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确认生母

    乐雪薇在杭安之的院子里养着,杭安之每天也会将两个孩子的消息带回来告诉她。乐雪薇可以相信,韩夫人是一定会善待孩子的。只是,她能放手不让韩承毅为了她成为韩家的‘罪人’,却不能就此把孩子让给韩家!

    身上的伤还没有好,乐雪薇目前也没有办法上门要人,只能在总统府里暗自养着,而且,目前,她还有件事情压在心头,迫切的需要亲眼证实一下。

    那就是——这个和母亲同名同姓,并且连模样也一样的杭夫人,究竟是不是她已经‘过世’的母亲?!如果是,乐雪薇觉得,自己未必能承受这真相,但这件事却像刺一样扎在心上,如果不确认,那么这刺只会越扎越深。

    这天一早,杭安之来看过她之后便出门了,乐雪薇表现的和往常没有什么两样,她不想让杭安之起疑心。

    只是,杭安之才一离开,乐雪薇便掀开被子下了床。

    这两天,乐雪薇已经暗自观察过了。总统府守卫虽然森严,但是杭安之的院子也不是防守的犹如铜墙铁壁,毕竟,一般人想要进到总统府已经很困难了,所以里面的守卫自然相对要松懈一些。

    乐雪薇捂着胸口走到窗边,往外看了看。主人刚走,留下一摊子需要收拾,此时正是总统府最忙碌的时候,想要走动,无疑是最佳的。乐雪薇忍着伤痛,悄然下了楼,并不往别处去,而是直接去了下人们出入的通道。

    杭安之这里她曾经来过一次,隐约还记得大概的位置。

    凭着印象,乐雪薇摸到了下人的更衣室,快速扯了套衣服换上身。惊险的很,她才把衣服套上,更衣室的门便被推开了。乐雪薇吓了一大跳,心都差点从嗓子眼跳出来。

    不过,她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

    这两天,她一直养在楼上,见过她的下人并不多,更何况在这里的,都是些流动的?

    说的明白点,总统府里的下人,除了固定每个院落之外,大部分是负责基础工作的,比如洗涮、采买等等,这些人都是统一的,每天定时会来杭安之这里一趟。

    “呼……”乐雪薇自然是观察清楚了这一点,此刻看到门口站着的人,便松了口气,只是脸上的笑容还不是那么自然。

    “你?”门口站着的人,看乐雪薇面生的很,疑惑的盯了她半天,又见她身上的制服,便问了句,“新来的吗?”

    “呃?是!”乐雪薇赶紧点头答应,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但现在只能这么应了。

    那人点点头,朝乐雪薇招招手,“别磨蹭了,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先去拆窗帘,楼上的地毯也全部要吸一遍……动作快点,忙完安少爷这里,还得去总统那里!”

    “!”乐雪薇听到后面这句话,猛然有了精神。看来,她这一步没有走错,只要熬过这里,她就有机会能见到杭夫人!

    肋骨断裂处疼的很,乐雪薇顾不得那么多了,跟在那人身后疾步走了出去,被人指挥着拆窗帘、吸地毯,这些算不得很重的活,却弄得她疼痛难忍、汗流浃背,制服里面的内衬已经完全潮透了。

    可是,她不能停下来,她必须见到杭夫人!

    “呃……”忙完这些,乐雪薇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不只是肋骨处,浑身都像被车轮碾压过一样的疼。

    “都好了吗?好了该去内宅了!”

    听到这话,乐雪薇撑不住也要撑,不然这一上午的罪就白受了。咬着牙,遏制住开始颤抖的身子,乐雪薇低着头跟着下人们一起终于一路弯弯绕绕,到了杭泽镐居住的内宅。

    乐雪薇迈着步子,步步走近,周围的声音在这一刻被淡化,她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和呼吸。进了内宅客厅,乐雪薇打量着楼上,她还记得上次来的送饭的时候,有个佣人对她说过,杭夫人的房间,在--楼上左转第三间!

    对,没错,她记得很清楚。

    目光一敛,乐雪薇抓紧制服下摆,提着工具上了楼。周围,下人们都在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并没有人特别在意到她。乐雪薇一边心不在焉的清扫着,一边向着目标房间靠近。

    “左转第三间……”

    乐雪薇终于摸到了房门前,手停在门把手上,内心纠结的要命。只要这一扇门一开,乐雪薇不确定自己会怎么样。已经到了这里,哪里还有退出去的道理?

    手上一用力、一转动,门锁开了,乐雪薇轻轻推开门,放缓了脚步悄然闪进房间里,并且迅速关上了门。

    房间很大,乍一眼看出,空旷的很。光线十分的好,充足的阳光从整片的落地玻璃窗前射进来,一室灿烂,空气里有股清幽的香气,不是熏香也不是花香,而是那种植物的淡淡的清香。

    看来,杭泽镐对待妻子真的是很细心,所有的一切都是为着妻子的健康着想的。

    房间里安静的很,此刻似乎并没有人在。

    乐雪薇捂着胸口,轻手轻脚的靠近,终于走到了内室,一眼便看到了中间那张硕大的欧式大床。乐雪薇屏住了呼吸,视线落在床上——只见床上安静的睡着个人,单薄的隆起,鼻息很清浅。

    “……”心跳越来越快,乐雪薇站在了床旁。

    ——那一眼,便足以让她崩溃!

    “啊!”乐雪薇迅速捂住嘴,眼泪毫无预兆的夺眶而出。心理上的疼痛,远比身体上的疼痛还要重上千倍、百倍的向她袭来!“啊……”她不敢相信,或者说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事实!

    时隔母亲过世整整十八年,原本早就该安静的躺在地下的人,此刻居然安然的在c国帝都的总统府躺着!虽然母亲过世的时候,乐雪薇才只有六岁,可是,乐雪薇知道,这个人,就是她的母亲!

    她不需要任何证据,也没有任何怀疑,她的母亲乐慈,虽然不能说话、没有醒来,可是的的确确是她的母亲乐慈!

    “啊……”乐雪薇压抑着呜咽,心口紧缩成一团,像是有钻子在钻着一样。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母亲明明在十八年前就已经死了,可现在却躺在了这里,成了c国的总统夫人!这里面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真相?乐雪薇一错不错的盯着床上的人,那几乎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容貌!

    从小,别人就说,她长的像母亲,所以特别漂亮。这还不止,乐雪薇的五官精致,但比母亲乐慈还要立体一些,看起来有些混血特征,就像个洋娃娃……回忆起这些往事,乐雪薇痛的几乎麻痹。

    闭上眼,眼泪成片留下。

    等等……洋娃娃,混血?!乐雪薇浑身一个激灵,蓦地的睁开眼,想到了什么。杭泽镐,杭泽镐正是混血!难道说……不、不、不!乐雪薇兀自摇晃着脑袋,不敢往那方面想!

    可是,这个想法却已经阻止不了。

    ——难道说,她并不是母亲乐慈和父亲乔万东的女儿,她的亲生父亲,是杭泽镐?!

    “不、不……”乐雪薇捂住太阳穴,低声喃喃,她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这一定不是真的!

    如果这是真的,她该怎么办?恨了十几年的父亲,一夕之间成了最无辜的人,而这些年来一直思念的母亲,却成了真正的‘背叛者’?多么可笑,多么讽刺?更好笑的是,那个极有可能是她生父的总统先生,竟然将乔雨薇当成了他的女儿?

    “哈……”

    乐雪薇含泪冷笑着,无力的跪倒在地,脑子里有太多疑问,心理也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门外有脚步声传来,乐雪薇一怔,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不敢再在这里多逗留,迅速闪了出去……外面,众人还在忙碌着,乐雪薇面色苍白,心上发苦,却不得不撑下去。

    杭泽镐的内院卧室里。

    “人呢?”

    杭安之看着空空荡荡的床,转身不悦的问着下人,杏仁眼里眸光很是凌厉。

    “我……这,不知道啊?怕耽误她休息,这一上午都没……”下人自知理亏,此刻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你们……”杭安之气结,指着下人不知道该怎么指责才好。

    他的工作有多忙?但是,因为放心不下乐雪薇,中午这短暂的空档也要赶着回来看一眼,这不回来还真是不知道,下人们居然这么不尽心的照顾她!现在人不见了,居然都没人知道!

    “安少,问过守卫了,袁小姐应该没有离开总统府……”

    阿肆推开门走了进来,把刚才查来的消息告诉了杭安之。

    杭安之拧眉,没有离开总统府,那能去了哪儿?她身上还有伤,走路都很危险。想想这些,杭安之坐立难安。“阿肆,调出所有的监控记录,既然没有离开,那总在这……”

    正说着,房门突然被推开了。

    浑身湿透的乐雪薇站在门边,脸色煞白如纸,身上还穿着女仆的制服,头发汗湿了沾在脸颊上,眼神涣散。

    “回来了?”杭安之却是心头一松,三两步冲到乐雪薇身边,一把扶住她的肩膀。随后,立即发现了她的不对劲,眸光一闪,紧张的问到,“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怎么出这么多汗?怎么穿成这样?去哪儿了啊!”

    乐雪薇已经没有力气回答,抬眼看了看杭安之,倏尔耷拉下眼皮,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