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私人会晤

    翌日夜,总统府,内院客厅。

    韩承毅在沙发上坐着,仆人端上茶来,“先生,请用茶。”

    韩承毅微一颔首,眉心微蹙,他想不通,他为什么会被总统特别召见。虽然说,韩家在帝都是个很特别的存在,在一些重要场合,他也没少和杭泽镐碰面,可是……今天的召见显然有些特殊。因为,没有其他的商界人员,只有他一个,而且,进的不是前院,而是总统起居的内宅。

    百思不得其解间,地板上脚步声响起。韩承毅站起身,想是杭泽镐来了。

    “总统先生。”

    韩承毅单臂置于身前,微微弯下腰,行了个极为恭敬但不卑微的礼。

    杭泽镐细细打量着韩承毅,和往常接见他不一样,此刻他是用老丈人的眼光在打量对方。

    要说韩承毅,在帝都绝对是最优秀的男人,他若是排第二,只怕没有人敢排第一。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成就,难能可贵都不足以形容他的优秀。再加上相貌堂堂、家世不俗,当真是无可挑剔!

    杭泽镐唇边露出一丝微笑,几不可查的点了点头,对于乔雨薇看上的这个准女婿,很是满意。

    “坐,这是内宅,不必这么拘谨,我找你来,也不是为公事,随意点……”杭泽镐说着,自己先在沙发上坐下了。

    不是为公事?韩承毅疑惑着在杭泽镐对面坐下,心想着,他们之间难道还有公事以外的话题可以聊吗?作为c国最大的财阀,当然也是每年国库最大的贡献者。

    “喝茶啊!这是内人最喜欢的茶。以前,她醒着的时候,最喜欢亲手种了。她呀,就是什么都喜欢自己来……明明可以过最悠闲的生活,却偏偏喜欢吃苦。”杭泽镐端着茶杯喝着茶,提起妻子乐慈,眼底一派柔和,和平日里那个严肃的总统形象差了十万八千里。

    韩承毅敷衍的浅笑着,越发猜不透杭泽镐的意思。

    他怎么还提起妻子来了?难道还真是找他话家常的?别说他们之间并不是这样的关系,就说他们两个大男人……这情形也太诡异了吧?韩承毅低头浅呷了一口茶,却尝不出来什么味道。

    “总统夫人近日情况好点了吗?”

    韩承毅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顺着杭泽镐的话将话题转到了他妻子身上去。

    “哎。”杭泽镐叹了口,眉宇间明显多了股忧愁,“还是那个样子,不过依照医生的话说,内人正在好转,多谢韩总关心。”

    韩承毅勾勾唇角,接下来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让他在商场和人勾心斗角他就很在行,可是现在这情况,他应对无能,根本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咳……”轻咳两声,韩承毅尴尬的僵坐在那里。

    “呵……”杭泽镐垂下眼,勾唇浅笑,“韩总,喜欢孩子吗?”

    话题突然变成了这样,让韩承毅措手不及,甚至是惊慌。手里的茶杯轻微的动了一下,韩承毅不明所以的抬起头,愣了片刻,说道:“还行,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啧!”杭泽镐一咂嘴,轻摇着脑袋似笑非笑,“男人嘛,都是这样!除非是自己的孩子,否则,都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的。我也是一样,对别人的孩子,自然是没什么感觉的,可是,对自己的孩子,那就不一样了。”

    说到这里,顿住了,眸光看向韩承毅。

    韩承毅心头一凛,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帝都的人都知道,总统杭泽镐,妻子昏睡十几年,两人并无所出,现在杭泽镐口中所说的‘自己的孩子’指的是谁?是说他有孩子吗?

    这种事情,韩承毅可不敢妄加揣测。

    “呵呵。”杭泽镐深邃的眼睛眯起,开场白太长了,该说重点了。

    他把茶杯放下,掸了掸并没有沾上一丝灰尘的西裤,轻描淡写的朝韩承毅投下一颗重磅炸弹!

    “我年轻的时候,也做过不少错事……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便是曾经辜负了内人。虽然,她现在是在我身边了,不过,她却昏睡了这样多年,我们的亲骨肉,也离开我身边二十多年,父女不能相聚……”

    “?!”韩承毅怔愣住了,这话太让人震惊了!

    “很吃惊,是不是?”杭泽镐不在意的点破了,唇边一丝苦笑,“如果可以,我也想重来一次,不让妻子受苦、不让骨肉分离。只可惜,这一切,都只能是想想而已。”

    韩承毅沉默的点点头,他的确是很吃惊,可是,让他更加不解的是,杭泽镐为什么要把这件事说给他听?这难道不是属于他的私密家事吗?脑子在飞速运转,不对,杭泽镐一定不会无缘无故对他说这些,这当中一定有什么原因,而且一定和他有关!

    杭泽镐刚才说‘父女’……那么,也就是说,杭泽镐的孩子是个女儿?!而且,杭泽镐特意找他来这里,也就是说,这个女儿,他认识?想到这里,韩承毅不吃惊了,也不慌了,因为都已经想通了。现在,他只是好奇,究竟谁是杭泽镐的女儿?

    “韩总,我要感谢你,你不离不弃的照顾了我女儿这么多年,在她病重的时候,也没有抛弃她。韩总年轻有为,还这么重情重义,实在是难得。”

    杭泽镐此言一出,韩承毅瞳仁猛的一缩,比之刚才的震惊,这次则尤为严重!

    ——是乔雨薇?乔雨薇居然是杭泽镐的亲生女儿?这,这怎么可能?

    四年前,在T市,韩承毅就已经知道乔雨薇不是乔万东的亲生女儿……可是,她怎么会是杭泽镐的女儿?难道说,当时那份DNa测试报告上,那个匿名的男人,就是杭泽镐?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然而,韩承毅却无从求证。他是不可能当着总统的面,问这种涉及到对方**、甚至可以称之为‘丑闻’的问题的。

    “总统先生,这……您确信吗?”韩承毅不敢相信,只能委婉的这样问着。

    杭泽镐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当然,我当然是已经确定过了,否则,你以为我,我会随便拉着个女孩就认是自己的骨肉吗?”

    韩承毅了然,心底的那最后一丝希冀灭了。的确,像杭泽镐这样的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认了谁?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杭泽镐一定都已经做过充分的调查了,想必DNa报告也有了。

    可是,韩承毅的心却不由揪了起来。

    他现在才算是明白过来,杭泽镐邀请他来总统府内宅是为了什么了。不用说,他现在身份很尴尬,杭泽镐一定是将他当成女婿人选了!在帝都,不用四处打探,是人都知道,乔雨薇曾是他的未婚妻!

    韩承毅暗自懊悔,当年因为感恩所做下的那个要娶乔雨薇的决定,那时候他从来没想过,生命里会有小雪的出现,而小雪完全占据了他的内心,霸道的没留下一丝缝隙!

    只怕,这之后,乔雨薇这层尊贵的身份,会成为他和小雪之间巨大的绊脚石!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因为梁斯文的事情,母亲对小雪已经很不满意了,现在乔雨薇又成了杭泽镐的女儿!

    他不是害怕,只是头疼。

    别的人,要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怎么就那么容易?而同样的问题到了他这里,却变的困难重重?

    见韩承毅锁着眉不说话,杭泽镐心下明白。

    关于韩承毅外面有人的事情,杭泽镐当然有听说过。只不过,他觉得那都不是什么问题,像韩承毅这个年纪,当然是有需要的,女儿又病了这么多年,他能守着她,却迟迟没有结婚,已经很不错了。

    “你不用这么一副表情。男人的事情,我能理解,我也不会怪你,我想雨薇和我一样,也不会怪你。只是,她已经成功做了肝移植,身体也在慢慢康复中,以后外面那些……该断就断了吧!男人,该收心的时候,还是应当收心,这也是一个男认真正成熟的标志,你说呢?”

    杭泽镐像是很理解他,宽容大度的样子。

    只是,韩承毅却是焦灼的很。

    怎么办?眼下这情况,如果他当场将事情说出来,说他喜欢的根本不是乔雨薇,会怎么样?杭泽镐才刚找到女儿,因为愧疚,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补偿她。韩承毅不用细想,也知道,一定会惹怒杭泽镐。

    而且,一个不小心,今天他能不能顺利走出总统府都是个问题!

    事情来得太突然,韩承毅告诫自己需要冷静。他需要时间好好弄清楚,这其中究竟发生什么事?乔雨薇为什么成了杭泽镐的女儿,接下来,他又该怎么办!杭泽镐不是一般人,也就是说,需要从长计议。

    当然了,从长计议的意思,并不是要放弃小雪,无论发生什么,他和小雪都不能再分开了。

    韩承毅稳住心虚,对着杭泽镐恢复一贯冷静的外表,客气的笑笑:“当然,总统对夫人一心一意,正是我们这些晚辈需要学习的地方。承毅也觉得,一个真正的男人,就应该只对一个女人好。”

    只是,他的这个女人,是小雪,而不是杭泽镐的女儿乔雨薇!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