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肝脏移植

    帝都,梁家。

    在和乐雪薇的订婚礼搞砸了之后,梁斯文夜夜买醉,不到天亮基本上不会回家,梁家上下越发憎恨了乐雪薇,真不明白她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把梁斯文捏在手里团团转。

    这天,梁斯文又是喝的醉醺醺的,到了天亮才回来。

    一上二楼,梁斯文和刚出房门的梁佳文刚好撞了个正着。

    梁佳文看着弟弟这副颓废的样子,恨的牙痒痒,“梁斯文,你看看你成了什么样子?不就是个女人吗?她哪里这么吸引人,让你们一个两个为她跟疯了一样!”

    “呃……”

    梁斯文打了个嗝,喷出一口酒气,直冲到梁佳文脸上。

    “姐,你不提起,我都忘了!是你吧?这一切都是你做的!订婚和图纸抄袭都是你搞的鬼是不是?”梁斯文逼近梁佳文,扼住她的肩膀,冷眼质问着她。

    梁佳文唇角斜勾,冷笑到:“是!那又怎样?梁斯文,你清醒点,她玩着你们两个男的,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这样,很好啊!”

    “你!”梁斯文失望的看着姐姐,摇头失笑,“姐,你知道韩承毅为什么不喜欢你吗?因为你太狠了!你和韩承毅简直一模一样的狠!韩承毅怎么可能喜欢一个和他一样冷血、狠毒的女人?姐,你赢不过晶晶,她身上有你没有的东西,而且,你一辈子都不能学得来!”

    “梁斯文!”梁佳文恼羞成怒,破口骂道,“那又怎么样?无论是你,还是韩承毅,再怎么喜欢她,她也注定了孤身一人!”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梁斯文酒醒了一半。

    梁佳文得意的眯起眼,“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吗?出了那档子事情,梁家容不下她,韩家自然也容不下她!乔雨薇已经被韩夫人接进长夏了,韩夫人是下了狠心不让韩承毅和她再有半点关系了。”

    “……”梁斯文懵了,感觉后脑勺被重重敲了一下,来不及多想,转身就往外走。

    “你去哪儿?她现在不在家里。”

    梁斯文回头看向姐姐,“出了什么事?快说啊!晶晶怎么了?”

    “哼……她就是个傻子,竟然要给自己的情敌捐肝!枉费我花了那么多心思,最后居然败在她手上……”提起这件事,梁佳文就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因为乐雪薇,韩承毅也不会对她那么绝情!

    梁斯文失了神,拔腿冲出了家门……

    手术日。

    韩承毅这个时候是没法过来的,有韩夫人押着,他只能陪在乔雨薇身边。乐雪薇正以为自己要独自走上手术台时,梁斯文出现了。自从上次订婚宴闹的不欢而散之后,他们一直就没见过面。

    不是梁斯文不想见乐雪薇,而是乐雪薇躲着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然而此刻,乐雪薇却因为他的到来,而心生感激。

    “斯文。”

    梁斯文握住乐雪薇的手,碧玺蓝的眼睛里一派柔和。“今天手术,怎么不告诉我?要不是听姐姐提起,你就准备这样一个人孤零零的上手术台吗?难道,我们做不成情人,连朋友也不是了?”

    乐雪薇听的心惊,以前怎么就没发现梁斯文的感情呢?

    “对不起……斯文,我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梁斯文淡然一笑,抚摸着乐雪薇的发鬓,摇头说:“别胡思乱想了,你怎么会对不起我?从你在a国救我那天开始,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永远不存在你对不起我这一说。什么都不要想,我会在外面等着你,嗯?”

    乐雪薇垂下眼睑,轻声应了。“嗯。”

    “韩承毅呢?”梁斯文转了话题,眉宇间一股隐隐的怒意,“这个时候,他不陪在你身边,跑到哪里去了?那天,他不是抢你抢的很有派头吗?怎么,抢了你,就是这么对你的?”

    乐雪薇轻咬住下唇,默不作声,样子看起来很委屈。

    梁斯文牙一咬,转身要走:“我去找他!他要是这么不珍惜,何苦抢了你!”

    “斯文!”乐雪薇急忙伸手拉住了他,急切的摇着头,“别去,他母亲在!”

    梁斯文惊愕,同时一股怜惜和悲哀涌上心头。“对不起,是因为我……”

    乐雪薇拉住梁斯文,摇摇头:“你别这么说,不单单是你的问题,我以前的确是不懂事,不够体谅他。韩夫人站在母亲的角度,是没错的。”

    “晶晶……”梁斯文叹息着,心疼她的善良。

    乐雪薇反手握住梁斯文,漆黑的眼珠里一片温润:“正好,你来了,我就没那么孤单了,你哪也不要去,就在这里陪着我,好吗?”

    “好,我不去,我陪着你。”梁斯文紧握住乐雪薇的手,虽然知道他们之间没有可能了,可是,他对她的感情却还在,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泯灭的。

    梁斯文陪着乐雪薇往手术室里去,在手术室门口时,遇上了韩承毅和韩夫人,他们刚刚把乔雨薇送进了手术室,四人刚好迎头撞上。韩承毅一惊,下意识的蹙了眉。

    而韩夫人的脸色立即就变了,斜睨了儿子一眼,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

    看,这丫头还和梁家的小子纠缠不清、藕断丝连!

    韩承毅懊恼的别开视线,有种百口莫辩的无奈。

    手术室的门打开了,护士站在门口喊着:“肝胆外科,袁晶晶,可以进来了!”

    “好。”

    乐雪薇紧张的握紧了床单,不由自主的去看韩承毅。韩承毅紧拧着眉,往前走了两步,这个时候,小雪有多害怕?有多需要他?他怎么会不知道!可是,他的脚步刚迈出去,就止住了。

    “老三,站在这里干什么?走!”

    韩夫人毫不留情的拉住儿子,往边上一带,嘲讽的说到:“人家有人陪着,你算什么?不要瞎掺和,快走!”

    “妈!”韩承毅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乐雪薇定定的看着他,缓缓的摇着头。手上,却蓦地被梁斯文握住了。“别害怕,我在外面等着你,嗯?”

    乐雪薇移回视线,看着梁斯文,“嗯,谢谢你斯文。”

    他们二人这副样子,惹的韩夫人更加不满,怎么看都像是情意绵绵的恋人!韩夫人心上一刺,替儿子觉得不值,冷哼一声,超儿子低喝道:“你还看什么看?还不走?!”

    韩承毅转过身,跟着母亲往前走。身后,乐雪薇被推进了手术室,大门‘嘭’的一声合上,韩承毅蓦地的转过了身,下颌角瞬间绷直。

    由于乐雪薇是供肝者,所以,她出手术室的时间比乔雨薇要早。

    “三少,三少奶奶马上就要出来了。”倪俊靠在韩承毅耳边小声说着,基本听不到声音。

    韩承毅敏锐的一抬眉,站了起来。

    “站住,去哪儿?”韩夫人在沙发上坐着,放下咖啡,厉声阻止了儿子。

    韩承毅无奈的转过身看着母亲,浓眉紧锁,薄唇勾起,“妈,小雪出来了,我得去看看她!其实,我也可以用别的借口,如果我想要见她,没有人能阻止我!可是,妈……我不想骗你。我和小雪的事情,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我想让你知道。乔雨薇病好了,我就没什么欠她的了,没有人能阻止我和小雪在一起!”

    说完,毫不犹豫的拉开门走了出去……

    乐雪薇躺在床上被推出手术室,已经苏醒了,只不过还很虚弱。麻药没有过,她把手移向腹部,那里帮着腹带,摸上去没什么感觉。

    “晶晶。”

    耳边传来梁斯文的声音,乐雪薇却一时没有听出来,疑惑不解,怎么是‘晶晶’?不是‘小雪’?承毅呢?他没有来吗?是了,韩承毅陪在乔雨薇身边,而在她身边的是梁斯文。

    “晶晶……”

    乐雪薇费力的睁开眼,挤出个无力的笑容:“斯文……”

    “好了,没事了,我们现在回病房。”

    乐雪薇虚弱的点点头,“嗯。”

    梁斯文心口跳的厉害,低下头吻在她湿凉的额头上,像鼓励孩子一样鼓励着她:“好棒,安全出来了。你这么听话、这么棒,你是怎么做到的?说起来,你的胆子就是大,当初不怕劫匪,现在连开膛破肚也不怕了?”

    乐雪薇笑嘻嘻的看着他,梁斯文有意逗着她放轻松。

    “嘻嘻。”乐雪薇歪着脑袋,咧嘴笑了。“你别逗我笑,我肚子上可是开了道大口子呢!”

    梁斯文恍然大悟,懊恼刚才的行为,“对啊!你看看我办的这叫什么事?不逗你了,先回病房吧!”

    “小雪!”

    韩承毅匆匆赶来,气息粗喘,梁斯文握着乐雪薇的手,那样子体贴入微……韩承毅看着这一幕,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多余的……仿佛他们两个人的世界,根本再容不下第三个人。

    梁斯文斜睨了他一眼,没有理会,和医生护士一起将乐雪薇推回了病房。

    “疼吗?”

    梁斯文在床旁坐下,看着乐雪薇苍白的小脸,细声细语的问着。

    “麻药没过,现在还感觉不到疼。”乐雪薇摇摇头,视线瞥向站在门边的韩承毅。

    梁斯文蹙眉,嗓音低沉:“疼的话也不要忍着,这里有医生,随时都可以让他们开药。要是疼的受不了,想哭的话,也不要忍着,知道吗?”

    “呵呵……嗯。”面对梁斯文这样的关爱,乐雪薇大大的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缝。不管他对她怀着什么样的心思,他对她这些年来的好却是不容否定的。

    韩承毅木桩一样站在门口,进不得、退凭什么?

    乐雪薇终于将视线落在了他身上,“承毅。”

    韩承毅眼皮一跳,条件反射一样冲到了乐雪薇面前:“小雪!”

    乐雪薇没什么力气,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和他费什么口舌,“我不要紧,你不用担心我,我很好,不要为了我和你母亲再起冲突,就当是为了我,快回去,嗯?”

    韩承毅听着这话,心里愈发疼惜乐雪薇,瞥了一旁稳坐着的梁斯文——即使知道小雪只是把梁斯文当朋友,可是梁斯文却不是,所以,醋意还是难免的。

    “我有点累,想睡了,承毅你回去吧!”刚经历过一场大手术,从昨晚开始就禁食水,乐雪薇体力不支,慢慢合上了眼。

    梁斯文冷哼,低声说:“三哥,你还是出去吧!我早就说过,晶晶跟着你,不会幸福。我会好好照顾她,不会让她受委屈,你还是走吧!”

    韩承毅蹙眉,气急正准备反驳,倪俊却推门急急走了进来,靠在韩承毅耳边低语,“三少,夫人那边让你过去,说是乔小姐马上就要出来了,您要是不去,夫人就要带人过来……”

    乐雪薇闭着眼,将倪俊的话一字不漏听的清清楚楚,睫毛跟着颤抖起来,粉嫩的唇瓣微微嘟起:“去吧,我不要紧。”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