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抉择

关灯
护眼
    乐雪薇一直在医院逗留到很晚,但最终还是要回去的。重症监护室是不让家属进去的,即使是韩承毅也不能例外。

    “小雪,走吧!回去吧!”韩承毅自知理亏,乐雪薇不理他,他只能跟在她身后寸步不离,这件事,他的确是错了。现在看她这样,他又自责又心疼,却替不了她。

    一路上,乐雪薇都不说话,也不看韩承毅。韩承毅每次张了嘴,却又都闭上了。

    进了卧室,乐雪薇自顾自的去衣帽间换了衣服出来,什么话也没说,拉开被子往床上一躺。她现在的心情,没有办法心平气和的和韩承毅说话,她也就尽量让自己不要说话。

    在这种情况之下,她生怕自己会说出什么过激的话、做出一些过激的事情来。发生了这种事,以后她和韩承毅该怎么办?他们已经有了大宝小宝,小女儿也即将出世,就这么分开吗?

    乐雪薇秀眉紧蹙,烦躁不已。母亲乐慈说的没错,韩承毅心底的怨念太重了,这段仇恨放在他心底十几年,他浑身都是戾气,终究是会伤害到她的,即使那不是他的本意。

    被子下方却被掀开了,乐雪薇蓦地睁开眼,看到韩承毅端着足浴盆蹲在床尾,眼巴巴的看着她。“你忘了泡脚。”

    “……”乐雪薇长舒一口气,焦躁的理了理头发,这种时候,他还有心情在乎这些细节?

    “你不是不泡脚睡不着吗?水我都打好了。”韩承毅站起来,伸手去扶乐雪薇。

    乐雪薇本能的想要挣扎,韩承毅早料到了,箍住她不放,“我知道我不对,我错了,你别不理我……是我考虑不周到,我没想要害爸这样!你生气、不高兴,你打我、骂我,就是别不理我,好不好?”

    “你……”乐雪薇无奈的看着他,一口气憋在胸口,这个男人,明明疼她疼到了骨子里,却又偏偏让她这么难过。

    被韩承毅扶着坐起来,韩承毅立即蹲了下去,捧住她的两只脚泡进水里。乐雪薇低头看着他,心底里说不上来什么感觉,以往这个时候是她最开心的时候,可是现在,她怎么会这么难过?

    这个时候,肚子突然动了一下,动的那么明显,连韩承毅都感觉到了。

    “小雪!”韩承毅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形,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盯着妻子的肚子,“它、它动了!”

    “嗯。”乐雪薇应了一声,手放在了肚子上,“三个多月快四个月了,是会动了。”

    “啊……”韩承毅大喜过望,抬起手想要放上去,“我,我能摸摸看吗?”

    看他高兴的像个孩子一样,乐雪薇不忍拒绝他,迟疑了片刻,点了点头:“嗯。”

    韩承毅吞了吞口水,紧张的把手在衬衣上擦了擦,擦干净水渍才贴到她肚子上,肚子里的小家伙非常给面子的踢在了他的掌心上。韩承毅立即惊呼出声,“啊……她踢我了!小雪!我们的小公主踢我了!”

    “哎……”乐雪薇长叹息,他这个样子,哪里像那个手段狠辣的韩家三少?分明就是最普通不过的丈夫和父亲,快乐起来的样子这么单纯。他身上最吸引她的,恰恰是这种不为人知的率真。

    可是怎么办?他现在做错了事情,她这么生气,但是他们是夫妻啊,难道真的要缘尽与此吗?抬起手,抚摸上他的脸颊。韩承毅一顿,默默看着妻子。

    “不能停手吗?我爸爸已经这样了,你还要继续吗?”

    韩承毅默然收回手,一言不发,拿起一旁的毛巾把她的脚擦干,放进了被子里。“今天你也累了,睡吧!我还有点事,不用等我。”

    说完,端着足浴盆进了浴室。他刻意避开话题,视线也躲避着她,这让乐雪薇失望透顶。怎么无论她怎么求他都不行?他的怨念这么重,他们在一起真的能幸福吗?

    房门‘咔哒’一声锁上,乐雪薇心头跟着‘咯噔’一跳,心慌和无措伴随而来,让她久久无法入眠。她心里清楚,韩承毅等着这个报仇的机会已经十几年了,已经成了他心底的执念,是没有办法放弃的。

    几天过去,乔万东的情况还没有稳定,但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血块正在自行吸收,病情算是在往乐观的一方面发展。乐雪薇提着的心稍稍放下一些,杭泽镐那边又传来的不好的消息。

    杭泽镐任满换届选举在即,此时关于他妻子的往事被扒了出来,无论是舆论还是民心,现在都对他很不利。一次重要的直播会议上,杭泽镐居然缺席了,引来一片哗然。

    乐雪薇在焦躁不安中,接到了杭安之的电话。

    “雪薇,你来看看义父吧!这么多年,他还从来没有病倒过,这些天,他真的是苍老了很多,他虽然嘴上不说,可是,我和义母都看的出来,他很想念你。”

    接到这通电话,乐雪薇坐不住了。养父乔万东还在医院里躺着,生父可不能再出什么状况了。匆匆赶到总统府,杭泽镐的情况倒是还好,只是看上去很疲惫,整个人也苍老了很多。

    “总统……”

    乐雪薇颤抖着唇瓣,‘爸爸’两个字就是喊不出口。

    杭泽镐靠在床头,只穿着睡衣,和他平日里那个意气风发的形象相差太远。母亲乐慈正端着水在喂他吃药,看到女儿来了,两个人都很高兴,“小雪,来了?快过来,陪你爸爸说说话。”

    乐雪薇哽着嗓子,在床旁坐下。杭泽镐轻轻握住了女儿的手,满目都是慈爱的看着女儿,“哎……我的宝贝女儿,怎么看怎么让爸爸心疼。告诉爸爸,承毅对你好不好?”

    “嗯。”乐雪薇点点头,心头酸涩不已。

    “雪薇啊,告诉爸爸,你是不能和承毅分开的吧?是不是?”杭泽镐话里有话,企盼的看着女儿。

    乐雪薇犹豫着,却还是点了点头,“我没有想过要和他分开,我……真的很爱他。”

    “哎,爸爸知道。”杭泽镐长舒了口气,有失望也有释然,拍了拍女儿的手会说,“宝贝记着,无论他对爸爸做什么,爸爸都会由着他,爸爸也不会想办法挣扎,他心里有气,给他出了就好了。只要你们好,就好。咳咳……”

    乐雪薇惊愕的看着父亲,短短几天的功夫,他就苍老了这么多。然而,她知道争斗还远远没有停止,韩承毅正在运用他的人脉和财力,从各个方面损坏着杭泽镐。

    “总统,您要保重身体!”

    乐雪薇握住父亲的手,夹在中间的种种为难到了这一刻,已经让她寸步难行了。看来,是必须要做出选择的时候了。她没办法自欺欺人,她不可能当做自己不是杭泽镐的女儿,事实上她是!不管她承不承认她就是!

    仇人的孩子,硬是要在一起,是不可能幸福的,他们之间永远有着一道鸿沟,谁也不想去碰触,可是,越是不想去碰触,就越是无法跨过,最终,只会让他们越来越远。

    “嗯,我会的,我和你妈妈都会好好保重的。”杭泽镐此时还不知道女儿的心思,环视了一圈卧室,兀自说着,“过不了多久,我和你妈妈大概就要搬出总统府了,这样也好,我一直太忙了,这下退下来,能好好陪陪你妈妈了。”

    乐雪薇听着这些话,更难过了,不应该是这样的,在她的印象里,杭泽镐就应该是这个国家的首领、无人可取代的!

    “时间不早了,你快回去吧!韩承毅要是知道你来这里,回头又该不高兴了,安之这孩子真是,我又没什么大事,不该给你打电话的。”杭泽镐没说两句话,便催着乐雪薇走,事已至此,他不想女儿太为难。

    乐雪薇也有不舍,但却没有坚持,她心里已然有了决定。“那,总统、夫人,我走了。”

    “哎,走吧!”杭泽镐夫妇嘴里说着,眼神却都是不舍的。

    “雪薇!”杭泽镐突然叫住了女儿。

    乐雪薇疑惑的转过身,看着父亲,“嗯?什么事?”

    杭泽镐舔了舔嘴唇,“那个……没事,快回去吧!”他其实想说,他到现在没有听过她叫一声‘爸爸’,能不能让她叫一声‘爸爸’?可这话到了嘴边,还是没说出口。

    带着遗憾,看着女儿离开了总统府,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在总统府里见女儿。

    回到长夏,乐雪薇从管家口中得知,韩承毅已经回来了,和郝惜音正在书房里。于是经过书房的时候,乐雪薇便刻意放缓了脚步,在门口停了下来,站在门边发呆,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手搭在门把手上想要进去,然而,门被推开一道缝隙,听到里面韩承毅在说:“这些事情不要让三少奶奶知道,事情已经做到这一步,是绝对不能停止的,她还有几个月就要生了,受不得刺激。”

    “是,属下明白。”

    听到这样的对话,乐雪薇伸出的手又收了回来,将门带上了。他是不能停止的,也不会停止的。乐雪薇深吸一口气,心里的决定更加坚定了。她不怪他,要怪只能怪他们的身世阴差阳错。

    大概所谓的有缘无分形容的就是他们这样,他们一次次的相遇、重逢,拼尽了力气要在一起,那么努力、那么努力,可是最后,还是不行。乐雪薇抬起手盖住眼睛,掌心一片潮湿。

    3Ri8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