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我答应您

    杭安之走了,韩承毅跟着乐雪薇进了公寓。他们已经很多天没见面了,只在乐雪薇出院那天短暂见过,但那天还有个梁斯文也在,韩承毅连话也没和她说上几句。

    两人一路沉默着到了乐雪薇家公寓门口,而后,一齐愣住了。

    ——门口站着个通身贵气的妇人,正是韩承毅的母亲韩夫人。

    “妈,你……你怎么来了?”

    韩夫人看着儿子跟在乐雪薇身后,一副小心翼翼而又讨好的样子,不由怒从中来,瞪了儿子一眼。“开门,进去说,我可不想陪你们在这儿丢人现眼!”

    乐雪薇摸出钥匙,忐忑不安的开了门。

    “哼!”韩夫人一把推开门,走了进去,环视了一眼公寓,冷笑到,“这就是你天天跑来的地方?我真是看不出来,这里究竟有什么可值得你留念的?放着好好的家里不待,这里是有什么勾着你的魂?”

    字字句句没有提及乐雪薇,却字字句句都在指责乐雪薇。

    “妈,你要干什么?你以前很喜欢小雪的,为什么现在一定要这样为难她?”韩承毅拦在了母亲身前,母亲这样子,显然就是有意来为难小雪的,说话这么刻薄。

    “我要干什么?”韩夫人被儿子这副护犊的样子刺激的两眼生疼,拔高的嗓门喝道,“我才要问你,你这是干什么?难道我还能吃了她吗?没错我以前是很喜欢她。你都30岁了,还不结婚,突然带回来个女孩,说要过一辈子,我能不高兴吗?不喜欢吗?

    可是,你没告诉我,她是个勾引姐夫的女人!乔雨薇当时还是她的姐姐,她怎么能做出勾引姐夫的事情来?当时,你已经决定要娶乔雨薇了,可是,是她横插了一杠子,是不是?”

    韩承毅面色一顿,这些事,他从没有对母亲说过,“妈,你……这是乔雨薇告诉你的?你不能听她的片面之词!”

    韩夫人摇头冷笑:“没错,是雨薇告诉我的。她要是不说,我还不知道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片面之词?我已经问过你大嫂和二姐了,你大哥的祭日上,你不是还带着雨薇去了吗?这也是片面之词?我要是信了你的话,那才叫听信片面之词!”

    “妈!别说了。”韩承毅焦躁的抚着眉心,感情这种事,他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乐雪薇在一旁沉默着,她没什么可说的,韩夫人不比杭泽镐,她能对强权据理力争,却不能顶撞韩承毅的母亲。

    韩夫人瞥了眼乐雪薇,继续说道:“你这孩子,是鬼迷了心窍了!你喜欢她什么?漂亮的脸蛋?你是没见过漂亮女人吗?她品德有问题,不配你!妈说过,不指望娶个家世怎样显赫、模样怎样出挑的,只要家世清白、人好就行!她……先是勾引姐夫,后又和梁斯文不清不楚,绝对不行!”

    “韩夫人……请您别说了。”乐雪薇不敢反驳,低着头,紧握着说说出这句话。

    韩承毅心下一凉,走过去将她揽在怀里,恳求母亲:“妈,你别说了……不是她缠着我,是我,是你儿子我缠着她。现在,不是她不能没有我,是我不能没有她!”

    韩夫人不理会儿子,只望着乐雪薇。

    “袁小姐,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了,乔雨薇是什么身份。她是总统杭泽镐的女儿!我们韩家虽然不是需要攀附权贵的人家,可是,比起你来,你不觉得乔雨薇更适合承毅吗?你想让我们承毅变成帝都的笑话吗?”

    “我……”乐雪薇抬起头来,迎着韩夫人咄咄逼人的目光,想不出怎么反驳。

    韩夫人以为她屈服了,叹了口气,“当着承毅的面,我再问你一次,和承毅分手、离开他,你能做到吗?”

    “……”乐雪薇睁大了双眼,看着韩夫人,一言不发。

    韩承毅心一慌,抱紧乐雪薇,低下头急了:“小雪,别答应……千万别答应。”

    “老三,你住嘴!”韩夫人低吼。

    连日来,乐雪薇受到这种警告已经受够了,一直以来,她都没有主动纠缠过韩承毅,可是她为什么要一再受到这种警告?乐雪薇不耐的一蹙眉,看向韩夫人。

    “韩夫人,您的意思我知道了,我答应您,以后绝对不会缠着他,也请您看好他,不要让他再来扰乱我的生活!”

    韩夫人一怔,没想到乐雪薇的态度这么果决,她冷笑着看向儿子,“你听到了吧?这句话可是她自己说的,你一腔热情,可是她不是这么认为的!你还不死心吗?”

    “小雪?”韩承毅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只觉得心被放在了火上烤,这些日子以来所受的煎熬都不及乐雪薇这一句话来的打击大!她竟然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说了要放手?

    乐雪薇躲避着韩承毅的目光,手心一阵发凉。

    手机在口袋里震动着,乐雪薇慌忙转过身接起来:“喂,斯文?是,我在家,有空……好……”

    听着她接电话,韩承毅脸色越发阴沉难看了,上前两步扼住她的手腕,语气发狠,“挂了!我让你挂了!”

    乐雪薇抬眼瞪他:“你放手!你没有资格要求我……放开我!”

    “我没有资格?乐雪薇,你要搞搞清楚,你是我的妻子,不管多少人不承认,你自己心里要清楚这一点!”韩承毅犹如火山爆发,愤怒决堤,拉住乐雪薇怒吼着。

    “……”乐雪薇一惊,求助般的看向韩夫人,她怕如果不怎么做,就会心软的。

    韩夫人摇头朝儿子叹息:“承毅,你放手吧!你刚才没有听见吗?她还在和那个梁斯文有联系!你们这都是怎么了?她这样左右摇摆不定,究竟是哪里好?好好的孩子都被她给迷住了!”

    韩承毅不理会母亲,只看着乐雪薇,“你告诉我,你是要去见他吗?”

    他的眼里满是痛心,乐雪薇看的心惊,她很想说不是,可是……韩夫人的立场如此坚定,一再逼迫,她能怎么办?让他们母子反目吗?乐雪薇艰难的点点头:“是……”

    手上蓦地一松,乐雪薇往后退了一大步,韩承毅已然转过身往外走了。

    韩夫人意味深长的朝乐雪薇摇摇头,也跟着走了。

    乐雪薇捂住心口,怎么会那么疼?每次都是这样,看似离幸福已是一步之遥,到最后还是一无所有……与其这样,还不如没有期待!

    暮色,长夏城堡。

    餐厅里,仆人们正在上菜,苏乐君和韩承韵已经到了,正由下人们伺候着喝开胃汤。

    餐厅门口,乔雨薇被看护用轮椅推了进来。苏乐君朝韩承韵使了使眼色,两人若无其事装作没有看见她,继续喝着汤。

    乔雨薇知道,苏乐君和韩承韵一直都看不起她,原先她是被母亲抛弃在帝都的孤女,她们看不起她,现在……她成了杭泽镐的女儿,她们也还是看不起她!

    进餐厅门口,有道低矮的坎,看护一直都很注意,并没有任何颠簸。

    可是,乔雨薇却接机发作了。

    “啧,你干什么?推个轮椅都推不好?”乔雨薇甩下脸色,扬起手就给了看护一巴掌,“做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是不是眼里没有把我当回事?”

    看护捂着脸,吓得脸色苍白,直摇头否认:“我没有,乔小姐,我刚才有很小心……真的。”

    “你还顶嘴?”乔雨薇横眉怒目,看护立即闭上了嘴。伺候乔雨薇这么长时间,自然清楚她性格暴躁,动不动就动手打人。

    苏乐君和韩承韵对视了一眼,知道乔雨薇这是指桑骂槐。要是在以前,她们自然是不会让她这样盛气凌人的,只是,今时不同往日了,虽然她们还是一样看不起她,但是,她的身份摆在那里,她们不能动她,只能不去理她。

    乔雨薇看她们没有反应,更是窝了一肚子火。

    看护将她推到位置上,佣人刚把汤碗端上来,她就开始找茬了。

    “啊!”乔雨薇唇瓣才刚沾到汤勺,就蹦了起来,将汤碗带勺子一股脑全打翻在地上,嘴里叫嚣着,“这是什么汤?会不会做事?这么烫的汤盛上来,是诚心想烫死我吗?”

    这位佣人,是在韩家做了几十年的,就是韩夫人也不给过她这样的脸色,当即脸色便很难看,很是下不来台,愤恨的嘀咕了一句:“很烫吗?二小姐和大少奶奶喝了,不也没说烫?”

    “你……你这话的意思,是我冤枉你?”乔雨薇瞪向佣人,质问道。

    老佣人不甘示弱,扯扯嘴角笑到:“我没这么说!”

    “你!”乔雨薇气结,好啊!苏乐君和韩承韵看不起她,现在就连个佣人也敢看不起她?“你等着!一会儿夫人回来,我就让她开除你!”

    老佣人什么话都还没说,餐厅门口,韩天磊走了进来。他才一进来,就听见乔雨薇如此不知礼数、仗势欺人的话语,听不下去了,再加上他一直都讨厌乔雨薇,韩夫人又不在,刚好被他逮着了机会。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