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请你走一趟

    乔雨薇出院那天,杭泽镐也来了,因为知道杭泽镐要来,所以,特意选在晚上的时间。

    “爸!”

    杭泽镐一进来,乔雨薇就朝着他跑了过去。杭泽镐心疼的一皱眉,轻骂到:“别跑,身体还虚弱的很,跑什么?小心点,可别再出什么问题了,受了这么大的罪。”

    “不要紧,我小心着呢!”乔雨薇挽着杭泽镐的胳膊,语气里难掩自得。如今她是杭泽镐的掌上明珠,自然是值得骄傲的。

    杭泽镐挽着女儿,朝韩夫人点了点头:“韩夫人,有劳了……雨薇不愿意跟我回总统府,只有麻烦贵府再照顾她一段时间。”

    韩夫人客气的寒暄,笑到:“总统先生哪里话?这是我们韩家的荣幸。再说,您府上还有夫人需要照顾,一下子弄两个病人……雨薇还是在韩家住着,我没什么事,照顾起来也方便点。”

    “如此,多谢韩夫人了。”

    杭泽镐客气的道了谢,将视线在病房里环视了一圈,没有看到韩承毅,不禁皱眉:“韩总呢?他不知道雨薇今天出院吗?”

    韩夫人当然知道韩承毅为什么没来,因为乐雪薇也是今天出院。但这理由却是没有办法对杭泽镐说的。“他知道,他本来是要来的,不过……他临时有点事情,您也清楚,他们从商的,很多事情都说不好,生意上的事情出了点状况。”

    韩夫人一边说,一边看杭泽镐的脸色已经不好看了,忙朝乔雨薇使了使眼色。

    乔雨薇会意,拉住杭泽镐劝说:“爸,你不是来接我的吗?那我们走吧!我还有很多话想跟你说,要见你一面,还真是不容易。”

    “你啊!”

    杭泽镐被女儿一打岔,暂时便不去计较韩承毅没来这件事了,跟着韩夫人一起,将乔雨薇搬进了长夏城堡。

    长夏城堡的环境,比起总统府来,也丝毫不逊色,很适合乔雨薇休养身子。韩夫人照顾的又周到、体贴,一应用具设施都用的是最好的,杭泽镐看了也很满意。

    目前来说,韩家的态度很明确,乔雨薇的态度也很明确,只是,韩承毅的态度……似乎就不那么明朗了。杭泽镐思忖,看来,他低估了韩承毅那个‘外面的女人’,他不能袖手旁观了,二十几年从来没有好好疼过一天的女儿,他不会再让她受一点委屈!

    别说只是个男人,乔雨薇想要什么,他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弄到她面前!

    “义父,这就是那个女人。”

    杭安之将一沓乐雪薇的照片放在了杭泽镐面前。杭泽镐捻起照片,看到照片上的乐雪薇,不禁眯起了眼,眼神里微微讶异:“是她?”这不是那天在医院里,请他喝了一盒牛奶的女孩子吗?

    没想到,韩承毅外面养着的人,居然就是她?

    看起来是个性格很好、也很善良的女孩子,杭泽镐居然心生不忍。但那也只是一瞬,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替女儿争取幸福。

    “你悄悄的,带她来见我。”

    “是,义父。”

    ……

    当杭安之带着人出现在乐雪薇家门口时,乐雪薇着实吓了一跳。“你、你们是?”

    这些人,她从来没有见过,虽然穿着统一的黑色制服,但看起来并不像是韩承毅的人,而且,领头的不是倪俊。

    “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

    杭安之在看到乐雪薇的第一眼,颇吃了一惊。这个女孩,照片看着就很像夫人,没想到真人更像。夫人昏迷了十几年,一直睡在床上,样子基本上都没有怎么老去,乍一看,眼前这位女孩到和夫人像是孪生姐妹。

    “咳咳。”杭安之伸手挡在唇边,语调居然不自觉的放轻了,“这位小姐,我们不会伤害你,但是,因为我们主子身份特殊,所以,不便透露,请你见谅。小姐,请跟我们走一趟,我们主子要见你。”

    “请!”

    黑衣保镖在门前排成两排,乐雪薇紧张的捂住胸口,往后退了两步。“你、你们等一下,我去披件外套。”

    这是什么情况,她一无所知,但是她并不是那么蠢,但她也明白,想要从他们眼皮子底下跑掉也是不可能的。于是,她借口回房间拿外套,想给梁斯文打个电话。

    “小姐,你想干什么?”

    然而,她这点心思,怎么能瞒得过杭安之?

    电话号码尚未拨出,手腕就被紧随其后进来的杭安之扼住了。杭安之微眯起眼,眸底精光一闪,刚硬的五官显得邪戾无比,勾唇的一瞬间迸发出一股杀意。

    乐雪薇吓得松开手,手机摔在了地上。“我……”

    “不用跟我解释,我劝你还是乖乖的,我们主子,时间可不是那么宽裕,来人,带走!”

    “是!”

    保镖涌了上来,轻而易举的钳制住乐雪薇,将其带出了公寓,塞进了劳斯莱斯房车内。

    “开车!”

    车子在市区内行驶的是专用车道,开了很久,才开进一条幽静的林荫大道,缓缓驶向树林深处的宅院。乐雪薇注意着建筑上的标志,竟然出现了c国标识?!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她先后认识了韩承毅、梁斯文,和豪门的人在一起久了,豪奢在她看来并不是什么稀奇事了,可是……这里,并不是豪奢可以形容,隐隐透着一股肃穆的氛围。

    “袁小姐,请下车。”

    车子停下,车门打开,杭安之招手示意乐雪薇下车。

    乐雪薇心中的恐惧越来越强烈,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她可以肯定她一定是第一次来这里,但是,这里的建筑,怎么会看着那么眼熟呢?好像在哪里见过?对了,好像是图片。

    突然,脑子里一个激灵!乐雪薇想起来了,这里……难道是总统府?

    “请!”

    杭安之看乐雪薇站着不动,伸出手来稍稍拉了她一把。

    这一举动立即引来乐雪薇的不满,抬头一记恼怒的目光瞪向他,冷哼道:“我自己会走,请您不要动手动脚。”

    “呃……”杭安之没想到乐雪薇的反应会这么大,意外之余倒是有些惊喜,身为杭泽镐的义子,他还从来没有被哪个人这样横眉怒对过。“不好意思,请吧!”

    还没有走到门口,便看见前面一排穿着正装的警卫……乐雪薇心下一沉,还真是走到总统府来了?!这个时候想要跑、或是求助,都没有任何意义了,既然是总统府想要抓她,她还能有地方可以跑?

    杭安之在警卫室和警卫们交代了两句,进了大门里面,立即有轻便的小车开过来,载着他们往后面内院去。

    内院草坪上,杭泽镐已然恭候多时,他正在和两只牧羊犬玩耍,远远的看见杭安之带着乐雪薇过来,便将狗递给了仆人,拍了拍手走到藤椅上坐下。

    “义父,人来了。”杭安之压低了声音靠在杭泽镐耳边说着。

    “嗯,你不用走远,我很快说完。”

    “是。”

    杭安之应了一声,远远走开在草坪入口处站着。

    乐雪薇此刻才认出来,这人就是c国的总统杭泽镐!天哪,只有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人,怎么会活生生的站在她面前?就算是做梦,也觉得一辈子都不会有任何关系的人,为什么会见她?

    “呵呵。”

    杭泽镐清朗的笑了,捋了捋头发,问到:“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很奇怪吗?”

    “不是……”乐雪薇慌忙摇头,有些心慌。

    “那就是觉得我眼熟?”杭泽镐笑的更大声了,“哈哈……对了,那天你请我喝了牛奶,今天我请你喝果汁?新榨的草莓汁,喝喝看。”

    “啊?”乐雪薇惊讶的捂住嘴,猛然间意识到,杭泽镐就是那天在医院里遇见的那位英俊的中年男子!天哪,他居然就是c国总统杭泽镐!颤颤巍巍的接过仆人送过来的草莓汁,紧张到一口也没心思喝。

    杭泽镐像是和她叙旧一样,问着她:“好些天没见,怎么样,身体好点没有?”

    “是,基本上都好了。”乐雪薇点点头,抿起嘴天真的问杭泽镐,“那您的亲人呢?你那天应该是去探望您的亲人吧?她的身体有没有好一点?”

    “呵……”杭泽镐极轻的笑了,倏尔眸光冷冽的投向乐雪薇,轻缓但有力的说到,“我是去看我的女儿,她的身体已经好多了,说起来,我还是要谢谢你,托了你的福,我女儿才能获得健康。”

    “嗯?”乐雪薇讶然,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女儿,就是你捐肝的对象,她叫乔雨薇。”杭泽镐黑亮的眼神,深邃而立体,逼人的光芒锐利如刀锋。

    乐雪薇一时没反应过来,但笑容却僵在脸上。他说什么?他刚才是说,他的女儿是乔雨薇吗?和韩承毅一样,她也是看过四年前那份DNa报告的。乔雨薇的生父,居然是杭泽镐?如此显赫的人物!

    她不是嫉妒乔雨薇,她只是想到了韩承毅。乔雨薇本来就对韩承毅虎视眈眈,现在,她有了总统女儿这层身份,还会对韩承毅善罢甘休吗?如此一来,再加上韩夫人阻挠……她和韩承毅之间的可能性就更渺茫了。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