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父母的割舍

关灯
护眼
    倪俊的办事效率很快,第二天一早,韩承毅在总裁室坐下时,便已经看到了报纸上精彩的报道。

    “哼!”韩承毅勾唇冷笑,狭长的桃花眼半眯起,饶有兴趣的瞥了一眼标题——现任总统杭泽镐妻子杭慈昏迷十四年,背后真相究竟是什么?

    在帝都,杭泽镐对妻子的专情一直以来被传为一段佳话,鲜少有人会去深究他的妻子为什么会昏迷。而这则报道一旦发出来,便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平静的湖水再也平静不了了!关于总统杭泽镐过去的种种猜测一时间便飞满了天。

    当年韩家受困,韩承毅还没有涉足家族事业,父亲、大哥相继过世,让他临危受命,追查仇家的事情这么多年来他也一直没有放松过。

    其实,当年大哥就有怀疑过,以韩家的地位,普通的商家根本不会是韩家的对手,然而那个时候,似乎所有的商家都突然和韩家有仇了一样,全都站在了韩家的对立面上。

    这次意外,韩承毅意识到一点,以苏乐君的本事,根本不可能动得了他,原本他只是想查出苏乐君勾结的人是谁,却没有想到彻底摸到了有关仇家的线索!

    能够同时操控这么多商家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当时的掌权者,杭泽镐的父亲!

    十四年前,韩承毅从T市死里逃生,回到帝都之后,一时仍旧无法逃离困境。

    而就在当年,他曾和仇家有过正面交锋。但很可惜,他没有看到对方的脸,但他清楚的记得开过一枪,而且他很肯定,以他的枪法,对方一定中枪了。

    韩承毅呷了一口咖啡,合上报纸,暗自思忖,他潜入总统府多日,知道杭慈是头部受到了枪伤才会昏迷多年——这么看来,他一枪打中的那个人,就是杭慈!很可惜,当年如果他继续紧追,恐怕这个真相不会到现在才知道。

    “杭慈?”韩承毅念着这个名字,浓眉微蹙,他记得小雪的母亲姓乐,叫做乐慈……那么这个杭慈?小雪和总统的关系非同一般,这个杭慈,只怕就是乐慈!

    韩承毅心头一沉,不想去深究这一点,尽管答案在他心底已经浮了出来。

    杭泽镐会把乔雨薇误认为是他的女儿,现在想来就都能想通了。因为,乔雨薇和小雪都是乔万东的女儿,如果乐慈就是杭慈,那么,杭泽镐要找的真正的女儿,只怕就是小雪!

    所以,后来,杭泽镐才会无缘无故、毫无预兆的签了‘总统令’,才会在他失踪的这段时间这么帮着韩家。

    杭家当年把韩家害的家道中落、父亲大哥相继过世,这个血海深仇,韩承毅是一定会报的,而至于小雪……已经是他的妻子,他也是绝对不会放弃的,他才不管她是谁的女儿!

    只要他不说,小雪也不认杭泽镐,那么他可以当做一辈子都不知道这件事!

    韩承毅把报纸放下,勾唇轻叹:“杭泽镐,等着,你当年怎么对付韩家的,今天我韩老三就怎么还给你!”

    这则新闻一经刊出,整个帝都都沸腾了!

    身在长夏的乐雪薇也知道了这个消息,关于母亲杭慈昏迷的种种猜测经由媒体迅速拨散开。有说当年杭泽镐的父亲为让儿子上位得罪仇家的,有说杭泽镐为继承父业私下里与黑暗势力勾结,因为后来条件没有谈妥,所以妻子受到祸及的……总之,没有一个是好的。

    总统府以及杭泽镐,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中。

    乐雪薇看到这些消息,自然是免不了担心。她虽然不肯认他们,但那毕竟是自己的父母。

    悄悄退回房间,乐雪薇给总统府去了电话。

    “喂?雪薇吗?”电话是杭泽镐接的,声音听起来夹杂着忧愁。

    “嗯……”乐雪薇应了一声,犹豫着问到,“我看到报道了,你们……你们没事吧?”

    “哎。”杭泽镐无奈的叹息,“我是没什么事,不过,你妈妈不太好,雪薇,你要是有空,就过来看看你妈妈,她才醒过来,可经不得这种刺激。”

    乐雪薇听了,斟酌了片刻,只怕这个时候,不只是母亲乐慈,父亲杭泽镐也是一样想见她的。“好,我马上过来。”

    乐雪薇答应了,父母出了这种事,她什么忙也帮不上,如果连上门去看看他们都做不到,就未免太说不过去了。

    “真的吗?爸爸马上告诉你妈妈去,她一定会很高兴。”杭泽镐的声音立即变得轻快起来。

    放下电话,乐雪薇的心情异常沉重,明明是不想认的父母,可是他们出了事,她还是一样牵挂担忧。幸而父亲乔万东去帝都大学了,不然她真怕对着他撒谎。

    换了衣服,乐雪薇匆匆赶往了总统府。

    总统府里,杭泽镐和乐慈知道女儿要来,早就伸长了脖子等着了。

    “哎……泽镐,怎么办?总统府风平浪静了这么多年,现在突然传出这种新闻来,看来……韩承毅已经知道了!他已经开始准备对付我们了!”乐慈看着丈夫焦急的说到。

    杭泽镐低头沉吟,“看来是这样。”

    “那我们的小雪怎么办?韩承毅会不会把她怎么样?”乐慈最最担心的就是这件事。

    杭泽镐蹙眉,摇头叹息:“这个韩承毅,我见过几次,他对雪薇是很好的,以前我弄错了女儿,用总统令压住他的生意,他都没有放弃小雪,应该是靠的住的。”

    “哎……”乐慈不赞同的否定了丈夫的想法,“你怎么知道呢?就算像你说的,韩承毅原来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他知道了呢?他还能对仇人的女儿那么好吗?”

    杭泽镐一愣,这一点他是真没有想到。

    “我想过了,以后我们不要和小雪再有来往了,免得韩承毅怀疑,他那么狠的人,要是知道了真相,说不定会拿小雪怎么报复我们!我们是无所谓,最怕小雪受伤!”

    乐慈握住丈夫的手,说这话时,心如刀绞,女儿还没有相认,却要为了她的幸福而永远不能认了!

    夫妻两面面相觑、忧心忡忡,内线电话响起,说是韩家三少奶奶到了。

    杭泽镐亲自去大门口接的女儿,扶着她小心翼翼的进了内宅主卧。“小心,肚子越来越大了,要不是你不方便,应该爸爸妈妈去看你的。”

    乐雪薇不自在的扯扯嘴角,没有接话。

    内宅主卧里,乐慈坐在轮椅上,正等着女儿。

    “夫人。”乐雪薇见到乐慈,还是没有改口。

    乐慈眼底的失望无法掩饰,却只能点了点头应了,“小雪,快坐下,妈妈有话要跟你说。”

    “嗯。”乐雪薇在母亲身边坐下,乐慈轻握住女儿的手,满是焦虑的问到,“小雪啊,韩承毅他……他对你好吗?”

    “嗯?”乐雪薇疑惑,母亲为什么这么问?这个时候,难道他们不应该担心自己的处境吗?现在关于总统府的各种不好传闻这么多,他们还来问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

    “他,他对我当然好。”虽然有点糊涂,可乐雪薇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

    “哎……”乐慈大大松了口气,看了看丈夫,又对着女儿,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小雪啊……你,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凡事多长个心眼。”

    乐雪薇更加糊涂了,失笑到:“夫人,您究竟想说什么?我很好啊!您还是不放心承毅吗?他对我真的很好。”

    “这,韩承毅他……”乐慈嘴巴微张,一些话就要脱口而出。

    “阿慈!”杭泽镐却及时阻止了妻子,朝妻子轻轻摇了摇头。

    这种情形下,乐雪薇自然察觉出异常了,看着父母追问道:“你们究竟有什么话要说?让我来看你们是假,实际上是有话要对我说,是不是?那就说啊,吞吞吐吐的干什么?”

    “阿慈!”杭泽镐蹙眉朝妻子摇着头,有些话真的不能说。

    乐慈心急如焚,看着女儿这样,又着实不能说,“没有什么,妈妈太想你了,又怕韩承毅对你不好。今天就在这里好好陪爸爸、妈妈一起吃顿饭、说说话好不好?”

    只是这样吗?乐雪薇自然不相信这样的话,可是,她再问什么,乐慈却又什么都不说了。

    夫妻俩把乐雪薇当小孩子一样精心的照料着,送她出门前,乐慈拉着女儿的手,眼泪控制不住的掉下来,“小雪,以后和韩承毅好好生活,爸爸妈妈都想通了,你不认我们是对的,以后,你就当没有我们这父母存在,不管总统府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再打电话过来,知道了吗?”

    “……”乐雪薇一怔,懵了。

    为什么?父母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们不是一直都很想要认她的吗?这突然的是怎么了?

    乐慈抬手理了理女儿的鬓发,忍着喉头的酸涩,哽咽道:“快走吧!妈妈的宝贝小雪,一定会幸福的。爸爸妈妈会为你祈祷的。”

    上了车,乐雪薇从后视镜里遥遥看着父母相互依偎的身影,她能感受到来自父母浓浓的不舍和担忧,可是……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她想不透,却不知道,一场风暴正在不远的将来等着她。

    阅饼兑换码:6KRhDc

    9fxu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