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红颜祸水

    几天后的晚上,韩承毅彻夜未归,直到第二天天亮才回来。

    回来的时候,脸色很疲惫,而且,带了很多心腹一起进了书房。

    “承毅……”乐雪薇看看这阵仗,心里很不安,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这是……怎么了?”

    韩承毅不想让她担心,拍了拍妻子的脸,故作轻松的笑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有事情要做,一会儿邵叔准备好吃的,不要让其他人送来,你和邵叔进来书房,嗯?”

    “噢,好。”乐雪薇郑重地点点头,看来,是有很机密的事情害怕走漏了风声。

    她还想问问丈夫,累不累,要不要先修正一下,但是韩承毅已经带着倪俊等心腹进了书房,一刻都不能耽搁的样子。乐雪薇不由想起了杭泽镐的话,他说会不择手段让韩承毅投降!

    不安的在书房外徘徊着,苏乐君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抱着胳膊看好戏一样看着乐雪薇。

    乐雪薇看到她心里就不舒服,但却不得不陪着笑脸:“大嫂。”

    “嘁!”苏乐君回以冷笑,“大嫂?叫的还真甜!不过,我真是不敢当!你知不知道,就是你这一声大嫂,害的你丈夫,乃至整个韩家,现在都陷入了困境?!”

    乐雪薇心上一刺,追问道:“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苏乐君反问,“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吗?就是你这个狐狸精勾走了老三的魂,让他连韩家的家业也不顾了!韩家就是再有本事,还能跟杭泽镐抗衡?”

    听着苏乐君的话,乐雪薇一颗心不断往下沉。

    “这回我可是真真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红颜祸水!老三为了你,拒绝了和杭泽镐女儿的婚事,这简直就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啊!怎么样?你很得意吧?你简直就是陈圆圆在世啊!”

    苏乐君尖酸刻薄的说着,一顶顶帽子扣到了乐雪薇脑袋上。

    “我……”乐雪薇想要争辩,可是一张嘴,却发现无从争辩!她说什么呢?苏乐君说的虽然难听,可全是事实!杭泽镐之所以会这么对付韩承毅,全都是因为她。

    从心房到掌心,再到指尖,三笔一个寸字,寸寸都是痛的。

    “乐君!”韩夫人也出来了,一出来就听见大儿媳妇在挤兑小儿媳妇。韩夫人是那种既然决定了就不会后悔的人,她既然接受了乐雪薇,就不会再对她不好。

    “不要乱说话,这是承毅自己的决定,和雪薇没有关系,你是做大嫂的,怎么说出这种没根据的话?”

    苏乐君面色一僵,既然婆婆站在乐雪薇那一边,她还能说什么?老老实实的闭上嘴,哼了一声,转身回房了。

    “雪薇啊,你大嫂是这样的,她的话你不要往心里去。”韩夫人转过来劝慰小儿媳。

    乐雪薇拧眉摇摇头,嘴角耷拉下去,“妈,我没有怪大嫂。她说的都是事实,是我害了承毅,害了韩家。妈,我……对不起。”说着,低下头去,不敢面对婆婆。

    “哎……”韩夫人叹息着摇摇头,拉起小儿媳的手,“别想这么多了,既然决定了,就不要后悔,也没有机会后悔了,好好陪着承毅,这就是你现在唯一能做的。”

    乐雪薇抬头看向婆婆,婆婆的豁达让她深感敬佩。

    韩夫人理了理小儿媳的鬓发,轻笑:“孩子,韩家的女主人,哪里是这么好做的?你还年轻,以后还要经历太多的事情,可千万不能每次有了点事就垂头丧气的,要知道,在这家里面,可是你说了算,就是承毅,回到家里也是要依靠你的,明白吗?”

    “……”乐雪薇茫然的看着婆婆,她不是很明白。

    “呵呵。”韩夫人笑了,“还是个孩子啊!不明白不要紧,以后我再慢慢教你。”

    “嗯,谢谢妈。”

    ……

    韩家陷入困境的事情,很快得到了证实,乐雪薇也听说了,杭泽镐迟迟不签总统令,并且已经在准备寻找联合供应商。杭泽镐真是狠,乐雪薇没想到,自己的生父竟然会是这样一种人。

    现在想想,她能理解了,自己性格中暴躁、决绝的一面是遗传了谁!

    帮不了韩承毅,乐雪薇只能做蜗牛,躲在壳子里不出来,期待韩承毅能解决好这件事。

    这天下午,乐雪薇出了趟门。婆婆前一阵子给大宝小宝订了新的儿童床,她是去看看做的合不合要求的,然而,回来的时候,却不经意间,遇上了乔雨薇。

    当时司机拉开了车门,正等着乐雪薇上车。

    冷不防,乐雪薇就被人一下子给撞的老远。“啊……”

    乐雪薇皱眉去看撞了她的人,没想到对方没有在意到她,却朝着身后骂骂咧咧的。

    “告诉你多少遍了?我不认识你,不要来纠缠我!怎么走到哪儿都能遇上你这个疯子?”乔雨薇拎着包,一脸戒备但却气急败坏的骂着身后的人,在感受到一旁的目光之后,才转过头来。

    四目相视,两人都吓了一跳。

    “你……”

    “是你!”

    乐雪薇还来不及说更多的话,只见康慧珍已然追了上来,一把拉住乔雨薇,苦苦哀求,“雨薇,你不能这样对我!你现在过得好了,就要眼睁睁看着妈受苦吗?”

    “放手!”乔雨薇奋力挣脱着康慧珍,眸光狠戾,言辞更是绝情,“你是谁妈?我看你是真的疯了!整个帝都的人都知道,我是杭泽镐的女儿,我妈怎么可能是你这种疯婆子!”

    听到这话,乐雪薇肩膀一颤,惊愕的看着乔雨薇,无奈的直摇头,真是——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乔雨薇手脚并用,将康慧珍推到在地上,转身就走。在经过乐雪薇时,却停下了脚步。有恃无恐的盯着她,口气依旧耀武扬威,“这么巧?韩承毅因为你拒婚,韩家落入困境,你都知道吗?你这样缠着韩承毅,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乐雪薇静静的看着她,人和疯狗是不需要说话的。

    “你瞪着我干什么?你识相的话,就老老实实离开韩承毅!否则,杭泽镐不会放过他!你要是想害韩承毅,尽管缠着他好了!”乔雨薇倒是骂上瘾了,情绪有些癫狂,“你还真是跟你妈一样,离了男人活不了吗?”

    “……”乐雪薇失笑,她真是错了,乔雨薇连疯狗都不如!她的精神真的正常吗?颠倒是非黑白的功力怎么能这么深厚?厚颜无耻都不足以形容她!

    “走着瞧!”乔雨薇看了看身后,康慧珍已经爬了起来,生怕康慧珍再追上来,急匆匆的跑了。

    乐雪薇无力的垮下肩膀,胸口憋了口恶气。

    “雨薇、雨薇,乔雨薇……啊!”康慧珍那一跤摔的不轻,抱着胳膊没跑两步就疼的龇牙咧嘴。

    本来她们母女两人都不是什么好人,但乐雪薇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拦住了康慧珍:“阿姨,你别追了,追上了,她还是不会理会你,你还想再被她推一次吗?”

    乐雪薇指指康慧珍摔坏了的左胳膊。

    康慧珍见是乐雪薇,也顾不上不好意思了,叹息到:“不行啊!我现在没有可以依靠的人了……”

    这对母女真是……乐雪薇怅然的摇摇头,乔雨薇虽然无情,但康慧珍也不是什么称职的母亲。

    乐雪薇叹息着,从手袋里取出钱包,抽出一沓现金递到康慧珍面前,“阿姨,给,拿着吧!先去趟医院,你的胳膊肿了,看看有没有骨折。”她能帮的就这么多了,她不是慈善家,善心没有泛滥。

    “这……”康慧珍抬头看看乐雪薇,这是乐雪薇第二次给她钱了。尽管跟一个一直被自己欺负的孩子拿钱真的很丢脸,可康慧珍此刻如此狼狈,怎么还顾得了那么多?

    抱着胳膊,迅速取过乐雪薇手中的钱。

    “谢谢……”

    康慧珍话没说完,人已经跑远了。乐雪薇悬着手,不由皱起了眉,看乔雨薇现在这个样子,只怕康慧珍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乔雨薇还真是‘青出于蓝’,远比康慧珍还要歹毒、无情。

    这些并不是要她操心的,乐雪薇摇摇头,上了车回了长夏。

    回了长夏,管家告诉乐雪薇韩承毅已经回来了。

    乐雪薇一惊,回来了?这么早?现在才几点钟?最近,他不是一直都要忙到深夜吗?通宵也是常有的事情。是事情有转机了,还是更加棘手了?

    “在哪儿?”乐雪薇问着管家。

    “回三少奶奶,在……在祠堂。”管家邵叔言辞有些犹豫。

    听到‘祠堂’两个字,乐雪薇不由皱了眉,感觉不太好。韩承毅不是容易感性的人,这个时候跑到祠堂去,看来,是事情变得更加棘手了。没有多做停留,乐雪薇转而去了祠堂。

    祠堂门口,倪俊守在那里,看到乐雪薇来,伸手拦住了她。

    “三少奶奶,您怎么来了?三少吩咐,不让任何人进去。”

    乐雪薇一怔,“连我也不可以吗?”

    “这……”倪俊为难,“三少说的是任何人。”

    乐雪薇咬紧牙关,看了看祠堂紧闭的大门,不由握紧了双手。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