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大雨车祸

关灯
护眼
    而早在韩承毅联系‘香泉湖’保姆之前,乐雪薇就已经出事了。

    乐雪薇刚从长夏大门离开,就接到了家里保姆打来的电话。

    “喂,太太?您去哪儿了?太太啊……你还是快回来吧!大宝小宝,大宝小宝不见了!”保姆的声音异常的焦急,隔着电话,也能感觉到他火急火燎的情绪。

    乐雪薇则是立时懵了,她根本不能相信自己听到的。“什么?怎么会?不是在学校吗?你好好找了吗?”

    “找了,怎么没找?学校都翻遍了!也报告了先生,已经联系了警局,虽然时间不到,可是已经帮着在找了,还是没有任何消息啊!早上是我亲自送到幼儿园,看着老师抱进去的,怎么知道下午放学去接,孩子就没了呢?”

    听着保姆的话,乐雪薇站在大雨滂沱的帝都街头,险些脚下不稳。

    不能乱、不能慌……乐雪薇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打电话给韩承毅,在她心里这世上就没有韩承毅办不到的事。可是,拿起手机,可是手机竟然没有电了!

    不过应该不要紧,保姆说已经通知韩承毅了,那么就一定不会有事的!

    当务之急,她得立即赶回‘香泉湖’,韩承毅一定在那里!他不会丢下她的!乐雪薇站在街头,伸手拦车,孩子丢了,她很着急,韩夫人说的那些话又在她耳边萦绕,惹得她心绪纷乱。

    然而,大雨中,车子并不好拦,眼见着车子一辆一辆从眼前疾驰而过,乐雪薇急的不行,所幸也不等了,迈开步子往‘香泉湖’的方向跑。忽而,转到一个路口,黄灯闪烁,乐雪薇的脚步没有停下,两辆车子齐齐朝着她的方向驶过来。

    ‘吱嘎’两声响,乐雪薇耳边听到急速的刹车声,她后知后觉的转过头,乌黑的瞳仁中倒影着车辆的影子,同时也铺满了惊恐!

    “啊!”

    惊呼刚刚出口,人便已经被撞飞倒在了地上。纤瘦的身子,在大雨中划出一道轻盈惊艳的抛物线。

    劳斯莱斯急刹车,车内,杭安之放下手中的档案,不悦的皱了皱眉,扶住沙发扶手,咂嘴道:“怎么回事?”

    “安少,撞人了!”阿肆的声音略微不安,像杭安之这种身份,撞了人可不怎么好办。“要下去看看吗?责任不在我们,是对方闯了红灯……”

    杭安之没说话,只往外看了一眼,乐雪薇单薄的身子像片沾湿的羽毛一样趴在地上,他突然觉得心上像是被钩子勾了一下,虽然看不清她的脸,然而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这个身影,怎么会这么像她?

    “安少?”

    在阿肆惊异的目光中,杭安之已然推开车门下了车,大步走向雨地里的乐雪薇。毫不犹豫的蹲下身子,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

    乐雪薇闭着眼,已经失去了意识,毫无生气的躺在杭安之怀里。杭安之眼皮一跳,看清了怀里的人,还真是她没有错?自从上次她在总统府被韩承毅带走之后,还以为他们双宿双飞了。怎么下着这么大的雨,她竟然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

    来不及多想,杭安之抱着乐雪薇上了车。

    “阿肆,快开车,去宋国医那里。”

    “安少,这……”阿肆犹豫,“您还有个会议呢!”

    杭安之果断的摇摇头,言辞间有些发狠:“救人要紧!哪那么多废话?会议自然有义父出席,我少去一次有什么关系?”

    “是。”阿肆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得将车子开往宋国医那里。可心里却是满满的不赞同,杭泽镐现在带杭安之出席重要会议的次数越来越多,明显就是在培养他,每一次会议,都是拓展脉络关系的好时机,怎么会不重要呢?

    在车上时,杭安之便仔细检查了乐雪薇。

    刚才车子刹车刹的及时,乐雪薇看着好像只有些轻微的皮外伤,幸而她落地的时候是身子朝下趴着,否则此刻只怕后脑勺已经受到重创,哪里能只有额头有渗血这么简单?

    杭安之从口袋里掏出一方干净的手帕来,覆盖住乐雪薇渗血的额头,不确定她有没有内伤,不敢再搬动她,这样一直到了宋国医那里。

    宋国医给乐雪薇做了详细的身体检查,问道:“车祸?”他还记得乐雪薇,上次是肩膀脱臼由杭安之带到了他这里来。

    “嗯。”杭安之在一旁点点头。

    “你撞的?”

    “呃……嗯。”杭安之不好意思的轻哼一声。

    “啧!”宋国医连连摇头赞叹,“这丫头命大啊!没什么大碍,头部、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肋骨断了两根,万幸没有戳破内脏。胸腹部瘀伤,就这样了。”说着,一旁的小徒弟便端着洗手盆来,宋国医已然洗了手。

    杭安之一怔,很是不放心:“这就完了?不是吧?您再给好好看看,当时都撞飞了!”

    宋国医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笑道:“哟,小安子这是不相信你宋叔的医术啊?”

    “不是……”杭安之莫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摇头否认,“我怎么能不相信宋叔?您看,她这不是一直昏睡着吗?”

    “没事,她兴许是累了,加上身体虚弱,这一撞,刚好睡一觉。”宋国医擦干净手,带着小徒弟上外面开药去了,“开玩笑的,我给她吸了点麻药,能缓解她的疼痛,舒缓神经,再睡一会就该醒了……我给你开点药,你现在就能把人带走,回去好好静养着就是了。”

    宋国医号称帝都圣手,他的医术杭安之是不怀疑的。尽管还是担心,杭安之仍旧拿了药方,把人抱出去了。上了车,立即吩咐阿肆按照方子去买药,上面外用、内服,草药、西药一大堆。

    “哎……”阿肆接过药方答应了一声,又问道:“安少,她还没醒,现在我们把她送哪儿去啊?”

    杭安之一怔,刚才他一直都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是啊,该把她送哪儿去?他甚至弄不清楚,她怎么又回到帝都了。心一横,做了决定。“去总统府!”

    “安少!”阿肆显然吓了一跳,“这怎么行?”

    杭安之蹙眉,冷声低喝:“怎么不行?不然你告诉我,把她放哪儿?不要走正门,从偏门直接去我的小院,让警卫们不要声张,这有什么问题?”

    阿肆的脑袋里立时冒出‘金屋藏娇’几个字,只要遇到这个女人,安少的行为就会变得不同寻常,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阿肆没有反驳,虽然觉得不妥,可还是老老实实将车子开往总统府的偏门。

    偏门相较于大门,要冷清许多,守卫看上去没那么森严,但其实是一样需要刷指纹。

    杭安之抱着乐雪薇直接上了楼上他的卧室,他这里客房虽然有,但是并没有人住,要住还是需要收拾一下的。

    乐雪薇一觉醒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因为吸了麻药的缘故,脑子不是那么转悠的快。入眼处,皆是陌生的。屋子里考究的陈设,却散发着一股古色古香的味道。乐雪薇拧眉,明明是第一次来这里,倒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一旁的矮几上,放着一只香薰炉,里面袅袅飘出淡淡的幽香。

    “呃!”乐雪薇刚要挣扎着起来,却被胸腹上一阵钝痛给刺激的重新摔倒在床上,这么一来,疼痛便又加剧了。“啊……”无意中,乐雪薇触动了床头的按钮。

    随着一阵脚步声逼近,房门被推开了,一身家居休闲装扮的杭安之一手插在口袋里,一手握着本书,站在乐雪薇面前。

    “你醒了?”

    “……”乐雪薇脑子转过弯来,她这是做梦吗?怎么会又见到了这个男人?“安……少?”

    杭安之把手里的书往矮几上一放,施施然笑了:“看到我这么吃惊?怎么,不记得自己出车祸了?”

    乐雪薇眼珠子转了转,记忆慢慢回笼,想起来了,她赶着去机场结果被车撞了。这么一想,她还怎么在床上躺的下?“谢谢你……我现在要走了!”再次掀开被子,企图起来。

    “呃!”

    然而,剧痛再次袭来,乐雪薇无力的倒回床上,脸色因为疼痛而越加苍白。

    “啧!”杭安之无奈的皱眉叹息,“你着什么急?哪儿也别想去,肋骨断了两根,老实躺着!”

    乐雪薇急的眼泪都要出来了,紧捂着断了的肋骨处,焦急的摇头:“不行,我得马上离开!”说着,又挣扎着起来,汗水顺着脸颊、两鬓往下流,疼的不行,可她却咬牙忍住了。

    杭安之看的呆住了,从来没见过一个女人倔强成这样。即使断了两根肋骨,却也硬生生掀开被子下了床!

    “站住!你不要命了?”杭安之蹙眉,为了她的倔强和不知怜惜自己,上前两步将人拉回来。

    “放开!”乐雪薇疼的冷汗直冒,身子也在止不住的颤抖,但却倔强的望着杭安之,“我必须回去!我的孩子丢了……我要回去找我的孩子!”说着,一闭眼,两行清泪滑了下来。

    杭安之怔忪,女人掉眼泪,原来也可以这么有魅力吗?他知道,她的眼泪不是因为身上的疼痛,而是因为心上的。

    “你不要动,孩子,我帮你找!”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