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把牢底坐穿

    总统府内宅,客厅里一片安静,壁灯散发出微弱的光亮。

    玄关处,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打破了这沉寂的氛围,乔雨薇蹑手蹑脚的换了鞋子,迈着步子往里走,每走一步都很小心,生怕弄出什么动静来,吵到了杭泽镐,又要数落她。

    这个杭泽镐,真是比乔万东还要烦人。

    然而,她越是小心就越是出状况。好好的走着路,鞋子居然无缘无故的从脚上飞了出去。

    “靠之!”

    乔雨薇忍不住暗骂,快跑两步上去捡鞋子,然而……她人还没跑过去,突然,客厅里所有的灯光在一刹那间全部打开了。‘啪、啪、啪’,一阵轻微的响动之后,刺眼的灯光照亮了整个客厅。

    “啧!”乔雨薇本能的抬起手挡住光线,皱着眉轻骂,“搞什么鬼?”

    等到她适应了这光线,停下来才发现客厅的气氛有些诡异,抬头一看,吓了她一大跳——客厅里怎么有这么多人?而且,不是寻常总统府的警卫,他们穿着统一的制服,怎么看怎么像特种兵。

    “你……你们干什么的?”

    乔雨薇吞了吞口水,预感很不好,心跳急速加剧。

    她一只脚上还光着,就那么踩在地板上,下意识的往后倒退着。

    “哼,去哪儿啊?”

    一声低沉的嗓音响起,这是乔雨薇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只是此刻,这声音冰冷没有半点温度,肃杀如修罗,不难想象它的主人此刻是如何一副盛怒的表情。

    乔雨薇捂着心口,脸上的血色渐渐褪尽。

    错落的脚步声在地板上响起,层层围绕的特种兵‘唰’的一下让开道,杭泽镐就那么毫不意外的出现在了乔雨薇面前。他微抬着下颌,半垂着眼帘,再也没有往昔半点慈父的形象。

    “爸、爸……你,你还没睡啊?”乔雨薇僵硬的扯动着嘴角,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脑子已经崩乱了。

    “嘁!”

    杭泽镐冷笑一声,唇边一抹狠戾的意味。

    特种兵立即朝着乔雨薇整齐划一的迈出了步子——

    “等等,我还有话要跟她说!”杭泽镐抬起手,制止了属下。

    “是!”震天呼的应答,使得乔雨薇浑身一哆嗦,差点没滚落在地上。

    杭泽镐悠然的迈着步子,步步靠近乔雨薇,一边走一边施施然说到:“你叫我什么?乔雨薇?知道吗?我杭泽镐在这个位子上整整十四年,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但我不得不佩服你……你真是个‘人才’!”

    “哈……”乔雨薇魂都飞了,脚下发软。

    “你看,你能搞出一份假的DNa报告,还能骗了我女儿的肝脏,最后,还恬不知耻的想抢她的丈夫。乔雨薇,我杭泽镐良好的家教里,没有说脏话、没有打女人这些坏习惯,可是……”

    杭泽镐顿了下来,抬起手活动了下手腕,凌厉的目光倏地锁住乔雨薇,“我今天不得不为了你破例。所以,你说,你是不是个‘人才’?”

    “啊!”

    乔雨薇惊叫一声,彻底瘫软在了地上!事情败露了,杭泽镐什么都知道了!完了、完了!她——死定了!

    杭泽镐唇角一勾,疾步走到乔雨薇面前,将她从地上一把拎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说到:“你特么的,就是个杂种!从头到脚,散发出一种卑劣血统的味道!这么下贱的人,居然企图鱼目混珠?

    我看你不是胆大包天,你特么的就是个疯子!贱人我见多了,你是最让我恶心的!”

    说着,一把扼住了她的喉咙,五指一收,乔雨薇痛苦的挣扎着、求饶着:“饶命!”

    “呸!”杭泽镐啐了她一脸,极其憎恶的扬起手狠狠给了她一巴掌,“臭丫头,饶命?要不是我的宝贝女儿,你现在已经没命了!从小到大,你都欺负她,我的宝贝女儿,她本来是个‘公主’,却样样被你抢!

    她该得到世上最好的,就你?你这样的杂种,有什么资格跟她抢?”

    扬起手,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乔雨薇到底是个女孩,杭泽镐的这两巴掌太厉害了,她完全招架不住,脸颊迅速高肿起来,已然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的一片,嘴巴里牙齿也被打碎了,正往外冒着血。

    艰难的求饶着,“对、对不起,求……求你,求你饶了我!我不敢了!”

    “哼!”杭泽镐阴森森的冷笑,“饶了你?那么,你来告诉我,我女儿为你挨的那一刀子怎么算?你这样的杂种,也配用她的肝?不会觉得浑身不舒服吗?杂种!你给我听好了,冒充总统的女儿,是要坐牢的!

    而且,你伤害了我女儿,又企图‘毒害总统夫人’,三罪齐发,杂种,你今年多大了?比我的宝贝大五个月是不是?很好……恭喜你,这一辈子,都不要出来了!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啊……”乔雨薇一下子好像被抽去了脊梁骨,惊恐在她眼底散开,这惩罚和死亡无异了!“不……求求你,我是做了,可是……我不是也没有真的抢到手吗?

    总统,总统,请你放过我吧!放过我这一次!”

    乔雨薇一把抱住杭泽镐的腿,跪在他脚边伏地苦苦哀求,她还只是个年轻的女孩子,被病痛折磨多年,人生才刚刚开始,她不想就这样坐穿牢底!

    “滚开!”杭泽镐抬起脚,毫不留情的一脚将乔雨薇蹬开。力道之大,乔雨薇往后飞了出去,脊背狠狠装在墙角上,‘嘭’的一声后,有轻微的骨骼碎裂声伴随而来。

    乔雨薇吃痛的缩成一团,浑身好像散了架一样,痛不勘言。

    杭泽镐再懒得看她一眼,朝身后一挥手,“安之!把这个杂种给我拖走,一刻也不要留在总统府,免得污了大家的眼、浑浊了空气!”

    “是!”

    杭安之朝属下招招手比划了一下,那些兵立即上来,将乔雨薇拽了起来。“走!”

    “义父,送去哪儿?”杭安之请示。

    “哼!”杭泽镐森然冷笑,“不用审了,直接给我送去狼山监狱!”

    杭安之心头一凛,义父这是气急了,义父掌权以来,还从来没有下过这样直接的命令。不过,也怪不得义父,实在是这个女人太可恶了。“是,义父——还站着干什么?狼山监狱,带走!”

    “啊……”

    乔雨薇在这种阵势下,终于吓晕过去了,她是被拖着出了总统府,直接扔在了开往监狱的车上。

    客厅里突然安静下来,杭泽镐却还是觉得不满意,脑子里在想着,要怎么样,才可以更解恨?!宝贝女儿,他连一天都没捧在手上好好疼爱过,居然被乔雨薇这个死丫头给从小欺负到大!

    当天晚上,长夏书房里,韩承毅接到了一通来自总统府的电话,电话是杭泽镐打来的。

    “总统先生?”韩承毅下意识的挑了眉,语气恭敬而戒备,“这么晚了,请问,您有什么吩咐吗?”

    “没什么,只是想通知你一声,明天一早,带着你的人,来总统府签文件,杭某人保证,只要我还在这个位子上,韩家在帝都的位置,一天都不会变。”

    听到杭泽镐在那头如此斩钉截铁的话音,韩承毅除了惊愕还是惊愕,甚至连欢喜的情绪都来不及有——事情突然发生这样的变化,此前连一点征兆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杭泽镐怎么突然就改变了主意?

    尽管心中充满了疑惑,可韩承毅依旧不动声色的应了,“好,如此,韩某在这里谢过总统了。”

    正通着电话,书房门突然被推开了,乐雪薇探着身子走了进来,笑眯眯的看着韩承毅,“这么晚了,还没忙完吗?”

    电话那头,杭泽镐一听到女儿的声音,整个人神经骤然紧绷。

    韩承毅对乐雪薇比划了噤声的手势,乐雪薇点点头,他便低下头继续跟杭泽镐通话,“总统先生,这么晚了,您早点休息吧!您先挂吧!”

    “等等……”杭泽镐握着电话却舍不得放下,女儿就在那边,和韩承毅在一起,他听到她的声音了!他这个做父亲的,连女儿的面都见不到,听听声音也是好的啊!

    “您……还有什么事吗?”韩承毅不解,怎么感觉这杭泽镐奇奇怪怪的?

    乐雪薇走过来对着韩承毅比了比口型:“谁啊?”

    韩承毅握住话筒,单手搂住妻子,低头就吻了上去,“总统……乖,等我一会儿。”

    “……”乐雪薇一听‘总统’两个字,神色顿时变得不自然了。乖乖闭上嘴,不说话了。

    “总统先生?”韩承毅握着话筒,半天也听不见对面有动静,越发觉得古怪,“您……有事尽管说。”

    “不……没了,早点休息吧!”杭泽镐等了半天也没再等到女儿开口说话,心里也明白他是等不到了,只好悻悻的挂断了。

    电话一撂,韩承毅便将乐雪薇搂进了怀里,鼻息窝在她颈窝里贪婪的呼吸着,“洗过了?喷的是新送来的香水吗?真是对得起它的价位和名字,太像个妖精了!走!”

    “啊!”惊呼中,乐雪薇被抱了起来,冲出书房直奔卧室。

    9fxu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