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韩夫人的决定

    “让我看看你的手,好不好?”

    乐雪薇抬起头,却被韩承毅摁住不动,“你休想离开我!”

    韩承毅面色紧绷,语气发狠,乐雪薇听的既心惊又心疼。“……你的手怎么样?进来,让我看看你的手,好不好?”

    韩承毅眯眼看着她,似乎在思考她话语里的可信度。乐雪薇试探着、小心翼翼的拉着韩承毅进了公寓,关上门。“你在沙发上坐下一下,我去拿医药箱。”

    乐雪薇刚转过身,就又被韩承毅从后抱住了。

    他的气息还是有些急促,节奏也不是那么稳定。“为什么不接电话?是不想再见我了吗?因为我妈对你说了什么,所以,你现在是准备听她的,要放弃我,是不是?”

    乐雪薇扶住他的胳膊,无奈的闭上眼,她无可反驳,他说的全部都是事实。

    “说话!说话啊!”韩承毅看她不说话,胳膊收的越发紧了。

    “我……”乐雪薇低下头承认,“我们先不要说这些,先把你的手伤处理一下再说好吗?”

    “手伤手伤,现在是在乎手伤的时候吗?”韩承毅胳膊一收,扼住乐雪薇的肩膀迫使她回转身面对自己,双眸紧盯着住她,质问道,“你看着我,告诉我,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不知道……你别这样。”乐雪薇直摇头,他这样,她很心疼。“我真的不知道,你要我说什么呢?”

    韩承毅一窒,他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难道说,这些日子以来,和他温柔缱绻的不是小雪吗?

    乐雪薇叹息着摇头:“其实,我们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很短……我想,我们就这样算了吧!你母亲不同意,我和你,是不能在一起的。”

    “你……”韩承毅目眦欲裂,手上的伤阵阵钻心的疼痛直达心房,“你是这么想的?你真的是这么想的?那我们之前的事情,在你眼里算怎么回事?你不打算跟我在一起,你还跟我……”

    乐雪薇嗓子眼哽的厉害,违心的说到:“那只不过是气氛和情绪刚刚好罢了,你是个男人,难道不比我更明白吗?”

    “哈?”韩承毅森然冷笑,轻缓的摇着头,“气氛和情绪刚好?”

    突然,韩承毅爆发一声怒吼,受伤的长臂往墙壁上狠狠一砸:“乐雪薇,我不知道,原来你是这么奔放的人!我对你来说,算什么?解决一时需要的工具?如果换了别的男人,气氛和情绪刚刚好,你是不是也会投怀送抱?!”

    “你……你别这样!”乐雪薇企图绕开这个话题,她伸手去够他的手,已经受伤了,哪里还经得起那么一砸?“我看看你的手……”

    韩承毅利落的躲开了,愤恨而失望的看着乐雪薇,“别碰我!你现在这样,也是因为气氛和情绪刚刚好吗?乐雪薇,我不需要!要找这样的对象,我何苦费尽心机来讨好你!”

    韩承毅夺门而出,留下乐雪薇怔愣在当场。乐雪薇捂住脸,无力的蹲在地上……

    然而,这一切还远远没有终止……

    韩夫人是跟着亡夫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加上本身教养好,遇到这种事情,不会大喊大叫,她自然有自己一套处理的方法。为了保住韩家的颜面,分开韩承毅和乐雪薇,她很快做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从隐居多年的山上搬回了韩家大宅——长夏城堡。

    第二件事,则是让人将养在疗养院的乔雨薇接回了韩家。

    “夫人……”

    “夫人!”

    ……

    韩夫人是接了乔雨薇一起回到了长夏城堡,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晚饭时间。她已经十几年没有踏入过长夏,这么没说一声就突然回来了,着实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韩承韵和苏乐君连忙起身迎接母亲。

    “妈……”

    “妈。”

    韩夫人点点头应了,脱下外套递给佣人,看了看女儿和大儿媳,问到:“老三呢?”

    韩承韵赶紧走过去挽住母亲:“妈,老三在楼上书房呢!你怎么这个时候……”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韩夫人打断了:“去把老三叫下来,我有话要说。”继而转过什么看向身后,“怎么还不进来?既然来了,就大大方方进来,是我让你来的,没有人能把你怎么样!”

    话音一落,韩承韵和苏乐君都齐齐看向了玄关处。

    只见乔雨薇微低着头,束着手,走了进来。

    “乔雨薇?”

    韩承韵和苏乐君都吃了一惊,苏乐君先绷不住了,脱口讶异的大喊,“你又来干什么?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吗?难道还嫌受的屈辱不够吗?快出去!不然我让人哄你了!”

    乔雨薇委委屈屈的不敢说话,只好看向韩夫人。

    韩夫人一拧眉,厉声喝断了儿媳:“乐君!你作为大嫂,不能对弟媳这个态度,要有大嫂的样子。”

    “……”苏乐君愣住了,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刚才婆婆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弟妹?

    韩承韵也是一脸的不解,母亲这究竟是要做什么?

    一阵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是韩承毅下来了。佣人通知他说母亲回来了,他已经很吃惊了,现在又看到乔雨薇站在母亲身后,就更惊讶了,看着乔雨薇皱起了眉,有种不祥的预感,觉得母亲这次是铁了心了。

    “妈,你这是要什么?”

    韩夫人没有回答,举步往沙发边走去,招呼大家都坐下。“人都到齐了,都别说话,听我说。”

    众人正襟危坐,并不敢发出声音。

    “从今天起,我搬回来住。本来,我是不想管你们这些晚辈的事情,可是,这些年,你们越发没有样子了,那我只好出来教教你们怎么为人处世。”说着,别有深意的看了看韩承韵和苏乐君。

    两人都心虚的低下头,不敢和韩夫人对视。

    韩夫人随即指着乔雨薇对韩承毅说:“老三,雨薇是你自己选的,她虽然病了,但是……我觉得,还是应该先把你们的婚事办了,毕竟拖了这么多年了,对人家女孩子的名声不好。”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怔住了。乔雨薇除了震惊之外,更多的是窃喜,她怎么会想到,还能有这么一天?

    韩承毅则是立即表示了反对,甚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眉宇间压抑不住怒意:“妈,你说什么?这不可能!什么婚事?简直是无稽之谈!”

    “哼!”韩夫人冷笑,反问,“无稽之谈?老三,你当年难道不是为了她跑去T市去的,这难道也是无稽之谈?既然对人家许过承诺,男子汉大丈夫就要说到做到!”

    “妈!”韩承毅焦躁的扶额,“你别这样,你这是在为难我!”

    “我为难你?”韩夫人不为所动,继续拿乔雨薇说事,“怎么,你是觉得我哪里说错了吗?雨薇难道不是你自己选的,当时你走的时候,是不是说了,这桩婚事,你自己做主?”

    “妈!我是说过,可是,我已经有小雪了……这件事,我已经和雨薇说的很清楚了!”

    “是吗?”韩夫人反问,看向乔雨薇,问道:“这么说,你已经同意和我们老三分手了?不用怕,有我在这里,你实话实说!”

    乔雨薇看看韩承毅,他的样子好吓人,不怒自威不可一世……可是,她现在不是一个人,有韩夫人给她撑腰!乔雨薇很清楚,这也许是她唯一的机会了,她绝对不能错过!

    “我……”乔雨薇心一横,期期艾艾的说到,“我不同意也没有办法。承毅都说了不要我了,难道我还能厚着脸皮缠着他吗?这只会让他更加厌烦,可是,我心里是不愿意的,承毅答应过我的话,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他以前对我很好的,我想他一定是被迷惑了,我一直在等着他……”

    “乔雨薇!”

    韩承毅喝断了乔雨薇,怒目圆睁逼向她:“你说什么?还等着我?我想我们之间的事情四年前就说的很清楚了,而且我们也从来没有做过逾越的事情!这些年来,我也没有任何能让你误会的地方,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承毅,你别这样,我害怕,你真的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了吗?我们以前很好的……”乔雨薇现在的演技,比起四年前来,已经进步了太多。

    “乔雨薇!”韩承毅气结。

    “行了!”

    韩夫人不耐烦了,出声打断了他们。

    “什么都不用说了,不管以前是怎么样,我现在做主,老三,你不要再想那些有的没的,和雨薇的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她以后也不用去疗养院,医生护士都在家里照顾她。我已经问过医生了,说是找到合适的肝源了,那就尽快安排手术,等手术成功之后,你们马上给我结婚!”

    一句话,让韩承毅如坠冰窖!

    韩承毅多一刻也不想在家里待着,母亲强硬的态度还有乔雨薇的装腔作势、故作可怜,都让他觉得窒息!

    然而,叱咤帝都的韩三少,也拗不过自己的母亲。他还没走到大门口,就被匆匆赶来的管家邵叔给拦下了,“三少、三少,您不能出去……夫人交待了,您要是出门,她……她就去祠堂给老爷和大少爷跪着!”

    韩承毅一滞,惊愕而无奈。没有办法,只能回去。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