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杭慈就是乐慈

    总统府,内宅主卧。

    宋国医替乐慈做完针灸,正在拔针。

    杭泽镐在一旁看着,蹙眉问到:“按照你的药方吃了有一阵了,针灸也一直在做……咳咳,老宋,我不是质疑你的医术啊,我怎么觉得,阿慈好像没什么进展?”

    宋国医收了针,点点头,并没有丝毫怨怼,“我也有这个感觉,看来是我把情况估计的过于乐观了,这药都是按照她的病情每日配置的,只怕是她的体质还太虚了,您别着急,慢慢来、慢慢来,就算再怎么慢,也不会慢多久了。”

    “嗯。”杭泽镐挑了挑眉,“我知道,辛苦你了。”

    宋国医收了东西,出了主卧,正好下人送营养汤进来。

    杭泽镐一看,眉头不由又皱紧了,“怎么是你?大小姐呢?”

    “大小姐出去了,晚饭也只是扒拉了两口,看样子好像是有重要的约会。”下人把营养汤放下,回到。

    “唔……”杭泽镐略一沉吟,不太高兴。这个女儿,心怎么这么野?他从来没有养育过她,她对他没有感情是正常的,可是阿慈好歹养过她那么多年啊!母亲病着昏睡在床上,她还成天往外跑,这都几点了?

    “行了,你下去吧!”

    挥手屏退下人,杭泽镐亲自给乐慈喂营养餐。乐慈昏睡着,一直是从胃管里喂食,这么多年,竟然照顾的很好,乐慈看起来一点也没有寻常植物人的憔悴和干枯。

    女人,有男人疼爱着,什么时候都是不容易老的。

    乔雨薇呢?乔雨薇又是去了哪里?杭泽镐以为,她又是去和那些名媛千金一起玩去了,事实上,并不是。

    乔雨薇约了人,而且是约在一座山上。因为这个约会,她没什么心思吃晚饭,匆匆意思意思就出了总统府,直奔约定的地点。天色已经晚了,乔雨薇打开手机的手电筒,一点点微弱的灯光照亮着脚下的路。

    “真倒霉!还要来这种黑灯瞎火、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

    乔雨薇一边握着手机、一边抱怨着,口气很是不耐烦。“人死到哪里去了?难道还要我等她?真是好笑,事到如今,还不知道谁求谁!”

    肩膀上被人一拍,乔雨薇吓了一跳,“啊!”猛的转过身来,一看是梁佳文。“哎哟,吓死我了!你不会出点声啊?”

    梁佳文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漫不经心的说到:“支票我已经给你拿来了,你那边还有什么动静没有?我怎么听说,那个死丫头已经登堂入室了?”

    乔雨薇被催的没耐心了,没好气的反驳:“行了,你心里比我还阴暗!放心好了,就在这一两天了……杭泽镐已经放行了,那就肯定是韩承毅那边松口了,杭泽镐那么想补偿‘他女儿’,不会无缘无故放行!”

    “嗯,不错。”梁佳文满意的点点头。

    两人正说着话,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

    梁佳文神色一变,压低了声音,“我先走了,你自己见机行事。说着没入了黑暗中,那阵脚步声也近了。

    “嗯?”乔雨薇一转身,举着手机对着声源,看到康慧珍鬼鬼祟祟的站在那里,因为有求于她,连腰杆都不敢挺直。她于是冷笑一声,“哼……你也有今天?”

    “雨薇,你别这么说我,我是你妈啊!”康慧珍拉拉身上的衣服,搓搓手,神色很尴尬。

    “放屁!”乔雨薇毫不客气的呵斥了她,目露凶光,“你四年前抛下我,和那个野男人拿着我爸的钱去逍遥的时候,想过我就快死了吗?我怎么那么倒霉?竟然是你们这种人生的?一个给了我要死的病,一个就不管我的死活!你们还真是般配,怪不得你跟了我爸十几年,他都没有看上你!”

    乔雨薇一口一个‘我爸’,这指的自然是乔万东。

    康慧珍心中有愧,嘀咕道:“你别你爸你爸的,你又不是乔万东的女儿……”

    “康慧珍!你少废话,我倒是你生的,可你配当妈吗?”乔雨薇厉声打断了康慧珍,口气竟然如此不逊。

    “雨薇,你不要总是抱怨我,你替我想想看,你亲生父亲欠了一生赌债,他要挟我,我能怎么办?你不是有韩承毅照顾吗?他一直把你当救命恩人,不会不管你的!”

    康慧珍做低矮状,可怜兮兮的去拉乔雨薇,却被乔雨薇躲开了。说到底,她们母女俩都是极为自私,只替自己考虑的人。

    “你放开我!别碰我!有话你就直说,别跟我说那些没用的!我不想听!”

    康慧珍讪讪的收回手,支支吾吾的说到:“其实,我也不想怎么样,我都跟你说了……我和你亲生父亲分开了,我现在没有经济来源,靠我自己没有办法生存下去的……”

    话说到这里,就被乔雨薇打断了。

    乔雨薇夸张的张开五官,妖冶的笑着:“哈哈……你这是活该!”

    一边骂,一边抽出梁佳文给她的支票,像这么大一张巨额支票,即使她贵为杭泽镐的女儿也是拿不出来的。“行了,支票给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有多远你给我躲多远,听到没有?”

    康慧珍接过支票,看到上面的数字,不禁露出了笑脸,有了这笔钱,她这后半生就不用愁了。可是,人老了,难免贪恋亲情。

    “雨薇啊,妈不能留在帝都吗?妈保证,一定不会把你的身份说出去的,妈只是想偶尔见见你,知道你过的好不好,不管妈做过什么错事,你都是妈的女儿啊!”

    康慧珍一把拉住乔雨薇,不肯松手。

    乔雨薇一惊,恼怒的看着母亲,“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你该不会是想讹上我吧?康慧珍,你是不是脑子有病?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c国总统的女儿!身份无比尊贵!”

    “嘁……雨薇,你不用跟我面前装,你明明就是我生的,究竟谁是总统的女儿,你我心里都清楚。”

    “?!”乔雨薇大惊失色,双眸里闪耀着疯狂的色彩,母亲怎么会知道的?这件事情,应该除了她自己、梁佳文,还有昏睡的乐慈之外没有第四个人知道,可是母亲为什么这么说?

    “你……”乔雨薇有些心虚,“你都清楚什么啊?我告诉你,立马给我消失!不管你知道什么,我都没有你这样的母亲!”

    康慧珍眼神暗了下去,失望自然是难免的,但却没有多少震惊的成分,她的这个女儿,是她一手教出来的,品性如何,她还能不清楚? 乔雨薇自私、心肠狠,她还有个致命的缺点,就是没什么脑子!

    “哼!”康慧珍轻笑一声,淡淡说道,“大小姐,杭大小姐,如果我没有说错,你的父亲是总统杭泽镐,你的母亲,只怕是叫做杭慈吧?c国风俗,出嫁随夫姓,这个杭慈,原来应该叫做乐慈吧?”

    “……”乔雨薇蓦地看向康慧珍,目光中充满惊疑,她怎么会知道这一点?

    康慧珍冷笑:“我胡说?乔雨薇,你别忘了,你是我生的,你的那些鬼主意也都是从我身上学去的!杭泽镐的夫人叫做杭慈,这个不难打听到。而杭泽镐要认你,肯定是要做DNa检查的,杭慈?乐慈……乔雨薇,杭泽镐认你的时候,正好是乐雪薇给你做肝移植的时候,我猜对了没有?你又一次抢了你妹妹的东西!”

    “你……”乔雨薇语塞,看着康慧珍气的浑身发抖,怎么会想到还会生出这种事端!“你想要怎么样?你跟我说这些,是想赖着我?”

    “乔雨薇,我只是想提醒你,做人不要太贪心,你这次可是骑虎难下了,别想赶我走,我已经无处可去了,我就留在帝都!”康慧珍不得不对狠心的女儿发了狠话。

    乔雨薇呆愣住了,康慧珍明显就是在威胁她!该怎么办?康慧珍是她的隐患!就像颗定时炸弹!

    “呵呵……你别紧张。”康慧珍见乔雨薇这样,心里有了把握,“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毕竟你是我的女儿,而且,你被拆穿了,对我没有什么好处,是不是?”

    乔雨薇盯着康慧珍沉默许久。

    康慧珍却还在那里喋喋不休:“哼!乐慈那个人,我以前贱人、贱人的骂,没想到,还真被我骂准了!看着一副冰清玉洁的样子,原来也不是什么好货!生个女儿还不是丈夫的!乔万东还什么都不知道,把乐雪薇疼的跟宝一样,以为乐慈死了,这么多年守着个死人!哼……想想都好笑!”

    康慧珍自说自话,乔雨薇盯着她那张嘴,什么都没听进去。

    她脑子里在迅速盘算着,该怎么办?就这样妥协了吗?康慧珍是她的母亲,对于母亲,乔雨薇最了解不过了,她是那种为了利益,什么都可以舍弃的人,换句话说,乔雨薇不信任康慧珍!

    康慧珍这种人,用钱可以堵住她的嘴,那么同样的道理,用更多的钱就能让她张嘴!

    想起自己这一辈子,父母卑贱,对自己没有亲情可言,一辈子也没有谁真正被谁爱过,她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乔雨薇心里想想一阵悲凉……

    突然,梁佳文从她身后冒了出来,手上还拿着把刀,二话不说,递到乔雨薇手上。

    乔雨薇仓皇失措,“你要干什么?”

    “哼!”梁佳文冷笑着,猛的推了乔雨薇一把,“你这么聪明,还需要我教吗?她嘴巴不严,留着是个祸害!”

    “不……”乔雨薇摇着头,明白过来这话语的意思,仓皇的看向康慧珍,“不行啊……她是我妈啊!”

    康慧珍也已经吓坏了,她哪里料到乔雨薇还有个帮手,而且这帮手显然比乔雨薇要心狠手辣太多!“不……雨薇,你不要听她的,这个女人是个疯子!”

    “哼……去吧!快点!”

    “不行啊!”

    慌乱的挣扎与躲闪中,有利器没入肌肤的破碎声,那一刻,乔雨薇的脑子崩塌了……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