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你们会幸福的

    乐雪薇赶到医院,乔雨薇已经睡着了。

    从医生那里详细了解了乔雨薇现在的情况。

    “患者是因为突发晕厥被紧急送入这里的,她的情况很不好,她不久前做过肝脏移植,三少奶奶您知道吗?”医生这样问着乐雪薇。

    乐雪薇听到情况不好,紧张的握住韩承毅的手,点点头:“我知道,而且,肝脏移植是我替她做的。现在……具体是什么情况?”

    医生翻开病历,详细说到:“她在监狱里应当时常受到其他人的殴打,身上有很多处伤,而且,患者的生活习惯很不好,应该有吸烟、饮酒史,像她这种病症的患者,这些都应该被禁止的。”

    一番话,说的乐雪薇一颗心渐渐往下沉,她揪紧韩承毅的手,听医生继续往下说。

    “简单从结论来说,她的肝脏已经出现了强烈的排异反应,代谢功能出现衰竭征兆,没剩多少时间了。”

    “啊!”

    乐雪薇惊讶的捂住嘴,偏过头靠进韩承毅怀里。

    韩承毅轻拍着妻子,冷静的问着医生:“那我们还可以为她做什么?”

    医生耸耸肩:“三少,无能为力了,即使现在有合适的肝源,她的情况也不适合移植了,一句话来说……好好安排她的身后事吧!还有,三少奶奶,患者一直很想见你,她要是醒来,您见见她,算是满足她死前的愿望吧!”

    “好,谢谢你。”乐雪薇心下一片虚浮。

    尽管她已经这样努力,可是,还是救不了她。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乐雪薇想去看看乔雨薇,韩承毅犹豫的拦着不让她去,“算了,能做的都做了,你现在身体这么虚弱,不要去受刺激了,就你这个性格,进去见她一定又是要掉眼泪。”

    乐雪薇揪住韩承毅的衣襟,轻缓的摇摇头:“让我去吧,我就见她这最后一次,以后我都不会再来了。”

    韩承毅看着妻子期盼的目光,只好点了点头,“好……你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嗯。”乐雪薇哽着嗓子推开门,进了病房。

    乔雨薇安静的躺在床上,监护仪器发出冰冷的声音,她躺在那里毫无生气,很难想象出她以往盛气凌人、嚣张跋扈的样子,只一眼,乐雪薇眼眶就酸了。

    走过去,坐在床旁,乐雪薇握住乔雨薇手,她已经瘦的只剩下皮包骨。医院宽大的病员服下,她的胳膊上布满了伤痕,新旧交替。想起医生的话——乔雨薇在监狱里经常被人殴打!

    “啊……”

    乐雪薇捂住嘴,眼泪噙在眼眶里,喃喃:“为什么要做那些事呢?”

    掌心里,乔雨薇的手动了动,乐雪薇抬头看向她,只见乔雨薇眼睑轻轻颤动,吃力的睁开了眼,视线缓缓移向乐雪薇,倏尔扯动了嘴角,无声的用口型叫到:“雪、薇……”

    “是,是我。”乐雪薇紧握住乔雨薇的手,眼泪簌簌落下。

    乔雨薇抬起手费力的摘下氧气面罩,乐雪薇忙在一旁劝阻:“别摘下来,摘下来你会很吃力的。”

    乔雨薇苍白着脸无所谓的摇摇头,轻笑着:“不要紧,我自己的情况,自己很清楚……我想跟你说说话。”

    “好……”乐雪薇松开了手,哽咽着看着乔雨薇拿下了氧气面罩。

    “雪薇,我……我可以叫你一声妹妹吗?”乔雨薇双手握住乐雪薇的,苍白而干枯的脸上留下滚烫的泪水,她这一生,也许只有这一次的眼泪是有温度的。

    “嗯。”乐雪薇点点头,眼泪成串往下掉。

    “哎……”乔雨薇一声绵长的叹息,把两个人的记忆都带回了十几年前。

    “你知道吗?第一次看到你,我就好嫉妒你……我从来没见过那么漂亮、眼神那么纯净的女孩,我虽然比你大不了多少,可是,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你是泡在爱里面长大的。

    你身上有一种优越性,这是怎么抢,也抢不走的。我以前以为,明明我比你大,为什么你看见我,那么讨厌我?难道不是爸爸先有了我妈妈,才又有了你妈妈吗?

    应该是我讨厌你才对,不是吗?所以,我怀着这种念头,欺负你、抢了你一辈子,我觉得,如果不是你,也许,我就会长成你这样,心地善良、样样优秀。

    可是,你却从来不跟我抢,你打包行李就离开了乔家。那种决绝、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态度,让我更恨你!为什么,那些我做梦都想得到、时刻害怕要失去的东西,你却可以那么不屑一顾?

    后来,你走了,可是爸爸的心还是完全在你身上。我从来不知道,原来爸爸可以对着女儿叫‘宝贝’,可以趴在地板上让女儿当马骑……爸爸对你的疼爱,我一天也没有享受到过。我除了姓乔,和乔家好像就没有半点关系。”

    话说到这里,两人都已经掩埋在眼泪里,有多少仇怨,此刻听来却只觉得心酸。

    “我抢了你一辈子,其实,我什么也没有抢到手过,因为那些,原本也都不属于我。我没有爸爸,我的生父,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流氓,妈妈呢?她是那么自私自利的人,从小没有给过我正常孩子该有的教育,我从她身上只学会了自私、刁钻和贪婪,四年前,她甚至抛下了我……

    我什么都没有,家人、爱人、朋友?统统没有。”

    乔雨薇一边说,一边看向乐雪薇,轻握住她,嘴角边带了点笑意:“我知道,到了这个时候,真正同情我的,只有你一个人。你这么善良,所以,你是有福报的,那些该属于你的,都是你的了。

    雪薇,姐姐……姐姐对不起你。我知道,我现在不说,以后都没有机会说了,我就要死了,是不是?”

    “不,姐姐,姐姐……我,我会救你的,我已经拿到了总统特赦令,你不会被判死刑的。你要振作,把病治好,以后我们再想办法。”乐雪薇哭的双眼红肿,她从来没有这样叫过乔雨薇,她们并不是姐妹,也没有什么姐妹之情,可那么多年的羁绊,到了今天也该了结了。

    乔雨薇释然的摇摇头,“不用了,我知道,我躺在这里就出不去了。杭泽镐,他是真的很疼你啊!他们上一辈人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你这个傻丫头,为了爸爸,一定不会认他的。雪薇,谢谢你听我说这些,你走吧!”

    “嗯……你,你好好休息。”乐雪薇情绪激动,她抹抹眼泪,站了起来。

    “雪薇……”乔雨薇却拉住了她。

    “嗯?什么事?”

    乔雨薇凄楚的一笑,恳求道:“再叫我一声姐姐,最后一声。”

    “……姐姐。”乐雪薇闭上眼,眼泪簌簌落下。“姐姐。”

    “谢谢你。”乔雨薇露出了满足的笑容,松开乐雪薇,突然说道,“雪薇,在韩承毅那里,曾经有一枚我的校服胸牌,我不知道他扔了没有,如果你下次看见了,记得一定要问问他,为什么保存了那枚胸牌那么多年,知道了吗?”

    “嗯?”乐雪薇眼泪挂在眼角,不明白她什么意思,以为她是想见韩承毅,便说道,“你想见他吗?他在外面,我让他来见你!”

    “不、不是!”乔雨薇急忙阻拦了她,笑骂到,“真是傻丫头,以后自己的丈夫不要随便让给别人,就是看一眼也不可以……我不是想见他,他从来也不是我的。你记住我的话,现在不要问他,等你见到了那枚胸牌再问他,知道了吗?”

    “噢,知道了。”乐雪薇茫然的点点头,还是不明白她话语里的意思,带着疑惑离开了病房。

    乔雨薇在她身后,微微笑了:“傻丫头,韩承毅是你的,十四年你救了他的那个晚上开始,他就是你的,你在他心里装了这么多年,你们两个却都不知道。姐姐就不亲口告诉你了,总有一天,你们会自己发现的,你们是注定会幸福的……”

    乔雨薇在半个月后离世,她是在夜里自己拔掉了输液管和氧气管道,结束了残破而艰难的生命……

    这期间,乐雪薇没再去见过她,直到接到她的死亡通知,倪俊赶去医院办理了所有手续,包括她的葬礼。

    葬礼上,乐雪薇靠在韩承毅怀里,隐忍着哭泣,她知道自己怀孕了,不应该如此悲伤,可是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姐姐、姐姐……”她趴在韩承毅胸膛上,眼泪沾湿了韩承毅的衬衣。

    韩承毅笑着逗她,“你这么爱哭,这一胎,一定是个女儿。”

    乐雪薇抬起头泪水盈盈的看着丈夫,紧握住他的手,他们之间的事,到了今天,算是完完全全落幕了,尽管这结果,并不是她想要的,如果一场终结,注定要用这样惨烈的方式,那为何要开始呢?

    从墓地往下走,起了风。

    韩承毅脱下外套给乐雪薇披上,低下头吻在她眉心。“别想那么多了,所有的事情都过去了,韩太太,你以后的人生是我的。”

    ——我爱你,那么浓烈。我们的路很长、很长,铺满我们脚下的时光……

    9fxu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