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我姓韩

关灯
护眼
    事实上,乐雪薇是不会把真相说出来的。

    她不是不敢,而是不能、也不愿意!道德和情感,不允许她这么做!尽管,她知道,只要她说出来,所有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可是如果真的这样的话,那么她的父亲乔万东要怎么办?

    乔万东一辈子都活在对乐慈的怀念中,被康慧珍母女骗了那么多年,现在他已经什么都不剩下了!他就只有她了……乐雪薇脑海里浮现出乔万东慈爱的叫着她‘小公主’、‘宝贝’时的样子。

    这么疼爱她的父亲,她怎么能忍心伤害?她不能那么自私,为了自己的幸福,就将残忍的现实放在父亲面前!那个人,是真心疼爱着她,比她看得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的父亲啊!

    “啊……”

    命运如此捉弄她,乐雪薇痛苦的捂住胸口,疼的不知是断裂的肋骨还是肌肤下剧烈跳动的心脏!

    “袁设计师?”杭泽镐看她神色不对劲,有些担心,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这个女孩,是女儿的情敌啊!

    乐雪薇咬着牙摇摇头,“我没事,我这就告辞了,总统先生……”

    “我让人送你!”

    杭泽镐在身后高声说着,他虽然不放心,但是站在他的角度,却不能不这么做。

    乐雪薇再没说一句话,也没有回头看杭泽镐,她也是人,也会有贪婪的念头,她怕她会忍不住就将真相说了出来!不能,她不能!就算是要失去韩承毅,她都只能这么做。

    父爱,值得她用所有的一切来报答!

    “袁设计师,送你去哪儿?”

    总统府的司机恭敬的问着乐雪薇,乐雪薇茫然的摇摇头,“不用了,我自己走就可以了。”谢绝了司机的好意,乐雪薇拖着受伤的身体,一路走到了繁华的闹市街口。

    夏季还没有结束,可是,她怎么会觉得这么冷?灯火璀璨的热闹里,却全然和她不相干!她到底是做错了什么?老天爷要这么样对待她?是因为她错怪了父亲,所以受到惩罚了吗?

    乐雪薇抬起手,捂住眼睛,眼泪从指缝溢出,口中喃喃:“对不起,爸爸,我错了。”

    而当乐雪薇一离开总统府,韩承毅派出来的人便有了用武之地。自从乐雪薇‘失踪’以来,韩承毅便没有放松过寻找,没有查到她的出境记录,便命人在帝都仔细的找。

    所以,当乐雪薇站在商业区街头不久,韩承毅的人便已经发现她了。

    “三少!”倪俊接到下面人的消息,立即推开书房门,气也不喘的说到,“三少奶奶找到了!”

    “在哪儿?”韩承毅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没有片刻停留,扯过椅背上的外套便问便往外走,“走!”

    韩承毅到的时候,乐雪薇正抱着膝盖蜷缩成一团,可怜兮兮的蹲在十字路口。她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哪儿,以后该怎么办。重大的变故使得她好像个迷路的孩子,茫然不知所措。

    “三少,在那!”

    韩承毅下了车,穿过人海,一路狂奔向乐雪薇。

    小雪,他宝贝的小雪,她怎么了?怎么这么可怜兮兮的蹲在这里,好像无家可归一样?

    “啊……”韩承毅喘着粗气,停在乐雪薇面前,迅速蹲下身子,张开双臂将人一下子摁进怀里。怀抱着熟悉的身体,闻到她身上独特的香气,韩承毅咬牙恨到,“坏丫头,你要、你要、你要急死我!”

    乐雪薇整个脸撞上他精实的胸膛,有些疼,但随之而来的,是漫无边际的酸楚与苦涩。

    “承毅……”乐雪薇任由韩承毅抱着,这个姿势让她很不舒服,肋骨断裂处折断般的剧痛一波一波袭来,可是,她不愿意松手、不愿意推开他,只想就这么被他抱着。

    也许,抱一次,就少一次了呢?

    乐雪薇闭上眼,把脸颊贴在他的颈窝处,贪婪的吸着他身上的气息。嗯,真好闻。

    她这慵懒的样子,十足像只撒娇的小猫咪。韩承毅的心瞬间化了,小心翼翼的抱着怀里的人,柔声说到,“对不起,是我不好。这些天,你都去哪儿了?”

    乐雪薇却已经说不出话来,真的好疼啊!是不是肋骨真的断了,刺进内脏里了?不会吧?她这么倒霉?倏地,乐雪薇抓紧了韩承毅的衣襟,抬头皱眉低语,“承毅,疼、好疼啊!”

    “疼?哪里疼?”韩承毅脸色骤变,抱着乐雪薇不敢轻易再动。

    乐雪薇伸手抚上他的脸颊,淡淡笑着:“别这么紧张,这里……断了两根,所以有点疼。”

    边说,边拉着他的手贴在肋骨断裂处。韩承毅懵了,什么?!小雪的肋骨断了?!她居然只是说,有点疼?!茶褐色的眼底有一闪而过的狠戾,不是对乐雪薇,是对他自己!

    这一刻,韩承毅对自己都动了杀念!

    二话不说,韩承毅将乐雪薇打横抱了起来,直奔车上。

    “倪俊,回长夏!打电话叫医生!”

    “……是。”倪俊略一迟疑,答应了。心中仍有疑惑,三少就这么把三少奶奶带回长夏了?这样可以吗?

    劳斯莱斯在灯海中一路穿梭,驶入悠长的山道,最终稳稳停在了长夏大门口。他们到的时候,医生也已经到了,正守在门口还没进去。

    “小雪……到了。”韩承毅轻声说着,弯下腰把乐雪薇抱起来下了车。乐雪薇靠在韩承毅怀里,下了车便打了个哆嗦,这里……她真的能进去吗?韩夫人那么不喜欢她。

    “冷吗?还是疼的厉害?”韩承毅察觉到她哆嗦了一下,把她抱得更紧了,低头吻在她冰凉的额头上,“别怕,医生来了,马上就好了,放心,有我在。”

    “嗯。”乐雪薇闭上眼,此刻,她什么也不想想,就算是要分开,那么就让她再享受这最后的时光吧!

    韩承毅抱着乐雪薇进了长夏,直接上了二楼,径直走进他的卧室,将乐雪薇小心放在床上,转身看了眼身后的医生。刚才他没注意,现在这么一看才发现,这医生怎么都是男的?

    刚才小雪指的位置,好像靠近胸口。

    “啧……”韩承毅不悦的蹙眉,看向倪俊,“倪俊,怎么是男的?立刻马上,找个女的来!”

    “啊?是!”倪俊一阵慌张,急忙将这位韩家的专职私人医生带走,忙着去联系位女的来。心里暗自感叹,三少对三少奶奶的占有欲,真是越来越可怕了。

    卧室里只剩下韩承毅和乐雪薇,乐雪薇躺下之后,肋骨压迫的不是那么厉害了,便没有刚才那么疼了。看韩承毅拧着眉焦躁不安的样子,便拉住他的手,笑着安抚他:“你别沉着脸、皱着眉,让他们都好怕你。你知道,他们在背后都怎么叫你吗?”

    韩承毅一怔,看乐雪薇的确比刚才好了些,也放松了点。

    捏捏她的鼻子,想想不够,又低头吻了吻,才问到:“叫我什么?”

    “嘿嘿。”乐雪薇捂住嘴、歪着脑袋,笑的一脸天真,“叫你‘黑阎王’,你本来就黑,沉着脸特别可怕,你不知道吗?”

    这么一来,韩承毅的脸只有更黑。“那你呢,你也这么觉得吗?”

    乐雪薇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目光里暗含戏谑,点着头:“嗯嗯。”

    “好啊!”韩承毅佯装恼怒,伸手虚虚的扣住她的脖颈,“竟然敢这么说自己的丈夫?还无法无天了?看我把你宠的,你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吧?”

    c国婚姻法,女子嫁人,需改姓夫姓。也就是说,从四年前,乐雪薇和韩承毅登记注册那天开始,她就已经不姓乐,也不姓乔,而是姓韩。

    “嘿嘿……”

    听出韩承毅话语里的卖弄意味,乐雪薇心下觉得酸楚,但却又不忍心打破此刻两人的亲昵,便顺着他,咬着他的耳朵低语:“知道,姓韩。”

    “嗯。”韩承毅满意的勾勾唇,但最终没能忍住,还是破功笑出了声。“呵呵……真乖,奖励一下。”说着,低下头,含住了她的粉唇,辗转、摩挲、入侵,继而扫荡,一气呵成。

    很快换了女医生来,检查的结果和宋国医当初说的差不多,问题不大,就是要卧床静养。

    韩承毅这时候才知道,乐雪薇是出了车祸。“车祸?怎么搞的?!”

    他这么一怒吼,屋子里气压又低了。乐雪薇拉住他的手指,晃了晃,小声说:“别发火,我没事……是我自己不小心,走路没看路,而且撞的也不严重,人家已经带我看过医生了。”

    “所以,你这些天,是窝在肇事者家里?”韩承毅皱眉,难怪他怎么找都找不到她,小丫头好大的胆子,陌生人家里也敢待?“胡闹!受伤了不知道打电话给我吗?成心想急死我?”

    乐雪薇噘起嘴,他这样一点都不像韩三少了,怎么啰嗦个没完了?没关系,她有法宝。乐雪薇抿着嘴,朝韩承毅勾勾手指,“过来,低下头来!”

    “嗯,干嘛?”韩承毅听话的照做,嘴巴立马被堵上了。

    乐雪薇主动勾住他的脖颈,闭上眼……实在是太吵了,她原来怎么不知道韩总这么吵呢?只是,就在她快要看到方方面面的他时,他们却不得不即将分开了……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