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猜到了

关灯
护眼
    “放我下来!”

    乐雪薇挣扎着从韩承毅怀里挣脱,韩承毅的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

    “你告诉我,究竟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乐雪薇质问着丈夫,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争吵过了,她以为他们早就彼此坦诚了,可是显然,丈夫并不是这么想的。

    韩承毅唇角一勾,不答反问,“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一定要帮他?”

    “我……”乐雪薇一顿,很是不解,“我不是告诉你了吗?你不在的这段时间,他帮了我们家很多……”

    “不用!”韩承毅陡然拔高了声音,突兀的打断了她,“即使没有他,韩家完全落入苏乐君手里,我还是能够拿回来!所以,他做的那些,对我而言根本毫无意义!”

    “……”乐雪薇懵了,这个样子的韩承毅,太陌生了!他在她面前还没有露出过这样张狂的样子,他的眼神那么冰冷,让她感觉到,他似乎很恨杭泽镐。

    她再怎么迟钝,现在也意识到这一点了。

    “承毅,你……”乐雪薇下意识的握紧了双手,看着丈夫,“你,我能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付杭泽镐吗?”

    这下子,轮到韩承毅顿住了。

    有些话,要他怎么说?说韩家和杭家有世仇?说杭家当年因为忌惮韩家的财力,所以杭泽镐的父亲联合各方势力打压韩家,逼的韩家落魄,逼的他父亲和大哥死于非命?!

    他不能说,只要他还想要小雪这个妻子,他就不能说!

    “这些事,你不用知道。”韩承毅焦躁的扶额,放缓了语调,“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时间不早了,你不休息肚子里的孩子也要休息。这些事情,你就不用管了,安心养胎好不好?”

    他走近了,抱着乐雪薇放在床上,乐雪薇却怎么能够安心休息?

    “承毅,你一定要这样吗?杭泽镐他……之前也帮过你,那个时候如果不是他签发总统令,韩家的危机也不会度过,这件事情你总是要感谢他的!”

    乐雪薇握住韩承毅的手,极力替父亲说着话。

    她不知道,她越是这么说,韩承毅的心情就越发焦躁。

    “小雪,我问你,如果我坚持要这么做,你是会站在我这边的,是吗?”韩承毅吻了吻她的额头,深邃的双眸灼灼的看着她,他很清楚要妻子这么选择很残忍,但比起失去她,他宁愿这么残忍!

    “我……”乐雪薇为难的咬住下唇,她不清楚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她能摇头吗?这个人,是她的丈夫,是她的爱人,是她三个孩子的父亲。终究,还是点了点头,“是。”

    听到肯定的答案,韩承毅蓦地松了一口气,低下头吻住妻子,“乖,我知道,小雪一定会站在我这边。时间不早了,睡吧!”

    韩承毅把乐雪薇抱进怀里,极尽温柔的哄着她,“什么都不要想,只要想着我们的孩子,还有大宝、小宝,我们一家人会永远幸福的在一起,嗯?”

    乐雪薇闭上眼,轻轻点了点头,心却一点点沉下去。

    终究,还是不放心,乐雪薇又去了总统府。

    杭泽镐和乐慈见女儿又来了,而且还是在这种时候,都不免着急担心。

    “小雪,你怎么又来了?韩承毅知道你来吗?”乐慈一张嘴,就提到了韩承毅,而且,这个口气听上去就很怕让韩承毅知道乐雪薇来了总统府。“不是说过了,让你以后不要来了?”

    乐雪薇看看父母,想想韩承毅的态度,心里的疑惑越发深了。

    “总统先生、夫人,你们是知道的吧?韩承毅他……对付你们的事?”

    杭泽镐和乐慈对视一眼,虽然什么都没说,可是乐雪薇已经看出端倪了,父母果然是知道的,他们和韩承毅,不或者应该说,杭家和韩家之间究竟有什么?

    “总统先生、夫人,能告诉我吗?究竟什么原因,你们之间为什么会这样?”乐雪薇急了,她从韩承毅那里问不出来原因,父母要是也不说,她真是要急疯了!

    “小雪……”乐慈拉住女儿的手,唇瓣微张,有些话她早就憋不住了。

    “阿慈!”杭泽镐及时打断了妻子,乐慈猛然警醒了,她不能说,女儿还怀着身孕,要是知道杭、韩两家过去的恩怨,她这身体怎么吃得消?

    乐雪薇见父母这样,越发肯定其中一定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原因。

    “总统先生、夫人,请你们有话就说!我一定要知道,为什么承毅要这样针对你们!我求过他了,可是,他让我不要管,他一直都很疼我,凡是我要的,他从来没有不给我过!这是他第一次让我不要管、不要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乐雪薇情绪激动起来,他们以为什么都不说,就是为了她好吗?知不知道她一个人干着急,更是不好受?

    “这……”

    杭泽镐和乐慈还是开不了口,“小雪,你不要问,不管我们和韩承毅之间怎么样,你要知道,我们都是爱你的,都是为了你好,爸爸、妈妈不要紧,大不了就是离开总统府,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啊!”乐雪薇焦躁捂住眼睛,气结,“你们都说出这样的话来了,我怎么能什么都不问?求求你们,告诉我吧!”

    “小雪啊!爸爸妈妈不能说,知道对你没有好处的!”乐慈皱紧了眉头,女儿这样只叫她心疼,这算是什么孽缘?他们的女儿偏偏嫁给了韩家三少?

    乐雪薇脑子里突然一个激灵,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继而冷静下来,一直冷到心里。

    她狐疑的看向父母,声音变得不像自己的,“总统先生、夫人,你们不说,那就让我来猜一猜,承毅很恨你们,可是,你们其实是没有什么利益冲突的,那么……难道你们,是韩家的仇家?”

    “啊……”

    乐慈一听这话,便惊讶的捂住了唇瓣,杭泽镐也大吃了一惊,“这……你别瞎猜!”

    “我瞎猜?”看到父母这反应,乐雪薇心寸寸凉掉,只怕是事实了!倪俊曾说过,韩承毅这么多年来一个人背负着韩家的担子,当年的血海深仇他一天也没有忘记过!

    脑海里不断闪过一些记忆片段——

    当年在T市,韩承毅为大哥举行祭日,他说,当年他和大哥一起遭到仇家追杀,他大哥为了掩护他,死的时候连尸首都没有找到!

    韩承毅为了保护大哥的血脉,残忍的对待了苏乐君,发誓视天磊为亲子、韩家唯一的继承人……

    韩承毅跪在祠堂里,因为韩家的危机对着亡父和大哥的灵牌自责……

    乐雪薇无可遏制的颤抖起来,眼泪噙在眼眶里打转,“我说对了,是吗?承毅一直要找的仇家就是你们!啊……”说完,蓦地捂住心口,“怎么会有这种事?为什么?为什么!”

    “小雪!”

    乐慈心疼女儿,将女儿抱进怀里,陪着女儿一起掉眼泪,“别哭!不要哭!这是爸爸妈妈的事,你什么都不要管、不要问,韩承毅不是对你很好吗?你就好好的待在他身边就行了。”

    “啊……”乐雪薇边哭边摇头,“你们,你们要我怎么做得到?承毅他、承毅他看到我,心里该多恨!我居然是害死他父亲和大哥的仇人的孩子!”

    “他,他应该还不知道!”乐慈帮女儿擦着眼泪,自己却也是哽咽的难受,“我们不会让他知道的,你听话,以后不要来总统府了,韩承毅太精明了,你总是来,他迟早会怀疑的!爸爸妈妈什么都不怕,只怕他对你不好。”

    乐雪薇哭的眼睛都睁不开了,亲生父母和丈夫竟然是这种死敌的关系……她该怎么办?

    长夏大门口,黑色劳斯莱斯缓缓驶入,经过门卫室时停顿了一下,门卫低声汇报到:“三少,三少奶奶出门了,现在还没有回来。”

    车内,韩承毅眉峰一蹙,极缓的点了点头,搭在膝盖上修长的五指却猛然收紧了——小雪又去了总统府!小丫头以为,她的这些行为能够瞒过他吗?

    乐雪薇直到将近八点钟才回到长夏,眼睛还是红红的,尽管来之前乐慈已经给她敷过了。

    一进入卧室,就听到韩承毅冷冰冰的质问声,“去哪儿了?”

    乐雪薇吓了一跳,捂着胸口朝着韩承毅走过去,强自挤出一丝笑容,“你今天回来的这么早?没有应酬啊?”

    “我问你去哪儿了!”韩承毅垂着眼帘,口气不似平常那么柔和。他现在满腔恼火与隐忧,杭泽镐夫妇,现在是要和他抢小雪了吗?

    乐雪薇本来心情就不好,哪里经得起韩承毅这种冷冰冰的口吻?脑袋耷拉下来,闷闷的说到,“我没去哪儿,就是在家里太闷了,出去走走。”

    “哼!出去走走?”韩承毅冷笑,“你和总统夫人关系很好吗?你又去总统府了?!”

    乐雪薇微愕,抬头看向丈夫,他很不高兴,她能感觉到。想想他背负的家仇与责任,乐雪薇不忍心责怪他,只好忍住满心的委屈,“我照顾过总统夫人一阵子,所以,她经常让我过去陪她说话,你要是不喜欢,我……”

    “我当然不喜欢!以后不许再去!”韩承毅冷声打断了她。

    乐雪薇深吸一口气,点头答应了:“嗯,我以后不去了。”

    她知道,韩承毅不容易,可是,总统府里的毕竟是她的亲生父母啊!她真的可以这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安心的留在韩承毅身边吗?

    3Ri8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