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照片上的人

关灯
护眼
    雨夜,长夏。

    倪俊推开书房门,头发上、肩膀上都是潮湿的。

    韩承毅听到动静,蓦地转过身来,深邃的双眸隐含焦急,右手食指和中指上夹着一支烟,神情有些颓废,“怎么样?还是没有消息?”

    倪俊垂眼摇了摇头,不忍的说到:“三少,也许三少奶奶是自己躲起来了,夫人那天不是见过她?兴许是夫人说了些不中听的话。三少奶奶不会有事的,有事的话,现在也该有消息了。”

    从理论上来说,倪俊的话完全是对的。

    可是,人的感情岂是理智能左右的?没有亲眼看到人,韩承毅怎么能放心?即使小雪人是好好的,可是却说不定一个人躲着正伤心呢?!

    弹了弹手里的烟,韩承毅低声吩咐:“叫他们不要停,该注意的地方一个都不要漏过。”

    “是,三少放心。”

    韩承毅沉默着,看向窗外。小雪,你在哪儿?不要躲着我,母亲已经同意我们在一起了,没有人能分开我们……手里的烟不知不觉烧到了手指,微微的灼烫着肌肤,他却是浑然未觉。

    ‘咚咚’,书房门被敲响。

    “进来。”

    管家邵叔推门站在门口,一脸忧愁,“三少,您去看看两位小少爷吧!”

    “嗯?”韩承毅一听,立即拧灭了手里的烟,霍地站了起来往外走,边走边问,“孩子醒了?怎么这副表情?出什么事了吗?”

    “这……”管家支支吾吾的,“倒不是出什么事了,只是,两位小少爷一直叫着‘妈妈’……哭着闹着,夫人怎么哄都没有用……夫人让您过去看看,有什么办法没有。”

    韩承毅沉吟了一声,疾步走向儿子的卧室。

    卧室里已然是乱成一团,两个孩子的哭声只差没把房顶给掀翻了。韩夫人和韩承韵正手忙脚乱的哄着,屋子里围了一大群下人,可是没有一个有用的,只能束手在一旁干瞪眼。

    “宝贝宝贝,不哭了啊!要什么?要什么奶奶都给啊!”

    “哇哇……妈妈,呃……妈妈……”

    大宝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肝肠寸断。小宝不会说话,哭的就越发可怜,小脸憋的通红,眼泪直往下掉,抽泣着,好像一口气就要喘不上来。大宝看到弟弟这样,圆滚滚的身子便爬了过去,自己还在掉眼泪呢,就把弟弟抱在怀里,一抽一抽的哭着劝着:“小宝不哭,哥哥在呢!”

    韩承毅一蹙眉,两个孩子像乐雪薇比较多,这么一看,真是让他心疼的没法形容。

    “大宝、小宝……”韩承毅走近了,一手一个将两个儿子捞进怀里。“怎么哭成这样?男子汉大丈夫的,不能这么哭知道吗?”

    大宝小宝靠在韩承毅身上,对视了一眼,顿时停住了哭泣,打了个嗝,大大的眼睛含着眼泪瞪着韩承毅,大宝先反应过来,短短的肉胳膊一把环住韩承毅,又开始嚎:“哇哇……爸爸!”

    韩承毅浑身一震,这还是儿子第一次这么叫他。这感觉无法形容,只是那么一瞬,他觉得眼睛里涌上来一股热流,憋都憋不回去。

    一旁的韩夫人却也因为孩子的这声称呼而大大松了口气,有了韩承毅,两个孩子没有刚才哭闹的那么厉害了。这也难怪,才多点大的孩子,一睁眼就跑到了完全陌生的环境里,屋子里还站着这么一大群不认识的人,能不害怕吗?”

    “大宝小宝乖,不怕,这里是爸爸家,就是大宝小宝的家。”韩承毅在两个儿子脸上一人亲了一下,指指母亲说,“这是奶奶……”又指指韩承韵,“这是姑妈。都是很疼大宝小宝的,知道了吗?”

    大宝小宝大哭是止住了,不过还小小的抽泣着,“那、那妈妈呢?”

    “……”韩承毅一窒,脸色有些难看,生硬的扯了扯嘴角,苦涩的说到,“爸爸先把大宝小宝接过来了,现在正让人去接妈妈!”

    “可是,可是妈妈不是一直跟爸爸在一起的吗?你们为什么没有一起回来?”大宝环住父亲的脖子,想了想觉得不对劲。

    韩承毅看看母亲,眼神里略有责备的意思。韩夫人自知理亏,也没有怪儿子,讪讪的笑笑说:“爸爸和妈妈走岔了,不过不要紧,爸爸已经派人去接了,妈妈很快就来,在妈妈来之前,大宝小宝要听话,好吗?”

    “爸爸?”

    大宝小宝齐齐看向父亲,韩承毅挤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

    “那、那好吧!”大宝小宝一瘪嘴,虽然没有妈妈还是不太满意,不过,爸爸既然这么说了,就要听话,不然妈妈来了,知道他们不听话,会生气的。

    韩夫人和韩承韵赶紧过来,接过大宝小宝。

    “哎哟,小宝贝,跟奶奶吃东西、洗澡澡去!”

    深夜里,一声雷鸣惊醒了乐雪薇。

    “大宝、小宝!”

    乐雪薇自梦中睁开眼,一身一脸都是汗,大口喘着粗气。口渴的厉害,动了动身子,想要去够床头柜上水杯,却有些困难。虽然杭安之说过,只要按一下床头铃就有下人会进来,可是,这大半夜的,她怎么好意思使唤别人家里的佣人?

    按压着胸口,乐雪薇吃力的伸手够向床头柜。

    然而,下一秒,她的手一抖,杯子连同茶壶一同滚落在实木地板上,发出‘咣当’一声巨响!在这暗夜里特别刺耳。然而,这个时候的乐雪薇却没有在意到这些。

    乐雪薇震惊的盯着床头柜上的相框,两眼发直,神色也变的很不对劲。

    门外,杭安之刚好从书房里出来,经过乐雪薇的房门外便听到了里面一声巨响,当即敲响了门,“袁小姐?你怎么了?什么声音?我是杭安之,我可以进来吗?”

    里面久久没有回应,杭安之耐着性子又问了两句:“袁小姐?袁小姐你没事吧?你不说话,我进来了啊!”

    怕乐雪薇真的出什么事,杭安之说完再不停顿,果断的拧开门锁走了进去。只见昏暗的灯光下,乐雪薇直挺挺的坐在床头,两眼盯着床头柜的方向,不知道在看什么,目光和脸色都透着狠劲。

    “袁小姐?”

    杭安之既担忧又疑惑的走了过去,乐雪薇却好似浑然没有察觉他的靠近。

    杭安之心头一跳,心想莫非她那毛病又犯了,这么想着,立即转身去给她取糖果。取了糖果剥了糖纸,匆忙递到她嘴边,“来,是不是不舒服了?你总不肯好好吃饭!快吃颗糖……”

    这次乐雪薇却依旧没有动,不但如此,牙关还死死的咬着,目光中透露出一种深切的恨意!这种眼神,连杭安之看了都觉得悚然。

    “袁小姐……”

    “这是什么?”乐雪薇蓦地抬起手,指向床头柜。

    “什么?”杭安之不解,顺着她的手看向床头柜,有什么啊?床头柜上只不过是放着几只相框,里面要么是他的单人照,要么是他和杭泽镐夫妻的合照,这有什么问题吗?

    “那个……”乐雪薇颤颤巍巍的指向其中一只相框——那是杭安之和杭泽镐夫妻的合照,照片上的杭安之还很小。

    杭安之询问着拿起那只相框,“是这个吗?”

    “嗯!”乐雪薇艰难的点着头,自杭安之手中接过那只相框,视线停留在上面久久不能移开。

    “这个啊……是十几年前的照片了,那时候我才十一、二岁。那时候义母还没有出事,义母是个很温婉的人,对我很好,把我当做亲生儿子一样疼爱。哎,只是后来……”

    杭安之的话,乐雪薇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她死死的盯着照片上,那个站在杭泽镐身边的女人,恨不能把她从照片里揪出来!这个女人,和她有着极为相似的容貌,即使没有见过她已经快要二十年,可是,乐雪薇认得她!化成灰也认得她!这个人,不是她早已经死了的母亲吗?!

    “她……”乐雪薇指着照片的女人,克制着问杭安之,“她是你义……母?”

    “……是啊!”杭安之迟疑的应着,没明白乐雪薇这是怎么了。

    “你刚才说她十几年前出了事?出了什么事?”乐雪薇握紧双手,如果不这么做,她怕自己会颤抖的不成样子。

    “这个……”杭安之顿住,为难的摇摇头,“这个我不能说……这件事在总统府都是忌讳,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乐雪薇用力点着头,好,她不问。那么,她换个问题问。“她……叫什么名字?”

    杭安之听她这么问,才好似恍然大悟了,“呵呵……是不是觉得我义母和你长的很像?别说,我第一次看见你,也吓了一跳,没有血缘关系的两个人,竟然长的这么像。跟那个乔雨薇比起来,你倒更像是我义母失散的女儿……”

    “我问你,她叫什么?!”乐雪薇皱眉,不想听杭安之说这些废话。

    “呃……”杭安之微愕,缓缓说出了那个名字,“乐……慈。”

    乐、慈?乐慈?乐慈!

    ——脑子里一阵轰鸣,有什么正在崩塌!乐雪薇闭上眼,只觉得黑暗袭来,一些坚守了十几年的信念在这黑暗中分奔离析!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