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我只有一个父亲

    乐雪薇却突然断片了,嗯……他刚才叫她什么?雪……薇?他为什么会叫她雪薇?

    “是叫这个名字,对不对?”杭泽镐步步靠近乐雪薇,抬手伸向她。

    乐雪薇脑子反应不过来,但身体的反应却是迅速的很,身子往后一退,脸一偏,口气也瞬间冷硬起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雪薇?我不认识你说的这个人!”

    “雪薇……你这孩子,你都长这么大了。我有些事要告诉你,你好好听我说,不要激动好吗?”杭泽镐紧张的捏着拳头,斟酌着该怎么向女儿解释她的身世。

    “雪薇啊,你妈离开你的时候,你已经很大了,你对你妈妈就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吗?”

    杭泽镐还没察觉出来女儿的抗拒,一心只陷在父女团聚的喜悦里。

    乐雪薇听他这么说,心都凉了半截!看来,杭泽镐已经知道乔雨薇是冒牌的了?!但是,这对于她而言,却不是什么喜事,并不值得高兴。

    “你和你妈妈,简直一模一样,可是,你看,你的五官,是不是比T市人要立体很多?因为混血基因,这是遗传……孩子,你听我说,你的亲生父亲,并不是乔万东,而是……”

    “住口啊!”

    乐雪薇听不下去了,大吼着阻止杭泽镐把话说下去。

    乐雪薇不知道杭泽镐是怎么知道的,她也不想知道,对于她来说,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抵死不承认!

    蓦地从床上下来,乐雪薇走开两步,和杭泽镐隔开一段距离,背对着他,口气相当决绝冷硬。“总统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您要是审问,我一定配合,可是,您要是再这么对着我喊莫名其妙的名字,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那么请您立刻离开这里!”

    “雪薇?”杭泽镐愕然,甚至有些发懵。浑然无措的样子,哪里还有平日里帝都总统的风范?

    他尽可能的搜索着记忆,想要和女儿拉近距离。

    “雪薇,我知道你长大了,长到这么大,要你接受一些从来不知道的现实很困难,可是,我还是要说……你知道吗?爸爸不是要抛弃你,而是,你妈妈受了你养父乔万东的恩情,所以她不忍心把你带走……”

    “你说够了没有?”

    乐雪薇蓦地的转过身,眼里早已噙满了泪水,随时都会落下来。可是,她咬着牙,眼眶瞪的老大,就是不肯哭!

    “总统先生,您调查过我了?没错,我是乐雪薇,可是……这和您有什么关系呢?”

    她倔强而抗拒的样子,终于引起了杭泽镐的反思,她这态度……像是已经知道了?乐雪薇斜睨着眼瞪着他的样子,分明是充满了憎恨!她在责怪自己?为什么?责怪他没有认出她,为难她?

    “雪薇,你都已经知道了?爸爸知道,是爸爸不对,爸爸竟然没有认出宝贝女儿来,还把你那个坏姐姐当成了你……爸爸都知道了,以后绝对不会……”杭泽镐边说边去拉乐雪薇。

    乐雪薇敏捷的往后一躲闪开了身子,眸光森冷,语气疏离。“总统先生,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有父亲,您没有查清楚吗?您既然能查到我,就应该知道,我的父亲是T大校长!在学界都很有威望的乔教授!”

    “……”杭泽镐怔愣,面对女儿倔强的姿态,他竟然有些胆怯。

    “不……你妈妈没有告诉过你,因为当年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和你妈妈不得不分开……后来,我要带你妈妈走,可是……”杭泽镐解释起来都觉得很吃力,当年的那些事情,并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解释的清楚的。

    乐雪薇摇着头,定定的看着杭泽镐,一字一顿的说到:“你别说,让我问,你来回答,可以吗?”

    “……好。”杭泽镐心疼的看着女儿,完全一副顺从的姿态。

    “你和乐慈在一起的时候,她有没有和我爸爸结婚?”

    “没有,绝对没有!”杭泽镐坚定的摇摇头。

    乐雪薇点点头,还算满意,然后接着问道:“那么,乐慈是在什么时候怀的我?”

    杭泽镐本来听她一口一个‘乐慈’,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是,听到她这么一问,立即心虚了,“这……是……是在……”他支支吾吾的说不口,心里清楚女儿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他这副样子,乐雪薇不需要他亲口回答了。

    “哼……”乐雪薇轻蔑的一笑,荒诞的扬起了头,别开视线,眼泪终于滑下,“我不管你们是怎么分开的,你们既然已经分开了,就不应该再纠缠不休!乐慈都已经嫁给我爸爸了,你们怎么能……怎么能……你们太无耻了,太不要脸了!”

    眼泪重重的砸了下来,乐雪薇痛苦的捂住脸颊,压抑的呜咽着:“我怎么会有你们这样的父母?你们这是利用我爸爸,你们知道吗?”乐雪薇突然想起来,外婆临终的时候,对她说的那几句话。

    外婆说,要她好好孝顺爸爸,告诉她爸爸是个好人!还有那一句没有说完的‘你妈妈’……原来,背后藏着的,是这么个不堪的事实?!

    “你们不是人啊!我爸爸那么好的人,从小到大,他连一句重话都没有对我说过……不管我再怎么讨厌他,怎么骂他,他都没有抛弃我!他把我当成他的心头肉、掌中宝!

    你究竟算什么?凭什么说你是我爸爸?!我只有一个爸爸!她是乔万东!我没有妈妈,我妈妈在我六岁的时候已经死了、死了啊!”

    乐雪薇哭成一团,体力不支的蹲在地上,抱着膝盖,看的杭泽镐心上一阵阵抽痛。

    “雪薇……”杭泽镐伸向女儿的手犹犹豫豫终于还是缩了回来。“对不起……爸爸知道,很对不起乔万东,也很对不起你……”

    “你走啊!我不要你说什么对不起!我不想看见你!”乐雪薇捂着耳朵,一边哭一边直摇头,“不要道歉,你只要当做不认识我就可以了!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是你的女儿,这个消息要是传到我爸爸耳朵里,让他有任何意外发生,你信不信,我永远不会原谅你!我会一辈子恨你!”

    “雪……”杭泽镐红着眼眶,面对女儿的斥责,无可反驳,没错,他的确是愧对了乔万东,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会是他认回女儿的障碍。

    乐雪薇看他不走,霍地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往外一指:“你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杭泽镐语塞,近乎哀求道:“雪薇,你不认我没关系,不要在这里待着了,跟我出去,嗯?”

    乐雪薇不买账,转过身往里走,纤瘦的背影如同拉满的弓,“我不出去,我有没有罪,自然有法律来判定,我没有资格跟你从这里出去。”

    “雪薇……”

    “你走不走?快走啊!”乐雪薇焦躁的跺着脚,一转身瞪着他,“我不想看见你啊!”乐雪薇走上前来,连推带搡的将杭泽镐推出了囚禁室,惹得门外的司长和众人都是大吃一惊,这……什么情况?

    “麻烦请锁门!”乐雪薇握紧了拳头,朝着守卫低吼。

    守卫们各个面面相觑,嘿!奇了怪了,这还是头一次见人主动要求关着的,一时间竟然不敢上前。

    “锁啊!”乐雪薇瞪着杭泽镐。

    杭泽镐无奈的蹙眉扶额,“锁上。”

    “是。”

    囚室的门慢慢合上,杭泽镐站在门口许久都没有离开。司长上前来请示:“总统,您看这,还需要做些什么吗?”

    “今天,有没有什么人来看过她?”杭泽镐蹙眉,韩承毅那个小子,是女儿的丈夫,他的女婿,女儿现在被关在这里,他该很心疼吧?

    “这……”司长哪知道这其中的乾坤,“只有白天岑黎明律师来过,再没有别人了,这事关夫人,您放心,我们不是不会放松警惕的。”

    杭泽镐的眉毛皱的更紧了,韩承毅这个没良心的小子!居然找个律师就把女儿扔在这儿了?他不是能耐的很吗?怎么不来看看女儿?因为‘罪名’太大,怕受到牵连?

    “走!”

    堵着一口气,杭泽镐带着人浩浩荡荡的走出了法务部的大门。谁料到,一出门就遇到了韩承毅那辆显眼的劳斯莱斯缓缓停在法务部门口。司长顿时额上冷汗直冒,这可怎么好?谁知道会赶得这么巧?

    韩承毅晚上要来这里看乐雪薇的事,事先自然是和司长通过气的,他哪儿赶拦着啊!要知道,这整个帝都,那个犄角旮旯没有韩家的赞助?韩承毅他自然是得罪不起的!

    司长这里正担心,杭泽镐脸上却露出了笑脸,迈着步子,迎了上去。

    韩承毅下了车,没料到这阵仗,先是一愣,但很快释然了。淡笑着走向杭泽镐,两人客气的握了手。

    “韩三少,很悠闲啊,怎么这大晚上的,跑来这里?”杭泽镐此时的心情,是相当愉悦的,就冲韩承毅死活不肯娶乔雨薇的那股架势,杭泽镐对这个女婿就已经相当满意了。

    韩承毅脸不红心不跳的扯谎:“噢,晚上有应酬,喝了点酒,所以就四处转转散散酒。总统呢?怎么这么有雅兴!”

    “哼!一样、一样!”杭泽镐一阵冷笑,好个沉得住气的小子,比他父亲当年还要能装。

    “那,总统您这是,散完了?”韩承毅不动声色,丝毫不慌张,他压根也不怕杭泽镐揭穿他。

    “是,我这就回去了,三少您接着散,慢慢散。啊?”杭泽镐嘴角一丝讥笑,暗含戏谑。“安之,我们走。”

    “总统您慢走。”韩承毅恭敬的弯下身,目送杭泽镐上车离开。

    “三少。”倪俊这才走过来,手里还拎着保温饭盒。

    韩承毅勾唇一笑,没事人一样迈开步子往里走,“走,小雪该等急了。”

    “哎,三少,您进去呢?”司长跟在他身后,可有些弄不清楚今天这状况。

    韩承毅完全没听见,径直往里走。倪俊身子一横,挡在司长面前,木着一张脸,口气却是极好的:“司长,您就不必跟进去了。对了,下个月,法务司的培训经费,这两天就可以打入账户了。”

    一句话,让法务司长停住了脚步。

    囚室的门一打开,韩承毅轻叫了一句:“小雪……”

    突然,一具小巧的身子就从床上直接蹦到了他身上,牢牢的霸主他不撒手,哭哭啼啼的说着:“你帮我改个名字,你帮我改个名字!”

    b6s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