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可惜了

    和乐雪薇预料中的一样,而且比她预料中的还要早,第二天一早,乐雪薇就接到了韩夫人的电话。

    按照电话中韩夫人的指示,有司机来接她,去了韩夫人在山上的宅邸。

    这里,她并不是第一次来。上一次是不明所以的被韩承毅抓来的,那个时候,韩夫人是很欢迎她的。只是这一次,乐雪薇知道,韩夫人找她来,只怕是让她离开韩承毅的。

    佣人一路将乐雪薇领进客厅,“您请坐,夫人马上就下来。”

    “谢谢。”乐雪薇礼貌的谢过佣人,安静的在沙发上坐下。

    “来了?”

    等了有一会儿,韩夫人下了楼。她今天的样子看起来比昨天平静多了,没那么激动了,口气也缓和不少。韩夫人本性并不是尖刻的人,她昨天之所以那么激动,完全是为了儿子和韩家的颜面。

    “是,韩夫人。”乐雪薇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口里恭敬的叫着的也是尊称。

    “坐。”

    韩夫人挥手示意乐雪薇坐下,自己也在她对面坐下了。

    佣人端上来热茶,韩夫人招呼乐雪薇:“喝茶,自己家茶园里种的,对身体很好。”

    “是,谢谢夫人。”乐雪薇端着茶杯,一颗心狂跳不止,韩夫人的态度越是温和,她就越是害怕。

    “袁小姐。”韩夫人放下茶杯,凝视着乐雪薇。

    乐雪薇心头一凛,她叫她袁小姐,而不是小雪,也就是并不承认她。面上依然有些僵硬,却只能硬撑着挤出笑容,“是,夫人。”

    “我就不跟你拐弯抹角了,你是名校european Design Institute硕士毕业,想来是很聪明的,应该知道我叫你来什么意思吧?”

    乐雪薇一顿,扯了扯嘴角,极轻的应了一声:“嗯。”这个时候,装傻显然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那就好。”韩夫人满意的点点头,继续说道,“明人不说暗话。承毅很喜欢你,可是,你们之前的事情,我不同意。你是不是乐雪薇,我都不在乎。我也不是那种看重家世的人,在我看来,儿媳妇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对我儿子好,身家清白。可是,袁小姐,昨日一面,我觉得你没有一点符合。你觉得呢?”

    “我……”乐雪薇张嘴想要解释。

    韩夫人却没有给她机会,她抬手阻止了她:“先听我说完。你看,你们四年前就结婚了,可是,因为一点误会,你就离开了他四年,在这四年里,承毅为了找你,你知道他过的是什么日子吗?这四年,我就没有见他笑过。你要真的爱他,对他好,怎么舍得这么伤他?”

    听着这些话,乐雪薇一颗心不断往下沉,这些话如果韩夫人不说,她是永远也不会知道的。

    “还有,韩家绝对不能接受不清不白的媳妇,你和那个梁斯文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想知道了,人言可畏,你现在在帝都所有人眼里是个什么形象,我想,不用我说了吧?”

    乐雪薇低下了头,双手交缠在一起,手心里全是汗。是的,她已经成了帝都最放荡的女人!今早的媒体网络,已经遍布了她同时勾搭韩承毅和梁斯文的新闻!

    “所以,不管你是乐雪薇也好,袁晶晶也好,我都是绝对不会同意你和承毅在一起的,明白了吗?”

    韩夫人说的很决绝,没有留一丝余地。

    乐雪薇很想解释,可是,解释有什么用?韩夫人说了,她不想知道原因,只在乎现在的结果。心痛的几乎麻痹,为什么,就在她以为能在一起的时候,会发生这样的事?

    两个相爱的人,想要在一起,怎么就那么难?

    “哎……”

    乐雪薇沉默着不说话,韩夫人倒是怜惜她似的叹了口气,甚至抬起手来擦拭了下眼角。

    “袁小姐,看在你曾经叫过我一声妈的份上,我不想侮辱你,所以才这么心平气和的和你谈。我也知道,四年前,承毅做了一些伤害你的事,说抱歉也不管用了。”

    韩夫人一边说,一边朝身旁的佣人使了个眼色。佣人点了点头,将一只文件袋放在了袁晶晶面前。

    乐雪薇一滞,“这……”

    韩夫人点点头,示意她打开:“我不是想效仿别人用钱打发你,只是想为承毅对你做过的事情,给你一点补偿。”

    乐雪薇手上一顿,没有打开文件袋,而是放在了茶几上,极力稳定住情绪,可是颤抖的双手还是泄露了她此刻濒临奔溃的内心。“韩夫人,我不需要这些。”

    “哎,收下吧!这些对韩家来说,连九牛一毛都不算,可是,对你来说,却是笔天文数字了。它可以让你下半生衣食无忧,甚至是过上奢侈的生活。”

    韩夫人暗示乐雪薇,这不是普通的一笔小钱。

    乐雪薇咬着下唇,斟酌着该怎么办。到底,是有些不甘心的,抬头看向韩夫人,“韩夫人,您也说了,我和承毅之间的误会太多了,您不能给我们一次机会吗?我知道我以前很不懂事……让承毅承受了很多,可是我……我跟梁斯文真的没有什么。”

    此时此刻,想到要和韩承毅分开,她接受不了,说服不了自己就这样放弃!

    “不行。”韩夫人的语气再次变得冷硬起来,非常坚决的摇摇头,“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帝都韩家怎么能容许有这种丑闻?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你放弃吧!好吗?你真要为了承毅好,就听我的话,拿上我给你的东西,离开这里、离开承毅。”

    “……”乐雪薇还想说什么,可是已经没机会了。

    韩夫人端起茶杯,说道:“送客!”

    “是。请吧!”

    乐雪薇艰难的站了起来,却突然一阵眩晕、差点站不稳,从昨晚到现在她都没有合过眼没吃过东西,自然是心力交瘁。

    韩夫人却没有看她一眼,冷漠疏离漠不关心。乐雪薇一咬牙,只得无奈的朝韩夫人弯下身子行了个礼:“夫人,您保重身体。雪薇、雪薇告辞……”

    乐雪薇走了,那只文件却还在茶几上放着。韩夫人看着那只文件带,叹息着――多好的一个孩子,真是可惜了……

    一整天了,韩承毅没有联系上乐雪薇。

    “三少,您不用这么着急,下面人说了,三少奶奶上午去过一趟夫人那儿,回来之后就一直在家里,梁斯文去找过她,不过她并没有开门。”

    倪俊的话并不能让韩承毅放心,小雪见过母亲了?以母亲昨天的反应,一定是没对她说什么好话。小雪一整天关在屋子里,见过母亲之后会不会胡思乱想?

    越想越不安,韩承毅合上文件,拿起西服外套往外走:“你不必跟着我,万一有事,你先处理着,我得去看看小雪。”

    “是。”

    韩承毅来不及细细交代,便急匆匆的赶到了乐雪薇的公寓。

    “小雪,小雪!”韩承毅一边摁门铃一边拍打着门,气息微喘,高挺的鼻翼两侧冒出细小的汗珠,微凸的喉结上下滚动着,“小雪、小雪,开门,是我,承毅!”

    可是,他喊了好一阵,却没有人来应门。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小雪不在里面?可是,倪俊明明说小雪在家里。只得掏出手机,给乐雪薇打电话,依旧还是不接!韩承毅浓眉一蹙,坏了!一定是母亲对她说了什么难听的话了!

    “小雪!小雪!你快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你要是不开门,我也有办法进去的!你要看着我把门砸烂吗?”韩承毅举起拳头重重砸在防盗门上,轰隆一声巨响,关节突出处立即红了。

    ‘嘭’‘嘭’‘嘭’……

    一声声巨响,就算韩承毅击打力再强,人力也始终是人力!右手砸到失去知觉,铁门凹下去一块--可乐雪薇还是没有出来!

    这么大动静自然引来了邻居的注意。

    “喂,你干什么啊!这大半夜的,是要扰民吗?”

    “就是,吵什么吵?要吵进屋吵去!”

    ……

    面对邻居的责难,韩承毅不为所动,他疯狂的样子把邻居们也都吓住了,终于有人认出来,“哎……他……他好像是D·s集团总裁韩承毅啊……”

    “这怎可能?那种人会来这种公寓?”

    “也对哈……”

    “可是,好像啊!”

    “呀,他流血了!这门里面谁啊,心这么狠,就给开开门怎了?”

    ……

    靠在门里面的乐雪薇一听,他流血了?他难道是用手在砸门吗?以他疯魔的性子,并不是做不出来的!乐雪薇本来听到他的声音就坐不住了,此时听到邻居的声音,担心的很。

    在韩承毅又一拳头砸下来之前,她打开了门。

    韩承毅站在她面前,右手高举着,刘海全是湿的,脸上也都是潮湿的,看到她出来,整个人僵住了,狭长的双眸骤然紧缩,逼视着她,鼻息粗重,压抑着激动的情绪。

    乐雪薇的视线往上移,看到他高举的手上果然是鲜血淋漓!

    “啊……承毅!”

    乐雪薇冲了出去,抱住他的手,“你怎么真么傻?不会痛吗?”

    韩承毅单臂一收,将乐雪薇摁进了怀里。感受到怀里真实的爱人,韩承毅松了一口气,垂下手来,鲜血滴在地上,晕成一团模糊的印渍。他缓缓抬起左手,将乐雪薇更紧的摁进怀里,什么话也没说,只是这样摁着。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