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不敢深究的身世

    “天磊!”韩承毅讶异的看向侄子,侄子这神情,太让人担心了。他都听到了?听到了多少?

    而苏乐君早已闭上了眼,瘫倒在地上,她不敢面对儿子——这么多年来,这件事情韩家没有人敢提起,就是为了保护韩天磊!可是,终究还是瞒不住!

    韩天磊两眼发直,目光从他母亲身上移到三叔身上,轻飘飘的问到,“真的是这样吗?三叔,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韩承毅蹙眉看着侄子,神色复杂,“天磊,你听我说,当年那个情况……三叔我……”

    “住口啊!”韩天磊厉声喝断了韩承毅,眼里净是鄙夷、厌弃和愤怒,“你们!你们都不是人!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三叔,都说你狠,可是,我到了今天才知道你究竟有多狠!”

    韩承毅语塞,没错,他是狠,可是那种情况下,他还有别的选择吗?大哥没了,他能让他的妻子生下别人的孩子,带着天磊离开吗?

    正因为这一份狠绝,韩承毅才发下重誓,要将天磊当成自己孩子,这辈子不要自己的子嗣,要在他百年之后,将韩家完完整整交到侄子韩天磊手上!

    “天磊,你三叔跟你解释……”

    “不用解释!”

    韩天磊摇着头,目眦欲裂的朝韩承毅嘶吼着,“你不用跟我解释!这有什么好解释的?现在我什么都明白了……你为什么这么疼我,为什么当年逼的雪薇流产!原来背后是这么丑陋的事实!”

    “啊!”

    苏乐君跪坐在地上,掩面嚎啕大哭。

    韩天磊看了不忍,可更加不齿,“妈……你又为什么要那么做?你不是很爱爸吗?”

    “天磊!”苏乐君绝望的看向儿子,她早就知道错了,可是当初她的确是为了韩家好。

    韩天磊失神的摇着头,二话不说便往书房外走,韩承毅急忙将他叫住,“天磊,你要去哪儿?”

    “三叔。”韩天磊身形一顿,没有回头,只硬邦邦的说到,“你别问了,现在所有的事我都知道了,你以为我在这个家里还能待的下去吗?这个家的宁静的背后藏着那么多不堪的过去,让我窒息!”

    甩下这句话,韩天磊便冲出了书房。

    苏乐君疯了一样,追着儿子出去了,“天磊!”

    “呼!”韩承毅焦躁的长舒一口气,本来以为可以瞒一辈子的事情,现在还是暴露了。算了,给侄子一点时间,让他冷静冷静。当年的誓言还是不会变,不为了苏乐君,就是为了大哥,韩家他也会交到侄子手上。

    当天晚上,乐雪薇回到了长夏,一家人围在一起吃了顿团圆饭。虽然少了苏乐君和韩天磊,但气氛总的还不错。

    只有韩夫人忍不住叹息,“哎,天磊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那孩子,太单纯,性格又耿直。”

    “妈,你放心,倪俊已经暗中让人跟着了,不会有事的,他就跟我的孩子一样,不管大嫂怎么样,天磊是韩家的长孙,这一点不会变。”韩承毅的话成功的安抚了母亲,混乱一时的韩家,终于在韩承毅回来之后,逐渐趋于风平浪静。

    入夜之后,长夏上下都休息了,书房里,韩承毅和倪俊还在说话。

    “三少,还有什么事吗?要是没什么事,属下退下了,您也去早点陪三少奶奶。”倪俊把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准备退下。

    听到‘三少奶奶’几个字,韩承毅眉眼一挑,别有深意的看着倪俊——有些话,他藏在心里没有说出来,并不是没有感觉的,但一个是他的妻子,一个是他的心腹兄弟,这两个人都是他可以绝对信任的。

    “倪俊,从明天开始,我们要着手做一件事,这件事很重要,你要亲自去做,要做的不留痕迹。”韩承毅眸光一闪,散发出一种极具攻击性的张力。

    倪俊点头应了,“是,三少您吩咐。”

    韩承毅拉开抽屉,把一只文件夹取出来递到倪俊面前,“暗中找人,把这个东西发出去。”

    “是。”倪俊打开文件夹一看,却有些懵,抬头疑惑的看向韩承毅,“三少,这个……这个东西?”

    韩承毅笃定的点点头,薄唇紧绷,“没错,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对付的人就是杭泽镐。”

    “……”倪俊一窒,对付杭泽镐?可是,三少奶奶和杭泽镐的关系好像非同一般。这件事情,不知道三少知道不知道。合上文件,倪俊据实以告,“三少,您不在的这段时间,全靠三少奶奶撑着。而三少奶奶之所以能撑住,和总统府是离不开关系的。”

    “嗯,所以呢?”韩承毅状似漫不经心,看向倪俊。

    倪俊茫然的摇摇头,“属下也说不清楚,只是觉得三少奶奶和杭泽镐关系非同一般。”

    “嘁,也许是因为杭安之呢?杭安之不是和小雪关系很好吗?他们不是好朋友吗?”韩承毅蹙了眉,不想把问题往深处想。

    “不!”倪俊没明白韩承毅的心思,继续说到,“属下一开始也以为是因为杭安之的关系,可是,前不久总统夫人醒来,三少奶奶还去探望了,属下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当时,杭泽镐给属下的感觉是,很疼爱三少奶奶的样子。”

    “胡说!”

    韩承毅蹙眉,爆发一声怒吼。

    倪俊立即低头闭上了嘴。

    “什么疼爱不疼爱的?杭泽镐一个老东西,难道还能和小雪有什么关系?这种话,不要胡说!”韩承毅呼吸急促起来,故意曲解了倪俊的意思。

    倪俊这块木头,又慌张的解释到:“三少,属下不是这个意思,杭泽镐对三少奶奶的那种疼爱,不是男人对女人,和三少您的不一样,总感觉像是长辈对晚辈,要不,属下去查一查……”

    “倪俊!”韩承毅这回怒意更甚了,好笑的看着倪俊,“你现在越来越办事了?我没有叫你做的事情,你倒是自己擅作主张就要去做?”

    倪俊心头咯噔一跳,“不是,属下不敢。”

    “不用查!他们是什么关系,我也不想知道!韩三少奶奶就是韩三少奶奶,这就是她的身份,你听明白了吗?”韩承毅的口气一贯的蛮横霸道,而倪俊却从中听出了心虚的成分。

    看来,三少奶奶和杭泽镐的关系真的非同一般,而三少显然是知道什么的样子——三少‘失踪’的这段时间,都在忙些什么?还有,究竟三少奶奶是杭泽镐的什么人,才能让三少如此忌讳这个问题?

    “是,属下知道了。”倪俊没有多问,收好文件夹,退出了书房。

    韩承毅焦躁的站起身,面对着落地玻璃窗看向窗外,小雪的身份——能瞒一辈子吗?她的身份一旦揭穿,他们还能维持现在这个状态吗?想到这里,韩承毅扬起右手重重的砸在玻璃上。

    冷硬的五官轮廓上,纠结着一股愁云。阴差阳错,小雪成了他的妻子,他们彼此相爱,经历了这么多,已经分不开了!韩承毅咬牙,仇要报,小雪也将永远是他的妻子!

    桌上电话突兀的响了起来,韩承毅回过神,走过去接起。

    “喂,请问韩总在吗?”里面传来乐雪薇一本正经的声音,末了却还是忍不住笑了,“哈哈,快回房来,我等着你给我泡脚呢!”

    听着妻子软糯的声音,韩承毅轻笑,“好,我这就过来。”

    放下电话,回到卧室,韩承毅没看到乐雪薇的人影,只听到浴室里一阵哗啦啦的水声。

    “小雪?”

    “哎,我在放水,你快过来!”乐雪薇在浴室里高声应着。

    韩承毅轻笑,卷着袖子进了浴室,乐雪薇穿着宽大的孕妇裙,吃力的弯着腰在往足浴盆里放水。韩承毅忙接过了,随意往盆里一丢,把人抱起来放到椅子上坐着,低吼道:“不是让我来吗?自己又弯腰做这种事干什么?想心疼死我吗?”

    “呵呵。”乐雪薇吐吐舌头俏皮的一笑,“我就是故意的,就是要你心疼。”

    韩承毅忍不住大笑,“哈……你真是越来越胆大了啊!看我把你惯的!”

    “来,泡脚。”韩承毅握住乐雪薇的两只脚泡在水里,用指腹轻柔的捏着,“这样行吗?舒服吗?”

    “嗯。”乐雪薇笑眯眯的看着丈夫,幸福满溢。当初认识这个男人的时候,怎么会想到他们会有这样的一天?“左边,左边再重一点……哎呀,轻点!”

    “这样,这样?”韩承毅认真的给她做着按摩,完全任劳任怨。

    “小雪。”韩承毅凝望着妻子,口气变得郑重。

    “嗯?”乐雪薇讶然。

    “不论发生什么,你都不会离开我,是不是?”想到明天一早即将展开的争斗,韩承毅心里暗藏隐忧,小雪只怕是知道自己的身世的,至于她为什么不说出来,他不知道,他现在只希望他和杭泽镐的争斗开始的之后,他们还是能一如此刻这般恩爱。

    乐雪薇疑惑的瞪着韩承毅,喝道:“你干什么了?你别告诉我,你离开我的这段时间在外面沾什么花花草草了!那我马上给人挪地方!”说着就要站起来,溅了韩承毅一脸水。

    “不是!”韩承毅一把抱住胡思乱想的妻子摁进怀里,不怀好意的笑到,“我有没有沾花惹草,你都试过了,还不清楚吗?”

    “呀!臭流氓!唔……”一句话说的乐雪薇脸一红,抬起手奋力捶向丈夫,却被他牢牢抓在掌心,以吻封缄。

    9fxu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