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总统府

关灯
护眼
    术后康复需要一段时间,而在这段时间里,韩承毅一直被迫陪在乔雨薇身边。他人虽然在她身边,可是乔雨薇却没有从他脸上看到一丝笑容。她很清楚,他人在她这里,可心却分分秒秒记挂着乐雪薇!

    恨意,并没有因为乐雪薇救了自己而有一点点转为感恩!

    而在这个时候,乔雨薇的病房里,却出现了个在她生命中消失了几年的人——她的母亲康慧珍。

    护士说外面有位太太要见她,乔雨薇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人会是康慧珍!

    当年,康慧珍和乔万东离婚之后,一句话也没留下,丢下躺在病床上的女儿就走了!乔雨薇孤苦无依,可以说,这些年,如果不是韩承毅用巨额的财力支撑着,乔雨薇这条命,恐怕早就没了,作为母亲,康慧珍真的是狠的下心来。

    此时,乔雨薇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消失了几年的母亲,讥诮的冷笑着:“你?哈哈……你来干什么?”

    康慧珍自知理亏,目光闪烁不敢正视乔雨薇。但她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因为在报纸上看到她肝移植成功的消息,想着今后这个女儿还是可以依靠的,所以就厚着脸皮来了。

    “雨薇,你别这样对妈说话,妈当时也是迫不得已……你知道的,我和乔万东离婚了,后来又被你亲生父亲缠上……”

    “既然缠上了,你就不要再回来了!你把奄奄一息的我扔在医院,现在又回来干什么?”乔雨薇异常激动,捡起床头柜上的杯子就往地上砸,嘴里叫嚣着,“你给我滚!你算什么母亲?你也好意思在我面前自称是我妈?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妈?滚!给我滚出去!”

    “雨薇,你别这样!你看你这病也好了,你和韩承毅还是有可能的,我听说,韩夫人让你搬进韩家了,是不是?”康慧珍犹自厚颜无耻的说着,根本没有在意到女儿的身体和精神状态。

    “啊……”乔雨薇歇斯底里的捂住了耳朵,双眸赤红,疯了一般尖叫着,“别让我听见你说话!给我滚!滚啊……啊……”

    守在外面的保镖听到这动静,赶紧冲了进来。

    “乔小姐?”

    乔雨薇缩在床头细微颤栗,指着康慧珍说:“把她给我赶出去!以后都不要放她进来!”

    “是……请你出去!”保镖一边客气的说着,一边毫不客气的拉着康慧珍往外拖。

    “雨薇、雨薇!你不能赶我出去!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不管我做过什么,你也是我生的、要是没有为我,你能过得这么好吗?乔雨薇!”康慧珍抗议争辩,完全不管用,还是被保镖给拖了出去。

    “乔雨薇!你好狠的心肠!难怪你命这么不好……居然让保镖这样对你自己的妈……哎哟……”

    康慧珍在门口还在谩骂,声音越来越小,想来是被保镖拖到远处去了。乔雨薇紧紧抱住脑袋,头疼的厉害!为什么?她的人生里,为什么就没有一样好事?

    儒雅的学者乔万东不是生父,生父是个地痞,母亲又自私自利……连喜欢的男人,心里也只有乐雪薇!乔雨薇握紧双拳,嫉妒让她理智寸寸燃烧,心上阵阵凄凉……

    帝都,总统府。

    前院里,灯火辉煌。今晚,在这里,有一场政商共聚的小型晚宴,在这里,聚集了帝都最显赫的权贵,主人正是c国的总统杭泽镐,而韩承毅作为商界龙头,自然也在受邀之列。

    总统杭泽镐虽然已近中年,但外表依旧风流倜傥,加上有混血血统,五官立体而英气逼人,他的英俊绝不会输给任何一个在场的年轻人。平心而论,比起帝都四大家之首的韩承毅,杭泽镐在帝都更是所有女性心目中的男神。

    因为在帝都,国民们都知道,总统杭泽镐钟情于自己的妻子,他的妻子在十几年前病倒昏迷在床,至今尚未醒来,而杭泽镐却一直没有再娶。这在帝都,是段广为流传的佳话。

    杭泽镐正在和韩承毅举杯换盏,彼此都是滴水不漏城府极深的人,说话就像是在打太极。别人看着累,他们却把这当成一场高智商的游戏,玩的游刃有余、不亦乐乎。

    正说在兴头上,杭泽镐的义子杭安之走了过来,靠在杭泽镐耳边,低声说:“义父……”

    显然,因为韩承毅在场,有些话他不方便说。

    杭泽镐了然勾唇,放下手中的高脚杯,对着韩承毅一笑:“不好意思,韩三少,怠慢了,我有点私事现在需要去处理一下。跟你说话很有意思,如果我办完了私事你还没走,咱们再接着聊,怎么样?”

    韩承毅单臂置于胸前,恭敬的说到:“总统您客气了,承毅不胜荣幸。您有事就请去忙吧!”

    “嗯。”杭泽镐审视的打量着他,那眼神高深莫测、暗含深意。

    杭泽镐走在前面,杭安之跟在他身后一路往内院里走,每到一处门卡,杭安之都要刷过指纹才能进去。这样一路到了总统私人所住的内宅,环境很幽静,处处显示着尊贵和优雅。

    “夫人呢?”

    杭泽镐进入内宅的第一句话都是这句,十几年来仆人们都习惯了。

    “回总统,一切都好,今天还多喝了些参汤。”长期负责照顾总统夫人的下人赶忙答道。

    杭泽镐点点头,嘴角有一丝丝松懈,这才领着杭安之上了楼上书房。

    “怎么样?查到了?”杭泽镐接下领带,随意的放在沙发上,人也往沙发上一躺,指着杭安之说,“你也坐,在家里不必这么拘谨。这里现在只有我们父子俩。”

    “是,义父。”

    杭安之依言坐下,把查来的事情一一汇报给杭泽镐。

    “查过了,乔万东的户籍上只有一个女儿。”

    听到这里,杭泽镐不由一怔:“只有一个女儿?那么也就是说,这个乔雨薇就应该是我和阿慈的女儿?”想着乔雨薇被病痛折磨折磨多年,杭泽镐痛苦的扶住了额头。

    当年,他就说要把女儿一起带回来,可是,阿慈不让,说那样太亏欠乔万东了。

    可是,近几年来,杭泽镐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女儿越来越觉得亏欠与思念,妻子又昏迷不醒这样多年,他才下了决心要将女儿找回来。这么一找,才发现原来他的女儿很可能就在T市!

    ——她便是韩承毅重金为其寻找肝源、做肝移植的乔雨薇!

    “义父,您不用难过,乔雨薇的手术很成功,相信很快就能康复,等到夫人醒过来,你们一家就能团圆了。”杭安之在一旁安慰着杭泽镐。

    杭泽镐收起悲戚,抬头问到:“医院那边进行的怎么样了?我要尽快见这孩子一面,另外,为了以防万一,检查还是要做。注意,一切秘密安排,在确定这孩子的想法之前,我不想声张,她要是随了阿慈,估计又是个倔脾气。”

    言语间,不知不觉,已是满满的父爱。

    杭安之会心一笑,点点头:“是,义父放心,安之知道怎么做。”

    “嗯。”

    杭泽镐站了起来往外走,杭安之问到:“义父,您还回前院吗?这会儿宴会应该还没散。”

    杭泽镐深邃的双眸流动着奇异的暖光,嘴角也带着一抹笑,摇头说:“不去了,我去陪陪阿慈,忙了这一整天,都没陪她好好说话。前面你替我去一下,你也不小了,过两年就从议员的位子上下去,义父有更重要的事情让你做。”

    “是,谢义父。”

    杭泽镐拍拍义子的肩膀,转身往卧室里去了。

    医院里,乔雨薇没想到梁佳文会来看她。

    “你?你来干什么?看我死了没有?我已经告诉你了,我不是你应该恨的人!你找错对象了!”乔雨薇对梁佳文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好态度的。

    梁佳文当然也不是来探望乔雨薇的。梁佳文瞥了乔雨薇一眼,勾着唇角冷笑到:“我对你的健康并不关心,只是,我相信你和我一样,都很恨一个人!”

    “……”乔雨薇蓦地看向梁佳文,彼此眼神一对上,就心知肚明了。“那又怎么样?”

    “哼!”梁佳文冷笑,“不怎么样,我只是来告诉你,她现在的名声已经被我搞臭了!韩夫人是不会接受她的,所以,这是你的好机会,懂了吗?”

    乔雨薇却并不赞同,冷笑到:“你想多了,没用的,我只能给她添添堵,没人能分开他们的!”

    “话也不能这么说,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摆在你眼前,难道你就这么放弃了?”

    乔雨薇不屑的斜勾唇角,讥诮道:“你想跟我说什么?没用的,老太太只能阻碍一阵子……韩承毅是多狠的人?没人能逼的了他,他对我已经把狠话都说尽了!”

    “没到最后,谁知道是什么结果?你怕什么还有我帮你呢!”

    梁佳文看着乔雨薇,一脸的精明,乔雨薇并不是她的对手,她还想说什么,病房门却被敲响了。

    梁佳文神色一变,拿起手袋,迅速钻进了洗手间,低声嘱咐乔雨薇:“别告诉人我在这里!”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