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沧海遗珠

关灯
护眼
    而这一天的总统府,杭安之忙的是晕头转向。

    “义父,根据调查来的情况看,只有雨薇有可能动过这个药,而且,从袁晶晶来之前,也就是宋伯伯给义母开药的第一天开始,她就已经对药动过手脚了。”

    杭泽镐阴沉着脸,没有说话,只是绷紧了脸色。

    “还有,义父,我又重新查了一下乔万东的户籍,户籍上有点奇怪。”

    “嗯?什么奇怪?”杭泽镐凝神,屏住呼吸,预感强烈。

    “乔万东的户籍上的确是只有乔雨薇一个女儿,按照年龄来说,也和您的女儿差不多,正是在义母在T市的那段时间……可是,乔雨薇的户籍,却是在七岁的时候才上到乔家的。而且,户籍管理处说,乔家的户籍动过好几次,最后我们轻而易举能查到的这一波,就是十年前更改过的。”

    杭安之逐字逐字说着,渐渐陷入了一个巨大的谜团。

    杭泽镐眯眼沉思,“那么那之前的户籍档案呢?”

    “因为太过久远了,都已经封存了,暂时还没有消息,还在查,一定会彻查清楚!”

    杭安之手里有特权,查起来速度非常的快,不放心底下人办这件事,上次就是底下人去办,没有查清楚,所以这一次,杭安之自己飞往了T市,亲自去查。

    因为情况紧迫,杭安之来去匆匆,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

    当他查清所有的事情回到帝都时,精神是振奋的,而杭泽镐早已经在总统府里是坐立难安!

    ——直觉告诉他,这一次义子一定会带回很重要的信息。

    “义父!”

    杭安之下了飞机,刚回到总统府,一口气也没喘,就直接进了书房,神情激动难掩。

    “怎么样?”杭泽镐腾的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给义子倒了杯水,“来,喝口水,歇一歇,慢慢说。”

    杭安之端着水杯一饮而尽,直摇头说:“义父,看来我们都败给乔雨薇这个死丫头了!”

    杭泽镐眸光一敛,预感到了,这个乔雨薇果然有问题。“说下去!”

    “义父。”杭安之把随行的公事包打开,里面的文件资料全部拿出来摊在桌上一一给杭泽镐过目。“您看,这是乔万东和义母……咳咳……乐慈女士结婚登记以后的全部户籍资料。

    咳,他们的女儿的出生日期,义父,您看,和乔雨薇的出生日期并不一样,要晚差不多5个月……”

    杭泽镐顺着看着资料,蓦地的一闭眼――牙关一咬,骂道:“废物!居然足足差了5个月!这帮废物,是怎么做事的?”

    “义父,您消消气,主要是乔万东的户籍资料更动太多,而且,谁也不会想到,他那么文质彬彬的大学教授,家庭情况会那么复杂,也不能全怪他们。”杭安之忙替底下人说话。

    杭泽镐绷紧了薄唇,想想也是,当初他也是没有多想,认定了乔万东身边的女儿就一定是他和乐慈的女儿!乔万东这个人……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居然还有个比阿慈的女儿还要大的孩子!而且,还养成了这么一副刁钻、刻薄的样子!

    “接着说,为什么这孩子会从乔家的户籍上消失?”

    说到这里,杭安之显然越加兴奋了。拨开上面的资料,指着给杭泽镐看。“义父,您看……这是拐了多少道弯才查到了。这个孩子的户籍和档案,在乔家是被抹的干干净净!

    说来奇怪,上次底下人查过义母娘家,也就是乐家的户籍资料,已经被销户了,可是,我这次再去查,却发现户籍被恢复了。”

    “嗯?为什么?谁会这么做?”杭泽镐不解。

    “这个人是韩承毅。”杭安之朝杭泽镐点点头,“至于为什么,您继续听我说……这就是她后来转入的户籍,在她外祖母家。这孩子姓乐,叫做乐雪薇。”

    “乐……雪薇?”杭泽镐浑身一震,感觉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她跟阿慈姓?”

    “是。”杭安之点点头,“义父,您再看看这张照片……是乐雪薇的小学毕业照。”

    杭泽镐双手接过一张一寸照片,见到照片上的小女孩,第一反应是坐直了身子,讶异的脱口而出:“是她?!怎么会是她?!”

    “呵呵……义父,长的很像是不是?”杭安之带着欣喜的点点头,“接着往后看,您会有更大的惊喜!这张照片,是乐雪薇的高中毕业照,已经是个大姑娘了。”

    当照片映入眼帘,杭泽镐遏制不住激动,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这……这不就是……”

    “是。”杭安之点点头,“我也这么认为,但是很蹊跷的是,乐雪薇的大学资料并不完整,她在大四这一学期的档案几乎都是空白,而且,这上面显示,乐雪薇在四年前已经失踪了,所以乐家的户籍才会被消除的。”

    “什么?”杭泽镐诧异,大为不解,“可是……她明明就在……”

    说到这里,突然顿住了。父子俩对视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恍然大悟。“所以,现在站在我们面前的这个人,才会是袁晶晶,而不是乐雪薇?”

    杭安之的话还没有说完,他把上面的资料一层层剥开,翻到最下面,语调突然变得低沉起来:“义父,还有件事,您听了不要激动。”

    “什么事?”杭泽镐敛眉,凝神看着杭安之。

    “这……乐雪薇在二十岁的时候已经嫁人了!”

    “什么?”然而,杭泽镐还是没有绷住,勃然大怒,“好你个乔万东,自己的女儿送出国留学,我的女儿你就让她二十岁嫁人,什么东西?道貌岸然,假道学!可是,她和韩承毅呢?她和韩承毅不是连孩子都有了吗?”

    “义父,您听我说完。乐雪薇是在帝都登记的,和她登记结婚的人,您也认识。”

    “谁?”杭泽镐低吼,语气很不好。

    “韩、承、毅。”杭安之一字一顿的说了出来,松了口气,到这里为止,总算是把查来的东西全部都理清楚了。

    杭泽镐脑子里‘嗡’的一声响,蓦地涌现出许多支离破碎的片段。韩承毅说过,他有妻子了……‘袁晶晶’现在正带着孩子住在长夏韩家!

    心绪复杂,但不论哪一种情绪里都夹杂着对女儿深深的愧疚与自责!

    杭泽镐扬起手臂,‘嘭’的一声砸在桌面上。他真是个蠢货!是个失败透顶的父亲!能够管理好一个国家,却照顾不好自己的小家。妻子昏迷在床十几年,女儿颠沛流离、四处受尽欺辱,而且还有一部分是他这个父亲给的!

    “啊……”

    杭泽镐嗓子眼里发出奇怪的声音,杭安之默默的转过了身不去看他,他知道,义父这次是真的伤心了,义父上一次这么伤心,还是义母被宣告昏睡不醒的时候。

    “义父,您看这情况,还需要做DNa吗?”杭安之背着身子,请示杭泽镐。

    “哼……”杭泽镐无力的冷哼,嗤笑道,“DNa?那孩子那张脸,就是最好的DNa……她长的那么像阿慈,我一眼看见就觉得她是我的孩子。”杭泽镐闭上眼,想起了和乐雪薇在医院里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

    两行清泪终于滚下,“可是,我却执意相信什么DNa报告!DNa报告可以作假,可以偷梁换柱,可是我的女儿……怎么能偷梁换柱?!”

    “那义父,现在该怎么办?乔雨薇那边……”杭安之默了默,等着杭泽镐发话。

    杭泽镐狠吸一口气,森然的笑到:“先不要动,她这样伤害我的女儿,还挖走我女儿身上一块肝,我怎么能这么轻易放过她?”

    “是。”杭安之心头一凛,该是沧海遗珠归位,有怨抱怨、有仇报仇的时候了。

    “安之,给法务司打电话,我现在要去见我的女儿!”杭泽镐迈开步子,径直往外走,他一刻都不能等了!

    “是,义父。”

    连夜,杭泽镐赶到了法务司。因为他的到来,法务司灯火通明,司长也被惊动,从家里赶过来迎接。

    “总统先生。”

    “嗯。”杭泽镐微点下颌,蹙眉没有任何一句废话,“人关在哪儿?”

    司长已经提前接到消息,知道这问的是乐雪薇。忙带着杭泽镐往里走,“总统,这边请。”

    司长摸不透上司的心思,以为他是气不过还没有将‘毒害’妻子的人绳之以法,便一路上赔笑解释到:“总统,这个……因为证据不足,我们还不能在第一时刻提审嫌疑人,希望您谅解。”

    杭泽镐一听,停下脚步横了司长一眼。

    司长吓的冷汗直冒,连连点头:“不过,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快采集证据的。”

    杭泽镐的目光更加可怖了,杭安之忙上前来拦住司长,“司长,别再说了……”

    “噢,是。”可怜司长还不知道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但听杭少爷的,总是不会错。

    乐雪薇此刻还没有休息,正抱着胳膊在床上发呆,囚禁室里,也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连张凳子都没有,不过,床铺铺的很软,是韩承毅特意交待的,她便舒服的窝在床上的角落里。晚上她吃的很少,不过,等到晚一点的时候,韩承毅会带好吃的来的。

    正想着,门外‘滴滴’两声响起,乐雪薇微愕,他来的这么早?然而,门打开了,进来的却是杭泽镐。

    “……总统先生?”乐雪薇吃惊的看着杭泽镐,不明白他怎么回来?难道是来兴师问罪的?“您……这么晚了,您有什么事吗?”

    杭泽镐凝神看着她,越看越是自己的心头肉。他真是蠢货,女儿就在跟前,他不好好疼惜,却还一味的折磨她、为难她!现在,他真是没脸面对她了。

    “雪、雪薇?”

    杭泽镐喃喃,目光迷离。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