打扮的妆容也掩饰不住她的失意。

    “我求你了,你快走啊!”乐雪薇推着韩承毅,委屈的眼泪一颗颗往下掉!让韩承毅的母亲讨厌成这样,是她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没想到搞砸了。

    “我……”

    眼下母亲正在气头上,韩承毅说什么也没用,他越是护着小雪,母亲就越憎恶她!不得已,韩承毅只得松开了乐雪薇。“等我?”

    乐雪薇含泪咬牙别过脸,不敢答应。

    韩承毅跟着母亲出了休息里,离开了梁家,可是这么多的宾客该怎么办?梁氏夫妇懊悔不已,原以为儿子终于定下心来了,是桩好事,谁知道,最后居然闹成这样!梁家颜面扫地,成了帝都的笑话!

    “佳文!佳文!”

    梁太太恼羞成怒的呼叫女儿。

    而在一旁暗自看好戏的梁佳文刚才一直不见人影,这会儿倒是施施然走了出来。没错,刚才这一幕好戏,正是她一手导演的!她在休息室靠门口的花篮里装了枚针孔摄像头,所以刚才在宴厅里才会有这一场现场直播!

    真是,太精彩了!太痛快了!看着乐雪薇那张梨花带雨,青一阵、白一阵的脸,梁佳文就觉得痛快无比!

    “妈,我在这儿呢!”梁佳文似笑非笑的看着乐雪薇,环抱着胳膊,似乎发生的这一切根本不关她的事。

    “你还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去送宾客?”梁太太不满的皱起眉,数落女儿。

    “哟,送客?这仪式还没开始呢!”梁佳文嘴角挑衅的一勾,在这种时候说这种话,明显是针对乐雪薇。

    “你这孩子,你看看这情况,还举行什么仪式?快去送客!”梁父都不耐烦了,挥手示意女儿赶紧去办事。

    “爸您别着急,我这就去!”

    梁佳文这异常的态度——梁先生梁太太被气的不轻,没觉得什么,可梁斯文却已经觉察出了异常。他刚才就一直在想,为什么父母、韩承毅的母亲,还有那么多亲戚会一起上到楼上休息室来?而且,一进来,什么都不问,母亲就立即给了晶晶一巴掌?

    很显然,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但现在,他没时间问,先要安抚了晶晶再想其他的。

    “晶晶,别哭了,去我房间,洗洗脸,脸痛不痛?上点药……”梁斯文扶着乐雪薇准备出去,即使情况闹成这样,他也没有打算要放弃乐雪薇。

    “站住!”梁太太瞠目,不可思议的看着儿子,“梁斯文,你有没有搞错?这种不要脸的女人,你这是要干什么?赶紧,把她给我赶出梁家!我们永远都不想再看到她!快让她滚!真是晦气,梁家的脸都让她给丢光了!”

    乐雪薇咬着牙,满心委屈,但碍于她是梁斯文的母亲,想要反驳却说不出口,只能硬生生忍下这口气。

    “妈!你别这么说晶晶!晶晶是我真心喜欢的人,求你不要再侮辱她了!”梁斯文皱眉顶撞了母亲。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