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药渣败露

关灯
护眼
    周末这天,乐雪薇端着药上了楼,准备给乐慈喂药,正好杭泽镐和宋国医都在。

    杭泽镐抬了手说:“我来吧!”

    “是。”乐雪薇把药端到床头柜上放下,杭泽镐卷起袖子亲自给乐慈喂药,顺便和正在针灸的宋国医讨论起乐慈的病情来。

    “啧……”宋国医一边给乐慈做着针灸,一边拧眉,很是不解,“奇怪了……”

    “……”杭泽镐抬头看着他,“怎么了?下错针了吗?”

    宋国医忙摇头:“不是,这怎么可能?我只是觉得不对,可是却不知道哪里不对。”

    杭泽镐的动作慢了下来,宋国医这话里显然有蹊跷。

    “这不对啊!我宋家世代行医,要说在这帝都乃至c国,也没有人比我还要精通各方医术,我医治了夫人十几年,对她病情最了解。每天来看诊,药方也是每天都换,针灸肯定也不会有任何问题,明明已经有醒来的迹象了,可是……情况怎么停滞不前了?”

    杭泽镐沉默思索,如果宋国医说的都没错,那么……脑中一亮,脱口说到,“既然这样,会不会是药出了问题?”

    “这……这怎么会?”宋国医愣了会,随即否认了,“这药都是大小姐亲自去买的,每天都是新鲜的。总统府虽然还没有正式宣布她的身份,可是,这在上流社会早已不是什么秘密,谁会卖假药给大小姐?”

    杭泽镐听了,眉头锁不由紧锁,药是雨薇负责的,这一点他早就知道,那么问题就不应该是出在药上。“会不会是熬药的环节不对劲?”

    “不知道,没有查证过,我也没有把握……”宋国医茫然的摇摇头,“事情太奇怪了,看来我需要好好查看查看药,熬药的药渣应该还在吧?”

    这话是问乐雪薇的,乐雪薇忙点点头,“看护们应该还没有倒掉。”

    “那么,还是查一查再说吧!”

    为了弄明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杭泽镐和宋国医找来了每日负责给乐慈熬药的看护,正好,药渣还没有倒掉。宋国医详细询问了熬药的方法,是没有问题的,于是去了药渣样本来仔细查看。

    “怎么样?”

    杭泽镐一直静静的站在一边,看宋国医放下了药渣,才开口问道。

    宋国医面色沉重的点点头:“果然……这药有问题。”

    “什么?”杭泽镐一惊,心提到了嗓子眼。

    乐雪薇也是同样,什么人,竟然敢对总统夫人的药动手脚?“这里面加了什么东西吗?会对人体有多大的影响?”

    宋国医摇摇头,叹息到:“倒不是多了什么东西,这人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这里面,少了一两味药,对人体倒是不会有什么伤害,只是这药效就大打折扣了,夫人一直吃这样的药,难怪毫无起色。”

    “……”乐雪薇松了口气,这人好歹还忌惮总统府的势力,没有对乐慈下毒手,可是,究竟是什么人会对总统夫人的药动手脚?这么做的动机又是什么?

    宋国医在那幽幽的说到:“看来,得请日理万机的总统先生费心查一查了!”

    从外面赶回来的乔雨薇,什么情况也不知道。进了家门,就觉得气氛不对劲,安静太安静了,安静的有点诡异,虽然总统府平日里就够安静的了。可是,今天下人们的神色明显不对劲。

    “我爸呢?”

    “在夫人房里,大小姐您小心点,总统正在气头上,盘问下人呢?夫人的药出了问题。”

    乔雨薇一听,脑子里炸开了!不好,药的事情这么快就败露了?怎么办、怎么办?她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怎么就败露了?杭泽镐多精明的人啊,这要是查起来,还能不把她摸出来?

    上了楼,乔雨薇靠近书房门,却没有进去。

    她能听到里面的杭泽镐盛怒的声音,不由打了个冷战!怎么办?这个杭泽镐看起来就很不好对付,她得想个办法让自己脱身!正束手无策之际,熬药的看护出来了!

    乔雨薇赶紧一把拉住看护,紧张的问到:“里面都有谁?”

    看护据实以告:“有厨房里的人,宋国医,另外一个看护,药房的人,还有袁设计师……”

    袁设计师?就是乐雪薇了!乔雨薇心念一动,没有办法了,现在只有把所有问题都推到乐雪薇头上了!也算她倒霉,本来她可没有打算这么做,谁让她没事找事,非要来照顾什么乐慈?!

    书房门被敲响,杭泽镐盛怒中应了一声:“进来!”

    乔雨薇吞了吞口水,走了进去。“爸……宋伯伯,你们都在啊?这是,出了什么事?”

    杭泽镐看到女儿,稍稍缓了口气,朝乔雨薇招招手,“雨薇,你过来,正好有事情要问你。”

    “……啊?”乔雨薇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茫然的问着,“什么事啊?怎么爸和宋伯伯都这么严肃?不会是……妈妈她,有什么问题了吧?”

    一句话,说的杭泽镐心头一刺!要不是哪个该死的对阿慈的药动了手脚,阿慈说不定已经醒了!

    “雨薇,爸爸问你,这药你从药房拿回来之后,还经过谁的手?”

    乔雨薇心念一动,眼珠子一转,果然,盘问的这么仔细——乐雪薇简直就是自己送上门来找死的!哼……正愁着事发没有垫背的呢!乔雨薇继续装作无辜,摇摇头说:“没有啊,一直是我拿着,以前是直接交给宋伯伯带来的看护,这段时间,不是说袁设计师照顾妈妈吗?我就直接交给她了啊!”

    杭泽镐和宋国医一听,同时看向了乐雪薇。

    乐雪薇微张了嘴巴,无辜的摇摇头:“不是……”

    杭泽镐也不相信是乐雪薇动了手脚,再次问乔雨薇,“你再好好想想,是你亲自送到晶晶手上的?”

    晶晶?乔雨薇一瞥眼,很是不屑的看向乐雪薇,点点头:“是的啊,她不是在这儿吗?问问她不就知道了?”

    “我……”乐雪薇咬牙瞪着一脸无辜的乔雨薇,满嘴的委屈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乔雨薇这分明就是恶意栽赃!“啊……”乐雪薇恍然大悟,看乔雨薇的眼神也不一样了。

    她怎么没有想到,是乔雨薇!是她想要害乐慈,是她不想让乐慈醒过来!乐慈只要醒过来,乔雨薇的身份还能隐藏的住吗?乐慈……不,是妈妈,应该还能认得出自己的女儿吧?

    “你!乔雨薇!你……是你!”乐雪薇再不能忍了,她明知道眼前这个人是冒牌的,却不能说,现在还要被她栽赃想要害自己的母亲,这口气,她怎么忍得下来?!

    乔雨薇眼底闪过一丝得逞的快意,面上却装作无辜:“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乔雨薇,你少装蒜!药我根本动都没有动过,是你,是你动了手脚,却栽赃给我?!”乐雪薇怒目剜向乔雨薇,恨的牙痒痒,她究竟是欠了这个人什么?为什么从六岁开始就要一直和她纠缠不休?她明明也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她却死死的咬住自己不放?

    乔雨薇像是吓坏了,惊呆了,瞪着眼看着乐雪薇,“你说什么啊?什么药,什么动了手脚?什么栽赃啊?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说着,又去问杭泽镐,“爸,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乔雨薇!”乐雪薇气的要疯了,上前两步扭住乔雨薇的胳膊,愤恨的剜向她,“我劝你做人要留点德!不是每个人都像你……”像你一样,对自己亲生母亲都那么绝情!

    “你……你说什么?你放开我!”乔雨薇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样子,疑惑的挣扎着。她是料定了,乐雪薇这个蠢东西,是绝对不会把自己的真实身份说出来的!

    “你!”乐雪薇又气又急,简直莫可奈何。

    “你放开啊,不然我不客气了!”

    “行了!”

    在一旁一直没出声的杭泽镐突然开腔了,这一声震撼性极强,乔雨薇和乐雪薇一齐安静下来,只有眼神还在暗自较劲。

    杭泽镐冷冰冰的双眸移向乐雪薇,不带温度的开口质问:“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乐雪薇失了神,也失了魂,站在眼前的这个人,明明是她的亲生父亲,但她却不能认,还要被质问为什么‘害’自己的母亲?!她什么都不能说,只能一个劲的摇头,“我没有,请您相信我!”

    “呵……”杭泽镐轻蔑的笑了,眉宇间尽是讥讽,“这里上上下下的人,我都已经盘问过了,全都没有问题,而你……却是最有嫌疑的!难道,你要我相信,自己的女儿会害她的母亲?”

    “不,您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害夫人,我是绝对不会害她的……”乐雪薇苦苦争辩的,可是她的解释是这么苍白无力,毫无说服力。

    “绝对不会?”杭泽镐好笑的反问,“为什么绝对不会?找我看来,你有足够的理由这么做,因为……你怀恨在心!对于我强迫你离开韩承毅的事情怀恨在心!是不是?”

    “不是……”乐雪薇百口莫辩,这么解释有什么意义?如果她是杭泽镐,也会选择相信自己的女儿。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