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舍弃一两味药

关灯
护眼
    乔雨薇后半夜才回到总统府,蹑手蹑脚的上了楼。

    “回来了?”

    黑暗中,杭泽镐的声音适时想起。乔雨薇懊恼的皱眉龇牙,怎么还是被逮着了?这杭泽镐真是奇怪,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好像专门在这里等着她一样。

    转过身,乔雨薇满脸堆满了笑容,“嘻嘻,爸,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啊?”

    杭泽镐勾唇轻笑,“你也知道现在很晚了?去哪儿了?这么晚才回来。”

    “没、没去哪儿……”乔雨薇支支吾吾,神色有些闪烁,“和几个司长的女儿一起逛街、吃东西,小聚了一下,没注意怎么就这么晚了。”

    “嗯。”杭泽镐蹙眉点点头,乔雨薇刚回到总统府,和不少部下的孩子倒是打的很火热,想来也不会做什么不好的事。“你交朋友爸爸不反对,但是,下次要注意时间,不要这么晚回来,你们女孩子在一起尤其要注意。”

    “是,知道了,爸爸。”乔雨薇面上堆着笑,心里却暗骂,管得还真多!“那,爸爸,我先回房了……你也早点休息。”说着,转身就要走。

    却被杭泽镐叫住了,“等等,收拾好了,过来看看你妈妈,你这一整天都不在家,连句话都没跟你妈妈说,像个做女儿的样子吗?”这语气里,已经有些不悦了。

    乔雨薇心头一凛,这个杭泽镐,疼老婆的程度真不一般。

    “好,知道了,我马上过来。”

    “嗯,去吧!”杭泽镐朝乔雨薇挥挥手,自己先转身回了房。

    乔雨薇看着他的背影,摇头瘪嘴嗤笑,“真是什么人都有……一个植物人,还让我天天看,陪着说话,我脑子有毛病啊!我怎么这么命苦!”

    嘴里叽叽歪歪,乔雨薇回了卧室,洗了澡换了衣服,拖拖拉拉的半天,实在拖不过去了,才不情不愿的出了房门往乐慈的房间里走。

    “爸爸,我进来了。”

    推开房门,杭泽镐还没有躺下,而是在床边坐着,似乎在等着乔雨薇。

    “爸爸,你……有话跟我说?”

    杭泽镐眼里难掩喜气,朝女儿点点头:“对,是在等你,爸爸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啊?”

    杭泽镐低头看了看妻子,握着妻子的手,眼里满是爱意,“今天宋国医来看过你妈妈了,宋国医说,你妈妈的病情有了很大的好转,应该很快……很快就能醒来了!”

    “啊……”乔雨薇浑身一震,仿佛被电打了一样,这对于她来说,是怎样一个噩耗?!怎么会这样?不是说永远都不会醒了吗?这怎么突然又说很快就能醒了?

    不带这么玩的吧?乐慈只要醒过来,那她这个‘假公主’的身份还不被拆穿了?杭泽镐显然从来没见过自己的女儿,除了知道自己有个女儿外,其他一无所知!所以一份DNa报告就可以顺利过关。可是乐慈不一样,乐慈可是把乐雪薇养到那么大!一个母亲,怎么可能认不出自己的亲生女儿?

    瞬时间,乔雨薇心乱如麻,脑子里‘嗡嗡’作响,只想着怎么办、怎么办?

    “雨薇,雨薇?”

    “啊?”乔雨薇惊醒,仓皇的看着杭泽镐,手心里、后背上全是冷汗。

    杭泽镐抬起手拍拍女儿的脑袋,轻笑,“怎么了?是不是不敢相信?爸爸刚听到宋国医这么说,也不敢相信……这真是太好了,是不是?你已经回到爸爸身边了,现在只要你妈妈醒了,我们一家就团聚了……”

    一家团聚、一家团聚?

    “来,过来,跟你妈妈说说话。”

    乔雨薇被杭泽镐拉住,看着床上安详的睡着的乐慈,她几乎能想象出来,只要乐慈醒了,一定会起来将自己生吞活剥了!

    正如宋国医所说,他现在每天都会来总统府,每日给乐慈做诊疗,根据乐慈的康复情况,更改药方,针灸的时间也比以往延长了。

    而让杭泽镐欣慰的是,自从得知母亲会醒来的消息后,乔雨薇似乎收了心,每天都在家里守着母亲,母亲这边有什么需要,都是她亲力亲为。事实上,杭泽镐不知道的是,乔雨薇不敢离开,她怕她万一一离开,说不定回来的时候,乐慈就醒了!

    乔雨薇急得没有办法,便给梁佳文打去了电话,电话一通就嚷嚷道:“梁佳文!你快给我想想办法!这个总统府我是一刻都呆不下去了!”

    梁佳文的口气更不好,冷笑到:“就你都当了总统女儿了,还拆不散他们,还好意思来找我?我告诉你,你可得加把劲,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你这个冒牌的身份是不是会在总统夫人醒来之前曝光!”

    “知道了!不是正在做吗?你别废话了!悔不该当初受你怂恿!你就说吧,现在怎么办?”乔雨薇急的都没法了,还跟梁佳文废这些话?

    梁佳文阴恻恻的笑着暗示:“这好办,你人就在总统府,想要动手脚,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吗?你这么聪明,不需要说的太明白啊?”

    乔雨薇挂上电话,细细思索着梁佳文的话。

    “大小姐,药方好了,你让下人去采买吧!记着,每天的药材要新鲜,熬的方法要对,严格来,一步都不要错。”

    宋国医的话打断了乔雨薇的思绪,他把开好的药方递到乔雨薇面前,这是她生母的事,想必做女儿的总要比一般人上心。乔雨薇心不在焉的接过,看着药方上密密麻麻的草药名字,突然脑子里一个激灵!

    ——有办法了!

    为什么她不亲自去买这些药?她完全可以以孝心之名,亲自去做这些。她不一定要害死乐慈,只要她从这些草药中去掉一两味,相信药效就会大打折扣。

    只要乐慈醒不过来,她的身份就不会被拆穿!

    想到这里,乔雨薇精神一震,连日来的困扰在心头的阴霾一扫而空——没有什么人能从她手中夺回她好容易得来的一切!

    长夏韩家,厨房里。

    ‘咣当’、‘哗啦’一阵响,乐雪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只是帮着佣人把喝完的茶杯端进去,怎么突然就失了手,把一盘子的茶具都打碎了?刚才心头莫名的就一慌,眼皮也直跳,手就滑了。

    乐雪薇急忙蹲下身子去捡碎片,一个不小心,又将手划破了。

    “嘶!”她倒吸一口冷气,看着纤细白皙的手指上渗出血来,也没有理会,而是有些心神不宁。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觉得这么不安?

    “哎呀,三少奶奶,你手划破了、流血了!”

    韩天磊刚好从楼上下来,听到下人这么喊,忙冲进了厨房,蹲下一把拉起乐雪薇划破的手,拧眉低喝:“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不小心?端盘子这种事情,要你一个少奶奶来做吗?发什么呆?还不快起来!”

    乐雪薇被韩天磊这么一吼,才回过神来。

    不好意思的想要挣脱,她是韩天磊的三婶,这种行为过于亲密了,是不恰当的。“天磊,你放开我!”

    “?”韩天磊一怔,恍然明白过来她的意思。扯扯嘴角,笑容里有一丝苦涩,“你别动,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你是我三婶,这一点,难道我到现在还不清楚吗?我没有别的意思。”

    “嗯。”乐雪薇没有多说什么,还是固执的挣脱了韩天磊,即使是没有什么,这样也是不合适的,“我没事,我自己可以。”

    说着,偏过头不去看韩天磊,迈着步子出了厨房。

    韩承毅刚好从院子里进来,乐雪薇一看到他,态度立即不一样了,举着‘血淋淋’的手说,“你来了,你看我的手……刚才不小心划破了,你给我包一下!”

    “这,这怎么弄的?”韩承毅脸色一变,心疼的很,却又气闷着说到,“你怎么那么笨?你啊,就是个瓷娃娃,整天不是这里磕着、就是那里伤着,真让人操心!”

    “怎么样,你不愿意操心吗?”乐雪薇嘴巴一噘,歪着脑袋娇嗔。

    韩承毅最受不了她这样,只要小妻子一撒娇,他就什么底线节操都没有了。“愿意,怎么不愿意?我恨不能把你装进口袋里,揣在身上!”

    “嘻嘻。”乐雪薇笑眯眯的弯着眼睛,“就知道你一刻都离不开我!”

    “走吧,上楼去,这么漂亮的手,可不能留下伤疤,不然我吻起来会不会硌牙齿?”

    “滚!”

    ……

    厨房里的韩天磊,听着两人这样的对话,呆愣了半天,最后只能叹息着、自嘲的笑笑。早就知道了,也早就放弃了不是吗?本来就是他单方面的暗恋,而这个人,也早就已经成了他的三婶。

    他是衷心想要三叔和她幸福的,至于他自己,没关系,一切终将会过去的,只是时间,可能会有点长。

    韩天磊从厨房出来,迎面撞上苏乐君。

    “妈。”

    苏乐君看看儿子,想起刚才一起上楼的韩承毅和乐雪薇,心下明了,儿子这是还惦记着他三婶呢?!“韩天磊,你打算这样到什么时候?”

    “我怎么了?”韩天磊停下脚步,不解的看着母亲,最近母亲的性子是越来越暴躁了。

    “怎么了?”苏乐君眼角一挑,不屑的冷笑,“你少跟我装蒜!上次给你安排的相亲,为什么不去?你脑子别想那些不相干的!别学的你三叔一样!竟喜欢个名声这么臭的女人!”

    韩天磊已然皱紧了眉,不满的朝母亲低吼,反驳道:“妈,你别管我这些行吗?我只想找个我自己喜欢的,拜托你,这是我自己的事!还有,你别这么说三婶,她哪不好也轮不到旁人说!”

    说完,疾步出了大门。

    “你这孩子……”苏乐君一口气堵在胸口,脸色很难看。好你个乐雪薇,居然连我儿子也被你迷成这样,岂能留着你?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