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还是要救她

    自那天两人不欢而散之后,乐雪薇已经很多天没有见到韩承毅了。

    这天一早,她接到医院的电话,让她去商量手术的事情,毫无意外的,在这里遇见了韩承毅。

    韩承毅是被母亲押着陪着乔雨薇来的。乐雪薇进去医生办公室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韩承毅的视线却一直盯着门口,看到乐雪薇有些按耐不住——天知道,他想她想的都要疯了!虽然,他被她气的也同样要疯了。

    “那么,人都来齐了,现在我们开始讨论手术过程吧……”

    医生招呼乐雪薇坐下,看她孤身一人,不免讶异:“这位小姐,你一个人吗?没有家属陪你来?”

    “嗯?”乐雪薇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韩承毅,不解的问到,“怎么了?我自己一个人不行吗?”

    医生为难的叹息:“这个……虽然你是贡献者,手术对你不会造成什么伤害,可是,这毕竟是划开肚子的手术,不是闹着玩的。手术过后,你总需要家里人照顾你,你就这样自己来了,手术过后的注意事项,我跟谁交待呢?”

    “我……”乐雪薇听到这话,心上一揪,她没有想到这一点,那么现在该怎么办?“我会请人来照顾。”

    “嗯。”医生沉吟了一下,说道,“不如这样,我们医院有专业的看护,你要是不方便,可以帮你联系一下。”

    “好,麻烦你了……”乐雪薇回答的有些艰难。

    “不用了!”韩承毅却突然出声打断了他们,蹙了蹙眉,看向医生,“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告诉我,我会替她安排好。”

    乐雪薇蓦地抬头看向他,心底止不住的酸涩。

    医生怔愣了片刻,随即反应过来。作为患者的未婚夫,韩承毅要替捐肝者提供所有的服务,这也是应该的。

    “怎么,还不开始吗?”韩承毅不耐烦的一蹙眉,自始至终没有看乐雪薇一眼。虽然心里止不住的疼惜她,可是那天她说的话实在太过分了,不能这么由着她,总得让她知道自己错了。

    乐雪薇吸了吸鼻子,移开了视线,双手在身前绞动着,纠结一如此刻的心境。

    而在一旁的乔雨薇气的鼻子都歪了!这算什么?他们已经和好了吗?在她面前就一副相爱相杀的样子!韩承毅虽然一眼都没往乐雪薇的方向看,可是,是个傻子也看得出来,他满心满眼全都是乐雪薇!

    乔雨薇心里把乐雪薇恨成了个筛漏,但在韩承毅面前却只能强撑着笑脸,挽着韩承毅的胳膊哼道:“承毅,还是找个人来吧!你还要照顾我,别累着了。”

    韩承毅内心烦躁的很,没什么心思敷衍她,抽开手,“不用,我只是来签个字,回头要做的事情,自然有底下人去做,而且我妈那么疼你,一定会照顾的妥妥当当。”

    “你……”乔雨薇脸上一阵灰败,心上凉飕飕的。

    韩承毅却不再看她,“医生,可以开始了,说吧!”

    “……呃,是,那我就开始了……”

    手术商谈完,韩承毅又不得不和乐雪薇分开了。

    “承毅,还不走?”乔雨薇站在门口,愤恨的盯着眼里只有乐雪薇的韩承毅,她对即将移植给自己肝脏的乐雪薇一丝感激的心都没有,满心都是恨意。

    韩承毅双眸锁住乐雪薇,很是不舍。

    “你回去吧!刚才谢谢你了。”乐雪薇尴尬的低下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韩承毅勾了勾春,颇为无奈的说到:“谢谢?你要对我说的,就只是这两个字?”

    “嗯?”乐雪薇不解,抬起头来看着他,他灼灼的目光让她不自觉的又移开了视线。

    韩承毅见她这样,积聚了几天的不满全都涌了上来,真是个没心肝的家伙!他要怎么做,她才能放下芥蒂真正的相信他?还是说,她从来就没有相信过他?

    两人就这样无声对视着,太多的话,想说却说不出口,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乔雨薇看不下去来,上前来一把拽过韩承毅,哼道:“走吧!”

    出了医院大门,韩承毅偏过脸看向乔雨薇,眼神带着审视。那样子,就好像不认识她一样,陌生的让乔雨薇害怕。“你、你……干嘛这么看我?”

    “我觉得好奇怪。”韩承毅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目光迷离,“雨薇,你对你的救命恩人会冷漠成这样?小雪好歹是你妹妹,不管你们有没有血缘关系,你们的确做了十几年姐妹。虽然说人都是会变的,可是,雨薇,你小时候救我的时候不是这样的……你的心肠怎么会变的这么冷?”

    说着,惋惜的摇了摇头,抬手拨开了乔雨薇的手,对身后的护士说道:“送乔小姐回去!”

    而后,自己则转过身按原路返回。

    乔雨薇被他说的已经一阵心慌,看到他往回走更是心惊——韩承毅到现在也不知道,乐雪薇其实才是当年救他的小女孩!

    “你要去哪儿?你必须跟我一起回去!”

    韩承毅蓦地停下了脚步,微微侧过脸,讥讽的一笑:“必须?这世上能够对我说这种话的,除了我母亲,就只有我妻子,你觉得,你是哪一个?乔雨薇,你对我的救命之恩,我终身铭记!我会一辈子照顾你,尽量帮助你……但是,除此之外,我什么也不能给你!

    小雪那么善良,她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在她心里,姑且还有姐妹之情,可是乔雨薇,将心比心,你呢?你对她又是怎么样的?现在的你,冷漠的让我觉得可怕!”

    他本身就是个很冷漠的人了,而小雪就像是一团火,只有靠近她,他才能感到温暖!

    韩承毅迈开步子,将乔雨薇扔在了门口,直往回走。

    “你……?”

    乐雪薇正一个人慢吞吞的走在医院的长廊上,反正她也没有地方可以去,工作因为涉嫌偷盗图纸而停职了,家里又只有她自己。韩承毅带着乔雨薇走了,她不怪他,但心里自然还是难过的。

    可是,他却回来了!

    韩承毅朝着她跑过来,乐雪薇不及反应被他拉住就跑。

    “你怎么回来了?要去哪儿啊!你这样不回去不要紧吗?”乐雪薇一肚子疑问,抬头看着韩承毅俊逸的侧脸,他的两鬓修剪的很整齐,因为奔跑沾了层薄汗,看起来是那么性感。

    韩承毅拉着乐雪薇往医院后门去了,倪俊已经让人开车等在那里。

    “上车!”

    韩承毅拉着乐雪薇坐上了车,吩咐司机:“去香泉湖!”

    “是!”

    乐雪薇一颗心突突直跳,嘴角却忍不住扬起,“去哪儿啊?你真的不回去吗?我担心……唔!”

    虽然小雪的声音很好听,但是,他们好容易才见一面,她一定要喋喋咻咻的问这种问题吗?韩承毅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堵住了她的嘴,肆意的扫荡着她的檀香小口。

    车厢之间的挡板降了下来,隔开前后两个空间。

    乐雪薇脸颊瞬间红了,推开韩承毅,嗔到:“你干什么啊?你看看……”司机肯定是看到了,才这么做的,丢死人了。

    “看着呢!真漂亮,怎么看都看不够!”韩承毅故意曲解她的意思,继续在她的粉唇上啃噬着。“上次是我不对,是我错了,是我没有足够的耐心,我知道,现在你还不够相信我,没关系,我会继续努力的,小雪,只求你别放手,再给我个机会!好不好?”

    乐雪薇吃力的想把手抽出来,却没有成功。

    对上韩承毅受伤的目光,“小雪,你不愿意?”

    乐雪薇未知可否,只是问了他一句:“那么乔雨薇怎么办?她现在住在你家里,对不对?你母亲坚持要让你们在一起,我们之间,还有可能吗?乔雨薇我不怕,可是你母亲的反对我却不能不顾……韩承毅,这个问题,是我们逃脱不掉的。”

    这些日子,经过这么多事,她是不会怀疑他的感情,可是,她不想他为了她和母亲反目。

    “哎……”乐雪薇长长的叹了口气,沉声说,“让司机在前面停车,我自己坐车回去。这些问题,我们以后再说,手术就要开始了,先治好乔雨薇的病,其他的暂且不要提了……”

    韩承毅沉着脸,薄唇紧抿,下颌角几经突起,“前面路口停车!”

    车子停下,乐雪薇下了车,劳斯莱斯绝尘而去,掀起乐雪薇的裙摆,乐雪薇怅然若失、苦涩的一笑,他们现在这样算是个什么事?兜兜转转,仿佛时光倒流又回到了四年前!

    乐雪薇没有坐车,心情出奇的低落,她是步行回的家,足足花了两个小时。踩着高跟鞋走了这么久,一双脚都肿了。

    打了盆热水坐着泡脚,乐雪薇给阮丹宁打了通电话,把要给乔雨薇做肝移植的事情告诉了她。毫无疑问的,换来了阮丹宁一顿破口大骂:“你傻啊!那种人,你救她干什么?救活了她,再来害自己吗?”

    乐雪薇叹息着笑笑:“我知道她不好,可是,毕竟是条人命,如果能救,还是要救啊……”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