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吟唱摇篮曲

    深夜,长夏书房。

    因为杭泽镐迟迟不肯签发总统令,而韩承毅又不肯妥协。

    所以这一阵,韩承毅忙得是焦头烂额。这么晚了,韩承毅和倪俊还在忙碌,另外还有他的两个亲信。资料摆满了桌子、茶几还有沙发,甚至连地上铺的也有。

    “怎么样?”忙了这些日子,韩承毅心底已经有数了,不过还是要问一下各位亲信。

    众人从文件资料或是电脑屏幕上移开视线,看向韩承毅,齐齐点头:“三少放心,虽然工程浩大,但是不会有什么问题,只是之后要辛苦您一一联络这些老家伙了。”

    “哼!”韩承毅一勾唇,唇边一抹笑意略显疲惫,但精神矍铄,“只要能让杭泽镐束手无策,这些算得了什么?”

    “倪俊,让厨房送点吃的上来,大家辛苦了……”

    “是。”

    “多谢三少体恤,属下应该的。”

    “谢三少……”

    ……

    告一段落,已经是凌晨两点。

    “三少,发现一些疑点。”

    书房里只剩下韩承毅和倪俊的时候,倪俊把刚才发现的问题提了出来。

    没有等倪俊开口,韩承毅自己也已经猜的差不多了。蹙着眉心点点头,“嗯,我们想的一样。看来,十四年前,韩家的仇人,就在这一片富商的名单里。”

    韩承毅一边说,一边点着桌上的资料,眯着眼冷哼了一声:“这些人,平时不知道装的多道貌岸然,在我父亲和大哥的葬礼上,哭的就跟自己的亲人没了一样!哼,都说我韩承毅狠!这些人,哪个不狠?”

    倪俊点头附和:“三少……只怕当局还有勾结,不然当年没可能将韩家整的那么惨!”

    “……”韩承毅默了默,这一点他也想到了,当时的当局就应该是杭泽镐的父亲,那么当年害韩家的人里,也包括杭家吗?“时间不早了,先查着,都等了这么多年,不急于这一时。”

    “是,属下明白。”

    韩承毅点了支烟,站在窗口,手里握着手机,脑子里想的都是乐雪薇。忙了一整天,也没有时间和她联络。现在歇下来了,但这个时间,她应该已经睡了吧?生怕打扰到她,但真是想她想的很。

    一支烟燃了一半,又喝了半杯红酒,终于是没能忍住,给她发了条短信。

    ——睡的好吗?我的宝贝们。

    以为一定是没有回应的,然而,片刻之后,手机便响了一声。乐雪薇给他回了过来。

    ——嗯,梦到你给我发短信了。

    “呵呵。”韩承毅笑出了声,眉眼在月光下完全舒展开,他这副完全放松的样子,并没有几个人见过。所幸拨了号码过去,乐雪薇那边很快接了,“怎么还没睡?都这么晚了。”

    “刚好起来给小宝把尿尿,就听见手机响了。”

    韩承毅轻笑,“看来,是我和儿子心有灵犀,知道爸爸想妈妈了,他就要尿尿啦!”

    “嘁!”乐雪薇不屑的笑骂,“……厚脸皮。”

    “遥控赛车我已经订好了,大概这两天就会到了,我要是人过不去,记得告诉孩子,是爸爸买的。”韩承毅食指和中指夹着烟,那一点火星在昏暗的光线中忽明忽灭。

    乐雪薇微微一笑,应了:“嗯,知道。”

    两个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具体的话要说,隔着电话有种无声胜有声的感觉。

    “去睡吧!这么晚了……”韩承毅嘴上这么说,却还舍不得挂电话。

    乐雪薇握着手机躺下,故意逗他:“半夜里醒过来,要有一会儿睡不着了,这样,你唱歌给我听?”

    “唱什么?摇篮曲?”韩承毅唇边的笑容无限扩大。

    乐雪薇忍着笑点头:“嗯。怎么了?不行吗?我给儿子唱了那么多遍,让你给我唱一遍怎么了?”

    “呃……好。”韩承毅犹疑了片刻,答应了。清了清嗓子,还真的唱了。他的嗓子偏低沉,略微还有些沙哑,但是唱起歌来,和说话时却不同,偏于清亮,也很柔和,像是换了个人。

    乐雪薇惊讶的听着他哼唱着——“小宝贝快快睡,梦中会有我相随,陪你笑陪你累,有我相依偎,小宝贝快快睡,你会梦到我几回,有我在梦最美……”嘴角忍不住咧开了,他这样温暖,还真像个父亲。

    “宝贝,睡吧!”

    韩承毅给小妻子唱完摇篮曲,依依不舍的挂上了电话,仰望着高空悬挂的明月,只觉得这月光一直照到他心里去。不过片刻,手机又响了。点开一看,是乐雪薇发过来的一段视频和一段语音。

    视频是儿子的,两个小家伙,挤在一个浴缸里洗澡,满身都是泡泡,弄得到处都是水,大宝总是那么闹,小宝总是乖乖的。看着这视频,韩承毅觉得一天的疲惫都消散了。

    而后点开那段语音,是乐雪薇刚才才录好的。

    “大宝贝,你也睡吧!不要太辛苦,我和小宝贝们会心疼的。晚安,muma!”

    韩承毅先是一怔,慢慢的才弯起嘴角,乐雪薇最后那一个气音,muma——仿佛撞在了他的胸口,噗通一下,整颗心都陷了下去……

    有了韩承毅的日子,安静无波。这天,乐雪薇却接到了一通陌生来电。

    一般来说,乐雪薇是不接陌生电话的,这种年头,广告和欺诈电话太多。但是,这个电话不是帝都本市的号码,锲而不舍的打了很久,乐雪薇满含疑惑的终于接了。

    那头传来一个犹犹豫豫,但却让乐雪薇熟悉到极点的声音。

    “喂,你、你好……请问,这是袁晶晶的手机吗?”

    乐雪薇听到这个声音,脑子里‘轰隆’一声炸开了——这个声音,她怎么会听不出来?即使隔着机器,即使很多年没有听过,也足以让她在第一时间里热泪盈眶!

    “……”乐雪薇当即湿了眼眶,不敢相信的捂住唇瓣,颤颤巍巍的低声呢喃,“爸、爸。”

    “……”那一头也突然静默了许久,隐约的,乐雪薇听到那一头父亲压抑的喘息和哽咽声。

    “爸!”乐雪薇终于是忍不住,失声痛哭,“爸爸,我是雪薇……爸爸,是你吗?爸爸!”

    “哎……”那一头,终于传来乔万东颤抖着的应答,“雪、雪薇,真的是雪薇啊?啊?爸爸的宝贝女儿……”没说两句,乔万东又在电话里无可遏制的哽咽起来。

    乐雪薇泪如雨下,下意识的跪倒在地,握着手机向父亲道歉:“对不起,爸,雪薇不孝……”

    “雪薇,这些年你好吗?爸爸在杂志上看到D·s集团的期刊,上面登了袁晶晶设计师的相关介绍,那个照片只有半寸大,可是……爸爸一看,这不是爸爸的女儿吗?而且,那么巧,和雪薇一样是学设计的。爸爸就托人四处打听……爸爸好容易才问到这个号码,没想到,就是爸爸的宝贝……”

    乔万东感慨万千,言辞间全是对女儿的思念和疼惜。

    乐雪薇捂住唇瓣,泪水汹涌。“爸,对不起,是雪薇不好……这么多年都没有联系你,爸,雪薇让你担心了!”那个时候,她害怕韩承毅会找到父亲家,所以一直没敢联系。

    “呵呵……”乔万东吸了吸鼻子,笑了,“雪薇不哭啊,你长大了,不要像小时候一样动不动就哭了啊!爸爸现在很高兴,知道你好好的活着,爸爸比什么都高兴。”

    “嗯!”乐雪薇满腔都是对父亲的歉疚,同时感受到父亲浓浓的爱意,眼泪越发无法停止。

    “雪薇,爸爸过来看你,好不好?”乔万东试探着征求女儿的意思,他还不敢太过亲近女儿,他永远也忘记不掉,因为自己的糊涂,亏欠了女儿十几年的父爱。

    “好,好……”乐雪薇哽咽着,一遍一遍答应着。父亲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她了。

    挂了电话,乐雪薇给韩承毅挂了电话过去,韩承毅虽然在开会,但一刻没有停顿的接了。

    “小雪,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怎么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是你怎么了,还是大宝小宝怎么了?”

    乐雪薇只是哭,不说话,因为刚刚和父亲通完电话情绪很激动。

    这把韩承毅急的,也不管是在会议室里,走到窗户边上,就开始哄她,“别哭啊!怎么了?要急死我吗?要我现在过来吗?小雪,不哭不哭……我马上过来!”

    一会议室的人齐齐看向倪俊,倪俊权当什么也没看见——都看他干嘛?又跟他有半毛钱关系啊?

    在韩承毅转身之际,乐雪薇终于开口了。

    “不是,我和孩子都没事,你……你给我换地方住,我爸爸要来。”

    韩承毅一怔,爸爸?那就是乔万东?岳父要过来?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是是,是我没考虑周全,别哭了,我现在马上让人安排,哎哟,宝贝你可吓死我了,下次不带这么吓唬人啊!乖……”

    挂了电话,韩承毅转过身来,会议室里众人一切正常,大家都装作其实刚才什么都没听到。

    乔万东来的那天,乐雪薇是带着大宝小宝一起去机场,两个小家伙窝在妈妈怀里,小宝说不出话来,大宝便一个劲的叽叽喳喳:“妈妈,外公怎么还没出来啊?妈妈,外公有没有给我们带礼物?外公会不会不喜欢我和小宝弟弟啊!”

    乐雪薇理理两个儿子的衣服,笑着说:“外公马上就出来了,外公呢,还不知道有大宝小宝,所以礼物呢……大概不会有。不过,外公一定会很喜欢大宝小宝的。一会儿外公来了,要记住有礼貌,不能调皮,知道了吗?尤其是大宝,要好好表现噢,你是哥哥呢!”

    “嗯!”袁希朗郑重的点着头,爱护的牵着小宝弟弟的手,小大人的样子惹的乐雪薇忍俊不禁。

    “雪薇?”

    身后响起一个熟悉的低沉的嗓音,略微沙哑、微颤。乐雪薇突然收住了笑容,站起身缓缓看过去,只见人来人往的人群里,阔别了四年的父亲乔万东一袭衬衣西裤站在不远处,两鬓已然沾上了银霜。

    比起四年前,父亲清瘦了不少,但身为学者的儒雅之气却越发浓厚了。

    “爸爸!”乐雪薇喃喃,牵着两个儿子慢慢走到乔万东跟前,倏尔扑进父亲怀里,恸哭,“爸爸……”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