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恻隐之心

    乐雪薇言辞犀利,一丝脸面都没有给康慧珍留。虽然她并不知道康慧珍和乔雨薇母女俩这些年都发生了什么,但却一针见血,戳中了康慧珍的痛处。

    康慧珍脸色顿时煞白,交织着尴尬与无奈,甚至是羞恼。

    “死丫头!我的事情,轮得到你来管吗?”康慧珍一吹鼻子,冷哼,“就算你没死又怎么样?还不是被乔雨薇打压的不能动弹?乔雨薇现在成了总统女儿,马上就要和韩承毅结婚了……到头来你还是一无所有!”

    乐雪薇并不着恼,神情淡淡的看着康慧珍,好笑的说到:“阿姨,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乔雨薇难道不是你亲生的吗?为什么她现在在总统府里享受,你这个做母亲的却在这里受苦?”

    “你……”康慧珍脸上一阵红白交错,乔雨薇这丫头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成了总统女儿,但她现在要依赖乔雨薇,并不好把事情真相说出来,“懒得跟你斗嘴!你自己都被人抛弃了,还来管我!”

    乐雪薇咬牙,摇头叹息:“阿姨,你用一个不是我爸的孩子欺骗了他十几年,你有没有良心?”

    康慧珍一滞,心虚的反驳,“要你管,乔雨薇就是我捡来专门骗你爸的,可是我骗你了吗?”说着转身要走。

    乐雪薇看着她的背影,觉得她老了,无论是外貌还是气势,连说话的样子都不像以前那样盛气凌人了。突然就想到了身在T市的父亲乔万东,乔万东说过,他其实也对不起康慧珍,因为他对康慧珍从来没有过感情。

    如果是父亲在这里,一定会帮助她吧?父亲是那么一个好好先生。

    这么想着,乐雪薇突然小跑两步,追上了康慧珍:“阿姨!”

    “……”康慧珍疑惑的转过身,看着乐雪薇,“干什么?还想说什么难听的话……”

    乐雪薇无奈的摇摇头,都已经这么落魄了,嘴巴还是这么不饶人。乐雪薇低下头从手袋里掏出钱包打开,把里面的现金都取了出来递到康慧珍面前,“给,拿着吧!虽然不多,但是省着点花还能够用一阵。”

    刚才观察了康慧珍半天,并不难看出,她现在过得很落魄。

    康慧珍一愣,面上神色很复杂,她做梦也不会想到,被亲生女儿拒之门外不认,而伸手给她援助的,会是乐雪薇这个死丫头!

    “我……”康慧珍颤抖着手,迟迟不敢去接,但渴望的眼神已经显露出了,她很需要这笔钱,如果没有这笔钱,她下一餐就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也不知道在哪个地方落脚。

    乐雪薇猜出她的心思,弯下腰拉起她的手,把钱塞到她手里:“拿着吧!”

    康慧珍一咬牙,攥紧了手心,不好意思道谢,转过身迅速跑远了。

    乐雪薇怅然的摇摇头,想到早早过世的母亲,如果她还在……乔雨薇真是狠心,对自己的母亲竟然不闻不问,即使有了亲生父母,也不能对养母如此无情啊!康慧珍好歹养育了她那么多年。

    乐雪薇一直在总统府门前守了一个下午,太阳落山了,暑气从地面上冒出来。

    期间乐雪薇打了通电话回家,孩子们由保姆带着,还算听话,没有闹,只是一个劲的问妈妈什么时候回来,乐雪薇答应孩子们,办完了事情很快就回去。

    挂上电话,总统府门前有人出来了。

    乐雪薇眼皮一动,赶紧往那边走过去,停在门前,看清出来的人,愣了片刻,收住了脚步。不是韩承毅,是上次‘请’她来总统府的杭安之。

    杭安之走出门口,一抬眼也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乐雪薇,深邃暗沉的双眸不禁微微眯起,嘴角挂着一抹揣测的笑意。他侧了侧身,问身边的跟班,“阿肆,取瓶水来。”

    被叫做阿肆的男青年答应了,跑进去不一会儿便举着瓶没有商标的水出来了。总统府的水,特供,并不由任何厂家生产。

    “安少。”

    杭安之接过水,不偏不倚的朝着乐雪薇走过去,在她面前站定。勾唇一笑,细细打量着她。

    乐雪薇在门外站了一下午,一身的潮热,脸颊上也泛着红晕,人很瘦,但五官精致恰到好处,一双乌柒柒的眼睛却格外有神——简单来说,绝对是个兼具东西方特色的漂亮人物。

    “给,喝点水。”杭安之把水递到乐雪薇跟前,并没有说其他的。

    上次乐雪薇血糖低的时候,杭安之也曾照顾过她,所以,乐雪薇对杭安之的印象并不坏,是以接过了水,不过只是拿在手上并没有喝。

    “来总统府有事?”杭安之垂了垂眼皮,淡淡一笑。

    乐雪薇别开视线,秀眉微蹙,显然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杭安之了然,摇了摇头:“抱歉多嘴了,这并不关我的事……不过,袁小姐,我能给你个忠告吗?”

    乐雪薇抬眼看向杭安之,示意他说下去。

    “你不用在这里等了,今天你是等不到你要等的人的。”

    “嘁!”乐雪薇忍不住冷笑,“你知道我要等谁吗?”

    杭安之所幸不打哑谜,“韩承毅,我说的对吗?”

    乐雪薇一怔,笑意僵在嘴角。杭安之这么说,自然是有把握的,乐雪薇记得,他好像是杭泽镐的心腹。

    “别等了,回去吧!你等了很久吧?天气这么热,你这么瘦,上次还差点晕倒,想来身体也不怎么好,不要再耗着了。”杭安之拍了拍乐雪薇的肩膀,与她擦身而过。

    想了想又回过头来,补充到:“袁小姐,这世上不是任何东西只要坚持就能得到,也不是认为对的就能站住脚跟。”

    “……”乐雪薇蓦地转过身看向杭安之,“你什么意思?”

    杭安之耸肩轻笑:“袁小姐这么聪明,还能不明白在下的意思吗?放弃韩承毅吧!知道他现在在里面做什么吗?他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着他的母亲和家人……这其中的意义,还需要我说的更明白点吗?”

    乐雪薇瞳仁一缩,脚下步子有些站不稳了。其实,等了这么久,预感已经不太好了。

    “阿肆,走。”

    “是,安少。”

    杭安之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过身上了车。杭安之抵着下颌,从后视镜里看着倔强的站在总统府门口的乐雪薇,单薄纤细的身子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到,性子却截然相反。

    “嘁!有点意思。”杭安之不自觉的低喃。

    “您说什么?安少?”阿肆窜过来问到。

    杭安之呼了他脑袋一下,笑骂道:“又有你什么事?小屁孩一个,懂什么?”

    阿肆不情愿的摸摸脑袋,嘟囔道:“我怎么不懂了?安少您是不是看上那个袁小姐了?”

    “……”杭安之诧异的一挑眉,他看上乐雪薇了?是吗?在别人看来……是这个样子吗?

    结果,乐雪薇到底也没有走,她今天不等到韩承毅,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所以,当杭安之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乐雪薇还在原来的位置上站着。劳斯莱斯在门口停下,杭安之下了车,没有进门,而是朝着乐雪薇走了过来。

    “还真是……固执。”杭安之轻叹,想了想说,“跟我进来吧!”

    乐雪薇眼帘一动,不明所以的看向杭安之。

    杭安之轻笑,“放心,我不会害你,身为总统的义子,难道我还能草菅人命不成?”

    想想也是,乐雪薇不需要害怕这一点。于是,跟着杭安之进了总统府。

    不过,他们并没有走正道,而是从偏门小径曲曲弯弯的绕着走。停在一处幽静的小院落,院落里的人都恭敬的称杭安之‘安少爷’。乐雪薇疑惑的看着杭安之,“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杭安之并不回答,脱了西服外套,自我介绍到:“我叫杭安之,坐。”

    乐雪薇不明白,这人怎么做起自我介绍来了,讪讪的笑笑点点头:“袁晶晶。”这是她现在对外的身份,要介绍,当然也只能这么说。

    下人走了过来,请示到:“安少,饭菜准备好了。”

    杭安之微一点头,看向乐雪薇:“过来吃点东西吧?我想你一定空着肚子饿到现在,先吃点东西……”

    “安少,您既然带我进来了,就让我见一见韩承毅,我不是来吃饭的!”乐雪薇摇了摇头,乘势要求着。

    杭安之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坚持到:“先吃饭,好吗?”那语调听上去很柔和,却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气势,乐雪薇微蹙了眉,没有再反驳,跟着下人一同去餐厅用了晚餐。

    “安少。”乐雪薇没什么心思吃东西,只扒了两口充数而已,回来时,杭安之已换了衣服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平板在翻看。

    “来了?”杭安之放下手中的平板,一指沙发上的一套佣人装,“去把这个换上。”

    乐雪薇拿起那套女仆穿的制服,不明白杭安之的意思。

    杭安之修长的手指拂过眉毛,“内院正在举行舞会,你穿上这个……我带你进去,你不是要见韩承毅吗?如你所愿,希望我没有做错,你也没有决定错。”

    乐雪薇那起那套衣服,明白了他的用意,感激的朝他点了点头:“谢谢。”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