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终至不可原谅

关灯
护眼
    乔万东急性脑出血,被紧急送往帝都圣慈私立医院。

    乐雪薇接到消息时,人正从产科检查室出来,电话是郝惜音接的。“三少奶奶,您冷静的听属下说,您父亲突发脑出血进了医院,现在正在急诊室抢救。”

    “啊!”乐雪薇大惊失色,她怎么能冷静?

    郝惜音陪着她匆匆赶到急诊抢救室,乔万东还在抢救。而在门口守着的,却是母亲乐慈。

    “夫人?”乐雪薇很是疑惑,母亲怎么会在这里?她和父亲见面了?父亲是因为见了母亲,所以才会突发脑出血的?父亲自从四年前脑部受伤之后,就一直比较脆弱,是受不了刺激的。

    现在父亲还在里面抢救,由不得乐雪薇不往这方面想。

    “你都跟他说什么?”乐雪薇看着母亲,秀眉紧蹙,口气也不像平日里那么温和,“你知不知道,他脑部受过伤,受不了刺激!你们怎么会见面的?你都跟他说什么了?

    你是不是说了我不是他的女儿?我告诉过你,叫你不要说的!我这辈子只有一个爸爸,就是乔万东!你是听不懂我的话吗?把这个秘密带永远瞒着你就这么不甘心吗?别忘了,是你对不起他!”

    女儿不分青红皂白的的指责,终于让乐慈忍不住反驳。

    “雪薇,你不要这么说妈妈!妈妈什么都没说!是你爸爸自己猜到的!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对你爸爸而言有多重要?当初就是怕他承受不了,妈妈才没有带你走!妈妈不想说的,可是,你爸爸不是傻子,他见到我,知道我还活着,怎么可能会不怀疑?你长的一点也不像他……”

    “所以说,你们怎么会见面的?你不是答应过我,不会见他的吗?”乐雪薇接受不了父亲在抢救的事实,怒吼着喝断了母亲,“为什么,你们为什么会见面?他还不够惨吗?你就不能让他安安稳稳的度过余生吗?!”

    “小雪!”乐慈受不了女儿的指责,摇头极力反驳,“不是妈妈要见他!妈妈不是故意要让他知道这一切的!妈妈让你凡事多长个心眼,你知道吗?你爸爸之所以变成这样,就是你那个了不起的、号称非常疼爱你的丈夫韩承毅的功劳!是他告诉你爸爸的!你爸爸是听了他的话,才会来总统府的!难道我能把你爸爸拒之门外吗?”

    “……”乐雪薇一顿,蓦地僵住了,眼泪噙在眼眶里,哭喊也停止了。刚才母亲说什么?是承毅?是承毅告诉父亲的?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不会的,承毅那么疼她,一定不会这么做的。

    “你,我不相信!”乐雪薇摇着头,不肯相信母亲的话。

    “小雪,有些话,妈妈一直不好跟你说。”乐慈此时也顾不得太多了,韩承毅为了报仇,什么阴损的狠招都能使出来,他妄图瞒过女儿,但事实上,他的这些行为都是在伤害女儿!

    乐慈拉住女儿,声泪俱下,“你听妈妈说,韩承毅太狠了,他心里的怨念太重了!他明明什么都知道,可是,他根本没有顾及你的感受!你和他在一起,迟早是要受伤害的啊!”

    “别说了!”乐雪薇挣脱母亲,双手捂住耳朵,痛苦的摇着头。“我不想听!承毅不是这样的!你不能这么说他!当年是杭家错在先,承毅是逼不得已!”

    “好,他是逼不得已,那么你父亲呢?”乐慈指着抢救室里,“你爸爸何其无辜?他为了报复杭泽镐,想过你爸爸的感受吗?”

    “啊!”乐雪薇往后倒退着,险些站不稳。

    “三少奶奶!”郝惜音及时将她扶住,横了乐慈一眼,冷声说到,“总统夫人,请您少说两句,三少奶奶有身孕,经不起您这么刺激,她和三少的问题,他们自己自然会解决,旁人有什么资格置喙?!”

    “三少奶奶,属下扶您过去坐坐,有什么话等到乔校长醒过来再说,要有气也等三少来了再朝他撒。”

    乐雪薇无力的点点头,由郝惜音扶着在长椅上坐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乐雪薇坐在抢救室外,简直是度秒如年,分分钟都是煎熬。

    韩承毅忙完公事匆忙赶到圣慈,便看到乐雪薇坐在长椅上,双手紧握着,手指不安的放在唇边咬着。只一眼,韩承毅便觉得心上一抽,疼的不行。迈开步子走过去,韩承毅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将人拥进了怀里。

    “呜呜……”乐雪薇趁势往他怀里一靠,眼泪蹭在他的西服外套上。

    “乖,不哭,爸不会有事的。”韩承毅托住她的小身子,生怕她哭坏了。

    乐雪薇张了张嘴,正要问什么,抢救室的门打开了。乔万东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来,身上带着监护仪和呼吸机。乐雪薇立即站了起来,小跑着冲上前。

    “爸!爸爸!”乐雪薇扑到床边握住乔万东的手,乔万东昏迷着没有反应,乐雪薇抬头看向医生,急问道,“我爸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这个,三少奶奶,现在情况是稳定住了,但是目前还不适合将脑子里的血块取出来,先转到监护病房,看看情况,至于后续的情况,我们还需要观察才能决定。”

    医生的话,让乐雪薇的心一点一点往下沉。

    乐雪薇收住眼泪,简短的问到,“你不用说这么多,我只要知道我爸什么时候能醒来!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这……”医生为难的看了看韩承毅。

    乐雪薇注意到了,吼道:“不要看他!我问你话!”

    医生被这么一吓,只好老实说了,“是,患者现在暂时不会醒过来,至于生命危险,要看血块自行吸收情况,如果吸收不了,那么开颅手术是避免不了的,只是您父亲脑部有过旧伤,再开颅风险就很大。”

    说完,还担忧的看了一眼韩承毅。

    韩承毅垂下眼睑,上前去扶住乐雪薇,“小雪,不用担心,这里的医生技术都是一流的,只是话不敢说的太满……”

    “……”乐雪薇猛的挣脱了韩承毅,抬头怒视着他,如果乔万东安全无恙的出来,她也许还能算了,就当刚才母亲说的话什么也没听到,她理解丈夫的难处,可是现在,她恨!

    看到乐雪薇这个样子,韩承毅心头一跳,预感不妙。

    乐雪薇冷笑一声,乌黑的眼睛泡在眼泪里,模样楚楚可怜,却蓦地抬起了手一巴掌扇在了韩承毅脸上!‘啪’的一声脆响,让急诊室门口顷刻间安静下来。

    韩承毅偏着脸,浓眉紧蹙,他大致能猜到什么情况了,乐慈也在这里,显然在他来之前乐慈把话都说了。这件事,是他估算错误了,他的本意是想打击杭泽镐,却没想到,害的岳父脑出血意外!

    “你……”乐雪薇瞪着他,父亲弄成这样,她没有办法视若无睹,“是你,是你是不是?你故意的!故意让我爸爸去总统府!你为什么?你和杭泽镐有仇,杭家对不起韩家,那我爸爸呢?他也对不起你们韩家吗?”

    “小雪!”韩承毅着急的想去拉她,却被乐雪薇躲开了。

    “别碰我!”乐雪薇往后退了一步,看着韩承毅好像看着什么洪水猛兽,“你一直说,对付杭泽镐那是韩家和杭家的事,你说我是你妻子,无论发生什么,我们之间不会变!

    好,我理解你,我知道当年是杭家不对,所以,即使我心里再怎么痛苦,我也不能说,我告诉自己,这不怪你!如果换成我是你,也会那么做!可是,我爸爸有什么错?!”

    “小雪……”韩承毅已是后悔万分,他一时的错误决断竟然造成这样的后果,实在不是他本意,“对不起,我……我不是想要害爸变成这样。”

    “你别说了!”乐雪薇费力的大口喘着气,不停的摇头,“还有什么好说的?你再怎么解释,我爸爸他……现在也醒不过来,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不想再跟韩承毅说话,她现在连看也不想看到他。

    乐雪薇转过身,跟着护士一起陪着乔万东转入了监护病房。韩承毅一言不发的跟在她身后,朝郝惜音点点头。郝惜音会意,一应手续、各种需要都是她在安排。

    “你要进来吗?”到了病房门口,乐雪薇头也不回,这话自然是对跟在后面的韩承毅说的。

    “小雪,你身体这样,我怎么放心?”韩承毅疾步走上前想要扶住她,却再次被乐雪薇躲开了。

    “你别进去,我接受不了,我理解不了,为什么杭家和韩家的仇怨要牵连到我爸爸?他是这个世上最无辜的人、最疼爱我的人!”乐雪薇含泪看向韩承毅,“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认杭泽镐吗?不是因为我恨他们抛弃了我、没有养育我!而是,我不想让我爸爸伤心!我爸爸什么都没有了,他在这个世上只有我、只有我!韩承毅……”

    乐雪薇吸了口气,目光疏离,“我早说了,我们两家有仇,我们撑不过去的,你偏偏不信。呵呵……你看,你做的那些事,终于……现在我爸爸倒下了,你觉得,我们还能在一起吗?”

    说完这句话,乐雪薇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将韩承毅丢在了门外。韩承毅蓦地僵住,许久都没有动一下,灯光下他的影子被拖曳的老长,孤寂而落寞。

    阅饼兑换码:Rgz6K3

    3Ri8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