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韩家受困

关灯
护眼
    帝都,总统府。

    乔雨薇正在房间里试刚送来的衣服。

    自从来了总统府,她的生活质量一下子得到了大幅度提高。以前碍于要在韩承毅面前装淑女和贤良,她花钱还不敢大手大脚,可现在,她成了总统的女儿,就没有那些顾虑了。

    什么东西都是最好的,吃穿全是特供,要什么只要一个电话,立马有人送上门来。落魄的乔雨薇,一下子成了公主。

    “大小姐。”

    佣人在外面敲门。

    乔雨薇不耐烦的皱了眉,把新送来的衣服扔到床上,“什么事啊!”

    “总统回来了,这会儿正在夫人房里,让你过去。”

    乔雨薇眉头皱的更紧了,要命!这个杭泽镐,还真是痴情,估计全世界他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天天对着个昏睡的人,还那么有感情,又是陪着说话,又是按摩,好像躺在床上那个人会回应他似的,而且还总喜欢叫上她。

    乔雨薇是真不想去,只要看到杭泽镐夫人那张脸,她就浑身不舒服。虽然乐慈是躺在床上睡着,可是,就是那样也和乐雪薇太像了!直让乔雨薇看的心里发怵。

    没办法,杭泽镐的话,她怎么能不听?为了坐稳总统女儿这个位子,不但要去,还得装作很情愿的样子。

    来到乐慈的房门前,乔雨薇敲了敲门。

    “进来。”

    推开门走进去,杭泽镐正在给乐慈按摩双腿,一下一下很认真,力道控制的很好。

    “爸,我来吧?”乔雨薇微笑着走过去。

    杭泽镐摇了摇头:“不用了,床头有本书,里面夹了书签,你接着我昨天念过的念给你妈听……你妈醒着的时候,就一天不能没有书,她现在睡着了,当然也不能少了。”

    “噢。”乔雨薇走过去,拿起那本书,坐在床头念起来。

    不经意间,似乎看见乐慈的手动了一下。乔雨薇浑身一震,下出一身冷汗来,再一看,好像又没动静了。

    “怎么了?”杭泽镐察觉出她的异常,皱眉问了句。

    乔雨薇慌乱的摇摇头,掩饰住慌乱的神色,看向杭泽镐,问道:“爸,我妈这病,医生没说能不能好吗?”

    “哎……”杭泽镐闻言叹了口气,眼神也暗淡下去,“说是醒来的可能性很小了。不过,不管你妈醒着还是睡着,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乔雨薇暗自捂住心口松了口气,还好、还好,醒不来就好!

    长夏韩家,偏厅。

    “大少奶奶,人来了,让他们现在就进来吗?”

    苏乐君神色谨慎而小心,压低了声音问身边的人:“看清楚了吗?夫人、大小姐和孙少爷都不在吧?”

    “是,大少奶奶放心。”

    苏乐君不敢松懈,低喝道:“让他们进来。”

    “是!”

    偏厅的门打开,一溜排十几个人齐刷刷的窜了进来,形容都有些鬼祟。

    苏乐君面上露出嫌弃的神色,要不是做的事情见不得人,她怎么会花钱请这些人?幸好要对付的只是两个小孩子,这么多大人,想来总能够搞定了吧?

    哼,韩承毅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乐雪薇和两个孩子养在外面,她就没有办法知道了?要知道,她苏乐君好歹也做了韩家二十几年的大少奶奶!这点耳目还是有的。

    苏乐君捂了捂鼻子,朝身边的人使了个颜色。

    那人立即会意,上前掏出一沓信封一只只递到那些人手里,人手一只。信封里,还放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孩子——正是乐雪薇的儿子!

    苏乐君注意韩承毅很久了,最近看韩承毅的表现,太异常了,由不得她不怀疑。原来,她还真是低估了乐雪薇这个丫头,当年没弄死她,竟然又回到了韩承毅身边。更没想到的是,韩承毅还是违背了誓言,让乐雪薇生下了孩子!

    这对双生子,身上流着韩家的血,是万万留不得的!苏乐君双眸中闪耀着阴狠的嗜血光芒,锋利的指甲蓦地一收,嵌入掌心。眼角一挑,看向那些人,冷声说到:“知道该怎么做了?”

    “是,大少奶奶放心!”

    “哼!”苏乐君冷哼一声,厌弃的扫了众人一眼,不耐烦的挥手,“拿了钱那就赶快走吧!记着,我要见到人,一点纰漏都不能出!”

    鉴于四年前让乐雪薇死里逃生的失误,苏乐君这次务必亲眼看到两个小家伙!不管是要怎么样对付,都要亲自经过她的手才行。

    “是。”

    “去吧、去吧!”

    不等那些人离开,苏乐君先站了起来,转身离开了偏厅。想着即将发生的事情,苏乐君浑身的血液都在翻腾!韩承毅,你不要怪我心狠手辣,要怪只怪你忘记了当初答应过我的事!这两个孩子,压根就不该来到这世上!

    乐雪薇接到韩夫人的电话时,着实吓了一大跳。

    她当然早有过这种心理准备,可是,真的接到这个电话还是很紧张。握着手机,战战兢兢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韩……夫人。”

    “嗯,你有时间吗?我想见你一面。”韩夫人的口气很客气,听不出来对乐雪薇有什么不满,事实上,韩夫人的修养是很好的,她并不是真的从心底那么讨厌乐雪薇,只是为了韩家的颜面和地位。

    “是,有时间。”

    乐雪薇哪里敢说没有时间?婆婆要见她,她就是爬不起来也是要去的。

    挂上电话,急匆匆的换了衣服,乐雪薇便往韩家赶,可千万不能迟到,她做错了那些事,一定不能再惹婆婆不高兴了,否则,为难的还是韩承毅。

    乐雪薇出门的时候,抱着的是委曲求全、任打任骂的心态去的,只不过,她没想到事情远没有她所想象的那么容易。

    按照约定的时间,乐雪薇提前到了长夏,走到门卫室,“您好,是夫人让我过来的。”

    门卫们对视一眼,为难的说到:“您这……您就别说这种话为难我们了,夫人这个时候根本都不在家里。”

    “……”乐雪薇懵了,明明就是韩夫人约自己来的?怎么她自己到不在家?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等到人,乐雪薇也不敢走,毕竟是婆婆让自己来的。

    对门卫笑笑点点头:“那我,可以在门口等着吗?”

    门卫看了她一眼,迟疑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行,那您就站在那边等一下吧!”

    天气不怎么好,闷热了一天,乐雪薇站在树荫下,没多会儿就下起大雨来。她来的匆忙,连把雨伞也没有,只有随身一只手袋,雨势来的大而且快,很快就被淋成了落汤鸡。

    倏尔,大路上一辆黑色劳斯莱斯驶了过来。

    乐雪薇抹了把脸,露出一丝欣喜的微笑,迈开步子冲了过去,她以为那车里坐的是韩承毅,却没有意识到,这个时间韩承毅是不可能回来的。

    “承毅、承毅!”

    乐雪薇挥舞着双手,拦在车子跟前,头发潮湿了沾在脸上。

    车子里,韩夫人听到这声音,睁开了眼,在看到乐雪薇之后,猛的一顿,“停车!”这丫头来的倒是快,倒是很守时,无论哪方面看,都实在是让她满意,只可惜……

    司机一个急刹车,车轮在潮湿的路面上一阵急速滑动,车子停下了。司机先下了车,撑着伞走到车后座,打开车门,朝着里面说到:“夫人,您下来,还是让她上来?”

    “我下去。”韩夫人说着,人已下了车。

    乐雪薇错愕的看着车上下来的人,苍白潮湿的脸上神情仓皇,嘴里喃喃着:“夫人……韩、韩夫人……”

    韩夫人悠然的踱着步子走到乐雪薇跟前,默不作声的打量着她,良久才叹息到:“哎……你这孩子,怎么就……不听话呢?跟我进来吧!这么大的雨,身子又这么单薄。”

    乐雪薇抹了抹脸上的雨水,听到韩夫人这么温和的语调,还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时间站着没动。

    韩夫人往前走了两步,没听到后面有动静,又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怎么?不进去?这么大的雨,你要跟我在这里说吗?”

    “不、不是!”乐雪薇急忙摇头,跟在韩夫人身后进了长夏大门。

    进了长夏,韩夫人便让下人带了乐雪薇去洗澡换衣服。之后,才命人将乐雪薇带到了她平日里会客的私人小花厅。

    “袁小姐,请。”

    乐雪薇朝下人点点头,走进去,韩夫人正在插花,她束手束脚的站着,不敢动也不敢开口,因为眼前这位贵妇是韩承毅的母亲,乐雪薇十分的敬畏她。

    倒是韩夫人先开了口,她的视线却始终落在手里的花上,没有移开分毫。

    “孩子,你是个好孩子。这一点,我在见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了。”

    乐雪薇一惊,没想到的还会得到这样的评价。

    “可是……”韩夫人话锋一转,“你现在真的不行了,理由除了我上次说的,还有另外一个,我想承毅大概是不会告诉你的。我们韩家的前程现在正握在杭泽镐手里,如果杭泽镐不放手,韩家就将没落,你知道吗?”

    乐雪薇茫然,这一点,她怎么会知道呢?韩家陷入困境了吗?韩承毅从来没有跟她提过啊!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