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雪薇错了

关灯
护眼
    “晶晶!”

    杭安之眼疾手快,堪堪将乐雪薇抱进怀里,紧张的脸色骤变。“晶晶你怎么了?阿肆快!打电话给宋国医!”

    阿肆惊了一跳,急忙答应:“哎……是!”

    乐雪薇这么一倒下,情况就严重了。

    宋国医赶过来,一面看诊一面吹胡子瞪眼。“胡闹!简直是胡闹!从我那走的时候,人还没有什么大碍,怎么突然变成了这样?肋骨断裂处移位,皮下出血,而且身体太虚……这么大一个总统府,连个小姑娘都照顾不好?”

    一席话,把杭安之说的头都抬不起来。他也不敢顶嘴,敛着眉认错,“是,是我没照顾好,是我疏忽了……”

    “跟我道什么歉?安之,你要是真看上这丫头,就上点心,别学你义父,忙着事业,最后让老婆躺在床上醒不过来!”宋国医医者父母心,又误会了杭安之和乐雪薇的关系,说话便有些严厉。

    “……”杭安之微愕,微张了嘴,最终只点了点头,没有反驳,“我……我会好好照顾的。”

    送走了宋国医,杭安之把下人们好好教训了一顿,动静闹的有点大。

    “你们说说看,我是怎么吩咐你们的?你们都把她怎么了?怎么把好好的人,给我弄成了这样?!”杭安之操起桌案上一只水晶镇纸狠狠摔在地上,‘嘭’的一声,震慑了所有人。

    下人们也都闹不清是怎么回事,个个闭着嘴噤若寒蝉。

    “哼……都不知道是吧?都给我听好了,所有人,今天所有当班的人,所有人扣一个月薪水!要是还出现这种情况,照顾不精心,那就直接可以不用做了!”

    杭安之眼角一挑,站起来转身出了书房。

    乐雪薇这会儿已经醒了,只是还虚弱的很。经过今天这么一折腾,她是彻底不能动了,正靠在床头,由女仆喂着喝水。看到杭安之进来,乐雪薇本能的想要起来。

    “别动!好好躺着!”杭安之低喝一声,疾走两步上前摁住她,蹙眉说到,“算我求你了,好好顾惜自己的身体,我才离开多长时间?你就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

    乐雪薇无力的躺回去,扯扯嘴角生硬的笑笑,身体?她现在的感觉就像是从里到外都被翻炒了一边,里里外外都没有一块好肉!她从来没有感觉到像今天这样,信念崩塌,自幼坚持的一些东西,似乎都成了笑话!

    杭安之隐隐觉得她神色不对,便有些后悔,难道是他刚才说话太严厉了?不应该的,她还伤着,他不应该那么凶她。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那么大声……你乖乖听话,好好养伤,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好吗?”杭安之放缓了语调,蓦地的抬起手,却反应过来,他这是要干什么?那手便悬在了半空中,尴尬的停留了一会儿,又收回了。

    乐雪薇懵懵懂懂的点点头,倏尔抬起头看向杭安之,“我想打个电话。”

    “嗯?”杭安之一愣,“你的手机呢?”

    乐雪薇苦笑:“没电了,一直没有充,我也不想充……”因为怕接到某个人的电话,怕听到他的声音就会扑过去。但是现在,她想要打个电话给乔万东,她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无比强烈的思念着父亲!

    杭安之没有多问,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她,嘴里还说着:“一会儿,我让人把座机的线从沙发移到这边来,这样你躺着也能打电话。”

    “嗯,谢谢。”乐雪薇含混的到了一声谢,握着手机看看杭安之,“那个……你能出去一下吗?我……要打电话。”

    “……呃,好,我先出去。”杭安之答应着走了出去,心里却满不是滋味,她该不会是拿他的手机打电话给韩承毅吧?虽然知道他们之间本来就是这种关系,不过心里还是有点不痛快。

    看着杭安之和下人走了出去,房门合上,乐雪薇这才拨通了乔万东的号码。电话响了一阵,通了。

    “喂,我是乔万东,请问哪位?”

    “……爸爸。”乐雪薇只叫了这么一声,眼睛就控制不住湿了。想想她这些年是怎么对父亲的,父亲又是怎么对她的,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天底下最不孝的女儿!

    “哎?哎!雪薇?是雪薇吗?这……你在哪儿呢?”乔万东的声音听起来让她有流泪的冲动。

    乐雪薇能想象父亲疼爱她的样子,从小到大,她因为对父亲怀恨在心,用尽了各种方法折磨父亲,没少看见父亲为了她急的焦头烂额却又束手无策。那时候,她心里是有种恶毒的快感的,如今想来,她真是混蛋!

    “爸爸、爸爸……”乐雪薇捂住眼睛,什么都不说,只是一个劲的这样叫着。

    “哎,怎么了?这么大了还跟孩子一样?”乔万东低沉的笑着,以为女儿这是跟自己撒娇,“你的手机一直也打不通,承毅倒是一天两通电话固定的给我打过来问安,你啊,做女儿的还没有女婿贴心,不应该啊?

    你现在自己也是妈妈了,要有点大人的样子。爸爸最近忙,也不能过去看你们,等这学期一结束放假了,爸爸就去帝都看你们啊!”

    听着乔万东的话,乐雪薇嗓子眼哽咽的难受,父亲还以为她和韩承毅在一起?韩承毅是怎么和父亲说的?难道韩承毅执意为了她违背母亲的意思吗?再说,如果父亲知道自己现在这么惨,会心疼成什么样?

    “爸爸。”乐雪薇吸了吸鼻子,嗔到,“爸爸,我是不是你的宝贝?”

    “啊?”乔万东忍不住呵呵笑了,“呵呵,傻孩子,说你像孩子你还越来劲是吧?”

    “爸爸……”

    乔万东是个女儿控,对女儿是一点办法没有,“好好好,是爸爸的宝贝,我们雪薇就算到了八十岁,也还是爸爸的宝贝。承毅在吗?让爸爸跟他说两句。”

    “他……”乐雪薇心疼的紧,父亲这样让她惭愧的无言以对。不想让父亲担心,谎称到,“他不在,他很忙,你知道的。”

    “噢,那也是。那宝贝还有事吗?没事的话,爸爸还要去开会。”乔万东的口气完全还是在哄孩子,尽管他的小公主已经做了妈妈了。

    “嗯……没事,就是,想你了。”乐雪薇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不管事实是什么样,在这一刻,她告诉自己——她的母亲在十八年前就已经死了,她也没有什么身世之谜,她的父亲是乔万东!是T大校长乔万东!

    “呵呵,乖啊,学校放假了,爸爸就去看你。爸爸还要给宝贝带小宝贝呢!”

    “嗯!”

    通话结束了,乐雪薇听着那头轻微‘咔哒’声,终于憋不住放开嗓子嚎啕恸哭,嘴里含混不清的叫着,“爸爸、爸爸……爸爸!啊……爸爸,对不起,爸爸,雪薇错了,雪薇错了!”

    那哭声太悲切,任何听了的人都会忍不住动容。

    杭安之并没有走远,只在门外的走道上站着,听到里面传来乐雪薇的哭声,惊出一声汗来,别是伤情又加重了吧?没管太多,杭安之推开门跑了进去,直冲到床边,一把将乐雪薇抱了起来。

    “晶晶,你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是不是伤口很疼?”

    “啊……”乐雪薇倒吸一口气,茫然的看着杭安之,极缓的摇着头,“没有,对不起,我……有点失态。我只是、只是……”她说不下去了,断断续续的又哭了起来。

    杭安之松了口气,眉峰却蹙了起来。

    如果不是因为身上的伤,那么就是因为韩承毅了?轻轻拥住乐雪薇,杭安之叹息着劝慰,“别想了,我义父那个人,手腕一向是狠辣的。而且,据我所知,韩夫人也不能接受你,想开点,你还这么年轻……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乐雪薇哽咽着,没说话,听到杭泽镐的名字,身子却突然震了一下。

    “不舒服?”杭安之察觉到了,忙扶着她躺下,“别再折腾自己了,有天大的事情,也得养好了身体。你可不能再乱动了,得老老实实的躺着,伤情加重了,知道吗?”

    乐雪薇蹙眉,她当然清楚是今天上午自己折腾出来的。

    “安少?”

    房门推开一丝缝隙,阿肆在外面探出半个脑袋进来,犹犹豫豫的催促道:“安少,没时间了,这就得出发了。”

    杭安之看看乐雪薇,很不放心,但实在是不能不走了。

    “答应我,好好休息,嗯?”杭安之抬起手,终于落在了乐雪薇的鬓发上,替她捋了捋发丝。

    乐雪薇心神恍惚,没有在意他的异常举动,反而拉住他,“安少爷,我想,我一直住在这里不合适,要不,您帮我联系一下医院,我想,我还是住到医院……”

    她话没说完,便被杭安之沉着脸打断了,“说什么呢?你现在这种情况,我能放着你不管吗?安心在这待着,怎么说,我们也能算的上朋友了吧?”

    朋友?乐雪薇一怔,讶然的看着杭安之,他们之间能称得上是朋友吗?但人家这么好心好意的,她总不好驳了人家的面子,犹疑了片刻,讪讪的点点头,“那……谢谢你了,你去忙吧!”

    杭安之眉目舒展,又叮嘱了她两句,才站起来出了房门。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