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母女的感应

    “义父……这,袁小姐?”

    杭安之也下了车,跟着走了过来,看到乐雪薇吃了一惊,她怎么会在这里?这么巧,差点撞着的人就是她吗?

    “怎么这么不小心?还好司机及时刹了车……”杭安之心有余悸,上次也是,她被他撞了,这丫头怎么和车祸这么有缘?

    乐雪薇照旧一言不发,抱着小宝往路边上走。保镖已经打开车门候着了,“三少奶奶、小少爷,请……”

    乐雪薇急的直朝保镖摇头,怎么这么倒霉一出门就碰见杭泽镐?保镖这一声称呼,岂不是让杭泽镐知道她还在韩承毅身边?想要装作不认识保镖,抱着小宝低头往前走。

    而事实上,杭泽镐早就听的清清楚楚了。“袁小姐,你去哪儿啊!”

    “呼!”乐雪薇长舒一口气,闭了闭眼,看来这是瞒不过去了。心一横,没什么好怕的,承毅都不怕,她又有什么可躲的?

    杭泽镐越发对乐雪薇产生了兴趣,踱着步子走到她身边,淡笑着说:“袁小姐,有时间吗?正好,我现在要回总统府,你要是有时间,能请你上府上坐坐喝杯茶吗?”

    乐雪薇猜不透他的心思,可是……心头一个想法闪现,也许,她可以为韩承毅争取点什么。这样想着,便点了点头,“好,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车厢里,杭泽镐打量着坐在乐雪薇怀里的小宝,觉得这孩子长得实在可爱,忍不住就想逗他,哪知道手还没伸过去,小宝就扭过了脑袋,趴到妈妈怀里去了。

    “哟,小孩子这么认生?”

    杭泽镐倒是不在意的笑了笑,不气馁的还去逗他,“宝宝,你叫什么名字,告诉爷爷,爷爷给你糖糖吃,好不好啊?”

    小宝在妈妈怀里扭了扭小屁股,意思是不必了。杭泽镐失笑,“这孩子……是太害羞了,还是不会说话?”

    一句话戳到乐雪薇的痛处,乐雪薇托住儿子的小屁股,脸色不太好看,冲冲的说到,“总统先生见多识广,难道不知道语言沟通障碍吗?我的孩子不是不会说话,只是说话慢了点,他现在才三岁,以后会好的!”

    “……”一句话说的杭泽镐面色僵住了。

    他倒不是因为被抢白了而恼怒,而是,这孩子竟然三岁了,还不会说话?那……不是和他小时候一模一样吗?!

    杭泽镐蹙眉,心头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双眼眯起打量着小宝,话却是对乐雪薇说的,“这是你的孩子?怎么原来没听说你有孩子?”

    “咳。”乐雪薇轻咳了两声,解释到,“你没听说过,不代表我没有儿子,不止这一个,他们是一对双生子,都是男孩子。这个是小的……大的在家里。”

    “啧!”杭泽镐咂嘴,淡笑,“家里?你说的家里,是指的……韩家?”

    乐雪薇猜不透杭泽镐的心思,但她的身份并没有什么可遮掩的,便点头承认了。“是,韩家,他们是韩承毅的孩子,当然应该住在韩家。”

    “噢?可是,袁小姐,我记得,你可是答应了我的,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了?”杭泽镐语调轻缓,很奇怪,明明他应该很愤怒的,可是,看到乐雪薇和她怀里的孩子,却又一丝愤怒的征兆都没有。

    或许在他心里,也下意识的觉得韩承毅和袁晶晶(乐雪薇)比较相配吧!

    “我……我很抱歉。”乐雪薇虽然没什么可惭愧的,可是毕竟之前是自己信誓旦旦的在他面前许下诺言的,“是我失言了……您可以继续保持您的态度,只是我想告诉您,不管您怎么做,我丈夫都不会妥协的。”

    “呵呵。”杭泽镐突然笑了,说不清什么原因,他只是觉得这孩子认真的样子太像妻子乐慈了,嘴巴撅起来的模样简直一模一样。

    乐雪薇不明所以的看着突然发笑的杭泽镐,怎么他听了她的话不但没生气,反而心情很好的样子?小宝更有意思,一向不怎么亲近外人,却突然朝着杭泽镐爬了过去,伸着手要他抱抱。

    “抱、抱……”

    “小宝!”乐雪薇赶紧要将小宝抱回来。

    杭泽镐却已经将小宝抱进了怀里,逗着小东西,还朝乐雪薇摇头轻笑:“不要紧,小孩子虽然认生,不过看来……他还挺喜欢我?是不是,小东西?”

    车子到了总统府,杭泽镐领着乐雪薇直接进了他所住的内宅。

    “安之啊,你先回去吧!”杭泽镐脱了外套,朝杭安之挥挥手。

    杭安之一怔,看着乐雪薇母子,心里疑惑,义父这是有话要对她说?心里不由担忧,但愿义父不要说的太难听才好。“是,安之退下了。”

    杭安之才一走,下人便端着盘子从厨房出来,里面放着的东西,杭泽镐看了一眼——正是妻子乐慈的营养汤。眉目之间不由舒展开了,接口说到,“是夫人的吗?”

    下人点点头:“回总统,是的……”

    杭泽镐眼波一流转,看向身后的乐雪薇,说:“袁小姐,能麻烦你帮个忙吗?”

    “嗯?”乐雪薇顿了顿,不太明白他的意思,“您有什么吩咐?”

    杭泽镐指指那碗汤,笑说:“内人的汤,能麻烦你喂一下吗?”

    乐雪薇突然浑身一震,喂汤?给夫人喂汤?那不就是,给母亲喂汤?她……自然是愿意的。不管父母过去做了什么,但现在母亲毕竟昏迷在床,她这个做女儿的做点什么,也是应该的。

    乐雪薇迟钝的点点头,竟然有些紧张,“我愿意,我虽然不是护士,不过,我有这样的经验,我爸爸以前受伤昏迷过,也是插着胃管,都是我喂的。”

    “噢?那……更好了!麻烦你了。”

    杭泽镐点了点头,接过小宝抱在怀里,先上了楼,“小宝,跟爷爷去书房玩啊!喜不喜欢撕纸?爷爷小时就最喜欢撕纸了,哈哈……爷爷房间里有很多书,随便你撕!”

    乐雪薇看着杭泽镐和小宝的身影,听着他们的对话,摇头暗自叹息——什么爷爷,是外公啊!只可惜,我不会让你知道的,我的父亲,只有乔万东一个,再没有别人。

    理了理思绪,乐雪薇端着盘子上了楼。

    主卧大床上,乐慈睡的安稳,眉目完全舒展开,脸色看起来也不错,看来真的是在往好的方向康复。一个植物人,能被照顾成这样,可见杭泽镐有多用心呵护。

    乐雪薇把餐盘放下,拿过靠枕,两手查到乐慈胳肢窝下,将她抱起来,将抱枕放在她身后,这样往胃管里打汤汁才不会逆流。乐雪薇又把餐厅在乐慈胸前铺好,开始给她喂营养汤。

    温度刚好的营养汤打进乐慈胃里,乐雪薇却有种想哭的冲动。

    “妈……”

    卧室里,现在只有她们母女两个,她不需要伪装。一面看着乐慈,一面细细的低语,“妈,你会醒过来吗?你醒过来,如果看到我,会怎么样?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为什么是你和杭泽镐的女儿?

    你不是和爸爸感情很好的吗?你们是所有人都羡慕的恩爱夫妻啊!我虽然年纪小,可是这一点还是记得很清楚的。你不是重伤不治,过世了吗?可是现在为什么成了这样?躺在这里,一躺就是十几年?

    妈,你知道吗?我和爸爸都以为你已经过世了!我因为误会爸爸,恨了他十几年!什么狠毒的、没良心的话都说过!妈,为什么?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你为什么要对不起爸爸?”

    说到这里,乐雪薇已是满脸泪水。她的心在无可遏制的抽痛,她心疼!心疼一辈子把自己当成宝贝的乔万东!她无法想象,如果乔万东知道了真相,会奔溃成什么样!

    “妈,我还记得,你教过我,爸爸是这个世上最疼爱我的人,要我长大的好好孝顺他!是不是那个时候,你就已经决定要走了?你也怕伤害爸爸,所以,不忍心带我走是不是?”

    乐雪薇擦了擦眼泪,嗓子已经哽咽。

    “妈,我只在这里偷偷的叫你一声妈,你要是醒来,我不会认你的,我也不会认杭泽镐,在我心里,你们不是好人,我……恨你们。一辈子,我都没有办法原谅你们!”

    “啊……说了这么多,够了,反正我告诉过你了,就这样说定了。”

    乐雪薇把最后一管营养汤喂下去,停了片刻,将乐慈的体位调整舒适,端着空了的餐盘出了主卧。

    然而,转身的那一刹那,手腕却被握住了,虽然力量很轻微,但却是被人握住了!乐雪薇惊恐的一动不敢动!这是总统府内宅主卧,这里只有她和乐慈两个人!

    那么,握住她的人,是……乐慈!

    “……”乐雪薇屏住呼吸,转过了身子,看向被握住的手腕。果然,乐慈手不知道什么微微张开了,形成一个并不明显的弧度,将乐雪薇拉住。乐雪薇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惊疑的低声喊到,“夫人、夫人?”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