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为爱放手

    杭安之的身份地位和能力,乐雪薇是丝毫不怀疑的,只是孩子丢了这种事,做母亲的怎么可以不回去?

    两鬓上滑下豆大的汗珠,乐雪薇疼的牙齿咯咯作响,“谢、谢谢……可是,我还是必须要回去!我的孩子……那是我的孩子啊!”然而,现实却容不得她移动。

    “啊……”乐雪薇只是在杭安之怀里挣扎了那么一小下子,便牵动了断裂的肋骨,疼的她难以承受。

    “真的不要命了?!”杭安之看不下去,当即皱眉吼了起来,“知道肋骨断裂是什么意思吗?你如果再这么乱动下去,断端刺破内脏,你还想不想活了?”

    “……”乐雪薇怔愣住,她没有想到这些,但即使想到这些,她就能放着孩子不管吗?

    杭安之再容不得乐雪薇挣扎,直接将人从地上抱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床上。语调也变的柔和起来,“好了,你就听听话吧!你这样子能做什么?难道你还怀疑我的本事?”

    杭安之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在这个时候想起了韩承毅,讥诮着笑到:“放心,我虽然不如韩承毅有钱,但是……这些事,他能办到,我也一样能办到!”

    这话说的有些莫名其妙,乐雪薇听不懂话题为什么扯到了韩承毅身上,呆愣的看着他,半天没有做出反应。

    “咳咳。”杭安之觉得脸上一阵燥热,轻咳了两声,“那什么,你好好休息,有事就按床头这个铃,下人自然会过来……我出去一下!”

    “哎……”乐雪薇却突然拉住了杭安之的衣袖,这又牵扯到了她的伤。

    杭安之不满的转过身,皱眉咂嘴:“你又要干什么?就没见过你这么不听话的女人!非要把你绑起来吗?”

    乐雪薇靠在床头虚弱的摇摇头:“不是,我是想谢谢你,还有……麻烦你了。”

    她的眼睛泡在眼泪里,越发显得温润漆黑,这使得杭安之心头有了种异样的感觉,有些别扭但却不是不舒服,反而有些轻飘飘的。“放心,我这就去,好好躺着。”

    “嗯……”乐雪薇答应着点点头,在杭安之的注视下闭上眼,却怎么也躺不安稳。

    杭安之去了有小半天的功夫,这空档里,有下人过来自觉来看过乐雪薇两次,询问她有没有什么需要,顺带着也喂她吃了饭上了趟洗手间。乐雪薇担心孩子,只是喝了两口汤吃了药就再吃不下什么东西了。

    外面的雨一刻不停歇的下着,而且势头越来越大。雨滴落下的声音每一下都像是砸在乐雪薇心上,更是搅得她心神不定。天色越来越黑的时候,房门再次被推开,这次总算是杭安之了。

    “你回来了?”乐雪薇撑着胳膊想要起来。

    杭安之眉峰一挑,却是被她这话给怔住了。你回来了——多像个妻子对着忙碌了一天回到家的丈夫说的话?思维不知不觉就有些心猿意马。

    “安少?”乐雪薇捂着胸口,蹙眉不解的看着深思有些恍然的杭安之,完全没有想象到眼前这个男人对她已经有了不一样的心思。“安少……怎么了?有不好的消息吗?”

    “噢。”杭安之这才回过神来,调整了思绪,笑到,“你的手机呢?”

    “嗯?”乐雪薇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四处看了看说,“我的手袋呢?在手袋里,但是已经没电了。”

    杭安之忙起身取来她的手袋翻出手机,一看,果然没电了。杭安之手里摇晃着她的手机说,“你看,你这么糊涂,如果手机有电,大概你就不会被我撞的这么惨了。”

    “……”乐雪薇茫然。

    杭安之摇头轻笑,把手机放在一旁,“孩子不是丢了,孩子现在好好的在韩家。”杭安之顿了顿,注意着乐雪薇的表情。

    乐雪薇明显一怔,单薄的近乎透明的眼皮垂了下来,因为靠的太近,杭安之能清晰的看见那白皙的一层肌肤上覆着细微的淡紫色血管。看她这反应,杭安之心上一揪。

    “怎么会?”乐雪薇听到孩子在韩家,的确是松了一口气,但是,巨大的疑惑也随之而来,为什么?孩子为什么会在韩家?是韩承毅把孩子带回去的吗?如果是他的话,为什么连个招呼都不和她打?

    不对,乐雪薇直觉不对。

    “这是真的吗?”乐雪薇疑惑的抬头看向杭安之。

    杭安之耸耸肩,点点头:“怎么不相信我?”

    “不……不是。”乐雪薇捂着胸口想要起来,“那,能不能麻烦你送我去……”话说到这里,她突然顿住了,送她去哪里?韩家?‘香泉湖’?可韩夫人的话还在她耳边回荡。

    杭安之注意到她的神色变化,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唇。“怎么了?”

    “安少,我能问你件事吗?”乐雪薇抬头郑重的看着杭安之,她想,关于杭泽镐为难韩家的事情,这个人应该是清楚的。

    “问吧!”杭安之微一颔首。

    “你义父,是不是、是不是……扣住了韩家的生意?”乐雪薇这么问着,却感到胸膛下面狠狠被揪了一下。

    杭安之垂了垂眼,思索着她为什么这么问,他觉得这或许是对他有利的信号。于是点了点头,“嗯,是。不过,这个消息封锁的很严实,一旦泄露出去将会造成很不好的影响,你是从哪里听说的?”

    “呃!”

    乐雪薇一手捂住胸口,一阵钝痛传来,另一手紧紧揪住了身下的床单。原来是真的!杭泽镐用总统令逼迫着韩承毅就范!如果韩承毅不答应娶乔雨薇,那么就会成为韩家的‘罪人’!

    淡粉的唇瓣上,血色减退,乐雪薇抱着最后一丝希冀问到:“那个……是很重要的生意吗?”

    “嗯。”杭安之仍旧点头,“这么跟你说吧!韩家之所以和别的生意人不同,就是因为这桩生意。再多的,不好意思,我就不能透露了。我义父这么做虽然不怎么地道,但是,请你理解一个父亲疼爱女儿的心情。”

    “啊……”乐雪薇轻呼一声,只觉得胸口的疼痛越演越烈!好一个父亲疼爱女儿的心情!杭泽镐为了替女儿得到想要的男人,就可以这样不管相爱的人,甚至拆散一个家庭吗?

    “你怎么了?”杭安之大惊,腾的站起来扶住乐雪薇。

    乐雪薇低着头,眼泪噙在眼眶里。因为过于悲愤,加上这一天又没怎么吃过东西,低血糖的毛病又犯了。乐雪薇虚弱的任由杭安之抱在怀里,艰难的摇着头:“我……给我一颗糖!”

    “糖?”杭安之一惊,突然想起来,她曾经有一次也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好!”

    杭安之摁了摁钮让下人拿来糖,喂进乐雪薇嘴里,乐雪薇含着糖果慢慢有了好转,脸色不像刚才那样难看了。

    “哎!你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杭安之训斥的口吻,不自觉的带上了疼惜的色彩,有种女人虽然生来倔强自立,但却就是有让男人想要保护的**。

    乐雪薇没有回答他,只是说到,“谢谢你,我没事了。”

    “我让下人再送点吃的过来,你好歹吃一点?”

    乐雪薇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突然抓住了他的胳膊,乌柒柒的眼中盛满担忧,“安少,我的孩子,现在好吗?韩家有没有对他们怎么样?”

    “怎么这么问?”杭安之蹙眉不解,“这孩子不是韩承毅的吗?韩家还会不好好对待孩子?难道不是因为你和韩承毅分手,所以韩家才会把孩子抢走?”

    “……”乐雪薇呆愣,面对这一串疑问,她完全说不出话来。

    等不到她的回答,杭安之摇头叹息,“放心吧!孩子现在由韩夫人亲自带着,宝贝的不得了。”

    韩夫人?听到这三个字,乐雪薇眼中有了一丝生气。她还记得当年她和韩承毅刚结婚的时候,韩夫人曾拉着她的手,嘱咐她早点为韩家开枝散叶……韩承毅对于把孩子带回长夏一直是有忧虑的,她虽然不清楚这顾虑究竟是什么。但是,孩子既然是在韩夫人手上,那就一定是安全的吧!毕竟韩夫人那么想要孙子。

    那么现在的情况是,韩夫人只想要孩子,却不想要她这个儿媳妇?在她看来,事情似乎就是这个样子。

    像是疲倦至极,乐雪薇无力的躺倒在床上,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过无助。爱人……为了韩家,她显然已经不得不放弃了。孩子……韩夫人想要,她要怎么才能夺的回?

    把脸深深埋进枕头里,乐雪薇压抑着嗓子,眼泪沾湿了枕头。

    “哎……”

    杭安之在一旁看着,不由觉得心痛,抬起手来落在乐雪薇脑袋上,叹息到:“早告诉你了,你们没有办法在一起的。劝你放弃的时候,你就是不听,我义父想要做的事情,从来还没有失手过。”

    乐雪薇佝偻着身子,蜷缩成一团,只是呜咽并不说话,杭安之看的越发心疼不忍。

    “你身上有伤,好好休息,我这里平常并没有人来,你可以安心在这里养伤,等到身体好一点了再想别的……”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