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偷了一管血

关灯
护眼
    来的人,正是杭安之。

    “乔小姐,您好,我叫杭安之。我今天来见您的事情,希望您先不要对别人说起。我有些事,要对您说,这对您来说,可能比较突然,但是,请您不要激动。”

    杭安之来见乔雨薇之前,已经和院长打过招呼,一切都在秘密中进行,就连对韩承毅也没有说。

    杭安之一身白色医生服,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制作考究的金质名片,上面简简单单的写着‘杭安之’三个字,简单却让人感觉分外的有力量。他环视了一圈病房问到:“这里没有其他人吧?”

    乔雨薇想想在洗手间的梁佳文,轻轻摇了摇头。

    “那好,请听我说……”

    “呃……”乔雨薇懵懵懂懂的点着头,完全搞不清这是什么状况,她没有听错吧?总统?这个她只能从电视、报纸上听说的词汇,怎么会和她发生实际关系的?

    然而,当她听完杭安之的话语之后,彻底惊呆了!怔愣住,浑身的细胞都在止不住的沸腾……

    有些人还真是好命!

    杭安之走了之后,乔雨薇恨的一嘴牙齿都要咬碎了!

    刚才,杭安之在的时候,她一句话也没有说——杭安之大概以为她是让‘身世’之谜给震惊了!没错,她的确是震惊了!不过,不是杭安之以为的那样。

    为什么?同样不是乔万东的女儿,她乔雨薇的父亲就是个地痞流氓,而乐雪薇的生父却是c国总统?!虽然还没有得到证实,可是杭安之言之凿凿、振振有词,看来是错不了了!

    “那么,我会尽快安排做检查,告辞了。”杭安之轻点下颌,夹着病历夹,装作是巡视完病房的医生出了病房。

    洗手间的门被推开,乔雨薇还陷在震惊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梁佳文看着乔雨薇眉心紧锁,思索着说到:“乔雨薇……乐雪薇,你们什么关系?现在居然又冒出个亲生父亲来?”

    乔雨薇心情正不好着,不耐烦的低吼道:“关你什么事?不用你管!你可以走了!”

    “噢?”梁佳文却不生气,反而心情极好的笑了,“呵呵……让我走可以,不过,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这是让他们不在一起的好机会!”

    “你……”乔雨薇不明所以,“什么意思?”

    梁佳文眸光一流转,掩唇轻笑:“我什么意思也没有,只是想恭喜你,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尊贵的身份!失敬、失敬!这是你的好机会,要分开他们俩,就看你的了!”

    “那不是我!”乔雨薇焦躁的出口否认,“你别从我这里打主意了!这种事瞒不了的,只要一做检查,就什么都清楚了,你以为他们都是傻子吗?没听见要做DNa检查吗?”

    “那可不一定!”梁佳文眼中精光乍现,发狠般说到,“只要你想,还是有办法的。”

    “……”乔雨薇讶然,有什么办法?

    “那你得先告诉我,事情究竟是什么样的……”梁佳文循循善诱,一步步套着乔雨薇。

    乔雨薇受不了诱惑,将她和乐雪薇的关系和盘托出了,梁佳文一听,禁不住一阵阴笑,“哈……放心,按照我说的做,保证你坐稳总统女儿的位子……”

    VIP病房里,乐雪薇靠在床头,梁斯文正在喂她喝汤。

    梁斯文一边喂,一边忍不住笑,越看乐雪薇越觉得像个孩子,可爱指数封顶。

    “笑什么?有什么好事吗?我以前没觉得你这么爱笑啊!”乐雪薇腮帮子鼓鼓的,嘴巴上都是油,还在不停的说话。

    这举动要是别人做的,梁斯文一定觉得粗俗没教养。可是,对象换成了乐雪薇,那就不一样了。梁斯文甚至徒手替她擦着嘴,摇头说:“你睡着了,大概不知道,我连睡觉的时候也在笑。”

    “噗……”乐雪薇一口汤差点喷出来,脸不自觉的红了,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她当然听得出来,他这是在说情话。以前,她一直把梁斯文对她的感情当做友情,相互之间有些亲昵的举动也不会觉得不自然,可是现在既然知道了,当然会不自在,乐雪薇心头有个疑惑,梁斯文真的是个gay吗?还是说,gay也是有可能喜欢女人的?当然,这问题,她是不敢当着梁斯文的面问出来的。

    “快点,嘴巴空了!啊……”为了掩饰尴尬,乐雪薇催促着梁斯文赶紧喂,怎么能让伤员嘴巴空着呢?

    “噢。”梁斯文答应着慌忙又喂了一勺,房门被敲响了。

    “进来。”

    进来的是个年轻的小护士,看面孔很生。梁斯文打量了她一眼,眼眸微眯:“你来干什么?还端着治疗盘,这个点,还有治疗要做吗?”

    小护士有点紧张,摇头轻声说:“不是做治疗,是常规检查,抽一管血……需要确定一下她现在的状况是不是正常。”

    梁斯文不悦的一蹙眉,这小护士真不会说话,什么叫看看是不是正常?晶晶怎么会不正常?还有,这小护士这么年轻,手艺行吗?别回头给晶晶扎一针没扎上,那还不把他心疼死?

    “啧!你抽血?你师傅呢?换个老点的护士来……”梁斯文口气很严厉,极为不屑。

    小护士当即吓的手都抖了起来,站在一旁支支吾吾的说到:“师傅……师傅现在没有空,只是抽血,我可以的。”

    “啧,你这小护士……”梁斯文还想说什么,却被乐雪薇打断了。

    乐雪薇一把拽住他的胳膊,摇头低声说到:“行了!你别说了,就是抽个血,你别弄得好像很严重似的,你看你给人小姑娘吓的……护士,你不用听他的。你过来抽吧!”

    “哎……”

    小护士低着头答应了一声,端着治疗盘走到床边,准备给乐雪薇抽血。

    乐雪薇主动挽起袖子,随口问到:“这是抽什么血啊?”

    “啊……啊?”小护士一听这么问,突然更加紧张起来,扎止血带的手扎了两次没扎上。

    “你行不行?不行马上换人!”梁斯文在一旁早看不下去了,晶晶又不是什么试验品,难道是给小护士拿来做实验的吗?他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小护士眼睛都红了。

    还别说,梁斯文长相上比韩承毅还要健硕粗放一下,凶起来真的是很唬人。

    “你干什么啊!别吵!”

    乐雪薇瞪他一眼,转而安慰小护士:“你别怕,一针扎不上也不要紧,我不问了,你抽吧!”

    晶晶是这个态度,梁斯文只好作罢。

    结果,这小护士虽然看起来胆子很小,手一直在抖,不过针法还是很准的,一针就扎上了,乐雪薇并没有遭罪,也省去了梁斯文一顿咆哮。

    “又抽了血,下次让他们顿猪肝汤,好不好?”梁斯文替乐雪薇按着棉花,口吻心疼的不得了。

    乐雪薇失笑,只是抽了两毫升血,至于吗?真是太夸张了!同时也心惊,梁斯文这份感情,她注定是要辜负的——不管她和韩承毅可能不可能。她对梁斯文,从来都只有朋友之情,绝无升华的可能。

    小护士端着治疗盘从病房出去,却迅速将那管血塞到了口袋里,并没有拿去治疗室,而是转身去了乔雨薇的病房。

    阴影里,乔雨薇的脸看不太清楚,但光从语调也能想象她此刻脸上张扬的狰狞意味。“办妥了吗?”

    “是、是……”小护士战战兢兢的答应着。

    “那还不快拿来?”乔雨薇面露凶相,语调尖利,拉了小护士一把。

    小护士吓的不轻,从口袋里掏出那管刚抽好的血递到乔雨薇手上。“给、给你。”

    乔雨薇面露喜色,闪耀着一丝猖狂:“好!办的好……你放心,钱已经打到你的卡上了。你可千万记住了,这件事不能对任何人提起。否则,你的命是不是保得住都难说!”

    “呃……”小护士吓的脸色苍白,连连摇头,“您放心,我不会说的,而且,我马上就实习结束了,以后也不会留在帝都,不会给您添麻烦的。”

    “哼!”乔雨薇斜勾唇角,瞥了眼小护士,满意的点点头,“那最好,这件事,你要带到棺材里去!出去吧!”

    小护士急忙冲出了病房,乔雨薇手中握着尚且带着体温的那管乐雪薇的血,转过身,梁佳文从洗手间出来了,对着她意味深长的一笑,“你很聪明,等你的好消息了!”

    几天后,医院病房。

    “妈妈呀,很快就会回去看大宝、小宝,你们要好好听丹丹阿姨和爷爷奶奶的话,不许调皮,知道吗?嗯……亲亲妈妈,和妈妈说再见!好乖,妈妈也亲亲,木马!木马!”

    和儿子刚通完电话,梁斯文的电话就进来了。

    “喂?”

    “刚才在跟谁讲电话,那么长时间?”梁斯文有些紧张,不会是和韩承毅吧?

    “你认识的啊!还记得我以前在european Design Institute上学时的同学吗?叫阮丹宁的?”

    梁斯文松了口气,恍然大悟,“是她啊,当然记得。我马上到了,晚餐一并送到,乖乖等着我!”

    “好。”

    挂了电话,乐雪薇掀开被子下了床。梁斯文马上就要来了?那干脆去接他吧?好多天都没有出去活动一下了。

    这么想着,乐雪薇掀开被子下了床。伤口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虽然碰触的时候仍然有点疼,但小心点走路应该是没问题的。乐雪薇思量着,她不走远,就走到VIP住院部大楼大厅等着。

    而这个时候,在梁斯文来之前,另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开进了医院大门。

    车子在住院部大楼前停下,车门拉开,杭泽镐双脚踩在地上,端的是器宇轩昂,为了避免让人认出,他放下了刘海,戴了副墨镜,样子看上去年轻不少,辨识度不是那么高了。

    “义父,需要他们跟进去吗?”杭安之站在杭泽镐身后,指指车上的保镖,请示着。

    杭泽镐摇摇头,“不用,他们都进去的话目标太大了,你也不用跟我进去,你和他们一起都留在这里,我自己进去就行。”

    “是。”杭安之迟疑了片刻,答应了,目送杭泽镐进了VIP住院大楼。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