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涉嫌杀人

    翌日,墓地。

    乐雪薇带着乔万东来到康慧珍的墓地。

    乔万东是在昨天晚上才得知康慧珍已经过世的消息,他们自从四年前在T市一别,就再没见过面,没想到,再次见面,会是在这样的场合、以这样的方式。

    乔万东站在墓前,思绪纷繁复杂。这个人,不管怎么恶劣、怎么自私,又做过多少错事,始终都曾是他的妻子。

    “啊……”乔万东感慨的叹息着,蹲了下来,伸手抚摸着墓碑上康慧珍的照片。“这下好了,你不用再算计,不用再欺骗了,也不用整天担心有人抢走你的东西。”

    乔万东心中不忍,康慧珍骗了他一辈子,可是,现在看到她躺在这里,他还是伤心的落下泪来。

    “爸爸。”乐雪薇跟着蹲下来,扶住父亲,“你别难过,你身体不好,医生说过,你不能激动的。”

    “你阿姨,你阿姨走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乔万东捂住眼睛,情绪一时难以平复。

    乐雪薇轻轻的摇摇头,“没有……阿姨是意外受伤的,我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了,送进手术室,就再没醒过来。”

    “啊!”乔万东捂住胸口,愈发揪心,怎么会想到曾经的伴会落到这么个凄惨的下场?倏尔,他发现墓碑上落款,指着上面的字,惊异的看向乐雪薇,“这,这是怎么回事?”

    ——只见在康慧珍的墓碑上,赫然刻着女儿韩雪薇、女婿韩承毅立。

    乐雪薇此刻眼眶也湿了,摇头哭到:“乔雨薇,乔雨薇她不认母亲,这些事只能我来做,我和承毅把她安葬了,我不忍心看她墓碑上孤零零的,阿姨她,真的好可怜。”

    “嗯,你做的好,我的好女儿。”乔万东抱住女儿,叹息着,“你这么善良,真是像极了你妈妈,你会有福报的,承毅就是你的福报。”

    乐雪薇听到‘妈妈’两个字,心头一凛,眼泪收住了,抬头看着父亲,“爸,你现在还不老,还有很长的生活要过,妈妈她……妈妈她都去世那么多年了,现在阿姨也走了,你……你再找一个人好不好?”

    “呵呵……”

    她的话引来乔万东一阵轻笑,“想什么呢?傻丫头,你爸爸我啊,这辈子就守着和你妈的那几年记忆过了,犯过一次错,还能再犯第二次吗?”

    “可是爸……”乐雪薇心中不忍,父亲实在是太可怜了,被人背叛、利用,却浑然不觉。

    乔万东摇头打断了女儿,“雪薇,你现在也是有丈夫的人了,我问你,如果假设,只是假设,让你在承毅之后再找一个,你愿意吗?”

    一句话,堵住了乐雪薇的嘴,也堵住了她的心。是的,乐雪薇自问,这辈子没有办法再和除了韩承毅以外的男人生活,那么爸爸他……至今对母亲的爱还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减退。

    想起杭泽镐和乐慈,乐雪薇握紧了双手,指尖嵌入掌心,她要怎么才能原谅亲生父母?不,她没有办法原谅他们!

    两周后的狼山监狱里,被关押的乔雨薇遭遇到了提审。

    乔雨薇战战兢兢的被领到提审室,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被提审,她这辈子是出不去了,这是总统亲自下的命令,难道还需要再审吗?

    冰冷的审讯室里,乔雨薇一身囚服在狱警面前坐下。另外还有两名制服和狱警有所不同的,乔雨薇猜不出来他们的身份,只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

    “乔雨薇吗?”其中一人开了腔。

    “是。”乔雨薇低着头,声音也不大。

    那人从公事包里掏出一张纸,放在乔雨薇面前,一字一顿公式化的陈述到:“乔雨薇,警方在‘苏尔山’上找到一把带血的刀子,经过化验,发现上面有你的指纹,而上面的血迹,则属于一名籍贯是T市的女士,名叫康慧珍。

    经过警方详细调查,这名女士于一个月前遭到腹部刺伤,摔下‘苏尔山’,被人紧急送往医院,不治身亡。

    所以,根据现在警方查到的资料,现在正式起诉你‘涉嫌谋杀T市女子康慧珍’,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一切将被作为呈堂证供。好了,我们说完了,听明白了吗?”

    乔雨薇瞳仁骤缩,仓皇无措的朝警察摇着头,“不、不是这样!不是我杀的!我是被人握住手,才把刀子插进去的!真的不是我杀的!”

    两名警察根本不理睬她,站了起来,冷冰冰的说到:“这些话,你留到法庭上跟法官说吧!你可以请律师,如果请不起的话,律政署会帮你安排。”

    说完,转身走出了提审室。

    乔雨薇嘴巴大张着,不知道该怎么接受这一切!是,母亲的死是和她脱不了干系,可是,她真的没有要杀亲生母亲的念头。她再怎么坏,也没有到了泯灭人性的地步!

    都是那个梁佳文,她先是上了她的当,受她蛊惑冒充了乐雪薇的身份,而后便受她威胁,一步步错下去!可是,那些刀子,真的不是她捅在母亲身上的啊!人也不是她推下山的!

    这些话,律政署安排的律师会相信吗?他们最多只会帮她向法官求情而已。

    怎么办?难道,她真的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无边的恐惧向她袭来,乔雨薇承受不住,眼睛一闭晕了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人躺在监狱保健室里。她身体虚弱的很,神经更是无比脆弱。

    狱警在边上跟她说话:“醒了?可以起来吗?可以就送你回囚室去,至于今天那件事,律政署会替你安排律师过来,你等着通知吧!”

    乔雨薇闭上眼,脑子在飞速的运转着。不行,她不能就这样死掉,只要活着,还有希望,可是,如果死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律政署的律师是不会真心帮她的,她必须想办法请个律师。

    可是,她没有钱,该怎么办?

    突然,乔雨薇脑子里一个激灵,猛的想到了一个人。

    “警官,我能自己请律师吗?”

    狱警狐疑的打量着她,迟疑的点了点头:“你?有钱吗?可以当然是可以的。”

    “好,我自己请。”乔雨薇点了点头,感激的朝狱警笑笑,“谢谢警官。”

    于是,这一天,长夏韩家三少奶奶乐雪薇便接到了一通来自于狼山监狱的电话。

    “喂,你好。”乐雪薇接过电话,轻咳了两声,“咳咳。”她今天不太舒服,总觉得身上懒懒的,嗓子也有点痒,好像有感冒的征兆。

    “喂……雪薇吗?我是、我是……”乔雨薇在那一头,实在是开不了口。

    乐雪薇却已经听出她的声音来了,心里疑惑,乔雨薇怎么会给她打来电话,而且,还是从狼山监狱打过来的?难道是,杭泽镐知道了她的身份,把她关进去的?自己这个亲生父亲,还真是狠。

    “雨薇?”乐雪薇轻声叫出了她的名字。

    “是……”那一头乔雨薇已是泣不成声,“雪薇,你救救我,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出了什么事?你别哭,好好说,什么事啊?”乐雪薇听她这样哭,心又软了,人已经被关进狼山监狱了,难道还要判死刑吗?乔雨薇虽然自私自利、心眼不好,但到底没有干过杀人放火、大奸大恶的事情,罪不至死啊!

    乔雨薇哭着断断续续的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乐雪薇一边听,一边点头:“好,我知道了,我会帮你的,你不要哭了,我一定会帮你的。”

    挂上电话,乐雪薇心情异常沉重。康慧珍过世了,没想到乔雨薇又出了这样的事。如果这是她们母女的报应,也未免太重了点。人都是自私的,说到底,她们也都是可怜人。

    乐雪薇自知自己是帮不了乔雨薇的,当天晚上,韩承毅一回来,她就把这件事告诉了韩承毅。

    韩承毅一听,就笑了:“杀人了?证据确凿的话,那是要判死刑的。”

    “你!”乐雪薇一边帮他脱外套一边拿眼睛瞪他,“谁不知道吗?现在她不是冤枉的吗?她已经够惨的了,被杭泽镐关到了监狱里,现在还要背上杀人的罪名,多可怜啊!”

    “嘁!”韩承毅不屑的冷笑,“杀人偿命,这有什么值得可怜的。哎,话说回来,杭泽镐怎么还能认错女儿?他堂堂一国总统,连这个也能搞错,不用做DNa吗?”

    “咳咳……”乐雪薇又一连咳了好几声,敷衍道,“我怎么知道?聪明人也有糊涂的时候。”

    韩承毅没在意这话,反而把妻子抱住,眉心紧蹙,“怎么一直咳嗽?吃药了吗?”

    乐雪薇摇摇头:“没有,不用吃药,又不是什么大问题,我不喜欢一不舒服就吃药,多喝点水就好了,晚上妈给我炖了‘蜂蜜梨汤’喝,这会儿好多了——你别岔开话题,到底是帮不帮她?”

    “哎!”韩承毅重重的叹口气,无奈的点头,“三少奶奶发话了,我能不听吗?不过,岑黎明这一世英名是毁了,这官司肯定赢不了,他可是从来没输过。”

    “你别这么说,不吉利,咳咳……”

    韩承毅一听,怎么还在咳嗽?立即不高兴了,“不许说话了,嗓子不疼啊?快去床上躺着!”随即将乐雪薇抱了起来,乐雪薇靠在丈夫怀里,眉眼弯成了上玄月。

    9fxu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