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乐慈苏醒

关灯
护眼
    那一次街头看见的人,似乎真的成了乐雪薇的错觉,此后,她又再没半点关于他的消息。

    乐雪薇每天照样去医院,那个‘韩承毅’的情况正在慢慢好转。随着时间的推移,连乐雪薇也不禁感叹,这个人从身形上看,实在是太像韩承毅了。如果不是他们是那么亲密的关系,大概也会认定这个人就是他。

    而在情况陷入这样一种僵局中时,又发生了一件大事,那便是——乐慈醒了。

    “雪薇啊,你妈妈醒了,你、你……你来看看她吗?”

    杭泽镐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期盼,他是直接把电话打到了乐雪薇手机上,父女俩至今没有相认,可是母亲苏醒这样的事情,想来也是不能瞒着她的,要不要来看母亲,那就全看乐雪薇自己的意思了。

    当时,乐雪薇正从监护室出来,握着手机,什么话也没说,就把电话挂了。

    去,还是不去?她做不了决定。

    “三少奶奶,您……您怎么了?里面有什么情况吗?那个人?”倪俊看她脸色不对,既着急又担心。

    乐雪薇缓缓的摇摇头,突然抬头看向倪俊问到:“倪俊哥,你……有没有想过家?”

    “?!”倪俊怔愣住了,他被盛家赶出来都十四年了,这个问题却还是第一次被人问起。可是,这不是他关心的问题,他在意的是,乐雪薇究竟怎么了?

    “三少奶奶,您有话直说,属下笨,猜不透的。”

    乐雪薇看着倪俊笨拙的样子,抿嘴一笑,“知道了,不问了,我要去一趟总统府。”

    “……”倪俊微愕,很疑惑她为什么要去总统府,可他却一句也没问,“是,属下这就送您去。”

    一路上,乐雪薇闷声不说话,内心却是思潮翻滚,马上就要见到母亲了,见到了母亲该说些什么?她对母亲的印象一直是很好的,可是,多年后的重逢,却将以往那些美好的印象全部摧毁了——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反差这样大的母亲。

    车子靠近总统府大门,大门已经开了,警卫朝着倪俊比比手势,示意他直接进去。

    倪俊微蹙了眉,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总统府历来戒备森严,就是官员进去也要经过门口的扫描检查仪,但是,今天怎么会这么松懈的直接放他们进去?

    倪俊从后视镜里看了看靠在座椅上的乐雪薇,心想,难道是因为三少奶奶?三少奶奶和总统府,究竟是什么关系?

    前方一直有警卫指引,车子一直开到总统府内宅门口才停下,而杭泽镐就站在门口等着。这更加大了倪俊心中的疑惑,居然是总统大人亲自迎接?

    车子停下,没等倪俊过去给乐雪薇开车门,杭泽镐已经迎了上来,打开车门,扶着乐雪薇下车,嘴里还说着,“小心点,快四个月了吧?来,慢点,护着点肚子。”

    乐雪薇也没有推拒,任由杭泽镐搀扶着往里走。

    倪俊在后面看到这一幕,惊讶之色难以掩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几人一直进了内宅主楼,过了玄关,乐雪薇回头看向倪俊,“倪俊哥,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上去一下。”

    倪俊蹙眉,不太放心,“可是,三少奶奶,属下不能离开您半步,属下必须保证您的安全。”这是三少给他下的最后一个命令,要让三少奶奶始终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呵呵。”乐雪薇轻摇头笑说,“你不要总把我当孩子,我不要紧的,这里是总统府,你还不放心吗?”随后看了眼杭泽镐说,“让人给他杯橙汁,他不喜欢茶也不喜欢咖啡。”

    杭泽镐点点头,招呼下人:“端杯橙汁给倪先生——我们上去吧!”

    “嗯。”乐雪薇应了一声,后面的话还是对倪俊说的,“倪俊哥,等我一会儿,要是我很长时间不下来,也不是出事了,你不要冲动,多等一会儿就是了。”

    倪俊被她说的脸颊一阵发热,低下头恭敬的应了:“是,属下知道了。”

    “倪先生,请慢用。”下人把橙汁端来递到了倪俊手上,倪俊接过拿在手上,却没有喝,只看着橙汁发呆。刚才她说——他不喜欢茶也不喜欢咖啡。她竟然知道这些?

    心口一阵急速跳动,倪俊低下头喝了一口橙汁,只觉得这橙汁格外的甜美。

    楼上的主卧,杭泽镐推开了房门,扶着乐雪薇走了进去。

    中间那张大床上,此刻并不见乐慈的身影。乐慈已经醒了,由于常年不行走,腿脚还是没什么力气,正坐在轮椅上,靠在落地窗户边,听到门口的动静,急忙转动了轮子朝着门口过来。

    “……”在看到门口的父女俩时,乐慈突然顿住了,视线牢牢锁住那个和自己酷似的年轻女孩,瞬间便是热泪盈眶。这是她的女儿,十八年了,她已经长的这么大了!

    乐雪薇也早已经呆住,是妈妈、是妈妈!十八年过去,却未见多少苍老的妈妈!

    “小、小……小雪?”乐慈抖动着唇瓣,轻唤着女儿的名字,“小雪!”

    乐慈张开了双臂,等着女儿过来。

    乐雪薇站在那里,闭上眼,眼泪成串落下。说母亲醒来,她一点都不高兴,那是假的,这个人是生她、养她,疼爱她的妈妈啊!可是,心情又是那么矛盾,她真的不能开口叫妈妈。

    “夫、夫人。”

    乐雪薇握紧拳头,指尖嵌入掌心,些微刺痛,脑子却更加清醒和坚定。

    “嗯?”乐慈一怔,夫人?女儿竟然这么叫她?“小雪,你怎么了?我是妈妈啊!妈妈走的时候,你还小,你不记得妈妈了吗?你看看,你长大了,你和妈妈是长的一模一样……”

    “夫人!”乐雪薇哽咽着打断了乐慈,心中大恸,却只能忍着,“听说夫人您醒了,雪薇就来看看您,因为之前雪薇曾照顾过您一阵子,您醒过来了,雪薇替您觉得高兴。”

    她只字未提母女俩的关系,让乐慈的心寸寸凉了。

    “小雪啊!你恨妈妈是不是?”乐慈到了此刻才相信丈夫的话,女儿恨他们,不肯认他们!

    乐雪薇摇摇头,强忍着眼泪再次泛滥,“没有,说不上什么恨不恨的,只是,你们有你们的选择和生活,而我也有我的,您能够醒过来,相信总统大人一定很高兴,我也……是。”

    这种情况下,乐慈只好将目光投向了丈夫。在此之前,丈夫已经将女儿的大致情况都告诉她了,她也有了女儿不会认她的心理准备,可是……女儿真的这个态度,她还是很难接受。

    杭泽镐无奈的朝妻子摇摇头,示意她不要着急,亏欠女儿这么多,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补偿过来的。

    “小雪,你过的好吗?”乐慈转了话题,看向乐雪薇的小腹,“几个月了?男孩还是女孩?”

    乐雪薇抽泣着回答,“快四个月了,女孩,承毅一直想要个女孩。”

    “承毅?”乐慈神色微变,不解的看向丈夫。

    杭泽镐忙解释到:“是雪薇的丈夫,你忘了我告诉你的,是韩家三少,韩承毅。”

    “噢……”乐慈迟缓的应了一声,神色越发凝重了,蓦地拉住女儿的手,“小雪,他……他对你好吗?你们,你们是怎么好上的?他,他年纪应该比你大很多,不对,妈妈听说他在私生活方面很……小雪这个人可靠吗?”

    乐雪薇微微讶异,母亲昏睡了十几年,才一醒过来,为什么对她的丈夫却好像很了解?而且,很紧张的样子?

    “夫人,请您别这么说?承毅对我很好,我们就是很自然的相爱的,他是比我大很多,可是,他对我很好,至于私生活,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说法也是可以相信的吗?承毅很好,他没有乱来过!”

    经过这么多年、这些事,乐雪薇对韩承毅的信任,已经不是旁人的三言两语可以摧毁的了。

    “是吗?”乐慈紧蹙着眉,还是很不放心的样子,“可是……韩承毅这个人很狠的,他二十岁就执掌韩家,做过多少坏事,你知道吗?”

    乐雪薇摇摇头,又点点头:“具体的我不知道,不过,承毅为了韩家,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他肩上的胆子太重了。”

    乐慈看着女儿,女儿字字句句都在维护丈夫,他们的夫妻感情好不好她不知道,可是,女儿一心一意都在韩承毅身上,这一点她是看出来了。但韩承毅这个人,真的不能让她放心。

    “夫人,我来看看你就要走了,爸爸在帝都,我以后不能常来,不是,大概很少能来,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乐雪薇斟酌着、犹豫着,把乔万东的事情说了出来。

    果然,乐慈一听到乔万东,脸色就变了,说话也不那么利索了,“你爸爸,你爸爸他……他还好吗?”

    乐雪薇点点头:“嗯,他还好,就是……一直没有忘记过一个人,他说,以后就靠着那几年的记忆过下去。”说到这里,她的情绪又有点失控,略带责备的口吻逼向乐慈,“你们这样,真的不会良心不安吗?”

    9fxu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