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求助杭泽镐

关灯
护眼
    韩承毅接到电话赶到长夏,卧室里围满了人。

    韩夫人、乔万东,韩承韵、苏乐君,还有医生,全都围在床旁。乐雪薇躺在床上,而两个小儿子则窝在妈妈怀里,小宝萌兮兮的看着妈妈,有疑问也问不出口。

    大宝则把耳朵贴在妈妈肚子上仔细听着,不时抬起头来问妈妈。

    “妈妈,这里面是小弟弟还是小妹妹?它怎么都不动呢?这么乖,是小妹妹吧?”

    韩夫人大笑着在一旁解释:“大宝啊,现在还不知道是小弟弟还是小妹妹,要等等,再长的大一点的时候才能知道,大宝小宝是想要小弟弟还是小妹妹?”

    “嗯……”大宝看看小宝弟弟,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都可以的,我们不挑的!”

    “哈哈,这孩子!”

    房间里一片欢声笑语,韩承毅就在这欢声笑语中,走向了妻子。

    韩夫人一看,儿子回来了,赶紧朝保姆使使眼色,保姆会意将大宝小宝抱了起来。

    “乔校长,我们都出去吧!让他们两好好说说话,哎,我儿子这回恐怕才有初为人父的心情,我们就别在这里打扰他们了……来,都走吧!”韩夫人发了话,所有人都退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韩承毅和乐雪薇。

    韩承毅站在床旁,低头看着妻子,好半天没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

    乐雪薇抿嘴笑了,朝他伸出手:“发什么呆啊?你不想过来抱抱我吗?”

    “嗯。”韩承毅生硬的点了点头,双膝一软,便跪在了床旁,张开双臂将妻子抱入了怀中,脸颊深深埋进她颈窝里,无论是心跳还是呼吸,此刻都是急速的、失了节奏的。

    体会到他此刻的心情,乐雪薇拥住丈夫,轻轻抚摸着他的后脑勺:“知道你委屈了,大宝小宝出生的时候,你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没有让你体会到做爸爸的过程,不要紧,这不是还有机会吗?”

    韩承毅使劲蹭着乐雪薇的颈窝,闷声说到:“……小雪,谢谢你,谢谢。”

    “嗯。”乐雪薇应了,侧脸吻了吻丈夫,什么也没说,只是将丈夫抱的更紧了。

    突然,韩承毅的脑袋开始往下移,把耳朵贴在乐雪薇肚子上仔细听着,“哎……怎么什么也听不到?真是个公主吗?”

    乐雪薇抬手轻轻拧着丈夫的耳朵,笑到:“你怎么智商才跟大宝一样?这才多久?怎么可能听到什么嘛!起来,不要压着我的肚子……”

    “让我再听听,让我再听听……”韩承毅不依不饶,趴在乐雪薇肚子上,兀自听的认真。乐雪薇看他这样,也不再阻拦了,他的丈夫,真的是错过了和孩子太多年,这一次都要好好补偿了他。

    乔雨薇的案子开庭的那天,乐雪薇和乔万东一起去了法庭。乔雨薇没有亲人了,如果要算的话,也就只有他们两个算不上亲人的亲人了。

    “本席宣判,被告乔雨薇,被控杀害T市女子康慧珍罪名成立,判处死刑,一周后执行……”

    虽然事先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亲耳听到这样的宣判,乐雪薇还是很难过。

    “不!不!”乔雨薇在被告席里抓着栏杆,朝着乐雪薇大声嚷嚷,“雪薇、乐雪薇!你说过会救我的!可是……可是为什么会这样?你不能这样对我!雪薇,我求求你,我不想死啊!啊……爸!”

    乔雨薇一边求着乐雪薇,一边又将矛头对准了乔万东。她心里清楚,乐雪薇心地善良,而乔万东更是个好好先生!他们父女俩都是极为仁善的。

    “快走!法庭内禁止喧哗!”

    乔雨薇被警察押走了,只是她的哭诉声却好像还充斥在这斗大的法庭内。

    “哎……”乔万东叹息着,轻抚着额头,“我不相信她会这么做,真的就没有一点办法了吗?至少不要判死刑啊!怎么说,都是条人命!”乔雨薇虽然不是他亲生的,他也没有多疼爱她,但好歹叫了他二十几年爸爸。

    乐雪薇无奈的摇摇头,她已经尽力帮忙了,这样的结果也不是她想要的。

    “哎,爸知道,为难你了、为难你了。”

    在等待乔雨薇执行判决的这一周里,乐雪薇照旧寝食难安,她无法想象,一周后乔雨薇就将永远离开这个人世,到底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乔雨薇?然后,她便想到了杭泽镐。

    是的,杭泽镐。他贵为一国总统,手上总是有特权的,比如说,特赦令。乐雪薇想,如果她去求杭泽镐,饶了乔雨薇一命,应该是可以的吧?这么想着,乐雪薇便抽空偷偷去了趟总统府。

    杭泽镐在总统府接到通报,说韩家三少奶奶拜帖求见,差点没直接奔出来迎接女儿,“快、快!快请进来!”

    总统府内宅客厅里,乐雪薇没费什么力气就见到了杭泽镐。

    “雪薇。”杭泽镐宠溺的目光落在女儿身上,吩咐下人泡茶,“喜欢喝什么茶?”

    “不要茶,要杯牛奶。”乐雪薇下意识的扶着小腹,现在开始要一切为了孩子的健康考虑了。

    “好,来人……要牛奶!”杭泽镐对女儿是百依百顺。

    面对生父的疼惜,乐雪薇只能选择视而不见。视线极力避开杭泽镐,缓缓说明了来意:“总统先生,我……有件事情想要求您帮忙。”

    “什么?只要你说,爸爸都照做。”杭泽镐连问都不问,他不想知道是什么事,只要是女儿要的,他都愿意给。

    “我……”乐雪薇低下头,抿了抿嘴唇,“您能签发一道特赦令吗?”

    “特赦令?”杭泽镐不明所以,看着女儿问,“为了什么?”

    “那个……”乐雪薇越发心虚了,她没有把握杭泽镐一定会答应,“是乔雨薇,她涉嫌杀人,被判了死刑,一周后就要执行了。我……我相信她是冤枉的,只是没有证据。只求您让她不死,可以吗?”

    杭泽镐脸上渐渐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他的女儿是有着怎样一副菩萨心肠?

    “雪薇,你是要救乔雨薇吗?她对你做了那么多坏事!爸爸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杀人了,可是,她这样的人,是罪有应得!”

    “不是的!”乐雪薇抬起头来看向生父,眼里一层水光,“她是坏了点,有很多缺点,可是……这次的事情真的不是她做的,她已经这么惨了,而且,她毕竟,毕竟是我姐姐。”

    听了女儿的话,良久,杭泽镐都沉默着没有说话。

    “雪薇,你确定吗?”

    乐雪薇点点头:“确定。”

    杭泽镐闭了闭眼,答应了女儿:“好,爸爸答应你,饶她不死。”

    乐雪薇放下手中的牛奶,起身站了起来,朝杭泽镐微微弯下腰,“谢谢您,我告辞了。”

    “雪薇?”杭泽镐叫住了女儿,看着女儿的背影,隐忍着伤痛问她,“雪薇,为什么你对乔雨薇都可以这么善待,却不愿意给爸爸一个机会?”

    乐雪薇身形顿了顿,没有转过身来,仍旧背对着杭泽镐,声音里有一层意外的尖刻。“总统先生,其实,我并不是什么仁善的人,我很普通,恨一个人的时候,也恨不得她死!我可以救乔雨薇,因为她现在是个弱者,她已经一无所有了。而且,她和我此后再无瓜葛。

    可是,你们不一样,你们的身份如此尊贵,实在不该欺负我爸爸的。我不想跟你们扯上任何关系,我只想守着我爸爸,让他安度晚年。总统先生,雪薇……告辞了。”

    夕阳下,乐雪薇渐渐走远,她单薄纤细的身影被镀上了一层金光,那光芒炫目的让杭泽镐差点落下泪来……

    杭泽镐遵守诺言签发了总统令,赦免了乔雨薇的死罪。然而,乔雨薇却没能等到这道令给她带来生的希望。

    一个深夜里,乐雪薇接到了帝都医院的电话,说是从狼山监狱转来的一名重患者,报的联系人,是韩家三少奶奶的名号。

    乐雪薇一听到狼山监狱,就知道是乔雨薇了。慌忙爬了起来,就要赶往医院。

    韩承毅将她抱住不让她去,“不许去!这么晚了,你还怀着孕,往哪儿奔波?哪儿都不许去,你对她都已经仁至义尽了,还想怎么样?病了是不是?我让倪俊给她安排,钱就能解决的事情,不要你这么奔波。”

    “不是,你听我说,不是钱的问题,她现在真的很可怜。”乐雪薇着急的推着丈夫,奈何他的怀抱太坚固。

    韩承毅挑眉,很是不赞同,“可怜?我只知道,什么叫做咎由自取。”

    乐雪薇一看,和丈夫这样好好讲道理是不行的了,于是钻进他怀里开始撒娇:“你就让我去嘛!你这么疼我,怎么这么小小的事情都不能满足我?我知道你最疼我了,是不是?”

    一边说,一边吻着韩承毅喉结,一路往下。

    果然,这一招对韩承毅是百试不爽。

    “小妖精……知道了,知道了,我起来,陪你一起去!”韩承毅闷哼一声,火都被挑上来了,可是现在妻子怀孕了,又只能看不能吃,真是憋死英雄汉!

    9fxu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