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不要丢下我

    第二天一早,乐雪薇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看向桌边,倪俊已经不在桌边坐着了,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个人。顿时,她就有点恐慌起来,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嘴里喊着:“倪俊哥?倪俊哥?”

    她的脚还没踏在地上,房门便被推开了,倪俊手里端着吃的走了进来,手里还拎着只塑胶袋。

    “三少奶奶?”

    看到倪俊,乐雪薇长舒了口气,神情放松了不少,“你去哪儿了?我看到你不在,吓了一跳。”

    “属下出去了一趟,打探了一下这附近的情况。”倪俊把吃的放在桌上,“三少奶奶,这个地方有点偏远,交通不是很便利,手机信号很不稳定,大部分时间是接收不到信号的,这户人家也没有固定电话。

    不过,属下已经打听到了,在村口的便利店里有公用电话,一会儿您休息了,属下就过去一趟。三少奶奶,您起来吗?去趟洗手间再吃东西吧?”

    倪俊一边说一边将手里的塑胶袋递给乐雪薇,里面是毛巾牙刷等一些洗漱用具,“这是我跟这家的大姐要的,都是干净的,三少奶奶您放心用。”

    “嗯,谢谢你,倪俊哥。”乐雪薇接过,笑着对倪俊道了谢。

    乐雪薇掀开被子下床,站起来的时候,脚下一个踉跄,头有点晕,差点摔倒。

    “三少奶奶小心!”倪俊急忙伸手扶住乐雪薇,又不敢造次,只敢单手抓住她的胳膊,饶是这样他还是觉得很不妥。“三少奶奶,属下冒犯了。”

    乐雪薇稳了稳步子,摇了摇头,笑了:“倪俊哥,你这人真是……你不要总在我面前左一个属下、右一个属下,还什么冒犯不冒犯的,听着真别扭。我谢谢你还来不及,要不是你,我现在能好好的站在这里吗?”

    “……”倪俊低下头,好半天才应了一声,“是,属下知道了。”

    “哈?”乐雪薇失笑,无奈的摇摇头,拿着洗漱用品去了洗手间。

    等到她从洗手间回来,倪俊已经走了。乐雪薇坐下吃着早点,食不知味,只盼着倪俊早点回来,到现在还没有一点韩承毅的消息,她只是面上看着镇定,其实内心已经撑不住了。

    吃了点东西,体力恢复了些,乐雪薇端着餐具下了楼。

    因为是白天,房子里只剩下昨晚上那个妇人,男人都出去干活了,孩子们也出去玩儿了,堂屋里电视播放着,妇人在一边摘菜一边看着。

    “那个,大姐,这个……麻烦,请问放在哪里?”乐雪薇端着餐具站在妇人面前。

    “哎哟,你起来了啊?”妇人先是吓了一跳,而后便很热情,站起来接过餐具往厨房里走,扯着大嗓门说,“你身体好点了没有?你昨天那么一直睡、一直睡,真担心你会不会生病。

    话说回来,你丈夫对你真是好啊!他就那么抱着你,一直都没松过手,从你们落地的地方走到这里要很远呢!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丈夫?乐雪薇一怔,消化着她话语里的意思,应当是倪俊怕麻烦谎称他们是夫妻吧!这个倪俊也真是,都不跟她说一声。

    “哎,我说你,吓坏了吧!电视上的报道,我们都看到了……啧啧啧,那飞机炸的可够彻底的,片瓦不留啊!还有那个什么被炸飞的人,不知道是谁,看来是……哎!”

    妇人还在那里说个不停,乐雪薇却已经呆住了。

    什么爆炸?什么被炸飞的人?炸飞的不应该是飞机吗?

    “大姐,你刚才说……什么炸飞的人?”乐雪薇问这话时,心在一点点往下沉,从昨天开始就不安的预感,现在越发强烈了,垂在身体两侧的手不由自主的抚上小腹,这个时候,她迫切需要孩子给她一点力量。

    “咦,你不知道吗?你丈夫没有告诉你吗?”

    妇人收拾好餐具,走了过来,对着电视说:“昨天电视上有播……你等等……”她一边说,一边走过去调台,正好电视台有重播的。“那那那,你自己看嘛!”

    乐雪薇心不在焉的笑笑,视线便落在到了电视屏幕上——一则重播的新闻看完,乐雪薇已经三魂七魄没剩下多少!和昨晚倪俊所想的一样,她在想,这个说是被炸飞的人……会不会是韩承毅?!

    “啊!”乐雪薇无法控制自己这么想,紧捂住心口,脚下一软,只觉得心口空荡荡的,像是被人生生剜了一块,站也站不住了,膝盖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哎哟,你这是怎么了?你可别吓唬我?”妇人见她这样,着实吓了一大跳,赶忙上前来扶她,“这位太太,你快起来!这地上凉,你丈夫不是说你还怀孕了吗?可不能坐在地上,快起来,你能起来吗?来,我扶你起来!”

    乐雪薇脚上根本没什么力气,完全是靠着妇人将她撑着扶到了楼上房间里躺下。

    “哎哟,你看你这脸色,你别下去了,还是好好躺着吧!有什么事,等你丈夫回来再说,好吗?”妇人是副热心肠,给乐雪薇端来热水,又送来热水袋,怕她着凉,又加了床被子,这才惴惴不安的下了楼。

    乐雪薇双眼呆滞的盯着天花板,眼眶酸涩难受,脑子里一遍遍回放着刚才那则新闻。心口绞痛越演越烈,悲痛终于决堤,乐雪薇拉过被子,将头蒙住,失声痛哭。

    “承毅、承毅……你不能出事!你答应过我的,我们谁也不先抛下谁!你说过的,一定会守护好我的!我现在在这里,你在哪里?承毅……”呜咽声渐渐模糊,“都是我不好,我应该听你的话,在帝都举行婚礼就好了,为什么要离开帝都呢?要是我们在帝都结婚,你就不会、就不会……啊……承毅!”

    多少眼泪,多少悔恨,现在他也听不到了。

    不知道哭了多久,她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只有泪水还在一直往下流。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靠近,随后房门被大力推开,倪俊疾步走到床旁,单膝跪下,低着头:“三少奶奶,属下该死!”

    乐雪薇极缓的摇了摇头,叹息般说到:“和你有什么关系?是我害了他!”

    “三少奶奶……”倪俊面色一紧,“您别这么说,三少一定不会有事的!他不是这么容易就倒下的人,属下跟随三少这么多年,出生入死,三少他一定可以绝处逢生的!他还有您,还有两位小少爷,还有您肚子里的孩子,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呜呜……”

    乐雪薇抬起手掩住了脸颊,泪水从指缝间溢出来。这些话,根本没有办法安慰她,只会让她更加不安——承毅,你不能有事,你还有我,我们还有孩子,没有你……我也不想活了!

    “三少奶奶。”倪俊看的不忍,别过了脸,那么刚硬的人,也忍不住湿了眼眶,他也害怕,害怕这次三少是凶多吉少。

    然而,还有一些话,倪俊没有办法对乐雪薇说出口。

    刚才他打电话到长夏韩家,可是,电话并没有接到府上,而是在门卫室就被切断了——那头一听他是倪俊,就二话不说把电话挂了。身为韩承毅的心腹,倪俊当然猜得到这意味着什么。

    这个时候的长夏韩家,恐怕已经变天了!

    联系不上韩家,也就意味着,倪俊无法调动以前可以调动的手下,那么寻找韩承毅将变得异常困难!倪俊再能干,他也只是一个人,单枪匹马怎么对付那么大一个韩家?

    只是不知道,现在在韩家坐镇的,是大少奶奶苏乐君,还是孙少爷韩天磊?当务之急是,倪俊必须先带着乐雪薇回到韩家,弄清楚韩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倪俊心里这样打算着,可是,这天夜里,乐雪薇却在睡梦中说起梦话来。

    梦话很简单,来来去去只有那几个字——承毅,不要丢下我……

    那声音在暗夜里听起来,越发的令人揪心。倪俊走近了,轻声叫着乐雪薇:“三少奶奶、三少奶奶?”

    却只见乐雪薇双唇紧闭、牙关紧咬,像是魇住了一样。倪俊心头咯噔一跳,没顾上太多,伸手搭上她的额头,这下慌了神——怎么办?三少奶奶发烧了!

    “三少奶奶!”

    倪俊心中大恸,三少生死未卜,三少奶奶可千万不能再出什么事了,她怀着孕发烧了可怎么办?

    倪俊纠结了半天,出门敲响了屋主的房门,妇人来开的门,“是你啊!什么事?”

    “我……我妻子发烧了!你们这里有没有医生?”倪俊心急如焚,怕乐雪薇和孩子有个什么,他可怎么向三少交待?

    “哎哟,怎么发烧了?这可怎么办?有是有的,可是,人家也不出诊啊?再说,你妻子不是怀孕了吗?看医生有什么用啊?”妇人一听着急了。

    倪俊摇摇头,急道:“麻烦您给带个路,我……我妻子不能出事!”

    “哎,好!等我穿衣服,带你们去啊!”

    倪俊回到房里,将乐雪薇抱起来,她浑身都是滚烫的,嘴里还在叫着韩承毅的名字。

    妇人惊疑着说到:“承毅?是你的名字吗?哟,你们夫妻感情还真好……”

    倪俊木着脸不说话,心里暗道:是,这个世上,再没有比三少和三少奶奶感情还要好的夫妻了。

    9fxu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