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掩藏的秘密

    午后慵懒的阳光从窗棂格子照射进来,慵懒的人伸着慵懒的腰,睡眼惺忪的醒过来。

    “醒啦?”

    床边一抹清丽的身影,对着刚醒过来的人笑眼眯眯:“醒了就起来,我看你这两天除了睡觉什么也没做,适当也要活动活动,肠胃还是很难受吗?”

    乐雪薇摇摇头,撑着胳膊坐了起来,拢了拢头发笑到:“没有,舒服很多了,今天我不是吃了很多吗?而且也没有吐,我这个症状大概很快就会好了。”

    “嗯。”阮丹宁点点头,伸手扯过外套递到乐雪薇手上,“来,披上,我陪你去院子里走走。”

    阮丹宁来了帝都韩家有两三天的时间了,她是特意休了长假来参加乐雪薇的婚礼的。韩承毅和乐雪薇的婚礼定在下周,地点是在东南海一座叫做‘哈纳’的小岛上。

    因为乐雪薇的要求,婚礼办的很低调,只请了家里的亲朋好友。结婚当天也不会对媒体开放,只通知了媒体在那天刊登出两人举行婚礼的消息就行了。

    长夏花园里,阵阵凉爽的清风拂面,乐雪薇踩在石子路上,只觉得生活太过美好。

    “哎呀,真是羡慕你啊!”阮丹宁扶着乐雪薇小心走着,笑着感慨,“你算是苦尽甘来了,所以说好人有好报,是不假的。”

    “嘁!”乐雪薇不屑的一瘪嘴,继而贼兮兮的靠近了闺蜜,在她耳边低语,“那也不完全是,我们家那位,就是个坏蛋,可是你看……他也过的好好的,所以说,‘祸害遗千年’,也是有道理的,哈哈……”

    说完自己先掌不住笑了起来。

    两人正在花园里的藤椅上坐下,忽而便听到了不远处一阵喧闹,伴随着低沉的男声,似乎在训斥着谁。

    这一阵子,韩承毅回来的都特别早,因为妻子身体一直不舒服,他在公司待着也没法安心,所幸就吩咐吩咐让下面人去做,而且现在韩天磊回来了,在执行董事的位子上,可以为他分担不少。

    可是,韩承毅才一进院子,就看见儿子浑身是泥的从灌木丛里爬了出来。

    小东西浑身都裹满了泥,衣服也被树杈勾破了,小背带裤,一根背带断了,一根背带所幸就松松垮垮的垂着,狼狈的很,偏偏表情还满足的很。韩承毅一看,怒火就上来了,小兔崽子,一把揪住儿子就要打屁股。

    “韩希朗,你就不能学学你弟弟吗?一天不调皮,你就皮痒痒是不是?现在能从一数到一百了吗?”

    手里的小家伙眨巴着大眼睛,却不说话,好像很无辜的样子。

    “呃……”韩承毅一愣,小东西怎么不说话?难道弄错了?不说话的不是小儿子吗?这么说,是冤枉了儿子?于是,歪着头疑惑的问,“韩希茗,小宝?”

    小家伙眨巴、眨巴眼睛,点点头。

    “咳咳。”韩承毅态度立马便的不一样了,因为小宝有缺陷,做父母的总是格外宽容一点,韩承毅松开手,把小家伙放到地上,“好了,快进屋,让奶奶给洗洗,这么脏,多不卫生?”

    小家伙小屁股一扭,转身蹬着小短腿一溜烟跑远了。

    然后,不妙的事情发生了。小腿处,被什么给拽住了。韩承毅低头一看,这……怎么又来一个?这回这个是大宝了吧!哟,今天大儿子倒是干干净净的,真是意外啊!

    “等等!”韩承毅察觉出事情不对劲了,一把捞起地上的儿子,仔细的盯着儿子眼睛,顿时火冒三丈!现在怀里这个,瞳仁颜色是浅浅的,也就是说,这个才是小宝,刚才那个就是大宝!

    靠之,他这个做老子的,居然让三岁的儿子给耍了?

    “韩希朗,你给老子出来!胆子不小啊?竟然冒充弟弟,耍你老子啊?!韩希朗!”

    这边的动静被乐雪薇和阮丹宁听见,两人忍不住大笑。

    “哈哈……”阮丹宁笑的乐不可支,捂着肚子夸张的擦着眼泪,“哎哟,肚子疼,太逗了!韩承毅也有今天啊!他这种人,就该是要儿子才能收了他!”

    乐雪薇朝着那个方向抿嘴微笑,这个家,真正像个家了。

    晚上,韩承毅亲自伺候老婆大人洗澡,看到她依旧平坦的肚子,好奇的问:“这个肚子,什么时候才能鼓起来?”

    “你着什么急啊,怎么也得三四个月吧,我怀大宝、小宝的时候,到了五六个月才能看见,我就是不显怀。”

    韩承毅神情郑重的点点头,用浴巾裹好乐雪薇抱回床上,一步也舍不得她走。

    ‘咚咚’,房门被敲响,是佣人送汤上来了,乐雪薇现在一天要吃七八顿,各种营养汤更是从来没有断过。韩承毅从佣人手里接过盘子,端到床旁来喂乐雪薇。

    “嗯,不很烫,现在刚好喝。我喂你,啊……”

    “啊……”

    为了保证充足的睡眠,夫妻俩很早就睡了。韩承毅轻轻拥着妻子,掌心贴在她的小腹上,生活这样安稳、惬意,是他曾经想都没有想过的幸福,谁说恶魔不能拥有幸福?遇上天使就可以。

    然而,到了夜里,乐雪薇突然感到一阵腹痛,而且症状挺严重,不是轻微的抽痛,而是绞痛。

    “啊……”她捂着肚子,从疼痛中醒来。

    “小雪?”韩承毅听到她的声音,惊出一声冷汗,“怎么了?”

    灯光下,乐雪薇捂着肚子,额上、两鬓冷汗直冒,脸色也显出苍白来,痛苦的皱着五官,握住韩承毅的手,细声的说着:“不知道,肚子突然好疼。”

    “啊?”韩承毅神色大变,这个时候肚子疼,是多么危险的信号?!“别怕,马上叫医生啊!乖,别害怕!”

    因为乐雪薇肚子疼,长夏上下,都从睡梦中被惊醒,灯火全然点亮,医生匆匆赶来,给乐雪薇做了检查,一大家子人,韩夫人、乔万东,韩承毅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这怀孕初期的,可千万不能出什么问题。

    “夫人、三少,三少奶奶没什么事,就是……可能是吃坏了肚子,因为三少奶奶有孕在身,所以免疫力低,所以反应比一般人要敏感一些,注意饮食、多喝水、多休息,就没事了。”

    医生的话,让大家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韩承毅却没能放松,吃坏肚子?小雪怎么会吃坏肚子?她的饮食,现在是全家上下最精心准备的,怎么可能吃坏肚子?除非,有人故意想要害她!而在这个家里,有动机对小雪这么做的,韩承毅只能想到一个人。

    闹腾了半宿,乐雪薇的情况好了些,昏昏沉沉的睡着了,韩承毅心头焦躁难安,转身离开了卧室,敲响了苏乐君的房门。

    “哟,老三啊!不去照顾你老婆,这么晚了,找大嫂有事吗?”苏乐君眉眼斜挑,不屑的打量着他。

    “是你做的手脚。”韩承毅深邃的目光一错不错的盯着苏乐君,他用的是陈述句,不是疑问句,显然他不需要证据,就能断定这件事是苏乐君做的。

    “哼!”苏乐君冷笑一声,供认不讳,“没错,既然你知道,又何必多此一问?”

    “你!”韩承毅气急,薄唇紧绷,“你究竟想要干什么?那件事情都过去了那么多年!天磊也已经进了董事会,韩家的所有一切,我都会慢慢交到他手上,这些都是按照你的要求做的,我只想和我的妻子、孩子好好生活,你不要太过分!”

    “我过分?”苏乐君掩唇大笑,“哈哈……韩老三,你当年是怎么对我的?我只是给你老婆下了点泻药,我下的不是堕胎药!你就烧高香吧!当年你亲手拿掉我肚子里的孩子时,有没有想过,那也是条人命?!”

    苏乐君的神情继而变得狰狞起来,厉声质问着韩承毅,“那个孩子如果活着,现在已经十几岁了!怎么,你老婆的孩子是宝贝,我苏乐君怀的,就是孽种?!”

    “……”韩承毅神色僵硬,紧闭着薄唇想不出反驳的话来。最终只能说到,“是,我是狠,我和韩家对不起你,可是,这么多年,我们已经在补偿你了,请你不要把怨气撒在我的妻子和孩子身上,对不起你的,是我韩承毅!

    下次,不要说泻药,就算只是一口凉水,也不要让我看见你端给她喝,否则……”

    话锋一转,鹰隼般的目光射向苏乐君。

    苏乐君昂着脖子,冷笑着反问:“否则怎样?你还能把我怎么样?”

    “否则,我会给你选个地方,让你好好度过余生!”韩承毅唇角一勾,说出来话要多绝情有多绝情。

    苏乐君看着他转身离去的决绝背影,整个人往后退了一大步,靠在门上,仿若失了魂……她知道,韩家三少,是说的出做得到的!他现在眼里已经没有任何人,只有他的妻子、孩子,她和天磊该怎么办?

    而韩承毅和苏乐君却不知道,他们谈话的这一幕被起夜的阮丹宁看的、听的一清二楚。

    阮丹宁背靠在墙壁上,心跳急速跳动无法平息,这是怎么回事?韩承毅和她大嫂,他们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孩子?什么对不起?什么补偿?她的脑子里不受控制的冒出一个疯狂的想法,这想法让她惊恐的捂住了嘴……

    9fxu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