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说不上来的不对劲

    ‘韩承毅’被紧急送往帝都圣慈私立医院,因为杭安之事先通知过,所以交接工作一刻都没有耽搁,一到达医院,人便被送入了重症监护室。

    重症监护室不允许陪护探视,所以,即使是乐雪,薇也只是进去看着他安顿下来,就被医生委婉的告知,“三少奶奶,为了三少的康复,您还是先请回吧!您在这里,容易增大感染的几率。”

    “嗯,我知道,拜托你们,一定要照顾好他。”

    乐雪薇再三嘱咐了医生,才从监护室出来。一整夜没有休息好,连夜奔波,心头堆积的事情又多,乐雪薇实在是有些撑不住了。幸好,这次虽然这么奔波,可是肚子里的孩子却好好的,除了精神不太好之外,没有觉得其他什么不舒服。

    “三少奶奶,属下送您回去休息吧!您的脸色很难看。”倪俊低头看着乐雪薇,她瓷白的脸上透着青灰,显然是疲惫至极。

    乐雪薇抬头看着他摇头微笑,“不行,现在还不行,我现在要是回去休息,就太不符合常理了,丈夫回来了,我想,我应该泼辣一点。”

    倪俊一怔,随即明白过来她话语里的意思。

    没等他们细细把话说明白,病房长廊前方就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靠近了。

    “呼!”乐雪薇长舒一口气,挺了挺脊背,看向倪俊,了然的一勾唇,“看,倪俊哥,现在就算我想要休息也不能了,消息传的多快?她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

    话音刚落,苏乐君便已经站在了他们面前。

    乐雪薇淡淡一笑,迎着苏乐君盛气凌人的目光,“大嫂,您来了?来看承毅吗?您费心了,只是现在还不行,承毅刚回来,他受了伤情况不稳定,医生说了,谢绝探视。”

    “哼!承毅?”苏乐君不屑的冷笑着,眉眼斜挑,“你说是就是吗?我要亲眼看看,里面躺着的究竟是不是韩老三!你不要以为,随随便便从外面找个人来糊弄就能把我给唬住!

    你给我让开,我今天倒是要看看,谁敢拦着我进去!里面的人要不是韩老三,乐雪薇,你今天就死定了!”

    说着,苏乐君跨前两步上前一把扣住乐雪薇的手腕就要拉开她挡在门前的身子。

    斜刺里,倪俊健硕的长臂突兀的伸出来,准确无误的扼住了苏乐君,历来面无表情的脸上透着一丝丝发狠的意味,恨到:“苏乐君,放手!三少奶奶说了不让探视,就是不让探视!今天有我倪俊在,任何人不要想靠近三少一步!”

    苏乐君吃痛的纠结着五官,试问她怎么招架的住倪俊的手劲?

    顿时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松开!好啊!你们一个两个,现在是想造反吗?你们俩现在倒是形影不离,一个鼻孔出气啊!韩老三知道你们勾搭成奸吗?”

    “你……”倪俊一急,单手拎起苏乐君的衣领,扬起手臂就要打下去。

    “倪俊哥!”乐雪薇扬声喝止住了她,轻轻摇了摇头,“别动手,你现在动手,就是上了她的当了。她就是想刺激你动手,这样她就有话说了。千万别上当!何况,狗咬了你,你还要咬回去吗?”

    苏乐君脸色骤变,剜向乐雪薇,“贱人,你嘴巴里不干不净的说些什么?”

    “哼!”乐雪薇冷笑,“大嫂,你不要着急。现在承毅已经回来了,这个消息马上就会传遍帝都。大家都知道,苏乐君你让韩家易了主,你最好不要再有什么动作,你现在要是进去了,承毅有个什么闪失,那可就都是你的责任了。

    你要知道,你现在没有跟我斗的资本,你是毫无胜算的。你就等着承毅醒过来,遭受惩罚吧!”

    “你……”苏乐君脸色唰的惨白,想不出话来反驳。

    乐雪薇再不看苏乐君一眼,带着倪俊一路往外走,她现在不能停下来,她怕一旦停下来就会露怯。然而,一出了医院门口,乐雪薇强装的镇定就败下阵来,一步差点踏空。

    “啊!”

    “三少奶奶!”倪俊心一沉,及时扶住乐雪薇。

    乐雪薇努力扯出个笑容,“倪俊哥,我没事,我刚才……表现的好吗?”

    倪俊眸光一暗,心中越发不忍,点了点头鼓励她:“很好,三少奶奶您做的很好。”

    倪俊将乐雪薇送回了家,自己又一刻不停歇的出了门。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乐雪薇没有什么经验,代理总裁这个位子是乐雪薇的,可是实际上的工作却是他在做,而且,苏乐君对监护室里的‘韩承毅’虎视眈眈,他必须去召集一些以前的部下去保护‘韩承毅’。

    苏乐君虽然控制了韩家内部,可是,韩承毅的那些心腹却不是苏乐君能控制的,他们还是唯倪俊马首是瞻,这当中,就有郝惜音。

    倪俊将保护‘韩承毅’的工作交给了郝惜音,自己又以特助的身份回了趟公司处理了些事情,一直忙到七八点钟才回来。一回来就上楼去看乐雪薇,乐雪薇却不在卧室里。

    转身进了书房,她果然在里面,正对着画架在画画。

    没有用油彩,只是最简单不过的铅笔画,倪俊站在门口也能看见纸上那个清晰的轮廓,正是韩承毅。那样惟妙惟肖,该是怎样的入骨相思,才能将爱人画的那么传神?

    乐雪薇并不知道有人在门口,放下笔,抬手抚摸着画上的人,喃喃自语:“承毅,我以前就觉得你特别英俊,一笔一笔画的时候,更觉得你英俊的像画。承毅,我太想你了,现在想想,过去没有你的四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

    顿了顿,乐雪薇抬起手扶住画架,脸颊缓缓的靠过去,将唇瓣的贴上了画中人。泪水掉下来,沾湿了画纸。

    “我吻你了,你怎么不回吻我?那个时候……那个时候,四年前的那个时候,你不是抱住我,告诉我什么叫真正的吻吗?你这个坏蛋,夺了我的初吻,占了我的第一次,丢了我四年,现在是怎么样,要把我彻底扔下不管吗?韩承毅,你要是敢,我和你生生世世的约定,我就要把它忘掉!”

    面对这样的警告,画上的人,怎么能给她回应?

    乐雪薇手一扬,作势要撕了画,可是却又生生止住了,画能撕了,可是闭上眼又全都是他的样子,挥之不去。

    门外,倪俊看着这一切,默默将门带上了,一颗心沉甸甸的,异常压抑。

    隔天一早,乐雪薇去医院看‘韩承毅’,才发现守在监护室门口的是郝惜音。

    她们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了,这么突兀的见面,彼此都有些尴尬。她们总共没见过几次,每次都不太愉快,尤其是最后一次,她们还闹的相当难看。是以,乐雪薇见到郝惜音很是吃了一惊。

    “你?”

    郝惜音毕恭毕敬的弯下腰行礼,“三少奶奶。”

    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个礼数,就让乐雪薇对她的看法立刻改观了。忙伸手扶住她,“郝经理,我……谢谢你。”能在这个时候和韩承毅共同进退的,都是值得她尊敬和信赖的。

    郝惜音淡淡一笑:“三少奶奶客气,属下应该的。您进去吧!有属下在,不会有问题。”

    “嗯。”乐雪薇感激的对她报以一笑,进了监护室。

    ‘韩承毅’的情况,还是没有任何好转。按照医生的话来说,人伤的面目全非,全身多处烧伤,间接引起各脏器不同程度的功能障碍,不是不能康复,而是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乐雪薇心不在焉的听着,想象着此时真正的丈夫究竟在什么地方?时间过得越久,她就越坚信丈夫是没事的。她曾经和他共同经历了从密闭爆炸开的车厢内逃脱这种事,所以,她相信,这一次,丈夫依旧有逃出生天的本事。

    韩家家主韩老三,怎么可能像个傻子一样躺在这里?她天天来这里,只不过是要人们相信,这个人就是韩承毅,只要韩承毅还活着,四大家龙头就还是韩家!

    从监护室出来,经过护士站时,乐雪薇无意间听到护士们的谈话。

    “徐主任这些天都去哪儿了?”

    “不清楚啊!连护士长也不知道。”

    “就是,那天上班的时候,他也没说第二天不来啊?连他的助手也联系不上……不会是开飞刀去了吧?”

    “谁知道?人家是院士,就是院长也不敢把这种人才怎么样的。”

    ……

    听到这样的对话,乐雪薇说不出来什么原因,突然顿住了脚步。这只是护士们闲聊的话,她却莫名觉得其中有什么文章,但是,她的敏感度却又没有那么高,想象不出其中究竟有什么问题。

    思来想去,没有什么结果,只好作罢,抛到脑后走出了监护室。

    而这个时候,护士们口中的这位院士徐主任,正身在某处私人医院里,低着头进行着手术,“刀、止血钳、准备冲洗……”一旁的麻醉机、监护仪发出规则的响声。

    9fxu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