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我的父亲乔万东

    深夜,杭泽镐和杭安之一同回到了总统府。

    “义父,时间不早了,安之就直接回去了,义父晚安。”

    在岔道口时,杭安之便朝杭泽镐弯下腰告辞,虽然他看起来彬彬有礼,但杭泽镐是何等精明的人?更何况,杭安之还是他一手养大的孩子?他怎么会看不出来他行为里的急切。

    “嗯,去吧!”

    杭泽镐微微眯起眼,不动声色的点点头,看着杭安之转身回了自己院落。

    “过来。”

    杭安之才一走,杭泽镐便叫来了下人。问到,“少爷这两天有什么事吗?”这两天里,杭安之总是心神不宁的样子,办什么事情都毛毛躁躁的,一定是有什么缘由。

    下人们不敢不说,只得如实禀告。“总统,这个……少爷从外面带回来个受伤的小姐,在家里住了有好几天了。”

    “噢?”杭泽镐讶异的挑了眉,真的是大吃一惊。

    杭安之这孩子,从小到大都很听话,也很聪明,让他做什么事情都做的很好。但是,就是这么优秀又听话的孩子,却一直在个人问题上让他这个义父头疼。

    快要三十岁的大小伙子了,至今都没有交过女朋友。给他介绍过不少名媛千金,但杭安之却没有一个看对眼的。

    现在居然听说他带了个受伤的女孩子回家,这怎么能让杭泽镐不惊喜?杭泽镐轻笑,或许,这就是缘分来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杭泽镐想,他必须要见一见。

    翌日,公众休息日。杭泽镐在总统府休息,安顿好妻子乐慈,他才下了楼。

    “总统先生。”管家已经在候着了。

    “嗯。”杭泽镐应了一声,问到,“少爷出门了吗?”

    管家点点头,“是,已经出门有十分钟了,您这会儿去,最是保险。”

    杭泽镐未知可否的笑笑,迈开步子去往了杭安之的院子。

    这个时候,乐雪薇也才刚醒来,由下人伺候着刚洗漱完,用过早饭,经过休息,加上宋国医的药,疼痛减轻了不少,她是不敢再乱动了。下人收拾了东西,正拉开门出去。

    “总、总统……”

    乐雪薇听到这称呼,不由浑身一震,打了个冷颤!是他,是杭泽镐!他怎么会到这里来?杭安之不是说过,他这里不会有人来的吗?

    杭泽镐挑了挑眉,不在意的朝下人挥挥手,“下去吧!”

    “是。”

    脚步声越来越近,乐雪薇平躺在床上,双手紧紧揪住床单,全身每个细胞都在叫嚣——这个男人,很可能是他的生父!

    今天没有出门,杭泽镐穿的很随意,一身休闲的装扮使他看起来年轻了不少。乐雪薇眼睁睁的看着他步步走近,想着媒体上关于杭泽镐的一切。c国历任领导人里最年轻的一个,杭泽镐今年还不到五十岁,正是男人最意气风发的时候。

    越是仔细的看他,乐雪薇越是悲哀的发现,她身上的确有他很多相似的地方!

    ——微微凹陷的眼眶,漆黑如墨的眼睛,直而挺的鼻梁。

    乐雪薇闭上眼,告诫自己不要想这些,她和这个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她的父亲是乔万东。

    “是你?”杭泽镐站在了床前,看清了躺在床上的乐雪薇,先是一愣,随即笑了,只是这笑声很冷。“呵……你还真是,小姑娘,我该说你神通广大吗?出入总统府,还真是容易。”

    乐雪薇怎么会听不出来这话里嘲讽的意味?

    “哼!”乐雪薇勾唇回以冷笑,“总统阁下,什么意思?我想,我躺在这里,并不违法吧?”

    杭泽镐笑容一收,双手插在口袋里,目光森冷,毫不客气的问到:“你想干什么?你是什么时候和安之成了这种关系的?”

    “这种关系?”乐雪薇捂住胸口,气的嘴唇发抖,他怎么能张嘴就这么侮辱她?“我不明白您的意思,这种关系是什么关系?”

    杭泽镐眉峰凌冽的挑起,神色既不耐烦也没什么欢喜,“袁小姐,有些话,不需要我说的太明白吧?我承认,你在建筑设计界是有一定的才华,我也知道帝都旋转桥的主设计师就是你。可是……你的私生活,却不是那么好听,怎么?需要我说出来吗?”

    “你!”乐雪薇被他这尖锐的话语刺激的心口疼,秀眉竖起,冷眼瞪着他,恨到,“我怎么了?你倒是说说看!”

    “好!那我就说给你听!想必,你还记得你和梁家二公子订婚礼上那精彩的一幕吧?这在帝都可算不上秘密,兴许在帝都,你比我还要有知名度。怎么,现在梁斯文不行了,韩承毅也不行了,你居然有胆子把心思动到安之头上来了?

    哼!袁小姐好眼光,不是豪门权贵你还看不上?可惜了……”

    杭安之疾言厉色之际,瞟了一眼乐雪薇那极似妻子乐慈的相貌,叹息到:“可惜了你父母给你的这么一副好皮囊!他们不是让你这样来吸引男人的!”

    乐雪薇已然气的说不出话来,她只是一味用一种仇视的目光盯着杭泽镐。他怎么可以这样说她?他凭什么、有什么资格?全世界,最最没有资格这么说她的就是他!

    生而不养,霸占人妻,这个可能是她生父的男人,简直就是批了一副人皮的败类、人渣!

    “呵呵!”乐雪薇气的反而笑了起来,多可笑,真的是很可笑!人们都说,坏事做多了,会有报应的。杭泽镐可不就有报应了吗?亲生女儿站在眼前,他不但认不出来,还用这么恶毒的语言指责她!

    “你笑什么笑?”杭泽镐被她笑的莫名其妙,也有些恼羞成怒,指着乐雪薇低喝,“你伤到哪儿了?起不来了吗?年纪轻轻的女孩子,见到长辈还一直躺着,是什么规矩?”

    乐雪薇一怔:“你要我起来?”

    杭泽镐其实并不是这个意思,但被乐雪薇这么一问,反而僵住了。

    不等杭泽镐再说什么,乐雪薇已然撑着胳膊咬着牙坐了起来,因为起来的过猛,肋骨处发出清脆的‘嘎吱’一声,痛的她顿时眼冒金星。“呃……”

    “你怎么了?”杭泽镐蹙眉,意识到乐雪薇可能真的伤的很重,伸手扶了她一把。

    乐雪薇却将他推开了,“不用你扶……”只是说了这几个字,她已是气息不稳,虚汗往外冒。

    “啧,你性格怎么这么犟?”杭泽镐不悦的咂嘴,他这辈子,最亲近的女人只有妻子乐慈,而乐慈是最温和不过的性子,让杭泽镐误以为女人就该都是妻子那个样子的。

    乐雪薇冷笑着不回答,撑着站了起来。

    “你要去哪儿啊?”杭泽镐头疼,同时也觉得后悔,怎么这丫头看起来摇摇晃晃的、虚弱的很,好像随时会倒下一样?头一次,他竟然对妻子意外的女人产生了怜惜。

    乐雪薇抵住受伤的肋骨,冷眼斜睨向杭泽镐:“去哪儿?当然是离开总统府,这不就是您的目的吗?您放心,我就算再怎么不知廉耻,都不会和您扯上半点关系。”

    想了想,又补充到:“如果可以,总统阁下,您听好了,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和您扯上任何关系!今天,我走出总统府的门,但愿我们永远不要再见面!”

    她这话里有话,杭泽镐听的出来,却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等等,把话说清楚!什么意思?”杭泽镐上前一把拉住乐雪薇,却牵动了她的伤处。

    “啊!”乐雪薇痛的惊呼,声音都打颤。

    这样子吓坏了杭泽镐,杭泽镐忙松了手,急问道:“怎么疼的这么厉害?哪儿伤着了?”

    “哼……”乐雪薇讥诮的一笑,摇摇头,不答反问,“总统先生,我能问您个问题吗?”

    “嗯?”杭泽镐一愣,不解的看着乐雪薇。眸光里一闪而过的茫然神色和乐雪薇如出一辙。看着乐雪薇,他竟然不知道为什么,就点了点头,“行,你问吧!”

    乐雪薇嘴角勾起一抹凄迷的笑,问到:“您很爱的妻子,很爱您的女儿吗?”

    这算什么问题?杭泽镐讶然,这小丫头,是想要教训他吗?他承认,为了帮女儿得到心上人,他的手段是卑鄙了些,不过他并不后悔,他这辈子忙于事业,最亏欠的便是妻儿,尤其是女儿。

    “是。”杭泽镐点点头,沉声劝着乐雪薇,“也许你觉得我以权压人,但是,作为一个父亲,我只能选择这么做。我相信,你的父亲也一定很疼爱你。”

    乐雪薇听着这话,笑了,“是的,您说的对,我的父亲,的确是非常的疼爱我!”

    “您不会放过韩承毅,是不是?只要他不娶您女儿,您一定不会放过他,是不是?”乐雪薇站直了腰杆,问出这个问题的同时,心里已做出了决定。

    杭泽镐拧眉,莫名的,在她的目光下竟然觉得心虚,许久才点了点头:“是,为了我的女儿,我会不惜一切代价!”

    “哈哈……”乐雪薇终于忍不住笑了,笑的眼泪水都溢了出来——可是,您知不知道,我才是您的女儿?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