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分开

关灯
护眼
    “站住!”韩承毅盯着乐雪薇的背影,顿了片刻,像是很下了很大的决心,薄唇一勾问到:“我问你,你跟不跟我回去!”

    乐雪薇停下脚步,没有回答,只稍停留了会,迈开步子踏上了阶梯。

    “乐雪薇!”韩承毅眼眶一紧,疾步上前,扼住她的肩膀将人摁在墙壁上,高大的身躯罩住她,“你说过的话,都是哄我的吗?你说过,不管我做什么,你都是站在我这边的!”

    “我难道不是这么做的吗?”乐雪薇轻声反驳,她没有力气再争辩了,“我如果不理解你,我早就走了。可是我现在,只想陪陪他们。承毅,父母不是我自己能选择的,我是杭泽镐的女儿,不管我怎么恨他们,这都是改变不了的!你别欺骗自己了,你真的可以接受我、接受我的身份吗?”

    “为什么不可以?!”韩承毅扬起拳头砸在她身后的墙壁上,茶褐色的瞳仁折射出细碎的流光,“我们还像以前一样,你留在我身边!在这之前,你不是也没有认他们的打算吗?为什么,现在就不行了呢?”

    “哎……”乐雪薇长叹息,“承毅,你确定要这么对我吗?即使你这样强行把我留在身边,我也会一直带着对父母的愧疚,我好辛苦,你也不会快乐。”

    这就是他们的现状,上一代的恩怨隔在他们之间,韩承毅放不下,他们就没法再心无芥蒂的在一起!

    韩承毅垂着眼,一言不发,他的确没有办法放下仇恨!如果一个人十几年来都靠着这股仇恨活着,想要放下谈何容易?

    看他这样,乐雪薇也心疼,伸出胳膊将他轻轻抱住,踮起脚尖吻在他唇上,“我们分开吧!”

    “不!”韩承毅趁势将人抱进怀里,放下身段哀求她,“我们没法分开的,小雪,我们有大宝小宝,而且你肚子里还有我的孩子,你不明白吗?你只能选择我!”

    “承毅……”乐雪薇安静的靠在他怀里,她知道他也不好受。“回去吧!”

    乐雪薇轻轻推开他,韩承毅很轻易就被她推开了。彼此心里都很清楚,他让她做的选择,是根本不成立的!丈夫可以选,父母却怎么由得自己选?韩承毅一直不肯承认,认为自己一定能够赢,却结果……还是输了!

    韩承毅是一个人回的长夏,客厅里,韩夫人正焦急的等待着。看到只有儿子一个人,更惊讶了,不停往他身后看,确认只有他一个人,急了,“怎回事?怎么只有你自己?雪薇呢?大宝小宝呢?”

    “……”韩承毅疲倦的摇摇头,实在没有力气来回答母亲。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韩夫人还能没察觉出什么来吗?她一把拉住儿子,偏要问个清清楚楚。

    “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俩个最近是怎么了?本来是很恩爱的小夫妻,感情一直很好的,现在这样是为了什么闹?”

    韩承毅被逼问的头疼,沉着脸看向母亲,“妈,小雪不回来了。她回她父母身边了。”

    “什么?”韩夫人一时没反应过来,奇道,“乔校长不是脑出血住院了吗?等等……她父母身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妈妈不是早就过世了吗?哪里冒出什么父母一说?”

    韩承毅勾唇轻笑,“过世?没有,她父母好好的活着,妈你也认识,就是杭泽镐夫妇。”

    “啊!”韩夫人吃惊不小,说话也不利索了,“这、这……这究竟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样的事?不过,不过……等等啊!儿子啊,杭泽镐最近好像很不顺啊!”

    蓦地,韩夫人像是反应过来了,看向儿子,“你把话说清楚吧!究竟怎么了?你要急死妈啊!”

    “呼!”韩承毅冷笑着舒了一口气,言语不甘,却又无可奈何,“杭泽镐是我联合人整垮的,妈,我该怎么做?杭家就是当年害死父亲和大哥的仇家!”

    “啊……”韩夫人惊愕的捂住嘴,不敢相信儿子的话!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儿媳妇怎么会是仇家的女儿?!再看看儿子,他这么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该是承受了多大的煎熬?

    当年的韩家,境况用‘惨’字岂能就形容了?小儿子孤注一掷、腹背受敌,身边又没有可以帮忙的人,她这个做母亲的当时都劝他放弃了。可是,他硬是撑过来了。

    “哎哟,该怎么办哪!哎哟,我可怜的孩子!”韩夫人上前两步,将小儿子抱住,做母亲的当然心疼儿子,只是她这个儿子强大的根本不需要人心疼,但此刻,韩夫人知道,历来强大的儿子也有了脆弱的时候。

    他这样茫然无措、失魂落魄的样子,就好像当年韩家出事时一样!

    “承毅啊,你……你打算怎么做啊?”韩夫人拍着儿子的背,他是韩家的依靠,从来都只有别人依靠他,这个时候,谁来给他依靠?

    韩承毅抱住母亲,闭上眼无力的摇摇头,“妈,你不要担心我,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不会有事的,父亲和大哥的仇,我一定会报!杭泽镐马上就要下台了,杭家也会倒的!”

    “妈不是担心这个,妈是担心你啊!”韩夫人蹙眉叹息,“妈知道你要做的事情一定都能做到,可是你和雪薇呢?”

    韩承毅蓦地僵住,抬起头轻轻推开母亲,神态又恢复了一贯的强硬,“我让她留下,可是她选择离开。她说她没法选择自己的父母,我也是一样,我是韩家人,韩家家主,既然这是她的选择,我尊重她!”

    “啊?”韩夫人急的只摇头,“可是,你们这……你们都已经这样了……”

    “妈,你能接受她吗?如果小雪回来了,还口口声声替杭泽镐夫妇说话,你能接受吗?”韩承毅打断了母亲,她要说的话,都是他所割舍不下的,但割舍不掉也没有办法。

    “这……”韩夫人一窒,她回答不上来。没错,如果儿媳是站在杭泽镐那边,她也是不能接受的。她一时之前丧夫、丧子的痛,怎么可能忘记?

    韩承毅没再说什么,抬起步子往楼上走,韩夫人默默看着儿子的背影,陷入了愁云。小儿媳什么都好,本来以为韩家这下是终于安稳了,谁料到还会横生这样的枝节?

    ‘澜湾’别墅里,大宝小宝都已经玩累了,乐雪薇和母亲一起将两个小家伙喂饱了哄睡着了,杭泽镐夫妇这才有时间拉着乐雪薇说说话,女儿突然带着小外孙过来,又二话不说的住下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而且刚才韩承毅来,也没有把他们母子接走。

    “小雪啊,你这是干什么?你要留在这里吗?”乐慈毕竟养育过乐雪薇,说话也要直接的多。

    乐雪薇轻笑,“干嘛啊!你们不欢迎啊?听听这口气,是要赶我走吗?”

    “你……”乐慈急了,“妈妈是这个意思吗?你不要因为我们的事情和韩承毅闹不愉快……”

    “你觉得可能吗?”乐雪薇蹙眉打断了母亲,“我很努力了,他也很努力,但这是没有办法避免的。刚才他来找我,我们已经说好了,分开……这样对彼此都好。”

    “什么?”杭泽镐一下子跳了起来,“这怎么行?韩承毅同意了?你们孩子都有三个了?开什么玩笑?分开?分开以后怎么办?你要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生活吗?混账东西,他居然同意了?他究竟是不是真的喜欢你?”

    “你别这么激动!”乐雪薇朝着杭泽镐直摇头,乐慈忙一把将丈夫拉着坐下,“是我提出来的,是我要这么做的。”

    “你……”杭泽镐语塞,“为什么啊?!”

    乐雪薇苦笑,扯着嘴角,“因为没有办法劝他放下。”

    一句话,让杭泽镐和乐慈都无话可说。气氛一时变得凝滞,彼此心里都是清楚的,杭韩两家积怨太深。

    “哎……”杭泽镐垮下肩膀,满是歉疚的看着女儿,“是爸爸不好,是爸爸害了你……”

    乐雪薇低下头,没说话。

    “小雪啊,你以后怎么办?”乐慈更担心的还是女儿,她还这么年轻,带着两个孩子,肚子里这个还没有出生,要怎么办啊?“不行,你不能这么胡来,快打电话给韩承毅……”

    “你们别这样,我自己做的决定,我自己承担后果。”乐雪薇拦住母亲,朝父亲摇了摇头,“我没有办法让他放下仇恨,可是至少,在父母艰难的时候,让我陪在你们身边,行吗?”

    父母?杭泽镐和乐慈齐齐愣住,后面就是有再多的话,也都堵在了嗓子眼。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累了,回房睡了,你们也早点睡。”乐雪薇给了父母一个安稳的笑,却没能让父母的内心真正安稳下来。

    躺在床上,乐雪薇久久不能入睡,左手无名指上那枚戒指沉甸甸的,她觉得有点承受不起,想了想把它拔了下来,放进了抽屉里,好好的收起来——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戴上?

    3:aF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