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罅隙

关灯
护眼
    D·s集团,总裁室。

    “怎么样了?”韩承毅翻看着倪俊递上来的一堆资料。

    倪俊仔细的一项一项汇报着:“三少,照目前的情况看来,的确是没有任何人能替代韩家成为新的供应商……杭泽镐这么做,目的很明确。但是,您看这些……并不排除杭泽镐采用联合招标的办法来对付韩家。”

    “唔。”韩承毅沉吟着点着下颌,随后勾唇轻笑,“杭泽镐如果真的要这么做,那就太有冒险精神了。像这种事情,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他不怕麻烦硬要这么做,那我就陪他玩玩。把所有有可能的商家列表,我要一家一家拜访!联合?看看我们谁联合谁!我要让杭泽镐知道,在商界,还轮不到他来做主。”

    “是!”倪俊眼中精光一闪,嘴角轻扬——韩承毅身上最让他臣服的就是这股笃定、不可一世稳操胜券的气势。

    当天晚上,韩承毅应邀参加杭泽镐在总统府举行的小型酒宴。

    “韩总,姗姗来迟啊!”

    杭泽镐笑的温和无害,韩承毅亦是收敛着情绪,两个人都在暗自耍着心计、打着各自的算盘。“总统先生,抱歉,路上堵车,希望我没有扫了您的兴致。”

    “呵……”杭泽镐一指旁边的偏厅,示意韩承毅过去。

    韩承毅眼睑低垂,长而密的睫毛掩盖住眼底的波动,跟在杭泽镐身后,避开了纷扰的人群,走进了偏厅。

    “韩三少,怎么样?生意被压住的感觉如何?”杭泽镐收起笑容,开门见山的说到。韩承毅这种态度,已经让他很恼火了,他堂堂一国之总统,为了女儿的事情如此大费周章,岂料韩承毅居然会这么不给面子?

    韩承毅浅酌一口红酒,不疾不徐的样子,“承蒙总统看得起,暂时还能撑得过。”

    杭泽镐一听,不由冷笑:“哼……韩三少,你这意思,是要和我一直耗下去吗?你要清楚,没有我的签字,你是根本不肯能拿到续约本的。”

    “那么,总统先生,您究竟想怎么样?”韩承毅现在还不能和他来硬的,即使将来来硬的,面子上也不能撕破。

    “很简单,和我女儿订婚……我会马上签字,这样你我都不用烦恼了。”杭泽镐微微勾起一抹笑意,只是那笑意未达眼底。

    韩承毅静默片刻,微弯下腰身,语意模糊的笑到:“总统先生的爱女之心,真叫在下动容……”

    两天之后,乔雨薇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长夏,搬去总统府。

    她是带着愉悦的心情离开的,因为从杭泽镐那里得到了暗示,韩承毅已经答应了和她的婚事。

    其实,乔雨薇并没有什么可以收拾的东西,本来韩家的一切都并不属于她,而总统府里一应俱全,杭泽镐什么都给她准备好了,哪里还需要她带什么行李过去?

    但乔雨薇却偏要折腾,恨不能闹的整个韩家上下都知道,她要离开韩家了!但她是扬眉吐气的回去的。而且,过不了多久,她就将成为真正的女主人再次回到这里。

    “哎哎哎,这个不能这么放!”

    “你们都给我轻点,知道里面的东西多贵重吗?那都是承毅买给我的……”

    ……

    “嘁!”

    韩天磊手里捏着只苹果靠在栏杆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啃,不屑的朝乔雨薇嘚瑟的样子直翻白眼,心里念叨着,妖孽快走吧、快走吧!再不走,韩家都沾染上一股妖气了!韩承韵和苏乐君也都看在眼里,心里很是不甘,没想到这丫头命竟然这么好,真是应了那句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乔雨薇看着下人把行李往外搬,看到门外站着的三人,不无得意的笑到:“二姐、大嫂,天磊,你们怎么在这里站着?是要送我吗?其实不用的,会有司机来接我……”

    她话还没有说完,韩天磊三人就一齐默契的转过了身。

    “哎,承韵……下去喝茶吧,昨天庄子上刚送来的新茶,今天头一次尝!”

    “好啊!”

    “妈、姑姑,带我一起啊!”

    三人说说笑笑的下了楼,完全没将乔雨薇放在眼里。乔雨薇气的脸色发白,紧握着双拳怒视着三人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好啊,都看不起她!不要紧,只要她成为了韩家的女主人,看谁还敢看不起她?苏乐君一个死了丈夫的女人管什么用?这个家里,以后还是韩承毅的老婆说了算!

    “姑姑,三叔真的要娶乔雨薇吗?”

    韩天磊跟着韩承韵和苏乐君下了楼,疑惑着问到,要不然以乔雨薇厚脸皮的程度怎么可能离开韩家?

    韩承韵和苏乐君对视了一眼,神色有些恹恹的,“听说是这样……据说,是杭泽镐扣住了韩家的生意不放手……”

    想着乔雨薇得意的样子,韩天磊蹙眉——三叔竟然真的答应了?那么,雪薇怎么办?这一切,雪薇知道吗?

    乐雪薇接连一个礼拜都没有见到韩承毅的人,打电话不通,发短信不回,心头的隐忧已然越来越重。去长夏有韩夫人在,她根本进不了门,那么就只有去公司找他了。

    乐雪薇虽然还在停职待查中,但要问问韩承毅的去向还不成什么问题。到了公司一问才才知道,韩承毅并不在公司,而是去了总统府,而且据说,韩承毅最近往总统府去的特别勤。

    听到这个消息,乐雪薇越发担忧,只怕事情不妙。

    心里又是着急又是生气,着急的是,她好容易下定了决心却来不及挽回韩承毅,生气的是,韩承毅天天躲着她算怎么回事?就算是真的要分手,也要出来和她把话好好说清楚,像这个样子不理不睬算什么男人?这也太不像他的作风了。

    乐雪薇没有多做一刻耽搁,急忙便赶往了总统府。

    总统府她当然是进不去的,乐雪薇也没有硬闯的意思,她安静的站在总统府对面的林荫树下,紧盯着总统府大门,想着一会儿韩承毅出来,无论如何也要拦住他,把话问清楚。

    三伏天里,烈日从树缝里钻进来,即使是树荫底下还是很热,而乐雪薇又是好出汗的体质,很快已经浑身汗湿。

    就在此时,视线里又出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康慧珍鬼鬼祟祟的趴在总统府周边远远的围墙上,踮着脚尖、伸着脖子往里面张望。

    乐雪薇不禁蹙眉,上次在长夏看到康慧珍,她还只是觉得疑惑,没想到在这里又遇见了。康慧珍究竟是不是乔雨薇的生母?照理说,乔雨薇进了总统府,康慧珍应该也跟着享福了啊!

    难道康慧珍并不是乔雨薇的生母?还是说,杭泽镐只想认女儿并不想认母亲?

    “哼!”乐雪薇摇头冷笑,如果她是个男人,也不会愿意有康慧珍这么个女人。而且,帝都盛传杭泽镐很是专情,妻子病重昏睡十几年,他悉心照料从未有过任何绯闻。

    正想着,有两个警卫走到了康慧珍身后,重重拍在了她肩膀上。

    “喂,干什么的?”警卫语气恶劣,面容肃杀。

    康慧珍当即就抖了一下,随即堆起满脸讨好的笑容:“呵呵,二位警官好……我,我想见见总统,不知道能不能代为通报一下?”

    “哈?”警卫抽了抽嘴角,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顿了很久才说到,“快走!总统府前岂是你能胡闹的地方?要是有问题,请去警局或是法院!”

    警卫把康慧珍当做了有冤屈的市民,扣住她的肩膀就往外搡。

    “哎哎!别推我!我要见总统,去警局法院干什么?”康慧珍不满的直嚷嚷。

    警卫越发恼怒了,吼道:“这位太太!这里是总统府,总统是你随便想见就能见的吗?快走开!不然不客气了!”说着,摸出了腰间的警棍,面露凶相。

    康慧珍胆怯的摸了摸脖子,嘀咕道:“神气什么啊……真是……”

    知道进不去,康慧珍只能灰头土脸的掉头离开。转身的时候,便看到了站在对面树荫下的乐雪薇。

    和乔雨薇第一眼见到乐雪薇一样,康慧珍一脸见到鬼的表情,惊悚的捂住嘴依旧失声尖叫:“啊……你、你……”

    乐雪薇淡然扯扯嘴角,却没有什么笑意,目光冷然,“阿姨,好久不见了,您不用害怕,我是人,不是鬼。老天有眼,当年你们没有弄死我,我还好好的活着,让您失望了?”

    “我……你为什么这么说?我没听懂你什么意思!什么我们,你变成这样关我们什么事?”康慧珍惊疑的看向地上乐雪薇清晰的影子,终于确定了,乐雪薇没有死,可是,她怎么听不懂她的话?

    乐雪薇也不深究,上下打量着康慧珍,只见她一身廉价的衣饰,发型也没有好好做过,形容也憔悴的很,虽然只是四年不见,但是却苍老了太多,哪里还有当年身为校长夫人时雍容华贵的样子?

    想来,这些年,康慧珍过的并不好。

    “哼!”乐雪薇偏头冷笑,“‘你们’?你指的是你女儿乔雨薇和你吗?我看,乔雨薇并不觉得,你们是一伙的吧?”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