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别样的感觉

    晚上,韩承毅回来,乐雪薇一边帮他洗澡,一边把今天遇到杭泽镐去了总统府,而且今后要去总统府照顾乐慈的事情告诉了他。

    韩承毅一听就不乐意了,浓眉一挑,转过身搂住乐雪薇的腰身,“不许去!他那么大一个总统,找不到人照顾还是怎样?凭什么差遣我老婆啊!他老婆尊贵,我韩承毅的老婆也一样宝贝!不许去!”

    “哎……”乐雪薇被他这么一抱,浑身都是水,嗔到,“你看看你,又被你弄湿了……刚换的衣服!真讨厌!”

    韩承毅笑了,越发来劲了,把人更紧的往怀里带,“是嘛?都弄湿了啊?”

    听出来他话语里的意思,乐雪薇羞臊的脸通红,举起拳头一通砸在他身上,“你胡说八道什么?能不能有一刻正经的?”

    “我跟自己老婆正经什么?”韩承毅干脆把乐雪薇拽进了浴池里,惊的乐雪薇大叫,“韩承毅,不许耍流氓!你别乱来啊,我可真生气啊!讨厌……”

    抗拒到最后,渐渐变的无力……

    韩承毅抱着乐雪薇躺倒在床上,拨开她潮湿的发丝,含住她的粉唇继续辗转深入。乐雪薇倏地睁大了双眼,“你还来?够了啊你!”

    “呵呵,别着急啊!我就亲亲,不干嘛!”韩承毅转身去取了毛巾来替乐雪薇擦头发。

    乐雪薇便继续刚才那个话题,“承毅,你就让我去吧!杭夫人看着挺可怜的,她都躺在床上这么多年了,今天下午我去看她的时候,她突然就抓住了我的手,宋国医也说,可能我和杭夫人有缘,如果杭夫人能醒来,这不是也是件好事吗?”

    “哎……”韩承毅无奈的摇摇头,揉着妻子的脑袋,叹息着,“知道了,你这么一副心肠,要不是我要你,你肯定得被人欺负死,我来看看,你的心肠是不是豆腐做的?”

    一边说,一边往乐雪薇怀里钻。

    “韩承毅……哈哈……你别闹!哈哈……”

    卧室里一片笑声,时光冗长,甜蜜它从来没有尽头……

    第二天一早,乐雪薇便去了总统府。

    出乎意料的,乔雨薇今天也在总统府老老实实待着。她犹如惊弓之鸟,随时注意着乐雪薇的一举一动,乐雪薇做什么她都要跟着。乐雪薇觉得好笑,她这样活着,究竟有什么意思?人生充满了谎言和欺骗,时刻担心着被拆穿。

    乐雪薇看到她也权当没看见,她现在对于这个人已经一点感觉都没有了,也包括恨意。一个连母亲都能那么冷血对待的人,真的,让人连恨都恨不起来。

    “你……你已经见过她了?”乔雨薇心虚的开口。

    “是。”乐雪薇镇定的点点头,目光坚定的射向乔雨薇,“所以,我奉劝你,不要再惹事,这样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

    乔雨拦在了乐雪薇面前不让她进去,她像濒死的人一样,一把抓住乐雪薇,口气和神色都变了:“你想要干什么?拆穿我?夺走这一切?”

    乐雪薇实在无语,乔雨薇怎么可以这么理直气壮?什么叫做夺走?这一切原本就不属于她好吗?“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不要惹我!否则,我真的有可能这做!”

    白了乔雨薇一眼,跟这种人说话,真是浪费口舌。

    推开主卧的门,乐雪薇走了进去,对着身后的乔雨薇说,“你进来吗?如果你要留在这里,和我一起照顾你母亲,我当然欢迎。”

    乐雪薇撂下这句话,便去忙了,得先给乐慈梳洗,一会儿宋国医就要来了。

    乔雨薇摸不透乐雪薇的态度,她虽然言辞间是在警告自己,但是显然并没有真正拆穿的意思,否则,她早就可以当着杭泽镐的面拆穿自己了。这丫头怎么想的?这么吊着,难道是纯粹是为了让自己胆战心惊?

    不对,乐雪薇不是这样的人,这丫头的大脑回路和一般人是不一样的。乔雨薇几乎要抓狂,死丫头究竟要怎么折磨她?

    在乔雨薇的战战兢兢中,宋国医来了。

    看到乔雨薇也在,没出去,宋国医也吃了一惊,这丫头今天这是怎么了,转性了?她不是一向对照顾母亲没什么兴趣吗?只有杭泽镐在的时候,才会装装样子。

    “晶晶,过来帮我一下,昨天教你的穴位都还记得吧?”宋国医朝乐雪薇招招手,乐雪薇点点头,走上前去帮忙。

    “来,对,是这样……你做的很好,对对,没错。”宋国医一边看着乐雪薇做,一边不时点着头,偶尔纠正一下手法。

    在这里,有些人根本就是多余的。乔雨薇腾的站起来,转身要走。

    “大小姐。”

    宋国医叫住了她,指指桌上的药方说,“您要出去吗?夫人的药,一直是您负责抓的,您看,要不要让人跟您一起去?您要是有事,还跟以前一样,抓完了让下人带回来就行了。”

    这话并没有什么错,可是,在此刻的乔雨薇听来,却十分刺耳!

    “哼!”乔雨薇一抓桌上的药方,冷哼了一声,踢开房门走了出去。

    “哎……”宋国医紧接着叹息了,“总统和夫人都是极有涵养的人,没想到女儿竟然是这个样子……也许正因为如此,总统才觉得分外对不起女儿吧?如果这孩子养在总统府,应该是个知书达理的淑女。”

    乐雪薇神情愣愣的,无意识的勾勾唇角,却没有什么笑意,她没有长在总统府,可依然是父亲乔万东骄傲的女儿。

    深夜,总统府书房里,杭安之还在和杭泽镐总结着这一天的工作,两个人都有些疲惫了。

    “啧,安之……”杭泽镐听着杭安之的报告,突然抬起手来打断了他,眯着眼问到,“你原来说过,袁晶晶是学设计的?建筑设计?”

    “呃……是。”杭安之答应着,又补充到,“跨海旋转桥和现在帝都的东郊mall计划都是出自她的手,她是这两个项目的总设计师。”

    “噢。”杭安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眼底深沉,杭安之猜不透义父在想什么。“那个,她今年多大了?我看着她很年轻,怎么倒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

    杭安之心底的不安越来越重,“她今年24岁,确实是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

    “嗯。”杭泽镐点点头,疑问却没有到此结束。“这么说,她很多年前就应该和韩承毅在一起了?”

    “是。”杭安之拧眉。“应该是这样。”想到这里,心上真是有些不舒服。

    “还知道些什么?比如她的家庭,她和韩承毅的孩子都这么大了,她和韩承毅应该也是在四年前就认识了吗?”杭泽镐问起来就没完了,可是这些问题,杭安之却也并不是都知道的。

    “这些,安之不太清楚。”

    “噢,行了,你去休息吧!”杭泽镐没再问了,挥挥手让杭安之出去。

    自己却坐在椅子上,还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学设计的?建筑设计?那想必会画画了?这一点倒是和阿慈很像,不过阿慈是学油画的,和那孩子差了还是很大。

    “嘁!”杭泽镐不禁嗤笑,他怎么对一个小女孩如此感兴趣起来?不过,这个小女孩真的是让他很想亲近啊……当然,不是男人对女人,而是那种长辈对晚辈。

    杭泽镐想起他们第一次在医院里见面时的情形,不由抚着薄唇笑了……

    这天快到中午的时候,乐雪薇收拾完就准备从总统府回去了。

    一边走还一边掏出手机来打电话,电话是打给乔万东的,“喂,爸爸!”

    乐雪薇握着电话,眼角眉梢都是舒展开的。

    “哎……雪薇啊!这个时间,怎么没休息?”

    “爸爸你在休息吗?我是不是吵到你了?”乐雪薇有些懊恼,父亲从四年前受过伤,身体就不如以前了。“那你去休息,我一会儿再打。”

    “呵呵,没事,我没睡着,告诉爸爸,你和承毅还好吗?快要放假了,爸爸这一阵特别忙,也没抽出空来给你打电话……不过不要紧,等忙完这一阵,爸爸就放假了,放假了,爸爸就来帝都看你好不好?”

    乔万东说话的口气,好像乐雪薇还是当年那个六岁的孩子。

    乐雪薇听的眼眶泛潮,忍着哽咽点了点头:“嗯……好,我想爸爸了。”

    “呵呵,爸爸也想宝贝女儿。”

    父女俩正通着电话,却不妨这个时候,宿醉的乔雨薇刚醒过来,下了楼,正好站在楼梯口,将乐雪薇的话完完整整的听了去。乔雨薇别的本事没有,坏心思是转的很快的。

    ——乐雪薇是在和乔万东通电话!

    “呵……”乔雨薇勾唇一笑,连日来的胆战心惊在这一刻消失殆尽!她的脸上,又恢复了一贯阴狠的色彩。

    乐雪薇啊乐雪薇,你要是输的一败涂地可千万不能怪别人,要怪就怪你自己太愚蠢了!她一直想不通乐雪薇不拆穿她的原因,可是现在她明白了!死丫头犯傻呢!原来是心疼乔万东,怕乔万东知道真相受不了?!

    哈哈……乔雨薇真想放声大笑!要不是亲眼见到,她真的不相信世上会有这么笨的人!为了个从小抛弃、辜负她的父亲,乐雪薇竟然不惜抛弃总统女儿的身份!

    还真是,愚不可及!

    想通了这一点,乔雨薇整个人都变的有恃无恐起来。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