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阿慈要醒了

关灯
护眼
    深夜,书房。

    即使是周末这样的休息日,对于韩承毅来说,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只不过是将工作场地由公司挪到了家里来了而已。而且最近因为小雪和孩子在,他也很乐意在书房里忙碌。

    此刻,人都散的差不多了,就只有倪俊还在帮着整理。

    乐雪薇敲了门,端着宵夜走了进去。因为知道倪俊在,所以乐雪薇事先准备的就是双人份。

    “小雪,进来。”韩承毅看到乐雪薇,本来是很高兴的,熬夜工作,还有老婆送爱心夜宵,真是开心。不过,一看餐盘里——居然是双人份?这么说来,小雪不是特意给他一个人准备的,倪俊也有?

    这醋吧,吃的挺没有道理,可是跟向来不讲理的韩三少说这些……显然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乐雪薇并不知道他的心思,放下盘子,招呼倪俊过来,“倪俊哥,过来吃东西!”

    韩承毅一记眼白送过去,好啊!送夜宵有倪俊的份就算了,怎么还叫倪俊哥?靠之,很不爽。

    该明白的人没有明白,可倪俊却是感受到了来自三少的敌意。顿时冷汗直冒,他跟着三少这么多年,还能不了解三少的一举一动?看三少这眼神,三少奶奶这是在害他啊!

    “三少奶奶,您客气了,这,倪俊担待不起,倪俊这就下去了。”

    倪俊着急忙慌站起来要出去,这里是一刻都不能多留了。

    乐雪薇不解,拉住他不让走:“着什么急啊?忙到现在,一定饿了,吃点东西再走。快来啊,特意给你准备的。”

    毫无意外的,倪俊听到了三少拳头紧捏的声音,冷汗冒的更厉害了。乐雪薇已经把碗递到了他手边,倪俊心中一番天人交战,是接还是不接?

    “特意给你准备的,你还不接着?”韩承毅冷笑着,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

    吓得倪俊赶紧捧住碗,“谢谢三少奶奶!”而后,仰起脖子,三两下就将一碗夜宵倒进了肚子里,可怜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吃的什么,还有……真特么烫死他了!三少的占有欲要不要这么强?

    乐雪薇看的目瞪口呆,他这是干什么啊?让他吃宵夜很为难他吗?

    而韩承毅却很满意的笑了,倪俊这小子就是机灵,回头会给他嘉奖。

    “谢、谢谢三少奶奶,倪俊退下了。”倪俊胡乱擦了擦嘴,放下碗,不敢看韩承毅,一溜烟的跑了。

    乐雪薇张大了嘴巴指着书房门,问韩承毅:“他怎么了?他好像很怕我的样子,我有这么凶吗?”

    韩承毅一脸肃然,认真的想了想回答的一本正经,“嗯!仔细想想,你对倪俊确实是挺凶的……你给过他几次好脸色?还动不动的就是惹麻烦,没少让他跑腿。他怕你,也是正常。”

    果然是高人,说这种话,他居然脸不红心不跳。

    “噢,好像是啊!”乐雪薇信以为真,还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我是每次都给他添麻烦……别说他了,来,尝尝我给你做的宵夜,倪俊沾了你的光,来,我喂你?”

    这话说的,韩承毅是心花怒放,就知道他的小雪心里只有他!

    “啊……”韩承毅抱住乐雪薇,像个孩子似的张开嘴,让她喂。乐雪薇微笑着,服侍到底。

    “你每天都忙到这么晚,身体能吃得消吗?”乐雪薇一边喂着韩承毅,一边问着,抬眼看了看书桌上堆着的资料,心里不由想,是因为杭泽镐的刁难吗?韩承毅不肯妥协,所以才会忙成这样?

    韩承毅摇头无所谓的说:“放心,我身体好着呢!也不是一直这么忙,只不过……最近的确是遇到一些棘手的事情,过了这一阵就好了。”

    乐雪薇听了,心里咯噔一下,他所指的棘手的事,一定就是杭泽镐了——只是,韩承毅还不知道,她都已经知道了。他这样瞒着她,怕她担心,叫乐雪薇越发感念他的好。

    放下碗,乐雪薇主动钻进韩承毅怀里,为了自己前一阵和他闹的事情感到愧疚,他独自承担了这么多,却执意将她保护着。

    “怎么了?今天怎么这么乖?”韩承毅怀抱佳人,自然是愉悦的。

    乐雪薇不说话,勾住韩承毅的脖子,主动吻住了他——耳边有空气‘啵’的碎裂声,轻微而美好。韩承毅很快便动了情,辗转的炙热气息间征求着妻子的意见。

    “小雪,你好了吗?还要不要紧?我……难受!”

    “可是……很晚了。”

    乐雪薇羞涩的声音夹在交错的气息里,听上去哪里是拒绝?分明是欲拒还迎!

    “啊!”

    乐雪薇惊呼着,下一秒已被韩承毅抱了起来,他两眼泛着幽幽的绿光,瞪着她,“晚什么晚?要是折腾累了,你明天就不用起来了!”

    “喂!我是说你……”乐雪薇压低了声音,揪住他的衣襟。

    “哼!”韩承毅勾唇不屑的轻笑,“你说什么?你这是在质疑你男人的能力?放心,就算是到天亮,我也一样精神百倍!”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乐雪薇的抗议和争辩被悉数吞没,暗夜中,韩承毅性感的轮廓犹如俊美的猎豹,紧绷的线条里,绽放出纯粹的热烈和渴望,和怀里柔弱的人相比,是那样相得益彰。

    “小雪……”

    “嗯……”

    情事,因为相爱而美好……

    总统府,花园。

    杭泽镐正陪着妻子乐慈晒太阳,只有他们夫妻两人。今天是休息日,早上他让下人去叫乔雨薇的时候,下人说她已经出门了。杭泽镐便有些不高兴,这个女儿的性格,和妻子真的是差的很远。

    而且,据下人所说,乔雨薇经常在家里待不住,即使是在家里,陪着母亲的时间也很少。

    “哎……”

    花园里,杭泽镐握着妻子的手叹息,“阿慈,雨薇这样,你会不会不高兴?其实,我有点不高兴……她跟我不亲就算了,怎么对你这个母亲也这么冷淡?”

    乐慈安静的闭着眼,怎么能够回答他?

    杭泽镐于是继续自说自话,“我知道,你一定会说,宠着吧!谁让我们对不起孩子呢?是吧?是啊,所以你看,我心里不高兴,也不敢训她……我们亏欠女儿的实在太多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疼爱她,把这十几年的都补过来,你不要担心……”

    说着说着,杭泽镐突然察觉手心里握着的妻子手好像……动了?杭泽镐猛的僵住身子,怀疑那不过是自己的错觉!然而,他屏住呼吸,紧盯住掌心,乐慈的手又动了一下!

    虽然知道,这也许只是身体的神经反射,但是杭泽镐还是无法不激动!因为妻子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动过了!

    “阿慈?你有感觉吗?是不是?”杭泽镐激动的站了起来,把乐慈抱了起来,疾步走回屋子里,一边走一边叫着管家,“来人!快把宋国医给我请来,告诉他,夫人动了!”

    “啊?啊……是!”

    管家也吓了一跳,急急去请宋国医了。

    宋国医匆匆赶到总统府,他是乐慈的主治医生,这么多年,一直是他在负责乐慈的治疗。他在里面做诊疗的时候,杭泽镐便在外面等候着。此刻,杭泽镐有些按捺不住的激动,如果这是好现象,说不定妻子会有醒来的可能。

    诊疗结束,房门打开,宋国医走了出来。

    “怎么样?”杭泽镐急切的看着宋国医。

    宋国医倒是一脸平静的回看着杭泽镐,从他这表情里,杭泽镐的希望灭了半截,看来又是他想的太过美好了。“这只是很普通的现象,是吧?哎,我明明也知道会是这样,可还是忍不住有所期待……”

    杭泽镐的声音颓丧了下去。

    “我说什么了吗?”宋国医挑了挑眉,好笑的看着杭泽镐,弄得杭泽镐一头雾水。

    “你……你到底什么意思?”杭泽镐急了。

    宋国医微一颔首,朝杭泽镐伸出了手,“现在,我不把你当总统,只把你当个多年的老友。老杭,恭喜你!阿慈的病情的确有了很大好转,从今天起,我会调整治疗方案,增加针灸的次数。不出意外,阿慈就快醒了!”

    “……”杭泽镐懵了,这明明是他一直期盼的事情,可这一刻,亲耳听到宋国医这么说,他反而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喂,傻了?没听到我说什么吗?”宋国医抬起手,在杭泽镐肩膀上拍了拍,这么多年,他自然了解杭泽镐此刻的心情,连他都难掩激动,更何况杭泽镐?

    杭泽镐红了眼眶,漆黑的杏仁眼温润如水洗。压抑着激动难平的心虚,握住宋国医的手,哽咽着道谢:“谢、谢谢!”

    “行了,去看看阿慈吧!”

    杭泽镐生硬的点点头,迈开步子进了卧室。他走到床旁,膝盖一软,便跪了下去,牢牢握住妻子的手,语无伦次、毫无章法的说到:“阿慈,太好了,终于等到这一天了!阿慈,知道吗?我们的女儿,还是回到我们身边了……阿慈,听到我说话了吗?我是泽镐……”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