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以后再也不敢了

    乔雨薇脸色已然煞白,她虽然自私、贪婪,可是……像这样狠毒的事情,却是想都想不出来的!

    康慧珍瞪着眼,不不可思议的看着女儿,眼底碎裂开来,这就是她的下场!她一辈子活在算计、陷害别人上,这次,她成了女儿的绊脚石,就这样被舍弃了?

    “你发什么呆?”

    梁佳文看乔雨薇不动,握住她的手,又往康慧珍腹部捅了好几刀,康慧珍的腹部沾满了鲜血,惊恐的看着女儿——这真的是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吗?!

    “哼!可以了。”

    听到梁佳文的声音,乔雨薇懵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大颗大颗的冷汗冒出来,这不是她想要的,她不想的!

    谁知道,梁佳文的狠毒远不至于此!前面就是陡坡,虽然不至于是悬崖峭壁,可是,康慧珍已经受了伤,只要摔下去,那她就连一丝生还的机会都没有了!为了以防万一,梁佳文拖着奄奄一息的康慧珍,毫不犹豫的将她一把推了下去!

    看着康慧珍的身体在黑暗中不断滚落,下面发出凄惨的叫声,梁佳文脸上浮现出淡淡的一笑,对出身四大家的她来说,做这点事,根本不算什么。可是,乔雨薇握着那把刀,已经浑身瘫软在地上了。

    “发什么呆?快走!”

    梁佳文生拉硬拽的拖走了乔雨薇。

    然而,他们这座山头,正是韩夫人隐居私宅所在的山头。而此刻,在韩夫人的宅子里住着的,正是乐雪薇。

    乐雪薇心事重重,自然也是难以入睡。小宝已经哄睡着了,她一个人出了房门,在后院里散步。晚上的月光很亮,夏日的星空也很灿烂,加上花园里点了路灯,光线虽然不是很亮,但一般东西还是能看的清楚的。

    倏尔,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而来,乐雪薇疑惑的转过身,心想难道是值夜班的守卫吗?不过,这脚步声听起来怎么好像很多人?

    月光下,韩承毅走在人群最前方,一袭银灰色armani西服,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越发清冷逼人。他足下生风,眼里只盯着那一抹纤细的身影,急促而不慌乱。

    乐雪薇好像做梦一样,片刻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他……承毅?!

    等到她真的看清眼前活生生的韩承毅,人已经懵了。随后,人被韩承毅重重的揽入怀中。熟悉的气息将她包围,让她安心,却又心酸的立即湿了眼眶。

    韩承毅托着她的后脑勺,将人狠狠摁进怀里。乐雪薇的脸颊贴在他的胸膛上,能听到他胸腔里急速的心跳。他的心跳的这么快,是紧张还是害怕?或者都有?

    缓缓抬起头看向他,乐雪薇抬起手攀在他肩膀上,嘤咛了一声:“承毅……”

    直到此刻,怀里搂着实实在在的乐雪薇,韩承毅才觉得心脏又回到了胸腔里。连出口的声音,都带着浓浓的颤音,“小雪,下次别这么吓唬我行吗?知道我多害怕吗?你人不大,主意怎么这么大?

    你带着小宝跑了,丢下我跟大宝,预备怎么样?是,韩家是遇到了困难,可是,那是我们男人的事,要你插什么手?你以为,你跑了,我就能对杭泽镐顺从了?

    我堂堂一个男人,难道还要靠老婆把我让给别的女人才能挺过去?”

    听着他的话,乐雪薇嘟着嘴,眼泪簌簌往下掉,她不想的,可是……他为她做了那么多,她却什么也不不能帮到他,只能给他添麻烦。

    见她不说话只是哭,韩承毅心早都软了,哪里舍得再责备她?可是,小丫头这次是做错事了,要好好教训才行。于是,硬着心肠,违心的说到:“还是你觉得,我对你而言不是那么重要,随随便便让给别人,你也无所谓?”

    “不……不是、不是的!”

    乐雪薇一听,着急了,一个劲的摇着头扑进韩承毅怀里,“对不起、对不起,可是,我真的什么都做不了!杭泽镐的态度很强硬,我知道你很为难,我不想看到你难过……唔……”

    没说完的话,被韩承毅悉数吞下。

    韩承毅近似啃咬的吻着乐雪薇,乐雪薇吃痛的皱着眉,轻声呢喃:“轻点,痛……”

    “痛就对了,不痛你还不长记性了!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主意太大了,胆子太大了!你说你一个小小的设计师,操那么大心干什么?就安安心心做我老婆不好吗?”

    韩承毅捧起乐雪薇的脸颊,月光在他脸上覆上一层温暖的色调。“听着,韩家不至于一无所有,我也没有认输。即使韩家败在我手里,那也是我韩承毅没有本事,责任固然重大,但在我心里,你和他们是一样的,没有哪一样我可以舍弃,知道了吗?以后还敢不敢了?”

    乐雪薇成功被蛊惑,郑重的点了点头:“嗯。”

    “别哼哼,说话!”韩承毅不满意妻子的回答。

    “知道了。”乐雪薇踮起脚,环住韩承毅的脖颈,吻上了他。“知道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她的爱人,踏着夜色和月光而来,此时距离她离开长夏不过几个小时,她以为,世界从此荒芜,可是,他来了,便是春暖花开……

    两人正缱绻在一起,就听后院外一阵凄惨的叫声传来,“啊……”

    接着,便是‘咣当’、‘嘭’、‘啪’的声响,乐雪薇抬头凝神一看,惊异的捂住了嘴,那影子怎么好像看着像是个人?而且,刚才那叫声,是人发出来的吧?

    这座山保持的比较原生态,入夜以后会有野兽出没也不是不可能。

    乐雪薇往韩承毅怀里钻了钻,紧张兮兮的说了句:“这里不会有什么野兽吧?还是什么鬼?”

    韩承毅被乐雪薇逗的直笑,“呵呵……野兽?还鬼?你这脑袋瓜子,跟一般人真是不一样!”回过头,找倪俊,“倪俊,带人出去看看,刚才那什么声音!”

    “是,三少。”

    倪俊带着人出去了,韩承毅搂着乐雪薇便要进去里面,嘴里碎碎念:“虽然是夏天,可是山上晚上凉,你怎么就这么就出来了?啧!太让人操心了!”

    “嘻嘻,我错了。”乐雪薇朝韩承毅吐着舌头,眼角边的泪痕还没干呢!

    两个人刚走到门口,便听到身后倪俊略带慌张的声音。

    “三少、三少奶奶啊……”

    韩承毅拥着乐雪薇转过身,倪俊的目光在乐雪薇身上停留了下,才又看向韩承毅。

    韩承毅不解的蹙眉,“怎么回事?”

    倪俊吞了吞口水,说:“三少,三少奶奶,您二位去看看吧!是……真有人摔下来了!不过这人受伤了啊!身上被捅了好几刀,而且这个人,您二位都认识……”

    “嗯?”乐雪薇和韩承毅闻言对视一眼,他们都认识,那会是谁?

    韩承毅拥着乐雪薇往院门口走,守卫们正把受伤的人往担架上抬。乐雪薇拧眉,向着那人看过去,守卫打着灯照着她。

    “啊……”

    这一看,乐雪薇惊呼一声,生生往后退了一大步,差点跌倒,幸好有韩承毅将她扶住。这、这……这不是康慧珍吗?这么晚了,她怎么会满身是血的从坡上摔下来?

    “快挪走!倪俊!你是怎么办事的?这种血腥的东西,怎么叫三少奶奶来看!”韩承毅赶紧挡住乐雪薇的头脸,柔声哄她,“不要紧,别怕……我不是在这儿吗?”

    一边又朝着倪俊低吼:“还愣着干什么?赶快把人抬走!吓着三少奶奶了!”

    “是。”

    守卫们忙着要将康慧珍抬走,却被乐雪薇叫住了:“等等,你们要把她弄到哪儿去?”

    “这……三少奶奶这人快死了,救不活了!”

    乐雪薇蹙眉,摇头说:“还没救,怎么知道救不活呢?救人要紧,先送医院……”想了想又补充到,“我跟你们一起去!”

    “小雪,你就别去了。”韩承毅拦住乐雪薇,不让她跟着去,像康慧珍这种人究竟有什么值得小雪同情的?还要小雪跟着去医院?

    “承毅,让我去,好歹我叫过她一声阿姨!”乐雪薇抬着头,朝韩承毅恳求着。

    “哎……好。”韩承毅无奈的点头答应了,他的妻子,是吃了多少亏也不会知道‘恨’字怎么写的。

    康慧珍被推入急诊手术室,医生说尽力救救看,人就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还不一定活的成活不成。乐雪薇心里有数,康慧珍的肚子都被戳烂了,下手的人,可真够狠的,她这究竟是得罪了什么人?

    手术前,手术室的门开了,医生走了出来。

    “谁是患者的家属?”

    “我是!”乐雪薇赶紧走了上去。

    “你是谁她什么人?她的腹腔有开放性创伤,另外颅脑也需要打开,但是风险很大,需要家属签字!”医生快速表达着意思,手里拿着单据和笔等着。

    乐雪薇蹙眉,“我……”

    韩承毅一把拉住乐雪薇,蹙眉低喝:“小雪,你别乱认!她现在连你继母都不算,不必要为担这种风险!”

    可是情况紧急,康慧珍等着在里面救命!

    乐雪薇一咬牙,没有听韩承毅的,接过医生手里的笔,极其镇定的说到:“我是她女儿!”签下自己的名字,并且在亲属关——栏里,写下了:母女。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