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不能那么自私

关灯
护眼
    韩家是很传统、家族观念很强的世家,祠堂是很神圣的地方,一般来说,没有什么大事或是身份不够,都是不能随意进出的。祠堂建在繁茂的香樟树下,亭亭如盖中透着庄重。

    乐雪薇不想为难倪俊,想了想说道:“倪俊哥,我不进去,我就在门口看看,可以吗?”

    倪俊迟疑了一下,猜到了乐雪薇的心思。如果是别人,倪俊是不会答应的,但是乐雪薇不一样,她是三少心尖上的人。倪俊于是点了点头:“三少奶奶请便,倪俊回避一下。”

    “谢谢。”

    倪俊转身走远了些,乐雪薇手放在大门上,极缓的推开了一道缝隙。清凉的穿堂风迎面吹来,乐雪薇不禁微微瑟缩。为了不惊到韩承毅,乐雪薇放缓的动作,抬起腿,一脚跨进了大门,另一脚站在门外,不敢再进去。

    只是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空档寂静的祠堂里,回声效果很好。乐雪薇看不到韩承毅的身影,却能听到他的声音。

    “父亲、大哥,对不起,承毅没用,呵呵……这一次,竟然栽在杭泽镐手里!”

    乐雪薇听到这句话,蓦地捂住了嘴——果然是这样!韩家陷入了困境!

    “父亲、大哥,承毅是来向你们请罪的,是承毅没有本事,竟然如此疏忽大意。对不起……父亲,大哥,你们用命保住了我,我却没有守好韩家的家业,承毅很惭愧!承毅真是……没有脸见你们!”

    “啊……”乐雪薇一声叹息卡在嗓子眼。

    韩承毅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无助、那么颓靡,一向来意气风发的韩家三少,从来都是霸道不可一世的,他什么时候有过这样仓皇无助的样子?乐雪薇捂着心口,那里面,疼的很。

    想起杭泽镐的警告,乔雨薇的骄横跋扈,乐雪薇重重的闭上眼,愧疚从心底漫出来。她没有办法不愧疚,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

    悄无声息的退了出来,乐雪薇将祠堂大门关好,满心都是苦涩。

    门口面,韩承毅的话语还在继续,只可惜,乐雪薇没有听见。

    “父亲,大哥,承毅就是来找你们发发牢骚,这种事情,我还真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天磊年轻不懂事,还不能当家,剩下的,都是需要我守护疼爱的……承毅能想到的,就是你们了。

    父亲、大哥,你们放心,我不会就此认输的,我要是认输了,还能叫韩承毅吗?你们不是一直说,我是你们的骄傲吗?呵,你们说过的话,承毅一句都没有忘,承毅会守好韩家!即使是杭泽镐,也没有能耐把我怎么样!”

    而祠堂外面,乐雪薇失魂落魄的样子,让倪俊看了都不忍。

    “三少奶奶,您没事吧?”

    乐雪薇摇摇头:“没……倪俊哥,你不要告诉他我来过,好吗?”

    “三少奶奶放心。”

    这天晚上,韩承毅发现,乐雪薇格外的温柔。

    “老婆,一起洗澡吗?”韩承毅随口问了一句。

    像这种要求,以往乐雪薇是想也不会想就予以驳回的,可是今晚,乐雪薇点了点头:“好,我去拿衣服,你先去放水。”

    “……”韩承毅张大了嘴,很顺从的去放水了。

    然后,真的是一起洗澡了。“老婆,我们洗的久一点可以吗?”

    乐雪薇好笑的看着韩承毅,他这话什么意思,她还能听不出来吗?依旧点点头,“那你轻点……”

    “好!”韩承毅答应的响亮。

    当然了,实际行动起来,是不是能轻点,那就不受他个人意志控制了。

    “老婆,你真好……”韩承毅呢喃着紧紧把乐雪薇抱在怀里,巅峰的时刻二人十指紧扣,当时他只当是情浓,却没有察觉到小妻子眼底碎裂的征兆……

    隔天一大早,韩承毅一边看报纸一边用早餐,报纸才一打开,他就又立马合上了。

    “邵叔?”

    “是,三少。”

    韩承毅看了一眼厨房里,小雪正在给母亲准备素食,并没有注意到这里。他举着手里的报纸,问管家:“家里订了多少份报纸?”

    “这个,大大小小,加上杂志一起,有十七份。”管家对答如流。

    韩承毅点点头,把手里的报纸递给他:“今天起往家里送报纸的时候注意点,每一份你都要先看过,像类似这一版的新闻……全部过滤掉,不能让三少奶奶看见,知道了吗?”

    “是……”管家疑惑着接过报纸,打开一看版面上的新闻,正是关于韩家陷入困境的。三少这是……管家不由感慨,三少还真是疼爱三少奶奶,这么细微的地方都注意到了。

    早餐之后,乐雪薇送韩承毅出了门,回来便问管家。

    “邵叔,刚才三少跟你说什么?”刚才韩承毅对着管家一通吩咐,乐雪薇都看见了,直觉是和今天的报纸有关。

    管家面露难色,三少聪明,这三少奶奶也不笨啊!“这……这您让我怎么说?三少吩咐的,不能让您知道。”

    “您就说吧,我不告诉他,不会让您为难的。”乐雪薇看着管家,态度很坚持。

    “哎!”管家叹息,没有办法,只好老老实实把过滤掉的新闻递到乐雪薇手上,“就是这个……三少是不想让三少奶奶跟着操心,所以吩咐,千万不能让您知道。”

    乐雪薇接过商报,一看就明白了,韩家陷入困境,这件事看来是坐实了,连商报都已经登了。手指嵌入报纸,纸张被捏的发皱,一如乐雪薇此刻纠结的内心。

    静默片刻,乐雪薇把报纸递给了管家:“邵叔,您收好,您就按他说的做吧,就当我什么都不知道。”

    “呃……是。”

    然而,乐雪薇却无法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铺天盖地的新闻已然传遍帝都,D·s的股市今天一早就受到了影响。闭上眼,脑子里全是杭泽镐和乔雨薇的嘴脸,耳边是韩承毅在祠堂里对着亡父和亡兄说的话……

    睁开眼,乐雪薇握紧了手,她没的选择了,她这么、这么爱着的人,她没有办法看着他因为自己受到这种屈辱,对于男人而言,还有比事业和家族使命更重要的东西吗?

    是该放手了。

    乐雪薇深吸了口气,她不后悔,也不遗憾了。至少,她知道,韩承毅是爱着她的。而且,和婆婆之间的心结、误会也解开了,她现在走,是心甘情愿的。

    下定了决心,便要开始行动。

    乐雪薇想,她还需要韩夫人的帮助。

    敲响了婆婆的房门,“妈,我是雪薇,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

    推开房门,乐雪薇走了进去。

    韩夫人正靠在床边的桌上抄写经文,看到乐雪薇朝她招了招手,“雪薇啊,快过来,看看我写的字,你们现在的年轻人,是不会这个了吧?”

    乐雪薇走过去,没有看桌面,而是看了看韩夫人,突然毫无预兆的弯下膝盖,朝着韩夫人直挺挺的跪了下去!

    吓得韩夫人当即神色大变,匆忙转过来,伸手拉住乐雪薇要扶她起来,“这是怎么了?快起来,怎么跪下了?孩子,你别吓唬我,有话好好说,是不是你大嫂又欺负你了?”

    “不,妈,您让我跪着说。”乐雪薇摇着头,还没说话,眼眶已经湿了。

    韩夫人看着情况不对,也不着急拉她了,“孩子啊,你……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妈!”乐雪薇眼睛一闭,泪水滚落下来,“我很感谢您不计较我年轻不懂事,那些我犯下的错,您都原谅我了。可是……我不能再孝顺您了,我……对不起!”

    “这……”韩夫人感觉不对劲,生拉硬拽的将乐雪薇拖到了沙发上坐下,“有话好好说,别哭啊!”

    可乐雪薇的眼泪哪里还忍得住?

    “妈,我……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承毅,害的韩家!”

    韩夫人一怔,立即明白小儿媳这样是为了什么了。“哎……我还以为什么事,不是告诉你了吗?这是承毅选择的路,他既然选了,就要承担……”

    “不!”乐雪薇拼命摇着头,“我舍不得,我没有办法看他这样!我昨天,昨天看到他去了祠堂,对着父亲和大哥的灵牌忏悔!妈,我错了,承毅承受了这么多,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哎哟!”韩夫人感慨着将乐雪薇抱进怀里,“真是个好孩子,别哭了啊,妈知道你难过,可是,难过也帮不了承毅啊!”

    “妈,我可以的,只要我放弃他,事情就都解决了。”乐雪薇握紧了双手,钻心的疼痛一波一波袭来。

    韩夫人怔住了,她没听错吧?刚才,雪薇说了什么?她要为了承毅、为了韩家,放弃现在的生活?不敢相信般,韩夫人问到,“孩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乐雪薇泪眼婆娑的点点头。

    “孩子啊!”韩夫人握住乐雪薇的手,“你知道吗?即使韩家因为杭泽镐没落了,在帝都,韩家还是大家,你和承毅还是过现在的生活,这对你不会有任何影响……”

    乐雪薇依旧点着头:“我知道、我知道,可是做人不能那么自私,我不能让承毅一辈子活在对父亲和大哥以及整个家族的愧疚里!”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